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二十八章 这是污蔑!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本站:m..在这件事情之前,李信与平南侯府从来都没有正面接触过,充其量也只能算是间接接触过,但是这一次,是李信第一次与平南侯正面碰撞,并且以自己微薄的力量,借力打力,巧妙的碰赢了。

    代价是他的脑袋被开了一道口子。

    不过这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如果是常人在李信这个位置上,别说是受点伤,就算是死了,也未必能够动摇到平南侯府,李信能够做到这种地步,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不过李信能做的,也就仅此而已了,这件事他只能起个头,后续如何发展,结果又是什么,都不是他这个庶人能够掌控的,如果李信不经过七公子那边,他甚至连知道结果的资格也不配有。

    在房间里休息了一晚上之后,李信额头上的疼痛已经慢慢减缓,由于失血过多的原因,他头脑微微有些昏沉,躺在床上懒得动弹。

    卖炭妞虽然做不出什么像样的饭食,但是简单的米粥还是会弄的,小丫头一大早就一个人在厨房里忙活开了,给卖炭翁还有李信,一人端了一碗稠稠的米粥。

    李信勉强从床上坐了起来,双手捧着米粥喝了起来,他才喝了一半,就听到院子门口有敲门的声音。

    李信停下了喝粥的动作,对着蹲在他床边的卖炭妞轻声道:“去看一下,如果来过咱们家的,就给他开门让他进来,如果没有来过,就不要开门,回来告诉我。”

    现在的情况来看,京城里不管是任何人,一时半会之间都不敢再对自己下手了,可是万事总有意外,因此李信还是长了个心眼,让小丫头帮着注意一点。

    目前,跟李信相对友好的几个人,七公子,周诚,孙敬等人,都是来过这个小院子的,小丫头也都认得,这些人过来自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如果是别人来,李信就要下床亲自处理了。

    小丫头点了点头,随即跑了出去,她用一只眼睛透过门缝看了看,发现门口的人自己认得,于是踮着脚打开门栓,放了门口的人进来。

    门口那人进来之后,随手关上了房门,笑呵呵对着卖炭妞说道:“你哥哥呢?”

    卖炭妞抬头看了那人一眼,然后低声道:“哥哥他……伤着了,在屋里头养伤呢。”

    来人点了点头,跟在小丫头的身后走进了李信的房间,李信此时已经躺回了床上,偷偷看了一眼来人是谁之后,他双手用力撑着,让自己坐了起来。

    坐起来之后,李信对着来人勉强一笑:“七公子怎么亲自来了?”

    就在前两天,这位七公子还亲口说,他不方便再跟李信接触,短短两天之后,这个来历神秘的七公子,居然亲自上门来了。

    一身青色衣裳的七公子,自顾自的在房间里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他先是抬头看了一眼李信头上的伤,然后淡然回答道:“内卫监的人撤了,现在宫里派来保护你的人,是天目监的精锐,本公子在天目监里还有些人脉,不怕他们去陛下面前告状。”

    天目监这个名字,李信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过他虽然不知道这个天目监到底是干什么的,但是听名字也可以猜出个大概,应该是个充当天子耳目的机构。

    这个七公子,显然在天目监里是有一股自己的势力的,那么自己当初那份大字报,能够顺利送到天子手里,也就不那么稀奇了。

    能在天子直属的机构里,埋下自己的势力,这位七公子的本事,在李信心里又上了一个等级。

    七公子坐了下来,双手拢进了衣袖里,对着李信轻声道:“你头上的伤,无碍?”

    李信摇了摇头:“伤的不重,休息几天也就没什么大事了。”

    七公子似笑非笑的看了李信一眼,轻声道:“那位平南侯府的小侯爷,可被你害惨了,他昨天晚上在宫门口跪了大半夜,一直到三更天的时候,陛下才见他,当时这位小侯爷,几乎已经冻的昏死过去了。”

    寒冬腊月,是可以活活冻死人的,平日里就算是待在家中,也是寒冷难耐,更何况是跪在空旷的宫门口,昨天晚上,那个身强体壮的平南侯府小侯爷,差点没能禁受的住,险些就倒在了宫门门口。

    李信闻言,心中畅快了一些,他放下手里的粥碗,开口道:“然后呢?”

    让李淳罚跪只是天子要摆一摆架子而已,这件事既然已经出了,天子也过问了,这件事就必然会有一个结果出来,李信问的,就是这个结果。

    七公子脸上的笑意僵住了,他摇了摇头,轻声道:“平南侯府在这件事中,是犯了忌讳的,这件事放在京城里任何一个权贵家中,都有可能引来陛下的雷霆之怒,但是平南侯府却不会。”

    李信捧起旁边的粥碗,低头喝了一口。

    “这一点在下已经想到了。”

    七公子轻声开口道:“今天早上,李淳被陛下鞭了四十鞭子,赶出了皇宫,勒令他禁足半年,半年之内不许踏出平南侯府半步。”

    说到这里,七公子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了。

    李信微微皱了皱眉头:“就这些?”

    “就这些。”

    七公子肯定的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道:“这件事平南侯府虽然做了错事,但是他们补救的很好,只能到此为止了,不过平南侯府如果懂事的话,这会儿应该在准备探望你的路上,八成还要给你赔个不是。”

    说到这里,七公子眯了眯眼睛,微笑道:“到时候,那位平南侯府的玉夫人,说不定会赔上一大笔汤药费,你这伤可受的不冤枉。”

    李信低着头,轻声道:“在下只是一个无力反抗的弱者,谁也没有得罪,就被那位平南侯府的小侯爷不分青红皂白的打成了这个样子……”

    “少装了。”

    七公子毫不客气的打断了李信的话,似笑非笑的看着说道:“按照昨晚上宫里传出来的说法,平南侯府的小侯爷在陛下面前泪流满面,哭诉着说你头上的伤,是你自己砸的……”

    “胡说八道!”

    李信毫不犹豫的摇头否决:“这个世界上,哪有人会自己打自己?这平南侯府的人当真不要一点脸面了,在下都成了这个样子,他们还能想出这么不要脸的理由污蔑在下,替自己开脱!”

    七公子一脸古怪,呵呵笑道:“平南侯府的两个家将,也一口咬死了,是你自己动的手。”

    “七公子也说了他们是平南侯府的家将了,这两个人说的话,又岂能当真?”

    说到这里,李信义愤填膺,狠狠握拳。

    “如若平南侯府的人再这么污蔑在下,在下便要写诗明志了!”

    七公子脸色变得古怪了起来。

    他自然知道李信所谓的写诗是什么,这货又想去贴大字报了……

    [搜索本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