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二十六章 跪着吧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本站:m..本来,李信虽然是平南侯李慎的儿子,但是他在天子眼里并没有多少轻重,也就是说这个人是死是活,承德皇帝并不是如何挂在心上,之所以申饬平南侯府,是因为平南侯府和京兆府,借着天子名义作恶,而派人保护李信,也只是随手为之,单纯是不想老友李慎的儿子,莫名其妙死在京城而已。

    但是,承德皇帝既然插手了这件事,就代表了天子的意志,即便他只是象征性的派了两个人去保护李信,可只要人派出去了,京城里的人就不能不给天子面子。

    现在,平南侯府的小侯爷,当着内卫的面,重伤了李信,这种行为跟打皇帝的脸没有任何区别。

    要知道,就在两天前,承德皇帝亲自派了天目监的太监董承,去申饬平南侯府,短短两天之后,平南侯府做出了这种事情!

    这分明是要跟天子作对!

    承德皇帝放下手里的古籍,瞥眼的看向跪在阶下的内卫,淡然道:“确定是平南侯府的李淳下的手?”

    承德皇帝与平南侯李慎是好友,平南侯府的公子叫什么名字,他自然是清楚的,甚至李淳出生的时候,当时还是皇子的承德皇帝,亲手抱过这个孩子。

    这个身材高大的内卫恭敬低头:“回陛下,是平南侯府的小侯爷下的手,卑职与周诚亲眼看到的。”

    两个内卫负责保护李信的内卫,送李信胡找大夫的那个叫做周诚,回来报信的这个,叫做孙敬。

    他们两个自然是没有亲眼看到李淳出手打伤李信的,但是为了把责任推脱出去,他们两个都只能一口咬死,这件事是那位小侯爷干的,否则陛下还有内卫监的公公们追究下来,他们不好交代。

    承德皇帝脸色变得不太好看。

    他闷哼了一声,开口道:“李慎不在京城,他这些家里人,越来越不像话了。”

    上一次平南侯府对李信下手,承德皇帝并没有觉得平南侯府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无非是不该打着他北山围猎的名头而已,但是这一次,平南侯府的所作所为,真的让这位天子有些着恼了。

    他是圣天子,一句话,甚至一个眼神,就能够左右京城里的动向,可是现在,他亲自派人去警告平南侯府了,平南侯府的人却把他的话当做耳旁风!

    承德皇帝缓缓闭上眼睛,开口道:“那个李信,伤的重么?”

    孙敬整个人跪伏在地上,不敢抬头。

    “回陛下,李信公子被小侯爷用椅子砸在了头部,当场人事不醒,卑职等只看到他倒在血泊里,至于现在是个什么样子,卑职还不太清楚。”

    承德皇帝面无表情,挥手道:“你下去,从宫里带一个太医去,给李信瞧伤,尽量保住他的性命。”

    再怎么说,李信也是李慎的儿子,承德皇帝颇为看中李慎这个潜邸旧友,所以不想让李信就这么死了。

    孙敬恭敬叩头。

    “卑职这就去。”

    孙敬弯着身子退出了暖阁之后,承德皇帝脸色仍旧不太好看,他捡起桌子上的古籍,继续翻来。

    “陈矩,你说平南侯府的这个李淳,是一时冲动犯了浑,还是要故意悖逆朕的意思?”

    内侍监的大太监陈矩,一直就站在承德皇帝身后,把整件事情都听在了耳朵里,这个头发苍白的大太监弯腰道:“回主子,平南侯府的这个小侯爷,在京城里颇有些名声,没听说过是什么浑人。”

    承德皇帝不悦道:“你的意思是,他故意悖逆朕?”

    陈矩摇头道:“这位小侯爷不是蠢人,自然不敢悖逆陛下,这一次一来应该是不知道陛下派了内卫保护李信,二来是一时冲动,平南侯府这些年一直很懂规矩,李淳不会,也不敢忤逆陛下。”

    承德皇帝呵呵冷笑:“朕两日前才给平南侯府递了口谕,让他们安分一些,这个小东西今日就出来惹事,不知道有内卫保护,就可以动手伤人了吗,这次若不是有内卫跟着,这个李信还不被他活活打死?这母子两个人,分明是恃宠而骄,不把朕这个天子看在眼里!”

    话说到这里,即便是陈矩这个大太监,也不敢替平南侯府说话了,他低着头说道:“主子说的是,平南侯府做事的确出格了一些,主子的意思是……”

    承德皇帝闷哼了一声。

    “朕就在这里,等着李家那个小东西来向朕请罪,他若是不给朕一个像样的说法,朕就要替那个李信跟平南侯府要一个说法了!”

    陈矩点了点头,恭声道:“陛下说的是。”

    在权力的高层圈子里,往往都有一套不成文的规矩,这些规矩虽然摆不到台面上,但是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

    李淳回到平南侯府之后,跟母亲玉夫人说明了情况,玉夫人狠狠打了李淳两个巴掌,直接让人用麻绳把李淳绑缚了起来,然后这位平南侯府的夫人,翻出了自己的命服,亲自牵着自己的儿子赶往皇城门口请罪。

    平日里风流倜傥的平南侯府小侯爷,被自己的母亲用麻绳捆的结结实实,然后用手牵着这个小侯爷,这一幕被永乐坊里的达官贵人们看了个干净,李淳脸色涨红,但是又不敢反驳,只能低着头,老老实实的被玉夫人牵着,过了大半个时辰之后,母子两个人跪在了皇城门口,叩头请罪。

    且不管这件事后续处理的结果是什么,这件事之后,李淳算是在京城里,丢了大面子。

    永乐坊里的王公贵族们看见了这一幕,私下里都是议论纷纷,不知道这个平南侯府的公子,到底闯了什么祸。

    母子两个人,从下午一直跪到了傍晚,一直到天色完全暗淡下来的时候,天子还是迟迟没有召见,玉夫人面无表情,仍旧恭恭敬敬的跪在宫门门口。

    一直到了酉时左右,一个步伐缓慢的老太监,才慢慢踱步走到母子二人面前,老太监停下脚步,对着玉夫人开口道:“李夫人,陛下说了,晚上天冷,容易冻着,你可以回去了。”

    玉夫人抬头看了一眼这个老太监,仍旧跪在地上,冷的牙齿打颤。

    “陈公公,这一次犬子是被小人陷害了,请陈公公代为通报,臣妾与犬子要面见陛下,把这件事分说清楚!”

    来人正是宫里的大太监陈矩,这个老太监弯着身子,缓缓说道:“这件事情,陛下很生气……”

    玉夫人垂泪道:“陈公公,妾身可以与陛下解释清楚!”

    陈矩脸上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李夫人,现在可是腊月天,你大晚上的跪在这里,要是出了人命,咱家可吃罪不起。”

    玉夫人抬头看向陈矩。

    这个宫里的大太监淡然道:“李夫人,这件事与你关系不大,你可以先回去了,至于令公子,跪在这里便跪在这里,陛下消了气,自然会见他。”

    一旁的李淳也被冻的脸色发青,他低着头,咬牙道:“母亲,您快回去罢,儿子一个人跪在这里就是了……”

    [搜索本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