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二十四章 野种!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本站:m..先前,李信是见过这个平南侯府的公子李淳的,那时候李淳带着一帮王孙公子在得胜大街上纵马,其中一个人还把李信给撞了,不过因为李信登门平南侯府的时候,这位小侯爷并不在家,因此当时李淳并不认得李信。

    李信面色平静。

    “大半个月过去了,难得小侯爷还记得在下。”

    李淳拍手笑道:“难怪那个时候我给你银钱,你不愿意要,当时我还以为你是想多勒索一些,却原来是因为心中有气。”

    这个平南侯府的嫡长子,生长在候门,从小不缺荤腥,而且李家子孙都是自小习武,所以李淳生的人高马大,个子要比李信高上小半个头左右,站在李信身前的时候,颇有些压迫感。

    李信站在门口,眯着眼睛说道:“如果小侯爷叫在下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些的话,在下还有些事情要忙,就不奉陪了。”

    李淳面带微笑,侧身让开门口的位置,伸手虚引道:“来都来了,进来坐一坐如何?”

    李信略做犹豫之后,抬头走进了这间凝翠楼的雅间。

    他刚刚走进去,那两个守在门口的汉子,就把外面的门关了起来。

    李信心里沉了沉,不过他随即想到了内卫监的人应该还跟着自己,于是深呼吸了一口气,径直走了进去。

    身材高大的李淳仍旧面带微笑,跟在李信身后走了进去。

    两个人在雅间里坐了下来,李淳亲手给李信倒了一杯茶,这位平南侯府的公子,面带微笑,显得谦谦有礼,倒完茶之后,给自己也倒了一杯,低头抿了一口茶之后,把茶盏放回了桌子上,淡然道:“准备什么时候离开京城?”

    李信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弧度。

    “在下为何要离开京城?”

    李淳皱了皱眉头,随即舒展开来,轻声道:“你弄出来的那首诗,我听说了,很是有一些心机,不过这种小手段并不能决定任何事情,你再如何心机,也进不了我李家的大门。”

    李信端起桌子上的茶水,也喝了一口,然后轻笑道:“小侯爷误会了,至始至终,在下也没想着进平南侯府。”

    李淳呵呵一笑。

    “本公子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这样费尽心机的想要留在京城,无非是在等父亲回来,然后让父亲把你收进门墙,可是你想错了,父亲他远征在外,没有两三年时间根本不可能回来,即便父亲回来了……”

    说到这里,这个平南侯府的嫡子,嘴角露出一个冷笑。

    “即便父亲回来了,他也未必会认你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儿子。”

    李信抬头看了一眼这个平南侯府的长子,微微皱了皱眉头。

    这个家伙,是不是自我感觉太好了一些,莫不是以为全天下的人,都要去攀他平南侯府的高枝?

    “小侯爷…这京城并不姓李。”

    李信轻声道:“在下住在京城里,合理合法,没有任何一条国法不许我住在京城,平南侯府固然位高权重,但是也管不到在下头上吧?”

    李淳脸色变得不太好看。

    他脸色阴沉了下来,冷声道:“本来,让你住在京城里也无关紧要,将来见了父亲也好让你死心,可是你偏偏弄出来一首诗,还在京城里传的到处都是,累及到母亲被陛下呵斥了一顿,她老人家这几天心情都不太爽利,就为了这个,本公子也不能容你继续留在京城里!”

    李信心里一动。

    他原本以为,这件事没有波及到平南侯府,但是现在看来,那位天子不仅降了京兆尹的官,还派人训斥了平南侯府一顿。

    不过平南侯府既然被天子呵斥了,就应该老老实实的闭门思过,以示悔改,这个平南侯府的公子还这样大张旗鼓的来寻自己的麻烦,莫不是个傻子…?

    想到这里,李信心里反倒冷静了下来,他看了李淳一眼,开口道:“小侯爷,此事的前因后果,你应该清楚才是,是平南侯府的人派人烧我房子在前,否则在下怎么也不会写出那首诗出来。”

    “那是母亲仁慈!”

    李淳豁然起身,冷笑道:“她老人家只是想把你赶出京城,没有害你的意思,否则以平南侯府的势力,想让你死在城外也是轻而易举!没想到你不仅不知恩,反倒反咬了母亲一口!”

    李淳这句话说的是不错的,当初玉夫人只是想把李信赶出京城,并没有要害他的意思,否则只要派一两个家将,就可以轻轻松松的弄死李信,到时候再处理一下,保证一点证据也不会留下,到时候李信还有卖炭翁祖孙俩,就会悄无声息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可是玉夫人并没有这么做,她派人给得意楼打招呼,又派人烧了李信的房子,就是向李信表达了一个很清楚的态度。

    滚出京城。

    很可惜,李信并没有接受平南侯府的态度,他毅然决然的踏进了京城里。

    李信抬起头,直视站起身子的李淳,微笑道:“按小侯爷的意思,平南侯府烧了在下的房子,在下非但不应当心存怨愤,反倒应该感恩戴德才是?”

    李淳眯着眼睛看向眼前的这个乡巴佬,冷声道:“若是母亲提前把这件事知会我,此时你没有机会站在本公子面前说话。”

    “好,很好。”

    李信笑着拍手道:“小侯爷说的太好了,不过在下是个倔脾气,从来都是吃软不吃硬,当初贵府如果能好声好气的来与在下商议,在下说不定就老老实实的离开京城了,可惜,平南侯府并没有这么做,而是直接一把火烧了在下的房子。”

    李淳不屑一笑。

    “所以呢?”

    “所以在下不走了。”

    李信面色平静下来,淡然道:“从今天起,在下便定居在京城里,哪里也不去了,在下从没有想得罪过平南侯府,可是平南侯府也不能太欺负人。”

    李淳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他回头怒视了李信一眼。

    “你以为凭借着一首诗上达天听,你就可以与我李家作对?”

    李信摇了摇头:“在下从未这么想过。”

    看着云淡风轻的李信,这位平南侯府的小侯爷心里突然生出了一股怒气,他咬了咬牙,从嘴巴里憋出了两个字。

    “野种。”

    李信额头上青筋迸出,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直视面前这个平南侯府的小侯爷。

    “你……说什么?”

    “我说野种。”

    李淳毫不畏惧的重复了一遍,冷笑不止:“本公子就是重复一百遍,你又能把本公子怎么样?刁民就是刁民,一点进退也不懂,现在有陛下过问,本公子是不会把你怎么样,可是过一段时间你再不乖乖离开京城,你就会无声无息的死在京城里!”

    李信目光凶狠。

    他伸手拎起了旁边的椅子。

    “李淳,我给你一次机会,你现在向我道歉,我可以放过你一次。”

    平南侯府的小侯爷哈哈大笑。

    “怎么着?想动手?”

    “我李家世代习武,你以为本公子是那些只知道吃喝嫖赌的草包?”

    说着,这个李家的小侯爷重重一脚,踢在了旁边另一把椅子上头,直接把这把椅子踢的四分五裂。

    李信面无表情。

    “是你逼我的。”

    这个年仅十五岁的少年人,深呼吸了一口气,开口大喊了一声。

    “李淳,你敢打人!”

    然后,他手里的椅子,狠狠朝着自己的脑袋砸了下去。

    随着一声巨响,椅子触碰到了李信的额头上,李信应声倒在血泊里,只留下平南侯府的小侯爷,呆若木鸡的站在原地。

    这野种……自己打自己?

    疯了?

    还没等李淳反应过来,凝翠楼的一楼有两个人听到动静,飞奔了上来,这两个人都穿着一身便衣,看起来跟平常百姓没什么两样,只不过两个人的动作都是迅捷无比,一看就是身手不凡的高手。

    两个人直接拉开守门的两个家将,推开了房门。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倒在血泊里的李信。

    这两个出身内卫监的武官瞪大了眼睛,狠狠的看向呆若木鸡的平南侯府小侯爷。

    “李淳,你敢当街行凶!”

    [搜索本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