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六章 马祸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挣到了第一桶金之后,李信开始在京城里寻找卖棉衣的地方。

    这个时代是有棉衣的,他刚进京城的时候,就看到得胜大街上到处都是穿棉衣的行人,偶尔还有一些穿皮货的富贵人家,可见是与李信那个世界是差不多的。

    在昏迷醒过来之后,他就知道自己来到了一个迥然不同的世界。

    首先,他现在所处的这个王朝,叫做晋,李信虽然不是特别精通历史,但是总算粗略知道一些,中国历史有好几个晋,比如说春秋时期的晋国,以及篡了曹家的司马晋。

    而根据那个倒霉孩子的记忆,这个世界的这个晋,国姓并不是司马,而且姬,虽然春秋时期晋国的国姓也是姬,但是李信可以肯定,这个世界绝不是春秋。

    因为他看到了纸。

    很多很多的纸,甚至得意楼九娘递给他的这块兽炭,就是用一张粗纸包着的。

    因此,这是一个与前世截然不同的世界,李信没有办法获得先知先觉的能力,如果不是这个世界还用汉字,说汉语,有这条秦淮河,他甚至会怀疑自己还在不在地球上。

    凭借着一张还算甜的小嘴,李信一路问路,顺利的找到了一家棉货店,买到了一双棉鞋还有一床稍微厚实一些的被子,因为天寒的原因,棉货店的价格比起往年贵了不少,这几样东西总共花了七八百钱的样子,这样刚刚挣来的一贯钱也就花去了七七八八,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是下午了。

    花了几文钱,在路边随便吃了一碗面之后,李信就准备出城回北山了,正当他走在得胜大街上的时候,一个粗嗓门对着他大声呼喝:“小子,让开!”

    李信回头看去,只见一行十数人都骑在高头大马上,在得胜大街上肆意奔驰,刚才对着他呼喝的,是一个络腮胡子的大汉,正在为身后的这些马匹开路,李信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被身边的一个行人一把拽到了路边,然后这些速度极快的马匹,就擦着李信的身子飞驰而过,此时李信身后背着一床被褥还有一双棉鞋,他人虽然没事,但是这一转身,身后背着的东西就被这匹枣红色的大马一下子撞飞,被褥和棉鞋都撒了一地。

    那些骑马的,都是一个个少男少女,那个骑着枣红马的是一个少年人,马术显然不精,撞了李信之后,自己的枣红马也受惊停了下来。

    李信的身子虽然没有被撞到,但是也被冲击力波及,整个人摔在了地上,过了许久之后,才勉强从地上爬起来。

    此时,那些骑在马上的年轻人们,也都一个个跳了下来,这些人每一个不是披绸就是穿裘,显然非富即贵,他们围在那个枣红马的旁边,出声问道:“叶……公子,没伤着吧?”

    李信摔在地上,身上的几个关节部分都有了一些擦伤,咬牙忍了许久,阵痛才慢慢舒缓了一些,他抬头看向那个撞了自己的少年人,只见那个骑着枣红马的叶公子,面色白皙,虽然穿着紧身的男装,但是并没有喉结,几乎可以一眼辨认出是女扮男装。

    这个女扮男装的叶公子,平日里显然不怎么骑马,这时候才惊魂甫定,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对着身边的这些年轻人勉强一笑:“诸位,小弟没有什么事,只是怕耽搁围猎,骑的快了一些,好像碰到了一个人。”

    听到她这句话,众人才把注意力放到了李信头上,李信本就穿的颇为寒酸,此时被撞的跌倒在地,整个人都衣衫不整,脸上更是隐隐有些血迹,看起来极为狼狈。

    这群年轻人当中,一个看起来年纪最大的公子看了一眼李信,然后回头对着叶公子微笑道:“还能爬起来,估计是没碰着,明天陛下就要在北山围猎,要考校咱们这些将门子弟,你们大家先去北山熟悉熟悉地形,莫要耽搁了围猎,这里愚兄来收拾。”

    这个人显然在他们的圈子里颇有威信,这些非富即贵的年轻人闻言,立刻翻身上马,朝着城外北山的方向飞奔而去。

    等到这帮人走完之后,这个身穿白衣的年轻人才迈步走到李信身边,从自己的腰里摸出一粒金子,伸手递在了李信身边,微笑道:“这位小兄弟,刚才是我朋友骑马太快,不小心碰到了你,看你身上还带了些东西,都被撞散了,这粒金子在城里的钱庄,怎么都能换上四五贯钱,你拿去,就当赔你的东西,顺便给小兄弟治伤。”

    李信此时手臂被磨破了皮,整个右手都是处在麻痹状态的,过了一会儿之后,他的右手才能勉强活动,能动之后,他先是摸向了自己怀里,当摸到九娘送给自己的那块兽炭还在之后,李信才微微松了口气。

    这块兽炭,以后是要还给得意楼的,如果弄坏了,李信给得意楼做一年山寨货,也未必赔的起。

    确认了兽炭还在之后,李信才抬头看向自己面前的这个白衣年轻人,这个白衣年轻人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岁左右,年轻无比,身上穿着疑似狐狸皮的纯白裘衣,整个人看起来不仅风度翩翩,而且颇有气质。

    他说话虽然很客气,但是语气里隐隐有些瞧不起人,不过富贵子弟说话通常都是这样,李信也见怪不怪,而且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和这些“官二代”们作对的本钱,于是伸出手,接过这个白衣公子手里的金子,微微低头:“多谢公子。”

    能低头时且低头,毕竟他刚来到这个世界,还要在京城活下去。

    白衣公子见这个少年人很是识趣,脸上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小兄弟且去治伤,如果这些钱不够,小兄弟可以来平南候府找我,我是平南候府嫡子李淳,小兄弟在候府门口报我的名字就行。”

    平南候府……李淳。

    李信浑身微微颤了颤。

    他是全盘接收了那个倒霉孩子的记忆的,按照自己母亲的说法,自己的身份,应该是平南侯李慎的儿子,只不过自己那个渣爹不靠谱,把他跟母亲都丢在了永州,不管不顾。

    想到这里,李信抬头看了李淳一眼。

    也就是说,面前这个鼻孔朝天的家伙,应该是自己的……兄长?

    李信心中突然生出一股没来由的怒气。

    他上前两步,走到李淳面前,把那粒金子交还了回去,低声道:“原来是平南侯的公子,平南侯威名,小民一直如雷贯耳,小民只是走路被碰到了,身上没有受什么伤,既然是平南候府的公子,那些钱,小民不敢收。”

    李信说这话的时候,是低着头的,因此没有人看到他冰冷的眼神。

    那一天,李信找上平南候府的时候,这位李家的公子李淳并没有在家,所以他并不认得面前的这个少年人。

    李淳脸上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他伸手把这粒金子捏了回来,淡然一笑:“既然你没受什么伤,那这钱也就算了,本公子还要出城,便先走了。”

    没有人会放着钱不要,在李淳眼里,面前的这个可怜少年人无非是想要更多而已,自以为看穿了一切的李淳,洒然转身,翻身上马,朝着东城门飞奔而去。

    李信强忍着自己身上的疼痛,弯身捡起自己被撞飞的被褥还有那双棉鞋,用袖子擦了擦上面沾染的泥浆,重新背在背上之后,一瘸一拐的朝着北山的那座小木屋走去。

    憎恶的种子,在这个少年人心里发了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