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五百六十五章 自知之明(昨晚上睡着了)

时间:2019-12-21作者:漫客1

    李朔的话说的太直白,直白到一时半会之间,让李慎很难接受的地步。

    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他说的是正儿八经的事实。

    如今叶鸣被李延挡在剑阁之外,李信一个人还可以在绵竹做主,不管什么事情,那个年轻的“李家人”都可以说了算。

    但是一旦叶鸣与李信合兵一处,情势就大不一样了。

    首先叶鸣是主将,这个不用多说,合兵之后按照法理,所有征西军的人都应该听从叶鸣的调遣。

    更重要的是,李信与李朔达成的这个“协定”,不合朝廷意志。

    也就是说,李信这么做,是绝对不能够被朝廷发现的。

    一旦叶鸣到了绵竹,这种不合朝廷意志的事就绝对不可能发生,那个时候就算李慎开城投降,靖安侯爷也不会认这档子事。

    躺在床上的李慎缓缓闭上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许久之后,他才开口说话,声音嘶哑。

    “你不该事先不与我商量。”

    李朔跪伏在地上,垂泪道:“大父的性子,容得我开口与大父商量么?”

    柱国大将军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你把你跟李信说的话,原原本本的再跟我说一遍。”

    李朔擦了擦眼泪,把当日在绵竹跟李信的对话,慢慢说给了李慎听,过了大概一柱香时间,他才把当日靖安侯的意思大致转达给了李慎。

    “李信的意思是,锦城破城之后,我军可以多活五万人,他不管这五万人的去向?”

    李朔点了点头,开口道:“靖安侯跟这个意思,他说这五万人爱去哪里去哪里,他管不着。”

    李慎微微眯了眯眼睛。

    “他可以管的。”

    “他能够把汉州的那些南蜀遗民收为己用,以他的本事,再多拿五万人也不会是什么问题。”

    李朔低眉道:“许是怕朝廷猜忌。”

    “朝廷已经在猜忌他了。”

    柱国大将军冷笑道:“姬家人的德行,我们李家两代人再清楚不过,当年我父刚打下锦城,连休整清点都没有弄完,朝廷就下诏书唤我父回京,还要另派人来接手军!”

    这件事,当初的确是有发生的。

    那会儿的侯李知节的处理方式很简单,他应召回京,但是朝廷派来接手军的将军却死在了半路上,于是乎李知节在京城待了大半年之后,又被派回了南疆。

    也是在那个时候,尚且年幼的李慎,被扔在了京城为质。

    “李信如今的功业,已经不亚于当年的父亲,他回京之后除非老老实实的做他的驸马,或许还能在姬家天子的仁慈之下苟活,只要他有半点别的心思,靖安侯府都很难有什么好下场!”

    “李信不是那种跪着求生的人。”

    柱国大将军咳嗽了一声,带出了一丝猩红的血迹。

    他这十几年时间,尤其是这两年内,精神一直都是紧绷状态,最近接连承受打击,身子已经有点扛不住了。

    “到现在,我也不好说你是对是错,不过你私放那头肥猪,我轻易饶你不得。”

    李慎冷冷的看了李朔一眼。

    “你下去,领六十鞭子。”

    李朔几年前就进了军,算是军的一个军人,六十鞭子是军的军鞭,一般吃了这六十鞭子的,非伤即残。

    执鞭人手辣一点,死了也是正常的。

    李朔低头垂泪道:“大父,您杀了我都行,但是锦城的事情,大父必须要有决断了。”

    “这是本将的事情。”

    李慎漠然道:“滚下去领鞭子去。”

    李朔用袖子擦了擦眼泪,慢慢爬了起来。

    “儿…告退了。”

    李朔关上房门之后,原本半躺在床上的李慎缓缓坐了起来,他目光幽幽的盯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这边的柱国大将军心情复杂,而另一边的靖安侯爷,则是喜笑颜开。

    因为小公爷叶茂,给他带了一个大胖子回来。

    李朔最多只能做到把姬喾送出城,怎么把姬喾带回来,就是李信这边的事情了,他派了小公爷叶茂领着几十骑,亲自去接应,到了深夜接近子时的时候,终于把这位废太子,从锦城里接了出来。

    靖安侯爷亲自在绵竹城门口迎接,笑容满面。

    “秦王殿下,许久不见了。”

    姬喾当年受封秦王,但是后来加封太子之后,就没有人再称呼他秦王了。

    李信这个称呼的意思是,不承认他曾经的太子名位。

    说起来,当初在京城夺嫡的时候,李信曾经见过不少次这个当初的大皇子,只是那个时候,太子殿下眼高于顶,从来没有把这个老七身边的少年人放在眼里就是了。

    胖太子神色复杂的跳下了马车。

    “这位就是……靖安侯李信?”

    李信笑眯眯的说道:“不才正是李信。”

    “秦王殿下这两年受奸人所掳,一定吃了数不尽的苦楚,今番终于被解救出来,真是老天开眼了。”

    胖胖的太子殿下心中缓缓叹了口气。

    锦城里他有几十个女人,两年时间给他生了七八个孩子,的确算是数不尽的苦楚。

    好在那些女子他都没有太多感情,这会儿抛舍了,心中也没有太多难受。

    毕竟大义在他心里。

    “孤是自愿出城的。”

    这个胖太子对着李信拱了拱手,沉声道:“靖安侯爷,麻烦你转告老…陛下一声,就说孤认输了。”

    “孤知道自己难能有活路,也没有奢求自己能活下去,之所以从锦城里出来,只是因为自己身为姬家子弟,不能败坏祖宗基业。”

    “孤不求别的,只求能回京一趟,看看曾经的家人故旧……”

    靖安侯爷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好说好说。”

    “现在天色很晚了,秦王殿下先下去歇息一两天,等过几天时间,我就给殿下安排回京。”

    姬喾神色复杂的看了李信一眼。

    然后叹了口气。

    “劳烦靖安侯了。”

    曾经不可一世的太子殿下,如今人在屋檐下,居然显得彬彬有礼了。

    足见这是一个很识时务的胖子。

    李信让人带他下去休息之后,伸手拍了拍叶茂的肩膀,笑呵呵的说道:“这又是你的一个大功劳,等回了京城,叶师与叶师兄都得请我吃上一顿。”

    叶茂弯身抱拳,笑着说道:“侄儿也能请师叔吃一顿。”

    “你是自然要请的。”

    靖安侯爷理所应当的说道:“不然回京城,我就与叶师告状去。”

    叶茂缩了缩头,赶忙下去睡觉去了。

    叶茂走了之后,一直站在李信身后的赵嘉,抚掌笑道:“侯爷,大事济矣。”

    李信笑呵呵的没有说话。

    赵嘉接着说道:“这位曾经的太子殿下,倒是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活不了太久。”

    “他还是太高估自己了。”

    李信脸上的笑容收敛,变得面无表情。

    “他不可能活着回到京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