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五百六十三章 杀了我罢!

时间:2019-12-21作者:漫客1

    李慎最后一句话,李慎听得有些莫名其妙。

    不过他还是朝着芦蓬外面走去。

    靖安侯爷双手揣在袖子里,笑呵呵的出门相送,把李慎送到了那些军骑卒附近,看着李慎翻身上马。

    当然了,李信不太可能一个人靠近李慎所部,毕竟他也是绵竹的核心,如果他被抓到了锦城,或者干脆死在了这里,锦城之围不敢说立刻消解,最起码西南的压力会小上太多。

    所以,在李信的身边,也有几十个黑衣羽林卫,死死地把靖安侯爷护在中间。

    李信伸出双手,对着柱国大将军拱了拱手。

    “劳烦大将军跑一趟,不过今日李信所请,大将军回去还是细想一下为好。”

    “锦城里不止有军,还有军的家属,如果朝廷军队破了锦城,那些家属一个也逃不脱,最少也会被流放。”

    “如果大将军开城投降,李信可以保证,这些军将士的家人,不会被他们牵累。”

    李慎骑在马上,回头看了一眼这个身材已经长开,比起自己还要高一些的年轻人。

    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李信因为少年时候营养不良,身子不仅瘦弱,而且个子也不是很高,比李慎足足矮了半个头。

    这几年他每天早上练拳不辍,再加上不缺肉食,身子不仅壮实起来了,个子也长了起来,现在他比李慎还要高那么一点点。

    “长…安。”

    李慎坐在马上,缓缓吐出这两个字,然后开口说道:“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你的表字?”

    本来,取表字这种事,应该是父母参与其中的,但是一直到李信取表字之后很久,身在西南的李慎,才知道了李信的表字是什么。

    李信笑了笑:“大将军还是不要这么称呼我,我觉得浑身不舒坦。”

    李慎坐在马上,沉默了一会儿。

    然后他从袖子里取出一块玉牌,洁白如玉。

    玉牌上刻着一个“信”字。

    “赵郡李氏的规矩,家里有男丁,就会刻这么一块玉牌,这是我前些日子让赵郡李氏的家主刻出来的。”

    他缓缓伸出手,把这块牌子递了过来。

    “你……要不要?”

    李信面带微笑,摇了摇头。

    “我不要。”

    “侯府都与我没有干系,更不要说赵郡李氏的,大将军想害我。”

    李信现在身份地位,将来在太康朝中必然举足轻重,正因为如此,将来他难免就会挡住后来人的路,如果这块牌子给有心人瞧见了,只要向太康皇帝告上一状,那么李信虽然不至于立刻倒台,至少也会立刻引起天子的猜忌。

    这个牌子看起来是李慎的温情所在,但是实际上是一块颇为歹毒的物事。

    李慎哑然失笑,随手把这块牌子丢在了地上。

    “你心思太重了,这样或者很累。”

    李信看也不去看这块牌子,只是笑着说道:“活着累一些,总比莫名其妙死了要强,大将军你说是不是?”

    李慎没有搭理李信,转身走了。

    五百骑跑动起来,声如雷震。

    李信对着李慎远去的方向挥了挥手,笑容灿烂。

    “大将军慢走。”

    李慎等人,很快消失在李信的视野里,等所有军的人都离开之后,靖安侯爷的目光,看向了被扔在地上的那块牌子,面无表情。

    承德十七年的时候,他就是带着一块跟这个玉牌一模一样的牌子进京,结果很是不如人意。

    如今,又来了另一块牌子。

    一个身穿白衣的年轻人,缓缓走到这块玉牌边上,弯身把它捡了起来,送到李信身边。

    “侯爷……要不留个念想?”

    “把它毁了。”

    靖安侯爷面无表情,淡淡的说道:“这东西,将来会给咱们招祸。”

    赵嘉叹了口气,没有坚持再说话了。

    李信把这块玉牌接到手里,然后随手找了块石头。

    石头落下。

    白玉变成了一地粉碎。

    靖安侯爷拍了拍手,一脸轻松。

    “好了,我们也回去吧。”

    “接下来就看李朔那小子,能不能成事了。”

    ……

    如李信所说,虽然锦城距离这个芦蓬并不算太远,但是当李慎回到锦城的时候,天色还是已经黑了下来。

    随着李慎等人靠近,锦城的城门缓缓打开。

    城门后面,一个一身黑衣的年轻人,跪伏在地面上。

    李慎皱了皱眉头,翻身下马,来到这个年轻人面前。

    “你这是做什么?”

    年轻人跪在地上,久久不语。

    柱国大将军刚想说话,一个军的校尉,突然慌不择路的跑了过来,同样跪在李慎面前。

    “大……大将军!”

    因为恐惧,这个校尉嘴巴都有点不利索了。

    “太……太子殿下不见了!”

    李慎身子一震,站在原地久久没有说话。

    他一把捉住这个校尉的衣襟,低喝道:“你说什么?”

    “末将……末将……”

    这个校尉颤颤巍巍,咬牙道:“一个时辰之前,末将照常去宫里巡逻,结果发现有些不对,再后来就发现,那位……太子殿下,已经不见踪影了!”

    “宫里的那些宫女,说太子殿下午睡,不许任何人进入,然后就再也没有出来,末将等人冲进太子殿下的寝宫,就发现空无一人。”

    一直温和平静,喜怒不形于色的柱国大将军,此时勃然大怒。

    他抽出腰中佩剑,一剑插进这个校尉胸口,鲜血顿时喷涌出来,溅了李慎一身。

    “饭桶!”

    “整整一千多个人,连一头肥猪也看不住!”

    “现在去找,去追,不管用任何办法,也要把他找回来!”

    李慎身边的亲兵立刻应命,分散开来,去传达李慎的命令去了。

    柱国大将军眼睛都有些发红了。

    他猛然转头,看了跪在地上的李朔一眼,怒哼道:“姬喾丢了,你跪在这里,是担心我迁怒到你头上?”

    跪在地上,一身黑衣的李朔,浑身都有些颤抖。

    尽管在做这件事之前,他已经预想了可能引起的后果,但是当后果真的出现,暴怒的李慎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还是难免有些害怕。

    非常害怕。

    不过这个少年人,并没有退缩。

    他低头叩首,声音颤抖的几乎分辨不出说的是什么了。

    “大……大父。”

    “人……是我放走的。”

    他缓缓抬起头,浑身发抖。

    “您杀了我罢!”

    李慎整个人僵在了原地,他愣愣的看着这个面相稚嫩的少年人,声音中满是不可置信。

    “你说什么?”

    “人是我放的。”

    决心一死之后,李朔反而不那么害怕了,他低头叩首。

    “大父,军已经打不下去了,这一点您比任何人都清楚。”

    “与其鱼死网破,不如认了这个输,让军多一点活路。”

    “您心中有气,便杀了我罢……”

    他叩头不已,不多时已经额头见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