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五百四十章 不服气

时间:2019-12-21作者:漫客1

    六个时辰,也就是整整十二个时,这段时间是颇为漫长的。

    李信很老实的遵守的约定,六个时辰的时间,他一边生火造饭,让将士们休息,一边尽力安排大夫救治伤兵,甚至于平南军提出要接回他们来不及撤出的伤兵的时候,靖安侯爷也很大度的让他们派了五百个人进来,把来不及撤出的平南军撤回本阵去。

    夜色很快落了下来。

    这会儿绵竹城的大部分已经被李信所部占了下来,李信登上绵竹城城南最高的一座酒楼,一边与赵嘉喝茶,一边看着平南军那边的阵地。

    此时,那位两天没有合眼的公爷已经下去歇息去了,这座酒楼上就只有李信与赵嘉两个人。

    两个人每人都有一个千里镜。

    这玩意儿在朝廷里是稀有货色,但是因为这物事是李信发明出来的,后来技术也是他交给的工部,工部制出新的一批之后,李信就走后门拿了几支,然后又送了一支给自己的狗头军师。

    李信淡定的坐在三楼喝茶,而赵嘉却没有李信这么淡定,他时不时会站起来,用千里镜看一看平南军那边的阵地。

    论聪明才智,他甚至是要比李信还厉害一点点的,但是他毕竟没有见过太多大场面,遇大事的时候,远没有李信这么有静气。

    看了一会之后,赵嘉重新坐回了李信对面,然后开口问道:“侯爷,你他们会不会撤出绵竹?”

    李信白了他一眼。

    “我又不是能掐会算的天师,我怎么知道?”

    赵嘉声嘀咕了一句。

    “你是不会算,你会引雷……”

    李信咳嗽了一声,随即无奈的道:“这件事以后尽量少提。”

    赵嘉点了点头,没有再继续引雷的事情了。

    靖安侯爷低头抿了口茶,笑呵呵的道:“幼安兄不必这么着急,他们出不出城,结局都是一样的。”

    赵嘉有些想不明白了。

    “如何是一样的……”

    31 李信对着他眨了眨眼睛,笑呵呵的道:“如果他们不撤出去,明天泄了心气,叶茂应该可以轻而易举的吃掉他们。”

    “这一点程胖子也很清楚,本来他见战事不对,自己就应该主动撤出绵竹,只是他吃不起丢掉绵竹的罪过,最起码吃不起这么快丢掉绵竹的罪过,因此他才没有果断退出绵竹。”

    “他回了锦城,李慎决饶不了他。”

    “至于他最后的选择,就看明天早上了…”

    “他如果出城,那就更有好戏看了。”

    到这里,李信给赵嘉倒了杯茶水,笑眯眯的道:“幼安兄,你要沉稳一些,你这样沉不住气,以后怎么做我靖安侯府的谋主?”

    听到“谋主”这两个字,赵嘉微微有些动容,他缓缓站了起来,对着李信拱手道:“多谢侯爷抬爱。”

    李信笑了笑:“幼安兄能力摆在这里,只怕我靖安侯府庙,幼安兄看不上。”

    赵嘉缓缓摇头,他严肃的看了李信赵显,一字一句的道。

    “这天底下第二大的庙就要塌了,靖安侯府很快就要成为下一个大庙了。”

    李信摇了摇头。

    “还有陈国公府。”

    赵幼安再次摇头。

    “一句不太好听的话,叶家自叶老公爷以后,没有一个人适合混迹朝堂,唯一一个性格合适的叶大爷,也只是谨慎两个字而已,叶家固然足够庞大,但是却不能算是一座好庙。”

    赵嘉几乎是在陈国公府长大的,对于陈国公府,他比李信更有发言权。

    李信笑着道:“那幼安兄怎么不去那座天底下最大的庙试一试?”

    赵嘉低头道:“那座庙太大,要讲究出身,讲究根基,讲究圆滑,赵嘉一来没有出身,二来没有根基,三来也不太会左右逢源,在那座大庙,会被淹没在尘埃里。”

    “坐在上面的那位,看不到我的。”

    靖安侯爷也站了起来,拍了拍赵嘉的肩膀。

    “幼安兄,从今天开始,你我同舟共济了。”

    …………

    第二天的凌晨,天色没有亮起来的时候,程平那边就给出了他的答案。

    他选择撤出绵竹。

    就在平南军缓缓退出绵竹的时候,这位胖子将军提出要见李信一面。

    靖安侯爷这会儿还没有睡下,他欣然答应。

    这一次,李信并没有动弹,他就在这座酒楼里等着,那位胖子将军亲自来到李信这边的势力范围,来“求见”李信,

    这会儿,已经快天亮了。

    狗头军师赵嘉受不了,先回去睡了,李信身体素质要好得多,他这会儿并没有感到什么困倦。

    木制的楼梯嘎吱嘎吱作响。

    这是程胖子踩楼梯的声音。

    李信安坐在座位上,见程胖子走了上来,靖安侯爷并没有起身,只是笑眯眯的对着他招了招手:“好久不见,程将军。”

    两个人上次见面的时候,是承德十八年。

    那个时候,程平把李信当成一个孩子,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甚至是把他当成一个傻子在糊弄。

    但是这个时候,时移世易了。

    如今的靖安侯爷,在场面上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不管是气势还是主动权,都在李信这边。

    程胖子这会儿已经脱下了甲胄,深呼吸了一口气,坐在了李信对面。

    “好久不见,李公子。”

    李信眼睛眯了起来,淡淡的道:“记得两年前的时候,程将军带着本侯在走了一遍,当时程将军带着两万人,一个月时间就打下了汉州所有县城,好不威风。”

    程平深深地看了李信一眼。

    “靖安侯是要清算当年旧账?”

    李信摇了摇头:“我没有那么无聊,这次是程将军要来见本侯,不是本侯要见程将军。”

    程平默然了一会儿,然后低眉道:“绵竹两万守军,只守了不到四天的时间,等我回了锦城,多半会被大将军正军法。”

    “我死不死无所谓,但是我有一件事弄不明白。”

    到这里,他瞪大了眼睛。

    “我来这里,是想问一问李公子,到底是是什么东西,破开了绵竹的城门!”

    李信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笑呵呵的看了程平一眼。

    “如果程将军回锦城必死,不如与我一起会京城去,你跟我回京城,我不保你大富大贵,我保你一条命。”

    “我相信李公子能够保住我的性命。”

    程胖子面无表情:“但是我全家老都在锦城,李公子如何保住他们的性命?”

    “程平跟了大将军几十年,从来没有背叛的心思,以前没有,现在也不会有。”

    “我只想知道一件事!”

    程胖子站了起来,咬牙切齿。

    “到底是什么,破开了绵竹的城门!”

    他,输的太不服了。

    李信

    <></a>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