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五百三十八章 杀过去!

时间:2019-12-21作者:漫客1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就目前来,李信制成的火药能够做到的,暂时也就是这种定点爆破而已了。

    一来是因为他是偷偷摸摸搞得,只做出了“原型”火药,至于火药衍生出来的种种热武器,一来他没有时间去琢磨,二来……

    他也不会。

    他上辈子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白领,能够勉强记得一硫二硝三木炭这句顺口溜就不错了,他自己不可能再搞出更多的东西了。

    至于火药武器化的事情,他如果要继续尝试下去,需要聚拢一大批工匠在身边,然后才有可能继续下去,不过就目前而言这种情况是不太现实的。

    因为这是他最后的底牌,他并不准备掏心掏肺,把这个东西也交给那位“魏王殿下”,所以他就要瞒着太康天子自己搞,但是目前,他还没有一片自己的摊子,所以短时间内是不太可能的。

    而且火药这种东西也不是万能的,就目前这个阶段而言,他的限制非常之多,只有在绵竹这种特定的地方才有可能见奇效,而且威力也并没有到足够碾压的地步。

    毕竟敌人不可能像绵竹城那样,站着不动给你炸。

    这也是李信为什么要拿到南蜀那五万人的原因之一,毕竟要有一定的基数在,再加上“火药”这种金手指,李信才有可能获得对抗大晋朝廷的本钱。

    不过是这么,李信并不太想主动跟那位太康天子翻脸。

    一来是因为造反的难度太高,二来是因为太累了。

    他已经可以轻松公侯万代,没有必要非要去当什么反贼劳心劳力。

    见绵竹破城之后,李信就转身回了自己的帅帐,赵嘉亦步亦趋的跟在李信身后,在帅帐之中坐下来之后,赵幼安深呼吸了好几口气。

    他看向李信的表情很是复杂。

    过了很久之后,他才咬牙道:“侯爷,您这个天雷的法,朝廷那边怕是不太会信……”

    李信眯了眯眼睛,淡淡的道:“朝廷不信又怎么样,他们难道以为是我李信用掌心雷炸开了城门不成?”

    赵嘉摇头苦笑道:“侯爷,属下不是这个意思,属下的意思是,如果这个法要能得过去,咱们这边必须要多做点准备。”

    到这里,赵嘉顿了顿,缓缓开口道:“首先,可以找一个道士出来,在军营里走一走,让将士们看到他,当然这个功劳不能够给他,对朝廷就是个云游的道士,来了之后立刻就走了。”

    “再之后,就是侯爷您派去动手的那些人,必须要挨个跟他们通气,不出意外的话,回了京城之后朝廷肯定会去问他们的……”

    李信微微皱眉。

    老实他没有想这么多细节的东西,也没有必要去弄得这么细节,因为这次战事他什么朝廷就要信什么,就算朝廷背地里不信,明面上也必然是要按着李信的法来的。

    赵嘉这种做法,是要把这个谎想法子圆了,虽然这么做有点做贼心虚的味道,不过也不是不行。

    最起码能让更多人相信。

    想到这里,靖安侯爷微微点头,沉声道:“那这些事情就交给幼安兄去做,既然做了,就不要有什么错漏之处。”

    赵嘉微微低头,就要退下去。

    李信见他神色有些不对,挥手唤住了他,皱眉道。

    “那些真正去引“天雷”的人,都是跟了我不少年的亲信兄弟,他们不太可能去多嘴什么。”

    “幼安兄不要对他们动杀心。”

    赵嘉愣了愣,随即无奈的叹了口气,低头道:“属下……知道了。”

    ………………

    攻城之所以难,是因为城门,或者城墙难破,只要城墙一破,往往就是碾压性的推进。

    不过绵竹城里还有不少守军,大概相当于禁军这边的一个折冲府,所以即便绵竹城破城了,也还是要走一场苦战。

    但是不管再怎么苦战,最起码双方处在了平等的位置上,而不是李信这边一直被动挨打了。

    在叶茂的带领下,三个折冲府分别派出了五千人,涌进了绵竹城。

    绵竹城的守军,本来是平南军的一个参将在带着,但是副将程平带兵增援这里之后,就接管了绵竹城,这个时候,绵竹城是程胖子在带着。

    这个程平,虽然看起来有些臃肿,但是他却是平南军的三号或者四号人物,因为处事圆滑,所以当初李信等人作为监军使第一次到西南的时候,就是这个程胖子负责“接待”的。

    当时的程胖子,给李信演了不少场拙劣的攻城戏码。

    此时,他要面对正儿八经的攻城了。

    叶茂所部进绵竹之后,立刻分成三路,沿着绵竹的三个主干道缓缓推进。

    这个推进的过程异常坚决,叶茂亲自做这个长矛的“矛锋”,一鼓作气,到了子夜时分,就已经推进了整整一半。

    也就是,他们已经占了一半的绵竹。

    此时,冲在最前面的叶茂,浑身上下已经湿透了。

    不全是汗水,更多的是敌人的血水。

    这位公爷,自己也受了不少伤,不过都是皮肉伤,在从被叶晟揍到大的叶公爷看来,几乎跟挠痒痒没有什么区别。

    他仍旧手持长枪,站在最前面。

    在他的对面,是脸色铁青的程胖子。

    这个胖子,本来在住处处理军务,然后突然就听到手下人汇报,城门破了!

    他当时还以为守城的平南军投降朝廷了,后来详细询问之后,才知道是真的“城门破了”。

    绵竹城的城门,被什么不知名的物事,直接炸开了。

    紧跟其后的就是朝廷禁军凶猛无比的推进,平南军第一时间就因为城门被炸失去了气势,因此一直节节后退,直到退到了城中心。

    公爷叶茂,面无表情的用块布,裹住了自己的双手,然后仔细擦拭枪身上的鲜血。

    这么做是为了防止打滑。

    他一边擦枪,一边抬头看着不远处的程胖子。

    两个人的面前,都各自有亲卫举盾,生怕对面用暗箭伤了自己的将军。

    叶茂终于擦干净了枪身,他咧嘴笑了笑。

    “阁下,就是号称西南柱石的程平?”

    程平挥手让身前的盾手散开,然后深呼吸了一口气。

    “你认得本将?”

    叶茂笑得更开心了。

    “不认得,只是听我家师叔起过程将军的身材,今日见到了,所以开口问一问。”

    程平微微皱眉。

    “你师叔……?”

    叶茂把擦枪的布随手丢在一边,微微昂起头。

    “我师叔,乃靖安侯李长安。”

    “宁陵叶茂,请程将军赐教!”

    哪怕是冷兵器时代,双方斗将也是很不现实的,叶茂出这句话,并不是要跟程平单挑,而是战场上见真章。

    程平本来是坐在马上的,听了这句话之后,立刻翻身下马,对着叶茂拱了拱手。

    “原来是老公爷的后人。”

    “失敬了。”

    整个大晋,很少有人不尊重叶晟,尤其是这些行伍中人。

    程平行礼之后,深呼吸了一口气,沉声开口。

    “传我将令,从现在开始,平南军上下,有退后一步者,立斩不饶!”

    另一边的叶茂,将手中长枪缓缓举了起来,声音低沉。

    “兄弟们,最难的绵竹城城门已破,面前的都是功劳!”

    “升官发财,封妻荫子,就在眼前了!”

    “与我杀过去!”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