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五百三十五章 自己干!

时间:2019-12-21作者:漫客1

    当初李信在京城苦苦挣扎,那个时候他为了出头,只能削尖了脑袋往官场里头钻,不过当时的李信是替以后打算了的。

    他很清楚,如果自己选择做文官,且不这辈子有没有机会再向平南侯府要个法,最起码是没有办法亲自去跟李慎要个法的。

    所以那个时候,他选择加入羽林卫,成为了一名武官。

    成为武官,双手就难免要见血,这一点李信是有心理准备的,但是在陈集他死了接近四十个兄弟之后,他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陈集发生在承德十八年的夏天。

    而如今,是太康二年的年末,事情已经过去两年多时间,如今的李信比起当初的李信,心性已经不知道坚毅了多少,但是这一次绵竹之战,惨烈程度还是让这位年轻的靖安侯有些难以接受。

    死了太多人了。

    只半天时间,贺崧所部五千人,就阵亡了一半,当日落西山,李信下令撤军的时候,绵竹城下已经遍地猩红!

    李信是在一处高地,用千里镜目睹了战争经过的。

    因为没有太多投石车,贺崧所部就只能带着云梯硬冲。

    双方心里都很清楚,这第一波是不可能冲下绵竹城的,但是这样冲也不是毫无意义,只要李信舍得死人,他手底下四万接近五万人,可以一次又一次的攻一个月。

    如果每一天都是这个程度的进攻,最多半个月时间,只要锦城那边不派人增援,那么绵竹应该就会被这样强攻下来。

    古往今来,许多将军攻城都是这么做的。

    按理,李信这么做,不应该有任何心理障碍。

    可是他毕竟不是这个世界土生土长的人,他不是在将门之中成长起来的年轻人,也没有人从告诉他慈不掌兵。

    他的世界观与这个世界的大多数人都不一样。

    夜幕落下,李信一个人坐在这个距离绵竹城不远的地方,怔怔出神。

    直到手持火把的赵嘉找到了他。

    赵幼安没有多什么,只是把火把丢在一边,跟李信一样,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叹了口气。

    “侯爷,打仗就是这个样子的,叶大爷那边进攻剑阁,死的人更多。”

    “剑阁那边比绵竹难打的多,叶大爷一口气强攻了三天,禁军伤亡了近万人。”

    李信仍旧坐在地上,没有搭理他。

    赵嘉勉强笑了笑。

    “况且侯爷也过,禁军不是侯爷的嫡系,羽林卫才是。”

    见李信没有理他,赵嘉苦笑一声:“而且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打仗总是要死人的,我们总不能一直困在涪城不作为吧?”

    一直发呆的李信,木然回头,看了一眼赵嘉,然后缓缓吐出一口气。

    “如果有办法不用死这么多人呢?”

    赵嘉愣住了。

    “什么?”

    李信重复了一遍。

    “如果我我有办法不用死这么多人就能打下绵竹呢?”

    李信伸出了一根手指头,一字一句的道:“用我的办法,最多一天绵竹就可以破城,那个时候虽然还是要短兵相接,还是要正面厮杀,还是要死人。”

    “但是总不会像现在这样,死了一两千人,连城门都碰不到。”

    攻城一方永远是吃亏的一方,而且是吃大亏的一方。

    你冲阵的时候,还有盾牌可以挡在身前,但是你爬城楼的时候,基本就是无法防御的状态,就是给人当靶子。

    一般来,除非敌人献城投降,否则攻城的伤亡都非常之大。

    这也是很多将军破城之后下令屠城报复的直接原因。

    像这次绵竹一战,看似惨烈,但是贺崧所部只是勉强摸到绵竹的城墙根,根本没有对绵竹有什么致命的威胁。

    赵嘉愕然道:“侯爷在绵竹城里有内应?”

    李信微微摇头。

    “没有,如果有我早就用了。”

    他缓缓闭上眼睛。

    “幼安兄,如果我有办法可以直接打开绵竹的城门,让将士们免于这些不必要的伤亡,但是我却因为一些私心,藏起来不用,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一个恶人。”

    赵嘉虽然不明白李信到底能有什么法子,但是这句话他还是听懂了的,闻言他缓缓吐出了一口气。

    “侯爷,我自是在陈国公府长大的。”

    “陈国公府从上到下,叶老公爷自然不必多,就是国公府的那些部曲,也是我的那些叔伯,也都是不把人命当人命的人。”

    “如果是叶老公爷,或者叶大爷,甚至是平南侯李慎在这里,面对这个局面,他们眉头也不会皱一下。”

    “侯爷是个慈悲的人,如果侯爷真有什么法子藏着不用,属下也相信侯爷有更重要的用处。”

    “这个我知道,所以我跟他们不一样。”

    李信面无表情。

    “我可能不太适合带兵。”

    靖安侯爷站了起来,目视着夜色中的绵竹,低眉道:“半天时间,我们死了多少人,一千还是两千?”

    赵嘉低头道:“一千四百多,还有不少伤员。”

    着,赵嘉缓缓低头:“贺崧贺都尉,也受了伤,公爷叶茂正在军营中吵嚷着要见您,什么他的折冲府攻城,凭什么不喊他,属下怕他打扰到侯爷,就没有带他来。”

    李信闷哼了一声,没有话。

    他继续看着绵竹的夜色,最终还是下了什么决定,缓缓闭上眼睛。

    “跟他们,明天先暂停攻城。”

    “军中受伤的兄弟,一律用祝融酒清洗伤口,需要什么药,就去跟李阶他们要,如果他们给不出来。”

    到这里,靖安侯爷面目有些狰狞。

    “给不出来,就让他们去冲绵竹!”

    赵嘉苦笑一声,低头道:“侯爷,属下知道您心疼,但是咱们还要掩护汉州那边的沐校尉才行,总不能让那些南蜀遗民独自面对锦城吧?”

    “放心,我比你更着急他们。”

    靖安侯爷这时候已经做出了决定,心情放松了不少,他决然道:“传本将命令,全军休整,随时准备进攻。”

    火把的光芒闪烁,照出了靖安侯略显年轻的脸庞。

    这张脸庞上露出了一抹狰狞的笑容。

    “我们不等沐英他们了,我们自己拿下绵竹!”

    赵嘉沉默了一会儿,随即低头道:“那属下,这就去传令?”

    李信平静点头。

    “我没有跟任何人过空话。”

    赵嘉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李信补充了一句。

    “告诉叶茂,让他老实带着,再犯浑我立刻就把他送回他爹那里去。”

    赵嘉停下脚步,无奈的道:“侯爷您还是自己去罢,除了您,咱们这些人可不动公爷。”

    李信长身而起,大步跟上赵嘉。

    “那就一起回去。”

    “明天晚上,本将带你们去看一看绵竹城!”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