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诸天长生记 第145章 玉京

时间:2018-07-06作者:九霄天歌

    曹牧云的神识向着脚下的大地扫去,深入地底数十丈之后,一股浑厚,混茫的气息涌来。

    顿时,他的神识好像被蒙蔽了似的,只能感觉到方圆十几丈范围内的情况,再远了,就是一片模糊。

    声音在不同的介质中,传播速度不一样。

    修士的神识亦然。

    虽然神识本质上是由一股无形无质的念头构成,但是真正的落到实处的时候,也有很多分别。

    神识从空中进入水中的时候,就会有粘稠的阻力,越往下面,阻力越大。

    就算是专修神魂的鬼仙,也最多只能潜入海底千丈的深处,再向下深入就不能够了。

    而遁入地下的时候,那阻力就更加的巨大了,要比在水中大上十倍都不止。

    平日里,神识穿过墙壁的时候,都会消耗修士的神魂之力,更何况是进入地下之后?

    再者,昔日大禅寺强盛的时候,曾经在太始山中布置了许许多多的手段,专门用来对付能飞天遁地的鬼仙。

    虽然现在所有的辉煌,都已经被风吹雨打去,但是依旧有不少东西残留了下来。

    曹牧云把自己的神识发挥到了最大,竭力地探索着周围的情况。

    四面全部都是沙砾,泥土,茫茫一片,浑浊无比。

    在最初几丈深的地方,他倒是发现了很多藏东西的地窖之类的,但都被搜刮的精光,并没有什么东西。

    此外,还有许多地底老鼠,穿山甲,蛇,以及一些稀奇古怪,说上名字的动物。

    随着曹牧云神识的深入,一层层的岩石,水气,甚至还有地下泉脉,地下河流都呈现在了他的感应之中。

    一直深入到地下五百多丈之后,还是泥土,岩石,并没有什么别的东西。

    曹牧云亲身体会到了大地的厚重,除此之外一无所获。要不是他心中有底,恐怕已经选择了放弃。

    遥遥的,一丝法力波动从更深的地底传来。

    虽然这股波动极其微小,但是曹牧云还是感觉到了,感觉得很真切。

    “终于找到了。”

    曹牧云脸上露出了笑容,神识锁定目标,一步迈出,便出现在了地底七百多丈的深处!

    前方有光芒闪烁,一个石室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曹牧云迅速地打量了一下,这是一间单独的石室,完全深入了地底,四周并没有出路。

    这个石室并不大,只有微微一百步见方。

    在石室最中央,一个圆柱形状的台阶上,摆放着的一个球体散出了强烈的亮光,把整个不大的石室照得雪白通透。

    这个比夜明珠要光亮百倍的球体之下,压了一本薄薄的书籍,书籍的颜色,是暗金色。

    曹牧云刚一出现,就见石室中央的球体之上,爆出了强烈的光芒!

    在球体的亮光之中,出现了一条张牙舞爪的龙形。

    这条龙在球体之中游走,层层叠叠,好像球体内是另外一个小千世界一般。

    这条龙的双眼锁定了曹牧云,向他看了过去。

    轰隆!

    曹牧云一看见这条龙的眼神,只感觉到了一股铺天盖地的威压,从茫茫虚空之中,不停的叠加到了自己神魂之上。

    地底重力千百倍的落在了他的身上,就好像整座太始山压顶一样。

    曹牧云心念一动,身上立刻涌出了一种渡过苦海,抵达彼岸,超脱生死的浩大拳意,无形无相的拳意化为了一只巨手,直接按在了石室中央的光球之上。

    巨手上洞开一个个窍穴,如同黑洞一样,疯狂的吞噬着天地元气。

    光球暗了下来,其中的龙魂不停的嘶吼着,但却无济于事。

    “你是什么人,竟然敢打我的主意。我是太始山的龙魂,我如果出事,太始山立刻就会山崩地裂……”

    “我精通大禅寺除过去、现在、未来三经之外所有的武学道术,只要你绕我一命,我愿意奉你为主……”

    这条龙魂由太始山孕育而生,足以比拟渡过四、五次雷劫的鬼仙,但是很可惜,这一次它选错了对手。

    曹牧云的目光穿过了龙魂所在的光球,落在了那本金色的“经书”上。

    这是大禅寺的至宝如来袈裟,传自于上古人族圣皇“元”,七阶巅峰的神器,与八阶的神器之王,太上道的永恒国度,造化道的造化之舟相比较,也只是稍逊一筹。

    他炼化太古九渊神域所成的万象宝珠,距离神器之王同样也差了一线。

    另外,“如来袈裟”中还记载着上古圣皇“元”的真正传承,金刚般若波罗蜜多之道。

    金刚在佛教之中代表着“坚固,能断一切的锋利”,“般若”代表着“智慧”,而“波罗蜜多”就是“到达彼岸”。

    “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的意思,就是“以能断一切的锋利和智慧,到达彼岸。”

    换句话来说,就是阳神高手参悟的超脱彼岸领悟。

    虽然这些领悟能不能够超脱彼岸还很难说,但却是前辈高人,领悟出来的无上经验。得到了这股无上经验,对于曹牧云未来的成长,会有莫大的好处。

    这也是他到太始山一行的原因。

    曹牧云以拳意与如来袈裟中的元灵沟通,渐渐的,光球之中出现金色佛光。

    太始山的龙魂被抛了出来,光球慢慢的融化进入了下面的那件经文袈裟之中。

    如来袈裟通体都呈现出了一种淡淡水晶的颜色,几乎于透明和半透明之间,随着光和色的流转,逐渐澄清一色,是由无数不知名的经纬脉络交织而成。

    这些经纬脉络,有的好像星图轨迹,有的好像地理纹路,有的好像人的掌纹,带着天,地,人的奥妙。

    同时,这件法衣袈裟上,更是显现出了一重重由上古文字写成的经文。

    这些经文简单,字字都圆润,伸长,似舟似桥,沉浮在无边苦海中的模样。

    “超脱苦海,抵达彼岸。”

    这是铭刻在如来袈裟之中的伟大意志。

    这个世界每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一次轮回,便是阳神高手也超脱不了这个极限。

    唯有超脱大千,一元寿数,才能成大自在,大逍遥。

    “舍利子,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曹牧云随手将太始山的龙魂镇压,看着袈裟上浮现的几句经文,以他穿梭诸界,修道求真的领悟,立刻在灵魂之中咀嚼出了深奥的意念,震撼着心灵。

    不单单说别的,就说袈裟上的经文,就已经看得出了,这件袈裟是就货真价实的上古神器,如来袈裟。

    这件袈裟的模样,并不是一般和尚的袈裟,袒胸露乳的模样,而是呈现出了一种古风!上古中古那种诸子的古风,宽大的袖子,衣带,衣襟,腰围,衣袂飘洒。

    曹牧云头顶出现了一朵幽幽暗暗,混混沌沌的庆云,其中有一千两百九十六枚符文,蕴含着阴阳开辟,五行衍化,精神物质,毁灭不朽,元气时空等种种奥妙,随后复又归于混沌。

    如来袈裟的元灵一点点的展示“金刚般若波罗蜜多”之道的经文,这是一代阳神高手,上古圣皇“元”的彼岸之道。

    “万幻皆空,唯我独真。”

    “混沌无极,一元复始。”

    这是两种不同的理念,求同存异,互相尊重,是双方进行交流前提。

    曹牧云对于如来袈裟,并没有什么必得之心。

    不说其他,单是从力量论,这件七阶巅峰的上古神器,就不是现在的他现在能强力压服的。

    道不同,不相为谋。

    如来袈裟再怎么厉害,那也是别人家的孩子,只有羡慕嫉妒恨的份。

    相比之下,万象宝珠才是自己家的孩子,需要用心祭炼,共同成长。

    半月之后,曹牧云离开了太始山。

    如来袈裟继续留在了地底的石室之中,默默的等待着它的天命之主。

    曹牧云离开了太始山,没有鲜花,没有掌声,他悄悄的来,悄悄的走,挥一挥衣袖,没带走一片云彩。

    一件名震天下的上古神器就摆在面前,却无法收服,说不遗憾,那纯粹是骗人的。

    生命中有千百种可惜,世事永远不可能十全十美。

    …………

    玉京城。

    冷风呼啸的刮着,路旁两边的树干都光秃秃的。从城里面家家户户屋檐下那一长溜,粗似儿臂,晶莹剔透,如刀剑一般锋利的冰棱,就足可感觉到冬天的严酷了。

    现在是大乾开国第六十一年的冬天了。

    玉京是大乾王朝的都城。

    大乾王朝鼎盛繁华,地大物博,辽阔宽广,人口数万万,是天朝上邦。

    这六十一年里,大乾王朝四代皇帝励精图治,已经到了一个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盛世。

    玉京城中,热闹繁华,街道处处都是来往的人。

    各种大型店铺更是热闹,如“聚元楼”的酒水宴席吃食、“松竹轩”的笔墨纸砚、“松江铺”的绸缎、“意古楼”的古董旧货、“金玉堂”的珠宝等等,这都是玉京最为热闹的地方。

    光顾这些大型店铺的有鲜衣怒马的王孙公子,也有身穿青衫的读书人,还有富豪,一群闲散的京官士大夫。

    尤其是,此时已经到了腊月,接近年关。

    大乾皇帝不仅要祭天,还要接见各国来朝的使节,那些西域火罗国,东方云蒙国,北方元突国,南方神风,琉珠等岛国的使节也都住进了玉京城的别馆之中。

    这些稀奇古怪服装的人时常出来走动,观赏大乾第一大城玉京的繁华,却给玉京城更增添了热闹。

    自从二十一年前,大乾大败云蒙突袭的铁骑,反杀过去,双方在边关青杀口定下盟约,永不再战,大乾王朝就处于了一个鼎盛时期,成为了这块大地上最为庞大的王朝帝国。

    在玉京城的一间酒楼之中,曹牧云正在翻阅重金购来的邸报。

    九月二十五日。李神光受上谕,进入内阁……

    十月二十日。冠军侯边疆大胜,斩三千,俘获铁浮屠骑兵十八人……

    十一月五日,冠军侯大破云蒙水师于海上,斩万余,俘敌两万,俘获对方镇国大舰蒙神号。上大悦,举朝震动,上赐冠军侯杨姓……

    十二月一日,上有感大雪,下令各州各省各府各县调拨钱粮,赈济灾民……

    “冠军侯,纵横异域十万里,军中第一冠军侯。

    我记得此人手中有一个神石灵胎,此时应该还没有被那位纪元之子抢走。

    人仙武道这一条路,真正踏足粉碎真空境界的只有两位,第一圣皇“盘”不提,另一位上古圣皇‘鸿’,正是天生的神石灵胎。”

    曹牧云心中想着,唤来店小二,稍一打听,就得到了很多的消息。

    冠军侯并不是出身名门,传闻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没有任何资源,参军立功数年,封侯开府,麾下高手如云,深不可测,不逊色数百年耸立的名门望族。

    这简直是传奇笔记,官稗野史之中的主角。

    曹牧云离开酒楼后,来到了玉京城外的玉龙山,这座山形如一条玉龙,把玉京城遥遥的环抱了半边,山清水秀,是一等一的风水宝地。

    整个玉龙山都是大乾三大道门之一方仙道的地盘,在玉京城外十多里外的玉龙山脚下,一眼望去,到处都是亭台楼阁,红墙大殿,一层一层,眼睛都看不过来。

    每天都有很多人上香,拜神,游玩,方仙道也修建了很多院子,租出去,给达官显贵的家眷居住,用来赚银子。

    曹牧云来到了玉龙山下,用科举备考的名义,向方仙道租了一处清幽的院子,静待时机。

    此界道门源远流长,但现如今只有太上道、方仙道、正一道三家得到了大乾朝廷的册封,有正统的名分。

    太上道讲太上忘情、太上忘我,人数最少,也最为神秘、强大。号称“天下第一高手”的梦神机,正是当今太上道的掌教。

    方仙道以炼金炼丹受宠于王公贵族之间,而正一道以讲戒律,安定人心也受朝廷的扶持。

    玉龙山上的玉京观,正是方仙道的总坛。

    新春过后,正月已经远去,天气逐渐的转为暖和,玉京观游人香客如织,显现出了鼎盛的香火。

    曹牧云随着一众游客,来到了一间大殿之中。

    这里供奉着一座巨大的道祖像,披星光霞衣,手持玉如意,顶上有青气,青气上升演化出日月,雷霆。

    看到这道祖相,人的心里就会产生出一种开天辟地,演化万物的传神感觉。

    没有错,是“传神”的感觉。一看之后,存想在心里,刀刻一般不能忘记,活灵活现。

    曹牧云也不禁赞道:“好一个元阳道尊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