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诸天长生记 第107章 心魔大咒

时间:2018-07-06作者:九霄天歌

    曹牧云听对方怨毒的呼喝,心中一声冷笑,暗道:“终于等到了。”

    他并不理会那禁劾诅咒之术,这种法术被视为旁门,只能暗算人一时。

    遇上古怪的呼唤,绝不可应声,不然被人绰了口气去,便有气息相感,可以下咒了。

    只要不应声,就能平安无事。

    金红两色的光芒一闪,曹牧云分开海水,看到在那礁石下有一个潜藏的洞穴,他走了进去,一路曲折,通向地底深处。

    待得眼前开朗,曹牧云见到一个满头乱发,浑身碧火乱飞的老者,正端坐在一块黑的极其古怪的大石头上,口中正念念有词。

    曹牧云清楚的感应到,有数十股咒力先后及身,都被化血金光弹了开。

    这种禁劾诅咒之术,只要咒人不成,立生反噬。

    那个浑身碧火乱飞的老者,万万没想到曹牧云居然会有一件法宝护身,立刻吃了老大一个闷亏,发出了一声厉啸,浑身碧火炸开,漫天乱飞。

    曹牧云眉头轻轻一挑,玄水剑从袖中飞出,只见一道血色剑光猛然划破虚空,快如闪电,声如雷鸣。

    洞中的老者措不及防,好多手段都来不及运用,只能把护身的碧火拿来抵挡。

    此人的护身碧火也极玄妙,饶是曹牧云展开了“剑气雷音”的上乘剑术,剑光之快超乎常人的想象,一时间也无法攻破对方的防御。

    他心中微微感慨,“这一招‘飞仙’还是不够快啊!那就换一招吧。”

    洞穴之中,纵横来去,疾如闪电的血色剑光忽然向上飞去,一时间,漫天都是血色剑影,层层叠叠的剑气交织成了一轮血色骄阳,然后猛的向着下方坠去。

    日陨!

    这一剑没有了往昔焚天灭地的高温,但是血色骄阳落下,飞速的侵蚀、吞没着老者的护身碧火。

    天地间的种种力量之中,血河真水自认为邪秽阴毒第二,没有哪种能排第一。

    洞中的古怪老者见状,一声厉啸,发出了刺耳声音叫道:“老夫祖神荼,道友可是我师父派来杀我的?

    那老秃驴自己死了,还要我给他陪葬,好不心毒!”

    此人护身的碧火看似柔弱,但是却十分难缠,就算挨了一招“日陨”,全身发出骨骼折断之声,却偏偏端坐不倒。

    就算是化血金光刷过去,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一时间,曹牧云竟然有种老虎吃天——无从下口的感觉。好在对方只能在那块黑色巨石上坐着,给他当练剑的靶子。

    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这时,祖神荼奋力挣扎起身,厉声喝道:“道友为何如此为难我,看你也不是跟那老秃驴一路,若是你肯助我脱困,我必有重谢。

    我可以传你我教下无穷大法,不但可长生不老,还能天下无敌。”

    曹牧云问道:“此话当真?”

    祖神荼见对方似乎意动,心中顿时大喜。

    他被困在这里已近百年,虽然说这些年修成大法,神通见长,身上禁制似乎有松动之兆,但那也是没指望的事儿。

    只要未曾练就元神,修道之人的寿元总是有限的。

    祖神荼立刻答道:“道友有所不知,我当初和蛟王寺的老秃驴真宗是一对死对头,几乎是同时入道,修为也差不多,只是我没他狡诈,总是吃亏。

    后来他法力大进,就诳我说,只要我愿意投入他门下,他不但既往不咎,还能传授我长生法门。

    也是我一时贪念,想着学了他的法术,背后苦练,等法力超出他之上,就把他暗算杀死,夺了他毕生祭炼的法器,还有海外蛟王寺的基业。

    没想到这老贼秃也忒狡诈,骗了我入门,拜他为师之后,就传授了我一门极高明的道法,结果我一练之下,立刻走火入魔。

    一开始的时候,他还假惺惺的说我是太过心急,几次都不惜耗费功力救我,让我还乱感动一把。

    后来我见他法力愈高,我自己却因为几次走火入魔,原本跟他相差无几的法力,却越来越差他远,这才起了疑心。

    只是我察觉时早就迟了,他得了我冒险修炼那道法的经验,无惊无险的把那道术炼成,本领远超我之上,转手就把我镇压在此处。

    镇压我之后,真宗老秃驴还跟我说,若是我有朝一日能把那道法炼成,便可从容脱困。

    这是他成全我的一番好意,不忍看我苦苦修炼了一身本领,最终去过不得天数,还是要化为尘土。”

    说到此处,祖神荼愤懑难当,顿时骂出许多粗口来,把他自家的师父的全身都问候了个遍。

    曹牧云完全能想象的出来,这老怪物被人耍了个团团转,最终那人还一脸慈悲的跟他说,这是为了他好,该是什么样的一种情绪。

    但是,玄水剑所化的血色剑光,却宛如钱塘怒潮,一波一波的狂催了过去,把个祖神荼压的连喘息也难。

    祖神荼说了许多,却也不见曹牧云缓手,心中发狠道:“这小子真个可恶,非要逼我服软不可,我就假装屈从了又能怎地?只要让我脱身,定要活吃他来泄愤!”

    他拼力抵挡了一阵,这才顺了一口气,重新开口,道:“我那个贼秃师父,虽然把他的道法练成,但是他所学的毕竟不是佛门正宗,还是长生不得。

    故而他把我镇压在这里后,便也在附近坐化了,说是用他领悟出来的一种神游之法,去中土参悟真正的佛门真谛。

    我在这里苦修百余年,把他的法门和我教中的大法融会贯通,新创了一门大神通出来,已然超出他之上。只要给我脱困而出,不出百年定能修成长生。

    只要你救我出去,我这就传你这门大神通如何?”

    曹牧云喝道:“天下大道法门不少,我如何知道你的便能长生?你先口述一遍,我细细琢磨,若是果真玄妙,就放你出来又如何!”

    祖神荼心中焦躁,暗道:“我已经许下了许多好处,怎么这小道士就不上钩?

    也罢,我就把我参悟了东极教和蛟王寺两家道法,创出来的法诀传了他,谅他听闻这般奥妙的法术,怎会不动心?他想要修炼,就非要把我解救出来不可!”

    换了别人,祖神荼定要讨价还价一番,非要把他放出来,才肯传授道法。

    但是曹牧云从始至终都没有缓手,攻势的一波比一波急,显然是对打死了他并无顾忌,故而祖神荼也不敢迟疑,当下一字一句的把毕生参悟的出来的心魔大咒念了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