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诸天长生记 第62章 洪武大帝

时间:2018-07-06作者:九霄天歌

    南船北马,没有了飞马牧场,曹牧云想要训练骑兵,北上中原,将是一件无比困难的事情。

    事实上,四大寇和朱粲加起来,也不够曹牧云一只手打,但是他们裹挟着近十万的流民进入荆州,所导致的的结果就是荆州军的胃口再好,今年也将无力他顾。

    一年的时间,足以让天下大势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远的不说,鄱阳会的二当家林士弘将迅速崛起,成为荆州军的大敌。

    在这个世界,林士弘更是魔门阴癸派的出色弟子。

    去年九月中,鄱阳会的大当家操师乞率众起义,林士弘为其臣。

    十月,操师乞攻下鄱阳郡,自称元兴王,紧接着,义军又攻下了浮梁、彭泽等邻县,势力扩大到三万,并且向豫章郡进发。

    刚刚南下江都的隋帝杨广大恐,派遣了治书侍御史刘子翊率兵往讨伐。

    这也是曹牧云在荆州折腾,朝廷不闻不问的原因,荆襄、巴蜀和江都的联系早就被切断了。

    操师乞起义不过几个月就给人干掉,林士弘冷手执了个热煎堆,紧接着鄱阳湖一战,刘子翊战败身亡。

    林士弘军威大振,势力飞速膨胀。现在已经自称皇帝,国号楚,建年号太平,以豫章为都城,正在攻打邻近的九江、临川等郡。

    曹牧云早就盯上了林士弘,定计先平巴陵,后取九江,南联宋阀,一举打垮楚国,让林士弘做一个短命皇帝。

    现在,他的一番谋划付诸东流。

    只能说一句,世事岂能尽如人意!

    大业十三年五月,曹牧云率军击败四大寇和“迦楼罗王”朱粲,收拢近十万流民,以虚行之为首的政事堂忙得昏天暗地。

    五月底,曹牧云重返襄阳,指汉水称王,是为“汉王”。

    六月初一,襄阳城。

    随着石破天惊的炮声九响,顿时鼓乐大作。

    曹牧云端坐在乘舆中,下面礼官扬声高喝:“起驾!”。

    顿时,“吾王千岁,千岁,千千岁!”的声浪直扑而来,虽然曹牧云早有心理准备,但此时此刻,依然感觉到一阵迷醉。

    祭天台前,乘舆落地,礼官将乘舆门打开,只见里面端坐一人。

    曹牧云身着冕服,配九旒冕冠,衣绘龙、山、华虫、火、宗彝五章纹,裳绣藻、粉米、黼、黻四章纹,共九章。

    带着微笑,从容站起,下得乘舆,这就是坐拥荆襄之地的王者。

    这时,钟鸣不绝,礼官高声应和,文武百官跪伏在地。

    “主公,时辰已到。”礼官提醒道。

    曹牧云点了点头,说道:“开始吧。”

    礼官恭谨引路,曹牧云一步步登上了祭天台。

    “吾王千岁千岁千千岁!”有幸目睹此景的数万军民,遥遥望见曹牧云亲祈上天,都齐伏在地,高声欢呼了起来。

    在万民跪拜中,曹牧云亲自向天帝燃烧祭品,诵读奏文。

    “臣曹牧云谨告天帝:天下荡覆,民不聊生,鬼魅横行,臣本凉德,唯顺天命,就位汉王,必夙夜兢照,谋国计民生,冥冥上天,实鉴臣心!”

    一大团烟雾盘旋着升上天空,经久不散,好似象征祥瑞的霞云,蔚为奇观。

    围观的百姓距离很远,对高台上的一切都看不真切,可是空中的异相,他们却都看的清清楚楚。

    一时间,众人都心生敬畏。

    随着奏文的完成,曹牧云怀里的传国玉玺震动了起来,无数画面涌入了他的脑海之中。

    只见长河滚滚,群山巍巍,平原大地,其中却有无数黎民众生,渔夫洒下渔网,农人挥舞镰刀,商客赶马行车,士子临风读书……。

    冥冥之中,只见无数道白气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白气在顶上汇聚,化作一团赤云,内里悬浮着一个三足两耳的小鼎。

    眼前的异象消失,祭天大典结束。

    曹牧云下了祭天台,吩咐道:“传旨,上舆,回宫!”

    “是!”立刻便有人应道。

    只听三声炮响,旌旗蔽日,军民如龙,逶迄而行,返回城中。

    早就改建好的汉王宫大殿之中,文武百官汇聚一堂。

    曹牧云高居于王座之上,群臣按礼仪,跪着高呼:“王上千岁,千岁,千千岁!”

    喊着,一起叩下头去。

    “众卿家,免礼平身。”曹牧云的声音之中,蕴含着无尽的威严。

    “谢王上!”百官起身,按照官位,依次站好。

    随后,便是政事堂、都察院,以及最近组建的都督府,朝堂三大机构的人事调整。

    曹牧云注视着下方的文武官员,君王为阳,群臣为阴;官员为阳,百姓为阴,运转阴阳的根本,便在此中。

    大典结束后,曹牧云来到书房之中,墙上悬挂着一张地图,他的目光停留在荆州之南。

    宋阀控制的岭南,其实是一个大范围,指越城、都庞、萌渚、骑田、大庾这五岭之南的广阔地区。

    宋家以经营牲口、翡翠、明珠、犀象等土产起家,先起于雄曲,发展成地方势力,后来才逐渐成为天下四大门阀之一。

    虽然他们坚持汉统,但是偏偏岭南各地,都是少数民族。

    岭南各郡太守由朝廷派遣,可是各部落酋帅照样管治民族的内部事务,无论宋缺的刀法如何厉害,宋阀的影响力怎样庞大,也改变不了岭南少数民族占有大多数的局面。

    如果宋阀动员酋帅军,军队数目说不定数目可达十万。

    但是这种军队,几乎都是外族军,即便杀入内地,也难以成事。而真正的宋家军,倾其所有,其实也不过万许,根本无力争夺天下。

    摘下了宋阀的神秘面纱,明白了真实情况之后,曹牧云心中已经不再像往日那般期待。

    不过,这件事情在政治上,影响力还是非常大的。

    一统岭南,可以消除汉军的后顾之忧,不用再担心背腹受敌,这对整个朝廷的人心安定有极大的影响。

    此外,宋阀在蜀中的影响里也非常强。

    大业十三年十月初一,汉王大婚,迎娶岭南宋阀阀主“天刀”宋缺之女宋玉致。

    宋家延封镇南公爵位,封宋师道为礼部尚书。

    十一月,在阴癸派的努力下,汉军和楚国签订协议,互不侵犯。

    大业十四年初春,林士弘遇刺身亡,寇仲、徐子陵两人一举成名(幕后黑手笑而不语)。

    南方的楚汉之争还未展开,就以楚国烟消云散宣告结束。

    四月,江都兵变,宇文化及弑杀杨广,立秦王浩为帝,谋求北归。

    与此同时,汉军在吞并了林士弘的势力后,从九江郡顺流而下,攻打占据历阳、庐江、同安等郡的江淮军。

    双方开战后不久,江淮军长史辅公佑投降汉军,杜伏威大败,率着残部向北逃窜。

    汉军沿江而下,剑指江都。

    留守江都的陈棱见形势危急,送人质到沈法兴和李子通处以请求出兵援助。

    沈法兴让儿子沈纶带领几万军队与李子通一同救援江都,李子通驻扎在清流,沈纶驻扎在扬子,相隔数十里。

    曹牧云的纳李靖献计,挑选投降的江淮军的士兵,伪装成李子通的士兵,夜晚袭击沈纶的军营,沈纶很气愤,也派兵袭击李子通。

    二人因此相互猜疑,谁也不敢先进军。

    曹牧云得以用全力攻打江都。

    江都城陷落后,陈棱投奔了

    杜伏威,李子通则渡江向南逃窜。

    汉军清扫江南的时候,北上的宇文化及与李密、窦建德等部展开激战,已经在关中占位了脚跟的李渊,派遣李世民迎击薛举。

    九月,曹牧云返回襄阳,任命李靖为平东将军,坐镇江都,负责梳理江南及淮南的局面。

    十月,汉王召见梵教禅宗、净土宗、天台宗、三论宗,道教天师道、灵宝派,上清宗等方外人士。命道教整理神系,梵教灭胡梵、立汉梵。

    入夜,汉王府的书房之中,曹牧云正在研究两张丹方,一张是“丹劫”的配方,另一张则是“洞极丹”的配方。

    这两者都不是原版,而是灵宝派和天师道的人,根据一鳞半爪的信息,一点点的还原、试验所得。

    曹牧云从未忘记,他来这个世界,可不是为了当皇帝而来。

    争霸天下只是修行的一部分。

    现如今汉军已经拥有了三国时期吴国的版图,而北方有没有一个强大的魏国,只要曹牧云不出昏招,稳扎稳打,以南统北,并非遥不可及。

    闲暇的时候,他从“剑圣”燕飞的佩剑“蝶恋花”之中,寻到了一个精神印记。

    其中有“小三合”的仙门剑诀,和以太阴真水、太阳真火为基础的“日月丽天大法”。

    水中火发,火中水生。

    这与道心种魔,魔心种道殊途同归。

    丹劫和洞极丹都是外丹,于丹家而言,天下无一物不蕴含某种秘不可测的神秘力量,宇宙的力量,小至微尘,大至山川,莫不如是。

    问题在如何把这神秘力量释放出来,而外丹之术,正是把外在各物内含的精华提炼出来,再据为己有。

    真正的丹道大家,无不博通天人、穷究万物,内炼、外丹兼容并蓄,相辅相成,合为仙道之术。

    外丹的极限,当属分别造就了燕飞和安玉晴的丹劫和洞极丹。

    二者分属一阳一阴,近乎太阳真火、太阴真水,可将人之精气神反复淬炼、硬生生提升到相当于武道大宗师巅峰的境界。

    之所以无法更进一步,将人推到“天人合一”层次,只因想要迈出这一步,所需要的再非或实或虚的能量,而是需要对天地自然的感悟,这就不是单凭丹药之力所能赋予的了。

    时光荏苒,日月如梭。

    十年匆匆而过,天下诸侯之中,宇文化及、李密、王世充等人先后败亡,汉军一统南方,并占据了洛阳城。曹牧云与大业十七年称帝,改元洪武。

    李唐拥有关中和晋地,窦建德消灭了幽州总管罗艺,一统河北,寇仲以江淮军残部为基础组建的少帅军,盘踞山东、淮北。

    洪武七年盛夏,襄阳城外,鱼梁洲行宫。

    曹牧云从炼丹房之中出来,换了一身衣服后,便去见宋玉致。

    今日她穿的是以真丝织成纯白色的素衣裳,领、胸、袖、踝脚等部位都恰到好处地配以梅花彩绣,花形清丽,色泽悦目,虚实对比,层次分明。

    加上衣质柔软飘逸,轻盈软滑,穿在这美女身上,真是要多动人就有多动人。

    夫妻二人天南地北的闲聊着,曹牧云享受着这难得的闲暇。

    夏季的天说变就变,一声雷鸣,雨点洒在屋檐窗际,由稀转密,瞬眼间房子外整个天地都充满淅沥的雨声,仿如大自然的妙手奏起最曼妙的乐章。

    曹牧云拥着香洁的被铺,躺在宋玉致怀内醉心感受那可使人融化的温柔,鼻孔里充盈着她如兰的体香。

    外面的雨声,更让人感到房内的温馨和写意。

    “皇上这次成功了吗?”宋玉致柔声问道。

    曹牧云“嗯”了一声,道:“七七四十九天之后,一定会让皇后大吃一惊。”

    宋玉致说道:“皇上这些年沉迷丹道,诸位大臣屡次劝谏……”

    曹牧云摆了摆手,道:“事必躬亲,可不是朕的风格,否则要政事堂,枢密院,御史台的那些人做什么。”

    宋玉致道:“是臣妾胡思乱想。”

    曹牧云想了想,道:“也是时候动一动了,结束这乱世。”

    洪武七年夏,曹牧云移驾洛阳,西守东攻,少帅军投降,窦建德远遁关外。

    同年八月,汉军在徐世绩的指挥下攻破太原,突厥大军南下,李唐派秦王李世民进攻洛阳。

    这一场大战,一直持续到洪武九年夏季,汉唐大战方才落下帷幕。

    天下一统,太平盛世自此而始。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间便已经是洪武二十四年。

    曹牧云效仿西周故制,分封诸王于海外开国。又名太子曹泰监国,彻底从朝政之中解脱了出来。

    …………

    时间,永乐元年,二月二,龙抬头。

    地点,洛阳皇宫,太极殿前。

    大殿前的广场上,大汉朝廷的文武百官、京城诸神庙、道观,以及寺院的庙祝、道长,和住持,还有百岁鳌老。总数高达数千人,分班就列,静静的恭候着。

    广场中心,是一个以紫檀木搭建的高台,高九尺五寸,方圆一丈,上纹太极八卦图案。

    少倾,曹牧云一袭青衣,飘然而来,直接登上了高台。

    监国十六载,登基月余的曹泰在台下站定。仰望着高台上的背影,心中五味杂陈。

    太上皇巨大的威望和强横的力量,是一把保护伞,让天下没有人胆敢动弹,但是这种保护,对于一个想要做出一番成绩的新皇帝来说,许多时候也是一种极其强大的束缚。

    今日之后,这种束缚将不会再存在了。

    但是曹泰心中,却未曾如他想象中的那样,感到轻松自在,反而觉得空荡荡的,十分失落。

    曹牧云双手之中,分别握着一样东西。

    一枚拳头大小的金色晶球,以及一方纯白无瑕,宝光闪烁的玉玺。玉玺上镌雕上五龙交纽的纹样,手艺巧夺天工,但却旁缺一角,补上黄金。

    左手之中的传国玉玺忽然凌空漂浮了起来,曹牧云的目光集中在这天地人,三才合一造化而成的神物之上。

    此时,传国玉玺之中孕育的元灵,已经变成了他的第二元神。

    虚空之中,一个五彩神光环绕的人影浮现。

    冥冥之中,只听得一声龙吟传来,祥云浮现,紫气浩荡,依稀之间,可以看到一条金黄色神龙的身影。

    五彩人影伸手摄拿,金黄色神龙几番抗拒之后,最终还是落入了掌中,环绕在人影之外。

    天空之中景象一闪而逝,台下的众人个个睁大了眼睛,震惊不已。

    曹牧云伸手一抛,传国玉玺划出了一条优美的弧线,落到了台下的曹泰手中。

    人皇乃是大功德大因缘之职,受亿万黎民之供养,自然要偿还。

    只等到一个王朝终结,盖棺定论。又或者是民智开启,人人各养自气,人们更加相信法律、秩序、自己,而非人君帝王,世间自然再无真龙。

    曹牧云用第二元神承接了大汉王朝的这份因缘后,顿时感到异常的轻松。

    他伸手一推,就像推开身前的一扇门一样,至阴与至阳二股力量从掌心爆发开来。

    阴阳激荡,天地感应,一道电光爆射开来。

    天地尽数为强光所笼罩。

    一个奇异的世界,出现在了高台周围所有人的感应之中,那个世界之中,仿佛有着世间一切的美好,让人恨不得立刻就投身过去。

    强光过后,滚滚雷鸣传来,高台之上,已经没有了人影。

    只有那恍如梦幻一般的奇特感受,还留存在所有人的心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