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诸天长生记 第59章 诸侯之剑

时间:2018-07-06作者:九霄天歌

    自动手以来,一直姿态闲适自然的宁道奇,忽然风格大改,两手箕张,手如鸟啄,摆出架式,虽然优美好看,终是落于有力,不合他老庄清净无为的风格。

    曹牧云把遥指宁道奇的剑回收,横剑傲立。

    倏忽间之,宁道奇振衣瞩行,两手化成似两头嘻玩的小鸟,在前方闹斗追逐,你扑我啄,斗个不亦乐乎,往曹牧云迫去。

    曹牧云双目奇光大盛,目光深注的凝望横在胸前的长剑,似如入定老僧,对宁道奇出人意表的手法,以及奇异的进攻方式不闻不问。

    宁道奇脸上现出似孩童弄雀的天真神色,左顾右盼的瞧着两手虚拟的小鸟儿腾上跃下,追逐空中嘻玩的奇异情况。

    空中仿佛有一株无形的树,而鸟儿则在树丫间活泼和充满生意的闹玩,所有动作似无意出之,却又一丝不苟。

    令人根本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何者为虚,何者为实?

    两丈的距离瞬即消逝。

    忽然间两头小鸟儿多出个玩伴,就是曹牧云手中的长剑。

    直至双雀临身的一刻,曹牧云往横移开,挥剑疾扫,两鸟像惊觉有敌来袭般狠啄剑身,拉开激烈鏖战的序幕。

    两道人影在孤岛上追逐无定,兔起鹘落的以惊人高速闪挪腾移,但双方姿态仍是那么不合乎战况的从容大度。

    两头小鸟活如真鸟般可钻进任何空档缝隙,对曹牧云展开密如骤雨、无隙不入、水银泻地般的近身攻击。

    曹牧云手中的长剑每一部分均变成制敌化敌的工具,以剑柄、剑身、剑尖,至乎任何令人想也没想过的方式,应付宁道奇发动的攻势。

    双方奇招迭出,以快对快,其间没有半丝迟滞,而攻守两方,均是随心所欲的此攻彼守;其紧凑激厉处又隐含逍遥飘逸的意味,精彩至难以任何语言笔墨可作形容。

    “叮!叮!”

    两响清音后,两人再现隔远对峙之势,就像从没有动过手一样。

    曹牧云还剑鞘内,两手下垂,自然而然生出一股庞大无匹的气势,紧罩宁道奇。

    即使不是内行人,也知长剑再出鞘时,将是无坚不摧、轰天动地的骇人强攻。

    宁道奇仍保持两手负后的姿态,双目异芒电闪,却是自动手以来从未有过的凌厉。

    山雨欲来风满楼。

    “铿!”

    长剑出鞘。

    一切只能以一个“快”字去形容,发生在肉眼难看清楚的高速下,声音还未传开,长剑早离鞘劈出,化作闪电般的长虹,划过两丈的虚空,斩向了宁道奇。

    周遭所有的气流和生气,都似被曹牧云这惊天动地的一剑,吸个一丝不剩,一派生机尽绝,死亡和肃杀的骇人味儿。

    应付如此一剑,只有硬拼一途。

    宁道奇蓦地挺直仙骨,全身袍袖无风自动,须眉皆张,形态变得威猛无俦。

    他一拳击出,连续作出玄奥精奇至超乎任何形容的玄妙变化,却又是毫无伪假的一拳轰在长剑锋锐处。

    “轰!”

    劲气横流滚荡。

    两人触电般退开。

    曹牧云一个回旋,长剑平平无奇地再往迎回来的宁道奇横扫。

    这一剑并不觉有任何不凡处,但却慢至不合常理。

    寓快于慢,大巧若拙。

    虽然不见任何变化,但千变万化尽在其中,如天地之无穷,宇宙般没有尽极。

    宁道奇却以千变万化的动作,似进似退、欲上欲下,双手施出玄奥莫测的手法,迎上曹牧云浑然无隙、天马行空的一剑。

    他施展的实是隔空遥制的神奇招数,似乎对曹牧云不能做成任何威胁,但是每一个手法,均以炉火纯洁、出神入化的先天气功,先一步隔远击中敌刃,织出无形而有实的气网,如蚕吐丝。

    而这由真气结成的茧,恰在与敌刃正面交锋的一刻,积聚至爆发的巅峰。

    “蓬!”

    宁道奇双掌近乎神迹般夹中剑锋,凭的非是双掌真力,而是往双掌心收拢合聚的气茧,恰恰抵消曹牧云的剑气,达致如此骇人战果。

    时间像静止下来,两大高手凝止对立。

    突然,曹牧云一声长笑,长剑从宁道奇双掌间跃出,来至与地面平行的当儿,倏地全速冲刺,向着宁道奇箭矢般激射而去,

    剑锋笔直激射,迅速拉近与宁道奇的距离,剑气把对手完全锁紧笼罩。

    生死关头,宁道奇突然发出一声长啸,整个人像变成一片羽毛般,不堪长剑带起的狂飑被刮得抛起飞退,以毫厘之差避过剑锋。

    神奇教人不敢相信,但确为事实。

    人影分开,重现对峙之局。

    宁道奇站定之后,脸容转白,瞬又回复常色。

    曹牧云神态如旧,似乎从没有和对方动手,微笑道:“散手八扑,吾已尽窥其貌。散人技穷矣,请上路吧!”

    一道如龙剑光,赫然冲起,似乎将大地山河,都融入剑内。

    曹牧云的身影轻盈飘忽,但是剑势却霸道至极。

    一瞬之间,竟有种充塞天地之感!

    此为诸侯之剑,以知勇士为锋,以清廉士为锷,以贤良士为脊,以忠圣士为镡,以豪杰士为夹。

    此剑,直之亦无前,举之亦无上,案之亦无下,运之亦无旁,上法圆天以顺三光,下法方地以顺四时,中和民意以安四乡。

    此剑一用,如雷霆之震也,四封之内,无不宾服而听从君命者矣!

    宁道奇脸色大变,天上的明月,脚下的孤岛,洞庭湖涌动的波涛等等,尽皆消失不见,唯一剩下的,只有曹牧云无所不包、无有遗漏、庞大至无边际无界限的精神异力。

    “当!”

    远处忽然传来一声悠久深远,充满禅意的铜钟之声,浩瀚宏大,发人深省。

    一个手托铜钟的老和尚出现在岸边,面容苍老,形体枯槁,唯有一双眼睛明亮,似能包容天地,带着寂灭枯玄的禅味。

    在这个僧人旁边,还有四个气质各异的老僧,俱都脸色沉重。

    五人之旁,则是师妃暄绝美的身影。

    曹牧云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他打了这么长时间,就是在为这一剑蓄势,所有的挣扎,都将是徒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