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诸天长生记 第55章 荆州总管

时间:2018-07-06作者:九霄天歌

    九月,秋风肃杀。

    曹牧云的魔爪,开始伸向周边的郡县。第一目标,便是竟陵郡。

    不打不行,除非他打算狠命压榨襄阳郡,否则必须向外扩张。

    一千连装备都七拼八凑,像是乌合之众的黑蛟军,却好像是永远无法喂饱的无底洞。

    这是武者大军。

    普通的一个小卒子拉出去,就胜过一些门派的精英弟子。

    黑蛟军的胃口越来越贪婪,这柄利刃不砍向外部,必然砍向内部。

    钱独关和江霸两个人,这些日子天天往鱼梁洲上跑,就是代表背后的大户富绅表态,什么现今天下大乱,民不聊生,百姓有倒悬之危,苍生有累卵之急……

    巴拉巴拉,每次都说一大堆,意思无外乎这些天俺们要钱给钱,要粮给粮,就不要在家里瞎折腾,除去欺负其他人吧。

    重阳佳节,九月初九。

    曹牧云率军南下,兵锋直指竟陵。

    “借我三千虎贲,复我浩荡华夏。”

    曹牧云站在船头,向着身旁的虚行之问道:“这一战,虚先生怎么看?”

    虚行之目光扫过周围的士兵,斟酌了一下,道:“士气可用。”

    曹牧云“哈哈”一笑,没有继续谈论这个话题。

    他原本想联系阴癸派,把杨公宝库中的东西弄过来一用,足以将黑蛟军武装到牙齿了。但是除了送货上门的白清儿外,其他人一个都没有冒头,也不知道都藏在暗地里搞什么。

    黑蛟军南下的消息,自然瞒不住竟陵守将方泽滔,他翻阅着手中的情报,眉头越皱越深。

    自从隋帝杨广三征高丽之后,这天下什么妖魔鬼怪都冒了出来。

    比如说北方的瓦岗军,自翟让与手下猛将徐世绩在瓦岗寨起义,割地称王,屡败隋兵,但却被隋将张须陀所制,未能扩张势力。

    今年李密投效翟让,使翟让实力倍增,李密更在荥阳大海寺击破隋军,袭杀张须陀,瓦岗军自此更声势大盛,隐然有天下义军之首的声势,被多路人马尊之为大龙头,确是非同小可。

    同时,南方的巴陵帮也在不停的扩张势力,现在身边又冒出了一头恶狼。

    唉,乱世之中,想要寻一安身之地,何其难也?

    “将军,敌人到城外了。”

    “将军,不好了,城门被攻破了。”

    “将军,快逃吧。”

    “……”

    方泽滔正准备去城墙上主持大局,就有手下接二连三的前来禀报,远处有喊杀声传来,城破了,这不是在开玩笑。

    “到底有多少人?”方泽滔拉着一个手下的衣领问道。

    “一……只有一个人……”

    曹牧云缓步行走在竟陵城内,他并没有开无双割草的打算,否则还要手下做什么。

    一拳轰破城门后,黑蛟军杀入城内,如蛟龙入海。

    地上的尸体,有城内守军的,也有黑蛟军的。

    很快,就有人绑了方泽滔,送到了曹牧云的面前。

    “臣服,或者死亡?”

    曹牧云这段时间,深感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对于方泽滔,还是存了收服之心。

    在血淋淋的屠刀面前,能够不为所动,慷慨赴死的人并不多,至少方泽滔不是。

    竟陵城很快平静了下来,事后一统计,黑蛟军减员五十人,有刚刚将潮汐劲练到“三重浪”的三流武者,也有已经达到“十重浪”的境界,实力大致相当于二流武者的高手。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死亡的人火花,带回去安葬,受伤的开始接受救治,全手全脚的人,开始大声欢笑,享受胜利的果实。

    半个月后,大军继续南下,此时已经有一万多人,诈称五万,兵锋所向,汉江两岸的小城纷纷开城恭迎。

    这些县城都没有多少武力,相反,那些路上的豪雄村寨,乃至城内的三教九流,各大帮派,却掌握了实际上的力量,甚至一个个都是准军事化组织,麾下成建制的打手无数。

    更不用说,还有那些个乡下盘踞的老拳师,小世家之流,更是以家族血脉为纽带,于穷乡僻壤结寨据守,对抗绿林群匪。

    这些人虽然武功低微,但凝聚力强,更是若星辰般错落在荆州各地,联合在一起,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

    曹牧云一路走来,送出了不少“阴阳生死咒”,四方豪杰纷纷纳头便拜,主动当起带路党,省了他无数力气。

    否则,这些势力一个个盘根错节,若真的铁了心与他做对,一路走,一路拔钉子,那也颇为麻烦,甚至要陷入毫无意义的消耗战中,将老底赔光。

    最终,“十万”大军云集江夏,声势比曹牧云从襄阳城出发的时候,浩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打下江夏,进城过冬。”

    江夏城中的形势比较复杂,本地没有什么大帮派,所以既有朝廷的驻军,又有西边巴陵帮伸来的触手,还有抱团取暖的大户富绅,以及其他乱七八糟的势力一大堆。

    这些天下来,曹牧云已经确认自己没有什么打仗的天赋,所以也就不耽搁时间,单人独剑往江夏城中走了一圈,然后,世界和平了。

    占据了江夏城后,紧接着就是整编军队,淘汰老弱,组建水军等等。

    城主府中,曹牧云一袭青衣,正在奋笔疾书,年轻的面容掩盖不住那种沉稳之中,又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之离尘之态。

    虚行之走了进来,每一天,他都感觉自家这位主公身上发生难以言喻的变化。

    房间里,另外还有一个人。

    这是一个高挺雄伟,大约二十三四岁的青年。他长得并不英俊,但鼻梁挺宜,额头宽广,双目闪闪有神,予人既稳重又多智谋的印象。

    看到虚行之后,微微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拜见主公。”虚行之说道。

    曹牧云放下了手中的毛笔,道:“这位是李靖李药师,精通兵法谋略,为当世大才,带他下去安顿好,不可怠慢。”

    虚行之应声称“是”,带着李靖离开。

    这个世界中的李靖非常的潦倒,混迹于草莽之中,不久前还曾在杜伏威手底下混日子,与历史上那个名门之后可谓天差地别。

    除了李靖之外,寇仲、徐子陵、卫贞贞、傅君婥等人,现在也都在江夏城中。

    这是曹牧云通过种入寇、徐两人体内的“神意星芒”,配合道心种魔大法中的“种他”篇,暗中引导的结果。

    “希望李靖不要让我为难。”曹牧云拿起了书桌上的一份奏章,这是劝进他称王的,笑了一笑,心中想着,“称王太早,徒惹人笑,就加个荆州总管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