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诸天长生记 第53章 争霸第一步

时间:2018-07-06作者:九霄天歌

    大业十二年盛夏,襄阳城外,鱼梁洲。

    这座洲岛上,此时已经多出了一个面积巨大的校场,校场北部是一个高台,上面插着一杆日月黑蛟旗,在江风的吹动下,猎猎作响。

    高台之下,千余名身着黑色衣服,气质坚毅的少年,正笔直站立,用火热的目光望向高台上的人影。

    这些都是来自汉水派和大江联十多个门派的年轻弟子。

    曹牧云看着下方的少年们,冷然训话道:“尔等从今日起,便是宗门之军,要号令一统!令行禁止!

    不管你们以前叫什么,从何而来,现在都是我圣门中的精英,未来的脊梁,要为我圣门大业效死,听懂了么?”

    他的声音犹如雷鸣,震慑人心。

    台下的这些帮派少年,对于横空出世,威压江汉的曹牧云,都是发自内心的仰慕。

    少年时代,最为渴慕英雄,渴望力量,渴望成为强者。等投入到社会的熔炉中,被不停的打磨,才会逐渐磨平棱角,认清现实。

    “听懂了!!!”千名少年声嘶力竭地大喊,场面倒也颇为壮观。

    曹牧云看得也是暗自点头,这支只有一千人的黑蛟军,将是他真正的班底。

    “阴阳生死咒”虽然效果显著,但是走过了资本积累的阶段后,就不能继续使用了。

    那样建立起来的势力,不可能有逐鹿天下的希望。

    对于收服的各个门派的高层、老人,曹牧云只要他们听话就行,但这些少年还是正在塑造三观的时期,就如白纸一张,正好肆意灌输自身理念。

    宗门能不能有军队?

    若是在低武世界,或者是太平盛世,那根本不可能!

    但这个世界的情况不同,武者强大的力量是基础,天地大乱的局势是机会。

    比如说钱独关的汉水派,就不仅有着自己的地盘、田产,同时还收税!!!

    当然,名义上还得叫保护费,不然朝廷的面子过不去,即便那只是一层遮羞布。

    等杨广挂掉之后,钱独关就一脚踢走了襄阳太守,光明正大的占城为王。

    这些江湖帮派,本身就是有组织的准军事力量。

    毫不客气地说,这样的军事力量,每到乱世便是一方的祸乱之源!

    当然,也有可能是真龙居所!

    黑蛟军,便是曹牧云设想中的最高集体武力!

    这样的武者大军,披重甲,开硬弓,用重弩,结成阵势,足可以一当百!普通的军队一冲就破,至于流民草头军?

    在古代,流民根本就不能称为军队,造反也丝毫没有可行性,原因无它,粮食而已!

    饭都吃不饱的人,怎么有力气挥刀杀人!纵使军中精锐,真正全力劈砍十几次也要脱力,就更不用说他们了。

    因此古代流民无论有多少,在正规军面前都是找死的份,打出的战损比简直不要太离谱!

    也唯有到了近现代,杀人工具从冷兵器进化到火枪大炮,勾勾手指便可杀人的地步,才到了草根大军崛起的时候。

    武者大军与普通大军的对比,就如同普通军队与流民的对比一样,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曹牧云看着飞扬的日月黑蛟旗,已经可以想见到未来的盛况。

    乱世将临!

    整个天下,必然又迎来一轮龙争虎斗,正是强者登上舞台,扬名立万的最好时机!

    “下面我宣布,黑蛟军以十人一为小队,五十人为一中队,百人为一大队,两百人设校尉,各校尉、队正暂定,名册稍后公布。

    每个月初一进行比武,重新确定各个校尉、队正人选。胜者上,败者下。公平、公正、公开。只要你有能力,便可以一路直上!都听懂了吗?”

    曹牧云给这些少年画了一个大饼,看到了众多期待、渴望的眸子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数日后,一个看上去三十许岁的年纪的中年儒士,乘船来到了鱼梁洲。

    此人双目藏神不露,显是精通武功,还有相当的功底,长得眼正鼻直,还蓄着五绺长须,配合他的眉清目秀,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气度。

    校场之中,曹牧云正在传授一队少年内功心法,“这门潮汐劲的关键,就在于‘大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强’的核心思想,领悟了这一点,修炼起来自然事半功倍……”

    这时,有人跑过来低声禀报事情。

    曹牧云听了后,让这一队少年继续训练,立刻走出了校场。

    虚行之凝神打量走来的少年,身穿黑衣,身上纤尘不染,只是目光幽幽,外表看上去温雅。

    曹牧云拱手说道:“有劳虚先生久候了。”

    虚行之深深拱手作礼,道:“小人何德何能,岂敢劳烦宗主大人前来亲迎。”

    曹牧云道:“一见到先生,我就心中欢喜莫名。虚先生是当世之真国士,我辈生于此世,大丈夫如不创大业,行大事,岂非有负胸中之学,还请先生不以我此时基业甚浅,助我一臂之力。”

    虚行之清癯的脸泛起一丝苦笑,他年已三十,自持学有谋略,却是投靠无门,到现在还当个不入流的小官,前途暗淡。

    眼前此人以神鬼莫测的武功,飞速崛起于江湖,威压江汉,由江湖而至江山,并非不可能。

    再者,他其实并无太多的选择。

    虚行之躬身说道:“宗主大人如此重视于我,亲自遣使邀我这个区区布衣,我怎敢不从,主公在上,还请受我一拜。”

    曹牧云将虚行之扶起,欣然说道:“有先生在,吾大事可成也。”

    入夜,曹牧云捧着一本兵书,正在挑灯夜读。

    纸上谈兵易,知易行更难。

    “笃笃”的敲门声响起,曹牧云放下手中的兵书,走过去打开门。

    门外站着的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盈盈,一头乌黑发亮的秀发,面容精致,肌肤胜雪。她无论打扮装束,都是淡雅可人,予人庄重矜持的印象。

    但是那双含情脉脉的明媚秀眸,配合着她宛若与生俱来略带羞涩的动人神态,却传递出无尽的诱惑,朱唇微启,道:“妾身白清儿,拜见宗主大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