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诸天长生记 第52章 圣帝饶命

时间:2018-07-06作者:九霄天歌

    襄阳城最大的帮派,自然是汉水派,龙头老大“双刀”钱独关,人介乎正邪之间,在当地黑白两道都很有面子,做的是丝绸生意,家底丰厚。

    汉水派的总堂,占地雄伟,气势雄伟。

    曹牧云换了一身黑袍,行过人流涌动的青石长街,自一座石桥上走下,很快来到了汉水派总堂外。

    尤鸟倦等人跟在他身后,垂手而立,神态恭谨。

    曹牧云站在大门外,朝着府邸内看去。

    八名佩刀带剑的汉水派弟子拱卫左右,瞧见曹牧云等人驻足门外,既不进来又不离去,却拿目光朝里窥探,形迹可疑。

    一位大汉当即喝道:“你们是什么人?胆敢窥伺我汉水派,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么?”

    说话之间,这大汉眼睛不住朝金环真瞟去。

    虽然金环真今天以黑纱遮掩住秀美玉容,但只从她曼妙的身段,莹莹一双秀丽眸子,修长白皙的玉手,已足以让人猜测其美貌,更增几分遐想。

    汉水派财雄势大,在本地嚣张跋扈惯了,门下弟子也沾染其习性,这大汉见色起意,当下就准备再吓唬几句,如果能一亲芳泽,啧啧……

    曹牧云一声轻笑,右手食中二指一并,骈指如剑,虚虚朝府邸上“汉水派”金字巨匾一斩。

    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这块牌匾就似被一道闪电劈去,寸寸爆散开来,无数碎片激溅四射。

    八名大汉只觉耳边雷霆轰鸣,嗡嗡作响,一时失聪。

    然而随着这声巨响震荡开去,汉水派总堂内顿时响起一片呵斥之声,一时间人声鼎沸,伴随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从主宅内窜出上百名疾装劲服的男女。

    “好大胆子,竟敢来我汉水派撒野!”

    “自我汉水派鼎立,多少年没人敢捋虎须了,今日真教某开了眼界。”

    “……”

    这一群奔出的汉水派人马,虽然面带愤怒,却是毫无惧色,各个都是跃跃欲试,恨不得立即抽刀拔剑,奔上前去将曹牧云斩于刀下,一展威风。

    领头的是一个身量瘦长、潇洒俊逸的中年人,脸上泛着严厉阴森之色,令他的笑容透出一种冷酷残忍的意味。两手各执大刀一把,颇有威势。

    他旁边高高矮矮站了十多个形相各异的人,个个太阳穴高高豉起,神气充足,均非易与之辈。

    “双刀”钱独关目中闪动杀机,朝曹牧云看去。他本待一声厉喝,便命人直接冲上去将这敢于太岁头上撒野的小子弄死,但这一眼瞧去,却不由得吃了一惊。

    他猛然发现,自己竟看不清楚对方的存在。

    双方距离不过三、五丈,钱独关武功不凡,目力比天上的飞鹰更为锐利,但在他注视下,只觉得对方被一层层雾气笼罩,模糊之极。

    这让钱独关怒焰般燃烧的情绪一冷,挥手阻止骚动的弟兄,冷声道:“你是何人?到我汉水派撒野是受何人差使,我劝你不要隐瞒,免得自讨苦吃。”

    “四海八荒。”

    “千山万水。”

    “唯我圣宗。”

    “武林称王。”

    尤鸟倦四人一人一句,喊着让他们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口号。

    钱独关耳畔如有雷鸣炸响,顿时响起了一个名字来,手中的双刀一抛,急忙跑了过去,一张老脸上都快笑成了一朵菊花,毕恭毕敬的说道:“原来是您老人家大驾光临,寒舍真是蓬荜生辉,快快请进。”

    曹牧云直截了当的说道:“从今日起,汉水派归附于本座麾下,改名汉水堂。”

    汉水派众人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勃然大怒,前面十数位弟子立刻拔出刀剑,呛啷呛啷声不绝于耳。

    这十几个人正准备杀上前去,就听钱独关厉声喝道:“住手,都给我住手。快跪下请罪。”

    曹牧云右手一挥,一方大袖忽的铺展开来,漆黑如墨的袖袍,凌空飞舞,落在汉水派弟子眼中,宛如遮天蔽日一般。

    他们只觉得眼前一暗,掌中刀剑已是齐齐粉碎,似乎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绞碎了,紧接着身体变轻,一个接一个被抛飞了出去。

    钱独关所有的小心思都被不翼而飞,身体抖擞如筛糠,双膝一软就跪了下去:“圣帝饶命,小人愿意归附,奉您为主!”

    “很好!果然识时务者为俊杰!”

    曹牧云身穿的黑袍无风自动,道心种魔**自然而然流转,整个人都似泛起了丝丝神秘,诡异,妖冶的气机,吸引着所有人的心神。

    他屈指一弹,将一道真气打入钱独关体内,道:“这道‘阴阳生死咒’便赐给你了,好教你忠心为我办事!”

    钱独关不敢反抗,只能硬生生的受着。

    从这一天起,襄汉之地的形势急剧变化,一个又一个帮派势力或被扫荡,或依附……

    魔门邪极宗重现江湖,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快速崛起,短短时间内已秋风扫落叶般统一了襄汉武林。

    尤鸟倦四人为四**王,“双刀”钱独关和大江联盟主的江霸任左右二使,在此之下,又有“散人”一职,授予归附的各个门派掌门。

    天下为之侧目。

    襄阳城东,鱼梁洲。

    曹牧云在钱独关的陪伴下,正漫步在这座岛屿上。

    钱独关介绍道:“以往在岘津上水落时,洲人摄竹木为梁,以捕鱼,故取鱼梁洲之名。

    此洲历经变迁,有过许多称呼,如还有月洲、孤屿、玉娘洲、大河洲、无粮洲、大沙洲、无浪洲等名。

    据水经注沔水载,沔水中有鱼梁洲,为庞德公所居。

    襄阳县志亦曾记载后汉时,荆州牧刘表在襄阳城东二十里建高台以养鹰,名曰呼鹰台,在此洲上喂养猎鹰,供其打猎、逍遥。”

    沔水,也就是汉江。

    鱼梁洲在襄阳城东二十里。虽名为洲,但其实并不是一座岛,而是一座三面环汉水的突出半岛。

    只不过在连接襄阳城这边,有一段是低洼之地。一旦汉江水量大时,那与襄阳连接的那段就会被淹掉,洲上就如同是一座江中大岛。

    鱼梁洲的位置挺独特的,三面环水,如同是一只向东北斜拱的牛角。

    曹牧云划了一条线,道:“鱼梁洲与鱼梁坪之间本就是一片低洼区,如果稍加采挖,那么就能在这里挖出一条低槽,引汉水自然取直,鱼梁洲也就直接变成一座大岛。”

    钱独关有些不解,没事把鱼梁洲和鱼梁坪挖开干什么?

    现在汉江涨水时,鱼梁洲与鱼梁坪隔绝,得乘船划排往来,很不方便。

    挖条沟,截弯取直,鱼梁洲就成了一个真正的洲岛了。

    曹牧云确实打算把鱼梁洲变成一座大型洲岛。目的也很简单,就是建立圣极宗的总舵。

    长二十一里,宽十里,近三十平方公里的大岛啊,足够他展开接下来的练兵计划了。

    再者,如果曹牧云住在襄阳城里,恐怕没有多少人能睡的安稳。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