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诸天长生记 第49章 师妃暄

时间:2018-07-06作者:九霄天歌

    襄阳城高墙厚,城门箭楼岳峨,钟楼鼓楼对峙,颇具气势,未进城已予人深刻的印象。

    入城后,众人踏足在贯通南北城门的大街上。

    只见跨街矗立的牌坊楼阁,重重无际,两旁店铺林立,长街古朴,屋舍鳞次栉比,道上人车往来,一片太平热闹景象,使人不由浑忘了外间的烽烟险恶。

    街上几乎看不到有年经妇女的踪迹,偶有从外乡来的,亦是匆匆低头疾走。

    不时还有身穿蓝衣的武装大汉三、五成群的走过,只看他们摆出一副谁都不卖账的凶霸神态,也不知究竟是何方神圣。

    此时华灯初上,几人寻了一间饭店吃了点东西,然后在一家颇有规模的旅馆住下。

    尤鸟倦四人都换了装束,一副世家门阀豪奴的模样,曹牧云自然就是离家游历的贵公子。

    又因为尤鸟倦和周老叹两人的形貌,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曹牧云干脆把从杨公宝库中得到的面具给了两人,否则走到哪都是活招牌,更关键是看着实在太碍眼了。

    尤其是两人献殷勤的时候,尤鸟倦谄媚一笑,周老叹咧嘴一笑,真的是太吓人了。

    这种无形的精神伤害,比他们的武功更加可怕。

    月上中天,曹牧云打开窗户,月华如水波一般柔和,大地一片朦胧,像是披上了一层薄纱。

    他取出了邪帝舍利,虚托在手上。掌心仿佛出现一团光焰,将金色晶球包裹了起来。

    周围的月光汇聚过来,舍利晶球黄芒盛射,映得整个房间一片昏黄。

    片刻后,黄芒倏地消敛,舍利晶球恢复血纹流转的模样,自然跌落在曹牧云的左掌中,而他的右手却五指歧张,如同虚握着什么举到眼前。

    阴寒邪恶的气息悄然具现,隐隐带着或混乱、或疯狂、或死寂、或嗜血的意味,渐渐压缩凝聚为一蓬灰黑杂气,犹如纠缠一团的有生命的毒蛇,在曹牧云掌心和五指间的无形囚笼里不住挣扎扭曲!

    “阴气、邪气、魔气、死气、戾气、煞气……,还残存着丝丝邪念、魔念、怨念等等,这颗邪帝舍利,实在是被污染的太严重了。

    不过,这同时也说明,晶球确实可以长久的储存精神意念。精、气、神,三元汇聚,妙用无穷。历代魔门邪帝,都练功练坏了脑子,暴殄天物啊。”

    曹牧云静立窗前,眸光沉凝,指尖轻轻抚摸着清凉皎洁的晶球,远远望去,恍如谪仙。

    就在这时,一种奇特的精神波动传递了过来。

    冥冥之中,某个奇特的存在,与曹牧云体内的“魔种”形成了共鸣。

    精神感知之中,二者之间的距离并不远。

    曹牧云的身影忽然从房间里消失了。

    襄阳城内,街头一角,一条小河,一座石桥。

    石桥之上,俏生生地立着一个风姿无限的倩影。

    迎着江水送来的夜风,一袭淡青长衫随风拂扬,说不尽的闲适飘逸,俯眺清流,从容自若。

    背上挂着造型典雅的古剑,平添了她三分英凛之气,亦似在提醒别人她具有天下无双的剑术。

    半阕明月刚好嵌在她脸庞所向的夜空中,把她沐浴在温柔的月色里。份外强调了她有若钟天地灵气而生,如川岳般起伏分明的秀丽轮廓。

    这是一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那么自然的、无与伦比的真淳朴素的天生丽质。

    就像长居洛水中的美丽女神,忽然兴到现身水畔。她的“降临”把一切转化作空山灵雨的胜境,如真似幻,动人至极点。

    她虽现身凡间,却似绝不该置身于这配不起她身份的尘俗之地。她的美眸清丽如太阳在朝霞里升起,又能永远保持某种神秘不可测的平静。

    在平静和冷然的外表底下,她的眼神却透露出仿若在暗处鲜花般盛放的感情,在倾诉出对生命的热恋和某种超乎世俗的追求。

    这种令人呼吸屏止的美丽,非尘世间的凡笔所能捕捉和掌握的。

    明丽得如荷花在清水中傲然挺立的美女,以她不含一丝杂质的甜美声线柔声说道:“静斋当代传人师妃暄,见过邪帝。”

    她一开口,整个天地都似因她出现而被层层浓郁芳香的仙气氤氲包围,教人无法走出,更不愿离开。

    曹牧云看着这位就像破开空谷幽林,洒射大地的一抹阳光般灿烂轻盈的丽人,道:“了空和尚,四大圣僧,还有宁道奇何在?”

    师妃暄微微的叹息一声,转过了身来,将姿容完整的呈现在了曹牧云面前。

    修长和自然弯曲的眉毛下,明亮深邃的眼睛更是顾盼生妍,配合嵌在玉颊的两个似长盈笑意的酒窝,肩如刀削,蛮腰一捻,教人无法不神为之夺。

    她的肤色在月照之下,晶莹似玉,显得她更是体态轻盈,姿容美绝,出尘脱俗。特别是她不含一丝杂念,深邃澄明的美眸,似包含了世间一切的美好。

    师妃暄嘴角逸出一丝苦涩的笑意,说道:“宁道长如闲云野鹤,踪迹难觅。了空大师禅心已破,身受重创,四位圣僧正在助其疗伤。

    这一次,妃暄单人独剑而来,只为一睹邪帝《道心种魔大法》的风采。”

    曹牧云微微一笑,道:“正好,对于慈航静斋名传天下的《慈航剑典》,我同样也颇为好奇。”

    师妃暄看似随意地踏前两步,登时涌起一股森厉无比的气势,把曹牧云笼罩起来。

    她看似简单的两步,便予人行云流水,断水水流的奇异感觉,分明是种暗含上乘深奥诀法的步法招式,否则怎能从区区两步中,表达出须要大串动作才能表达出的威势。

    师妃暄俏脸亮起圣洁的光辉,更使人不敢生出轻敌和冒渎之意,又深感自惭形秽。她柔声说道:“妃暄手中剑名‘色空’,专求以心御剑,小心了!”

    “请。”曹牧云说道。

    话音落下,他的双目之中爆起前所未有的异芒,踏前一步。

    “锵”!

    宝剑出鞘。

    一股无坚不摧的剑气,从剑锋吐出,刺破空气,向曹牧云攻去。

    曹牧云右手探出,画了一个完美无缺的圆圈。

    “蓬”!

    剑气掌劲交击,曹牧云的身形如同山岳耸立,不动不摇。

    师妃暄则仍是举止雍容,体态娴雅。尽管在这兵凶战危的当儿,她仍予人似若隐身在浓郁芳香的兰丛,徘徊在深山幽谷的超然感觉。

    她的脸色虽仍平静如故,但秀眸却愈呈明亮,连手中的色空剑也似发散出灿烂的光辉。,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