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诸天长生记 第47章 悠然现身

时间:2018-07-06作者:九霄天歌

    出现在曹牧云眼前的,是一片波澜壮阔、浩瀚无垠的汪洋,就好像是来到了宇宙的尽头。

    海水发黑,内部有一种神秘的力量,让人感到心悸。

    巨浪起伏,惊涛拍岸,但却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死寂一片。

    海面上有阵阵黑色雾霭升起,景象看起来异常恐怖。

    “苦海。”

    一个名字出现在了曹牧云心中,他的神念凝聚,化作了一个虚幻的形体。

    极目望去,曹牧云看到在那瀚海的中心,有一股至强至圣的精气,若神辉在蒸腾。

    大海的中心,是一个巨大的泉眼。

    神圣祥和,充满了洁白光辉的泉水,从海底深处涌上来。晶莹透亮,仙霞四溢,无比的璀璨,蕴含着浓郁的生机。

    一枚遍布神秘花纹的黑色的种子,浸泡在泉眼之中。

    在曹牧云的注视下,这枚种子迅速生根发芽、抽枝长叶,开出了一朵黑色的莲花。

    道心种魔大法的进度,迅速推进到了“催魔第八”。

    “魔种我已经看到了,那么道心又该往何处寻?”

    曹牧云思考着这个问题。

    在道心种魔大法的第三篇“立魔”之中有言,魔种是死气引发出来的“元神”,道心则为生机勃发的“识神”。

    元神为先天来一点灵光,又为先天之性,玄门道家的一切修行,都是要返本溯源,追求其先天神通。

    而识神为思虑觉知,是我们所思所想、所感所察,主日常用事。

    道书有言,识神隐而元神出,以论述二者之关系。

    这也正是“立魔”篇散功的理论基础。

    “也就是说,‘我’便是道心。”

    曹牧云拨开眼前的迷雾,化作了一道金光飞向了黑莲。

    光芒一闪即逝,黑莲轻轻摇动,上面多了一个金色的斑点。

    “成魔第九”,道心与魔种进一步融合,人和魔种将无分彼我,谓之小成。

    …………

    大兴城下,杨公宝库之中,曹牧云缓缓睁开双眼,他的身上多了一些灰尘,站起身来一活动,便有死皮“簌簌”而下,露出里面新嫩的肌肤。

    这具身体获得了新生,充满了活力。

    时间过去了多久,曹牧云暂时还无法确定。

    这些天他一直处于先天胎息的状态,对外界的变化丝毫不知。

    捡起掉在一旁的舍利晶球,曹牧云心中想着,“向雨田那四个拥有感应‘邪帝舍利’踪迹秘法的弟子,想必已经到达大兴城了吧。完整版的道心种魔大法,还得落在他们身上。”

    他将舍利晶球封入了铜罐之中,隔断了外界的感应。然后提起铜罐,朝通往城外的秘道入口走去。

    曹牧云依照地图上留下的指示开启秘道的隐门,来到一间相连的密室,石室另一边才是通往城外秘道入口。

    这间石室只有其他库房八分之一大小,放置着八个桃木箱,打开第一个箱子,里边是几套折叠整齐的衣服,手工质料都十分普通。

    衣服下边是两张材质特殊的面具,曹牧云知晓这是出自“天下第一巧匠”鲁妙子之手,十分难得,全部收入囊中。

    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易容之说,这种面具已经是巅峰之作,而且也不可能达到让熟人都认不出的程度。

    因为顶级高手玩的都是气机锁定,精神感应,易容术的作用,被大大的降低了,自然没有人会去专门研究。

    紧接着,曹牧云又把其他箱子逐一打开,有两箱是真正价值连城的罕有珍宝,琳琅满目,每一件都价值万金。

    另外五箱则全是各式兵器,一刀一盾,均大有名堂,想来是杨素珍藏的神兵利器,任取其一,也是练武者梦寐以求的异宝。

    曹牧云取了一柄看上去普普通通,毫无特色的长剑拿着,就此离开。

    …………

    大兴城外,一座普通的小山丘之上,曹牧云面朝东方而立。

    初升的朝阳洒在他的脸上,白皙的脸庞上淡泛红晕,修长的手指轻叩着腰间的剑柄,似在思索,又似在等待。

    脚下的铜罐打开,水银液面不停的波动着,一枚黄色的晶球时起时伏,时隐时现。

    就在这时,山脚处传来一声尖啸,接着不远处又是另一声回应,这前后两下啸声,都充满暴戾杀伐的味道,令人听到时心头一阵不舒服。

    曹牧云向着山下望去,这座小山树木稀疏,居高临下,一目了然。

    啸声方歇,一个人劲装疾服的大汉便出现在山脚下。

    这人背插特大铁剪,勾鼻深目,有种说不出的邪恶味道,一看便知不是什么好路数的人物。

    最古怪是,这人头上还戴着一个冕板冕旒俱全的通天冠。

    眨眼的功夫,又有一道来势绝快的人影抵达山下。

    后来者冷“哼”一声,说道:“丁九重你终于从地洞中钻了出来,希望你在那三十六招有所进展,免得到了阴曹地府后悔莫及!”

    这二人刚一见面就剑拔弩张,一副随时翻脸动手的样子。

    丁九重阴恻恻笑起来,慢条斯理的说道:“二十年不见,想不到周老叹兄的火气仍是这么大,难怪你的赤手掌始终不能达到登峰造极的境界。”

    这周老叹的外貌,比那丁九重更令人不敢恭维,脸阔若盆,下巴鼓勾,两片厚唇突出如鸟啄,那对大眼晴则活似两团鬼火,身形矮胖,两手却粗壮如树干,虽身穿僧衣,却没有丝毫方外人的出世气度,获像个杀人如麻的魔王。

    他头上还挂着一串血红色节珠子,更使显得不伦不类。

    丁九重的话音未落,周老叹忽的吐气扬声,发出一下像青蛙般的咕鸣,左足踏前,右手从袖内探出。粗壮的手臂胀大近半,颜色转红,隔空一掌朝丁九重劈去。

    周遭的空气被血红巨手全部扯了过去,化成翻滚腥臭的热浪气涛,排山倒海般席卷而去。

    “蓬”的一声,丁九重闷“哼”一声,周老叹身子微晃少许,显是在掌力较量上,丁九重吃了点暗亏。

    周老叹收回赤手,“呵呵”笑道:“过了二十年皇帝瘾的丁大帝,竟沦落到了给我轻轻一按,差点连卵蛋都被挤出来的地步,真是可笑至极!”

    劲风疾起,人影猛闪,这次却是丁九重抢了出来,巨铁剪疾挥单直接的一记强攻。

    周老叹虽然嘴上说得轻松,但神情却是凝重之极,两只暴胀转红的手从袖内滑出,化作漫天焰火般的赤手掌影,迎上巨剪。

    “蓬!”

    劲气交击,四周立时树摇花折,枝断叶落。

    周老叹往左一个踉跄,丁九重退回原地,狞笑着说道:“我丁大帝新创的第三十七式‘襄王有梦’滋味如何?”

    周老叹刚刚站稳,脸上红白交加,不知是他运功的外相,还是因为羞惭所致。

    就在这时,一阵娇笑声从旁边传来,娇嗲得像棉花蜜糖的女子声音随后响起,“我的大帝哥哥,老叹小弟,二十年了!仍要像当年那样一见面便狗咬狗骨,不怕给我金环真扭耳朵儿吗?”

    只见人影一闪,一个千娇百媚的彩衣女子出现周老叹身边,还作状向周老叹挨了过去。

    周老叹如避蛇蝎般横移两丈,摆手说道:“你要找人亲热,就找你的丁大帝吧!”

    丁九重干笑一声,说道:“‘媚娘子’的艳福,还是留给老叹兄你自己享用吧!”

    金环真宫装彩服,年纪乍看似在双十之间,细看下才知岁月不饶人,眉梢眼角处隐见蛛网般往鬓发放射的鱼尾纹。

    但其眉如远山,眼若秋水,只是玉脸苍白得没有半点血色,活像冥府来的美丽幽灵。

    只见她跺足嗔道:“你们二个算是什么东西,竟敢把我‘媚娘子’金环真推来让去。总有一天,我要教你们跪在地上舐老娘的脚趾头。”

    话音刚落,就听一阵震天长笑自远而近,一个本是粗豪的声音,却故意装得阴声细气“缓缓”说道:“他们二个不敢要你,就让我‘倒行逆施’尤鸟倦照单全收吧!”

    一道人影挟着凌厉的破风之声,现身在五丈高处,然后像从天上掉下来般,笔直下降,落在金环真之旁,着地时全无声息,似乎他的身体比羽毛还轻。

    这“倒行逆施”尤鸟倦脸如黄蜡,瘦骨伶仃,一副行将就木的样子,眉梢额角满是凄苦的深刻皱纹,但身量极高,比旁边身长玉立的金环真高出整个头来。

    他的鼻子比丁九重更高更弯,唇片却厚于周老叹,眉毛则出奇地浓密乌黑,下面那灼灼有神的眼睛却完全与他凄苦疲惫的脸容不相衬,明亮清澈如孩子。

    然而在眼神深处,隐隐流露出任何孩子都没有的冷酷和仇恨的表情,令人看得不寒而栗。

    他所穿的一袭青衣出奇地宽大,有种衣不称身的蹩忸,背上挂着个金光闪烁的独脚铜人,理该至少有数百斤之重,可是负在他背上却似轻如毫毛,完全不成负担。

    金环真下意识戒备地挪开少许。

    尤鸟倦双手负在身后,环目一扫,仰天发出一阵枭鸟般难听,好似尖锥刮瓷碟的笑声,而后以他独有的阴声细气的声音“缓缓”说道:“二十年了,难得我们逆行派、霸王谷、赤手教、媚惑宗这邪功异术四大魔门别传,又再聚首一堂,真是可喜可贺。”

    丁九重冷厉的声音从一旁传来,说道:“都是为了忽然出世的‘邪帝舍利’而来,有什么话,大家还是敞开了说比较好。”

    尤鸟倦用他独有的怪声说道:“‘邪帝舍利’只有一颗,四个人该怎么分,咱们确实该合计合计。”

    在尤鸟倦现身后,丁九重、金环真、周老叹三个人相互靠拢,呈分庭抗礼之势。

    就在双方剑拔弩张,大有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时候,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几只野猫竟然商量着如何对付老虎,你们不觉得这实在太可笑了吗?”

    四个人齐齐大惊失色,循声望去,只见丈许之外,一个身材修长,面容俊美,年约十七八岁的青年悄然而立。

    微风吹过,曹牧云衣袂飘飞,黑发舞动,他左手提着一个铜罐,右手负于身后,漆黑深邃的瞳孔之中,绽放出一种神秘的光芒。,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