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诸天长生记 第44章 舍利到手

时间:2018-07-06作者:九霄天歌

    江湖传言,和氏玉璧,杨公宝库,二者得一,可安天下。

    和氏璧不用多说,杨公宝库据传是隋朝开国功臣杨素所留。

    此人南征北讨,战无不胜,而功高震主,深受文帝猜忌。

    杨素本身亦非易与之辈,密谋作反,又屯积兵器粮草财富,然文帝不久病死,杨素拥立的杨广即位,宝库便没了用处。

    数年前杨素之子杨玄感兵变造反,始道出宝库存世的消息,却因变起仓促,又为杨广迅速镇压,并没能起出宝藏。

    杨广虽一夜间尽杀其党羽,却始终找不到杨素的宝库。

    自此即有传言,谁能寻获得“杨公宝库”,便可一统天下。

    大兴城跃马桥,藏着的便是开启杨公宝库的机关。

    曹牧云此行的目标,正是宝库中的魔门至宝,邪帝舍利。

    他在降临之初,了解了这个世界的情况后,就已经通过神意星芒沟通无极星神珠,与本体取得联系,得到了一份详细的资料。

    日落时分,曹牧云寻了一间客栈暂住,等二更的鼓声响起后,悠悠然出了客栈,来到了跃马桥附近。

    一队巡军从跃马桥走过,沿永安渠南行,在寂静无人的大街逐渐远去,带走照明风灯的光芒,月色又重新斜照着夜幕下的跃马桥。

    这座大桥的桥身以雕凿精致的石块筑成像天虹般的大拱,跨距达十多丈,两边行人造夹着的军马道可容四车并行。

    在大拱的两肩又各筑上两小卑,既利于排水,又可减轻大拱的承担,巧妙的配合,令桥体轻巧美观,坡道缓和,造型出色。

    桥上的石雕栏杆,刻有云龙花纹的浅浮雕,中间的六根望柱更与其他望柱有异,为六个俯探桥外的石龙头,画龙点睛般为石桥平添无限生气。

    曹牧云知道杨公宝库是一座地下堡垒,进可攻退可守,在机关启动前,所有出入口都封闭,所以如果不知内情,任多少人把大兴城翻转,仍摸不到宝库的影子。

    他观察了一下六根龙头望柱,翻下桥栏,以内功吸附在桥底下,功聚双目,望向柱底,果然一圈淡淡的圆柱与桥身的接痕。

    曹牧云以拇指顶着圈痕的中心,用力上顶,一声轻响,圆柱往上陷入,变成一个深若两寸的凹位。

    “成了。”

    他心中大喜,马上以最快的速度寻到其他五个钮锁,一一启动。

    而后迅速翻身重回桥上,捧着一个龙头,将龙头给拔起近两寸,往右运力,龙柱转了一个圈,松开手之后,龙柱座落原位,与先前丝毫无异。

    紧接着,曹牧云又将其它五个龙柱一一打开,在扭转之中,他感觉到了一阵轻微的震荡,探头往桥下看,就看见桥底河面处现出奇异的波纹,有气泡冒出,卜卜作响。

    不过这些现象并不明显,持续的时间也很短暂。

    如果有心人仔细观察,当可发觉,但要是不留心的话,根本不会在意。

    机关已经打开,但是杨公宝库的入口处并非在这里,而是别有地点。

    曹牧云白天观察周围情形的时候,已经找到了入口所在的宅院,独狐阀的西寄园。

    他径直向目标而去,一会儿后,就看见了独孤家西寄园的后墙。

    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后,曹牧云施展轻功,悄无声息的进入了院子里。

    地下宝库的入口,就在院中的一口水井中,曹牧云迅速的潜入到了井中。

    井水冰凉刺骨,他闭气下沉,直达井底。很快就找到了井壁上凸出的一个石块,然后用力一按。

    一阵“轧轧”的声响传来,水面上方的一大块井壁缓缓挪开,露出了可容一人通行的地道。

    地洞初开,里边的气息非常闷浊,极易造成窒息,但是这对曹牧云而言,根本构不成什么威胁。

    这个地道先往上斜斜伸延达五丈,又改为向下斜伸,且颇为陡峭。

    曹牧云一路破除了数道机关后,终于来到了一个人可容人直立行走的长廊。

    极目望去,长廊笔直往上延伸,尽头是蒙蒙青光。

    走到近处一看,原来是六颗放射着青光的明珠。

    六颗明珠中央,是一个精钢铸就的门户,上边还有一个铜环。

    曹牧云来到钢门前,伸手握住门上的钢环,用力一拉,露出了钢环上连着的钢索。

    左右手互换,将手中的钢环向左旋转,到第三转时,钢门中传来“铛”的一声,清脆响亮。

    他试着一推钢门,果然应手而开。

    又是一条廊道出现眼前,末端没入黑暗里,令人难测远近深浅,但扑面而来的空气十分清新。

    曹牧云低头看去,只见门后一截地板的石质与别不同,一挥手,一道劈空掌力落在了上边。

    只听一阵机括疾响声传来,十枝特长特粗的精钢箭矢,似是杂乱无章的从另一端黑暗处处疾射而至。

    破空而来的箭矢带起了凄厉的呼啸声,在这寂静的地下廊道中,更是份外刺耳。

    箭矢将仅容人立廊道全部覆盖,除非曹牧云能变得像纸张般一样薄,否则休想避过。

    这种由机括发动的超级劲弩,比诸一般弩弓发出的弩箭,更厉害百倍。

    曹牧云拔出腰间新买的佩剑,点点寒芒交织出了层层叠叠的剑幕。

    “铛铛”的一阵乱响后,曹牧云还剑归鞘,呼啸而来的劲箭全部擦着他的身体飞过,落入了身后的地道之中。

    曹牧云感觉右臂有些酸麻,不禁赞道:“好生厉害的机关。”

    他之所以触动机关,并不是纯粹的吃饱了撑的,而是为了关闭来时水井中的入口。

    试过了此地机关的厉害程度后,曹牧云不敢大意,跃过钢门后布有机关的地板,一路来到了长廊的尽头。

    只见长廊尽头是一面布满了孔洞的墙墙壁,密密麻麻的孔洞连成了一片,凝神望去,孔洞之中还有箭,随时可能射出来。

    前方左拐又是一道长廊,其中并没有什么机关。尽头是一个宽阔的密封地室,室顶四角均有通气口。

    两边平排放置共十多个箱子,贴墙还有几十个兵器架,放满各种兵器,但都只是普通货色,而且全都生锈发霉,拿去送人也没有人要。

    曹牧云走进石室,把一个箱盖揭起,里面全是古玉珍玩一类的东西,看来都价值不菲。

    这里是杨公宝库的假库,他并不停留,迅速的开启了通往真库的机关(机关很复杂,略)。

    眼前又一道长廊往前延伸,尽端是夜明珠的蒙蒙清光。

    借着清光可以看到,这道长廊的地面是用两种颜色不同深浅的灰砖铺成,和之前的三处廊道并不相同。

    曹牧云踏着浅色砖往前推进,约五十步后,左右两排各三颗夜明珠的映照下,果然是一道门。

    不过门上并没有钢环,只有一个圆形的掣钮,边圆满布刻数,共四十九格,钮的上方还有个红色的圆点刻在门壁上。

    曹牧云捣鼓了好一会儿,才解开了这个构造复杂的门锁。

    “咔嚓”的一声后,他两手按在门上,用力一推。

    钢门应手内移,现出一个方广仅十步的石室。

    石室中央处有个水井般的设施,井上有个大绞盘,盘上卷有一小截粗如儿臂的铁链。

    曹牧云转动绞盘,盘上的铁链不断增多。

    另一端显然连系着轮轴一类的布置,只能逐分逐寸的把铁链绞上来。

    “咔”,铁链再也绞不动了。

    他把绞柄锁死,然后耐心等待着。

    一会儿后,脚下深处忽然传来如闷雷般“隆隆”异响,一个通道缓缓打开。

    曹牧云穿过长廊,来到了一个圆形的石室,中央有张圆形的石桌,置有八张石椅,

    石桌上刻有一幅地图,图文并茂,缮析详尽,将地下宝库与地上长安城的关系直观的展现了出来。

    这正圆形的石室中另有四道普通的木门,分别通往四个藏宝室,桌下尚备有火石、火熠和纸煤,以供点燃平均分布在四周室壁上的八盏墙灯。

    灯火亮起后,曹牧云逐一查看,始知杨公宝藏,确实是名不虚传。

    这四座石室,每室宽广达百步,三座藏兵器,一座藏的以黄金为主的财宝。

    所有兵器,均以防腐防潮的特制油布包裹妥当,安放在以千计的坚固木箱内。

    粗略估计,只强弩劲弓已达三千张以上,箭矢不计其数。

    其他甲、刀、枪、剑、戟各类兵器,更是数以万计,足可装配一个万人劲旅有余。

    根据石桌上的地图指示,宝库内另有四条地道,入口分别在四座库房之中,其中一条更是直达城外一座小丘处。

    通往城外的秘道中设有车轨和运货的铁车,只要绞动拉索,就可以将物资迅速的运往城外。

    当然了,这里的迅速,至少也要一两天的时间。

    随后,曹牧云返回中央石室观看桌上的地图,找到了封库的办法。

    他驱动机关,把假库和真库分隔开来。

    这样一来,就算将来有人找到了位于水井中的入口,也绝对到不了真库之中。

    这件事情暂告一段落,接下来才是曹牧云此行的真正目标。

    只见他双手抓着桌沿向上拔起,石桌应手上升两寸,发出一声轻响。缓缓向左旋动,石桌下发出轮轴磨擦的声音。

    石桌旁一方地板往下沉去,露出内里窄小的空间,低头一瞧,里边是一个密封的铜制小罐子。

    曹牧云伸手向铜罐摸去,稍一触碰,脑海立刻满是血腥的可怖情状,耳内更似听到千万冤魂索命的厉呼。

    邪帝舍利,果然邪门。

    据传,这东西原本是魔门邪极宗的宗主谢泊,为寻找一套有关医学的帛书,无意中在一座属于春秋战国时代的古墓内发现的陪葬品。

    邪帝舍利被谢泊发现时,是放在墓主所枕后颈之下,满布血斑,晶莹斑驳,因属晶状的半透明特质,故归类为黄晶,事实上它和任何黄晶石都有很大的不同。

    最令谢泊兴趣的,则是此晶球似乎蕴涵某一种奇异的力量,经过长期试验,他得出一个惊人的发现,就是晶球拥有吸取和储存人类真元和精气的奇异特性。

    经过多年的钻研后,谢泊终创出一种把元精注入晶球的方法。

    那时他离大归之期已经不远,便在临终前把元精尽数注入晶球之中,并嘱托下一代寻找提取球内元精的方法。

    自此,这个晶球便被命名为“圣帝舍利”。(魔门之外的人称之为“邪帝舍利”。)

    这带来魔门两派六道中邪极宗最头痛的问题,像谢泊一般博学多才,识见超凡,拥有大智大慧的人实属百年难得一见。

    历代继承者虽殚思竭力,千方百计,却仍旧是坐拥宝山,分享不到一星半点好处。

    且因不得其法,令舍利不断吸取各式各样的元气,将问题搞得更加复杂,更难解决。

    不过历代邪帝,只要非是横死者,临终前都会按照谢泊的遗训把元精注进舍利内,这亦成为邪极宗历代宗主所选择的辞世方式。

    因为种种变化,研究如何提取舍利元精成为高度危险的事,一个不好,动辄有走火入魔之险。

    间或有人能提取舍利内有益的元气,确能令功力倍增。但是如何提取舍利内的元精,则仍旧是一筹莫展。

    这玄之又玄,令历代魔门邪帝锲而不舍,苦苦钻研的元精究竟是什么?

    简单的说,元精就是一个人的生命本质总量,是一切的根本,元气和元神是把元精修炼提升而得。

    每个人的元精,出生之时就已经固定了,这决定了这个人所能够达到的极限,以及寿命的极限,甚至和一个人的命格有关。

    邪帝舍利中储存着十几代邪帝的元精,一旦能够吸取,就拥有超过普通人十几倍的生命本质。

    别的不说,只要使用得当,寿数百年,修炼的上限大大提高,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要知道,人力有时而穷,所以才修炼难成,但是一旦人的潜力大幅度增加,那么许多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邪帝”向雨田,天纵之才,修炼“道心种魔大法”,悟出提取邪帝舍利内藏元精的办法,假死避世,逍遥红尘,而后破碎虚空而去。

    元精的作用,恐怖如斯。

    曹牧云分化心神,化作神意星芒“祈愿降临”,收割的便是祈愿者的精、气、神三宝,然后再通过无极星神珠,加工成美味可口的“混沌圆珠”,慢慢咀嚼,仔细品味。

    这就是神道的真面目。

    信徒是还没收割的庄稼,神国是一口大锅,祈并者就是处理好的食材,然后以时间为火,炒爆熘炸,烹煎烧焖,炖蒸煮烩等等,最终做成一道道美食。

    被吃掉之后,就是信徒和神灵融为一体,得到永恒的时候。,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