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诸天长生记 第43章 大兴城

时间:2018-07-06作者:九霄天歌

    “砰!”

    剑虹破碎,化作了漫天的光雨,四散开来。

    一力降十会,既然躲不过这一剑,那就把它拍碎。

    “当!”

    了空手中忽然出现了一个金光灿灿的小钟,发出了仿如来自缥缈九天玄界的清鸣。

    曹牧云体内真气一滞,就见了空手中的铜钟飞出,旋转着向他撞了过来。

    了空往后撤退,手离铜钟,纯以积数十年禅门精纯功力,遥控用钟作出攻击。

    曹牧云脚踩九宫,猛地滑开,避过了铜钟,再以缩地成寸的步法,一步来到了空右侧,左手中的断剑向前刺出,精气神凝一,璀璨夺目的剑光再现。

    周围温度陡然降低,比酷寒还酷寒,朵朵雪花凭空飘落,直接凝出冰层。

    铜钟安然回到了空手上,这位梵门高僧宝相庄严,凝望手托的禅钟,一掌推出。

    掌势奇缓彷如山之不动,却是力含千斤无匹之力,化卸之间无声无息。

    曹牧云的剑再强再快,皆如清风流水过不留痕。

    “当、当……”

    剑钟撞击声不绝,真气不断挤压排斥,相互消磨。

    “噗、噗”声中曳散的真气,将二人周遭数丈范围内的冰晶、雪花,悉数向外卷开。

    激战百余回合,双方不分上下。

    了空一举手一投足隐含风吼之声,力带千钧雷霆,在地上明显地留下一圈足迹。

    曹牧云轻功绝妙,进退从容,剑光挥洒如意,随心所欲。偶尔有神来之笔,惊艳绝伦。

    了空是一块极好的磨剑石,曹牧云静下心来,磨炼着自己的剑法。

    “剑道之中,天剑至高,魔剑至绝,飞仙至快。”

    曹牧云忘记了这是在什么地方看到的说法,但他所追求的,正是其中的至快之剑。

    从卓不凡的一字电剑,再到辟邪剑谱、葵花宝典一脉相承的核心理论,正是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

    许多东西已经成为了习惯,深入骨髓。

    了空瞧得清楚,对方真气恢复速度极快,轻功、剑法俱佳,同时还精通音攻之术,不惧围攻。

    想要对付这样的武者,除非能将此人困在空间狭小的地方,让其无法展开轻功,否则就像昔日梵门四大圣僧追杀“邪王”石之轩一样,只能跟着别人的屁股跑,吃灰尘。

    了空爆发真气,身子一晃,退入了后方的铜殿之中。

    曹牧云追至铜殿门口,猛的停下了脚步,道:“了空,十息之内,你若是不交出传国玉玺,就给外面的这群和尚收尸吧。”

    “十、九、八……二、一。”

    曹牧云十个数数完后,铜殿之中没有丝毫动静,他冷笑一声,左手断剑一挥,剑气激射而出,倒在地上的一个和尚,顿时身首异处。

    冒着热气的血液,染红了地上的石板。

    “恶魔,你不得好……”

    曹牧云断剑一挥,又斩下了一颗大好头颅。

    再然后,是第六颗、第七颗……

    没有哭嚎,没有求饶,只有视死如归的决然,与绝不妥协的坚毅。

    “都是大好儿郎,奈何从贼。”

    曹牧云下手不容情,既然了空已经做出了选择,他又岂会心慈手软。

    为了胡教的天下大局,了空牺牲了净念禅院。

    这样的人,是英雄。

    只可惜,彼之英雄,我之仇寇。

    了空背着一个铜盒,从铜殿之中杀出,却无法阻挡曹牧云收割白石广场上僧众的性命。

    他的脸上留下了两行血泪,掩面而逃。

    曹牧云虽然有斩草除根之心,但是缺少厉害的杀伐手段,追上去也是徒劳无功,只能目送着了空离去。

    白石广场的冰雪渐渐消融,血水汇聚,凝聚成了十六个字,四海八荒,千山万水,唯我圣宗,武林称王。

    …………

    山河千里国,城阙九重门。不睹皇居壮,安知天子尊。

    大兴城(长安)位于有“八百里秦川”之称的关中平原渭河南岸,是隋朝建立后新建的都城。

    在此之前,周、秦、汉、西晋、前赵、前秦、后秦、西魏、北周,均建都于此。

    南边是秦岭山脉中段的终南山,重峦叠嶂,陡峭峻拔,成为南面的天然屏障,有“重峦俯渭水,碧嶂插遥天”的磅礴气势。

    北则有尧山、黄龙山、嵯峨山、梁山等构成逶迤延绵的北山山系,与秦岭遥相对峙。

    在这些山岭界划出来的大片沃原上,大兴城雄据其中,泾、渭、刿、灞、澧、涝诸水宛如晶莹闪烁、流苏飘荡的珠串般环绕萦回,形成了八水环绕之局。

    这些河流犹如一道道的血脉,既提供丰富的水源,也使得大兴城充满了活力。

    “秦中自古帝王州”,正因种种战略和经济上的有利条件,自古以来,此地便得到历代君主的垂青。

    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上,一座三十丈高的城墙突出地平线,傲然耸立,有一种说不出的庄严肃穆之感。

    这座千古帝都的规模远非比一般,连绵数十里,墙上宽阔可跑马,每个一段距离便有一座城楼耸立。

    曹牧云从明德门入城,踏足朱雀大街,走在这条贯通大兴城南北的主轴上,观赏着大隋都城的繁华景象。

    街上车水马龙,行人如鲫,比之洛阳的热闹有过之而无不及。

    朱雀大街两旁无论商铺民居,均是规制宽宏的大宅院,院落重重,拥有天井厢堂。

    坊巷内的民居则为瓦顶白墙,单层构筑列成街巷的联排。

    宅门多作装修讲究的瓦木门担,高墙深院,巷道深长,与热闹的大街迥然有异,宁静祥和。

    富户人家的宅院固是极尽华丽巍峨,店铺的装置亦无不竭尽心思智巧,担桶梁架,雕饰精美,或梁枋穿插,斗拱出檐,规法各有不同。

    曹牧云寻人一打听,很快便来到了西市。

    此处行人肩摩踵接,好不热闹。

    井字形布局的四条主街上,布满各行各业的店铺,除销土产百货外,其他珍玩亦无不具备,酒铺食店,林立两旁。

    曹牧云登上有着“西市第一楼”之称的福聚楼,在三楼选了一个靠东的座席座下,尽览永安渠和跃马桥一带的迷人风光。

    宽达十多丈的永安大渠横断南北,在前方缓缓流过。一座宏伟的大石桥,雄据水渠之上。

    永安渠接通城北的渭河,供应长安一半的用水,是水运交通要道,也是贯通大兴城南北最大的人工运河。

    跃马桥雄跨其上,桥身以雕凿精致的石块筑成,跨距达十多丈,可容四车并行。

    这座桥又被人们称为“富贵桥”,因为桥的两旁皆属富商贵胄聚居的地方。,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