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诸天长生记 第34章 我的爱人很不一般

时间:2018-07-06作者:九霄天歌

    ..诸天长生记

    曹牧云闻言,笑着摇头道:“令嫒秀外慧中,才貌双全,实属良配,但却非我所求。”

    “唉。”任我行叹息一声,并未强求。

    站在一旁的任盈盈目光黯淡,低头不语。

    曹牧云见状,低声吟咏,道:

    “天地漫漫,浩瀚史诗

    金黄,那神性灿烂的光芒

    没有一种爱

    没有一种情

    可以在自由之上

    星辰如海啊

    请听我倾说

    我的爱人很不一般

    那是天地之外的逍遥自在。”

    吟罢,他继续说道:“这是我从一本书中读到的诗歌,作者署名为‘荆柯守’,我之所求,亦尽在其中。”

    时光匆匆,半年之后,任我行在曹牧云的指点下,领悟“白首太玄经”的玄奥,迈入先天境界。

    同年冬至,曹牧云派人邀任我行、东方不败共聚岛上,喝腊八粥。

    海岛上有奇药“断肠蚀骨腐心草”,十年一开花结果,需十年才能成熟,十分难得。

    任我行先至,住在了岛上的石室之中。

    东方不败到来后,便居住在海边的木屋之中。

    腊月初七,曹牧云处理好了岛上的一干杂事之后,来到了海边。

    几间木屋围成的院子里,东方不败躺在一张床榻之上,遥遥的控制着十几根彩线在数丈外的白布上绣出了一朵牡丹花。

    看到曹牧云后,“她”依旧懒洋洋的躺着,连话也不说一句。

    曹牧云也不在意,走到距床榻不远处,寻了一把椅子座下后,犀利的目光在东方不败前/胸、腰/身、侧/臀扫来扫去。

    “哼……”东方不败手臂一挥,用宽大的红袖遮住了身形。

    曹牧云当然不是变/态,也没想瞎搞,只是他深知《葵花宝典》的要旨在于阴阳变化,化男为女,东方不败的变化越大,则其在《葵花宝典》上的进境就越高深。

    此时的东方不败肌肤光滑玉润,纤腰细致,峰臀挺翘,数载未见,的确需要刮目相看。

    曹牧云说道:“听说东方教主在半年前,率众杀上少林寺,夺得了《易筋经》,不知可否借我一观?”

    东方不败说道:“《易筋经》确实在我手中,想看的话,陪我好好的打上一场,无论胜败,东西都给你。”

    “打什么架,妖精打架吗?”曹牧云说道。

    东方不败大袖一扬,挺起腰来,展露出曼妙的身姿,说道:“你要是愿意,我不嫌弃你。”

    “咳咳……”曹牧云顿时被呛住了,干咳几声后,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东方不败从床榻上走了下来,衣袂飘飘,红袖飞扬,柔媚与英姿交织,风情万种,说不尽,唱不完。

    曹牧云说道:“有琴吗?借我一用。”

    东方不败屈指一弹,一根彩线飞入木屋,然后带着一张瑶琴飞了出来。

    曹牧云伸手接过,随手拨动琴弦,琴音入耳,乱人心神。

    同时还有一道道冰晶般的剑气飞出,漫天的剑气盘旋飞舞,专攻东方不败周身穴位。

    这是曹牧云将江南四友的四门绝学七弦无形剑、玄天指、石鼓打穴笔法、泼墨披麻剑法,相互取长补短、融会贯通后,所成的一门武功,玄天剑指。

    只可惜,玄天剑指催发的冰晶剑气继承了丹青生《泼墨披麻剑法》最显著的特点,那就是变幻无方,但杀伤力弱。所以必须和秃笔翁的《石鼓打穴笔法》结合起来使用。

    否则别人抱头蹲下,“噼里啪啦”一轮剑气爆射过去,不破防。

    这个结果实在是太让人尴尬了。

    不过,当你看到曹牧云随手一挥,就是数十道剑气飞出的情景,定然不会再纠结于冰晶剑气威力弱这个问题了。

    消耗少,自然威力弱。

    物美价廉的东西,无论在那个世界都很少见。

    冰晶剑气破空而至,东方不败被吓了一跳。红色身影骤然消失,转瞬间又在另一处悄然浮现。

    当“她”真正接触到冰晶剑气后,才发现这些剑气全部虚有其表,都是吓人的样子货。

    但是,挡得住一道、二道、三道……,挡得住十道、百道、千道吗?

    玄天剑指将蚁多咬死象,数量平推质量的方略,发挥到了极致。

    琴音缥缈,剑气森寒。

    冰晶剑气的数量,迅速的多到令人感觉可怕的地步。

    曹牧云掀起了一场冰雪风暴。

    东方不败依仗着瞬移般的速度,环绕在曹牧云四周。

    强绝的速度足以让“她”避开曹牧云冰晶剑气的围攻,十指间的绣花针上流转着璀璨的寒光,无形的罡气化为了锐利的锋芒,摄人心魂。

    但是每当悠扬的琴音中,出现几个特殊的音符的时候,东方不败的行动便会受到影响,飞舞的冰晶剑气马上就趁虚而入,对着“她”周身大穴一阵猛攻。

    曹牧云脚踩凌波微步,衣袂飘飘,在漫天飞舞的冰晶剑气衬托下,恍如谪仙。

    此刻,他心中正感叹,“要是没有七弦无形剑这门音功绝学,东方不败早就杀到了我面前。江南四友的四门绝学,还真的是缺一不可。”

    这时,悠扬的琴声中,忽然有几下柔和的箫声夹入琴韵之中。

    七弦琴的琴音和平中正,夹着清幽的洞箫,更是动人。

    琴音渐渐高亢、萧声却慢慢低沉下去,但箫声低而不断,有如游丝随风飘荡,却连绵不绝,更增回肠荡气之意。

    曹牧云右手一挥,琴声中突然发出锵锵之音,似有杀伐之意,但箫声仍是温雅婉转。

    过了一会,琴声也转柔和,两音忽高忽低,蓦地里琴韵箫声陡变,便如有七八具瑶琴、七八支洞箫同时在奏乐一般。

    琴箫之声虽然极尽繁复变幻,每个声音却又抑扬顿挫,悦耳动心。

    一会儿之后,琴箫之声又是一变,箫声变了主调,那七弦琴只是玎玎珰珰的伴奏,但箫声却愈来愈高。

    突然间“铮”的一声急响,琴音立止,箫声也即住了。

    霎时间四下里一片寂静,唯见东方不败静立场中,脸色平静,无悲无喜。

    遥遥的有声音传来: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

    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