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诸天长生记 第31章 任盈盈

时间:2018-07-06作者:九霄天歌

    (卡文,上一章结尾处略作修改。)

    曹牧云说道:“竹翁,我这里有一本奇怪的琴谱箫谱,要请你老人家的法眼鉴定鉴定。”

    绿竹翁说道:“有琴谱箫谱要我鉴定?嘿嘿,可太瞧得起老篾匠啦。进来吧。”

    曹牧云走进了绿竹从中,只见前面有五间小舍,左二右三,均以粗竹子架成。

    “请进来说话。”声音从右边小舍中传出。

    曹牧云走进竹舍,见桌椅几榻,无一而非竹制,墙上悬着一幅墨竹,笔势纵横,墨迹淋漓,颇有森森之意。

    桌上放着一具瑶琴,一管洞箫。一个身子略形佝偻,头顶稀稀疏疏的已无多少头发的老翁盘坐在桌后。

    曹牧云拱手为礼,道:“晚辈曹牧云,拜见前辈。”

    “好,你且把曲谱拿来。”绿竹翁说道。

    曹牧云从怀里取出曲谱递了过去,绿竹翁接过后放在桌上,几次尝试,却都以失败告终。

    这时,一个身形挺拔,面罩黑纱的女子出现在了门口。

    绿竹翁叫道:“姑姑,怎么你出来了?”

    听得绿竹翁的话语,那名女子低低应了一声,径直走到桌前,拿起了桌上的曲谱。

    绿竹翁立刻站了起来,对着女子说道:“姑姑请看,这部琴谱可有些古怪。”

    女子“嗯”了一声,看了一遍曲谱后,当即坐了下来。

    琴音响起,调了调弘,停了一会,将断了的琴弦换去,又调了调弦,便奏了起来。

    这一曲时而慷慨激昂,时而温柔雅致。

    奏了良久,琴韵渐缓,细微几不可再闻。

    琴音似止未止之际,却有一二下极低极细的箫声在琴音旁响了起来。

    回旋婉转,箫声渐响,忽高忽低,忽轻忽响,低到极处之际,几个盘旋之后,又再低沉下去,虽极低极细,每个音节仍清晰可闻。

    渐渐低音中偶有珠玉跳跃,清脆短促,此伏彼起,繁音渐增,先如鸣泉飞溅,继而如群卉争艳,花团锦簇,更夹着间关鸟语,彼鸣我和。

    渐渐的,百鸟离去,春残花落,但闻雨声萧萧,一片凄凉肃杀之象,细雨绵绵,若有若无,终于万籁俱寂。

    箫声停顿良久,几人这才如梦初醒。

    绿竹翁回过神来,朗声说道:“小友,这部曲谱,不知你从何处得来,是否可以见告?”

    曹牧云说道:“撰写此曲的两位前辈,一位精于抚琴,一位善于吹箫,这二人结成知交,共撰此曲。其中一位是衡山派刘正风刘三爷,另一位则是日月神教曲洋曲长老。”

    那女子“啊”的一声,显得十分惊讶,追问道:“原来是他二人。只是刘正风正道高手,曲洋却是魔教长老,双方乃是世仇,如何会合撰此曲?此中原因,令人好生难以索解。”

    曹牧云道:“正道中人未必就个个都是好人,魔教之中也不见得都是杀人狂魔。这些年来魔教教众在东方不败的约束下,不知少造了多少杀孽,可谓功德无量。”

    东方不败对武林和平所作出的贡献,要远远大于高高在上的少林方证、武当冲虚,他把一群吃人的狼关进了笼子里,带给了江湖十几年的安稳日子。

    可惜的是,永远不会有人感激他。

    蒙面女子愣了一下,方才说道:“没想到竟然会有人这般评价魔教教主东方不败。”

    曹牧云说道:“我一直认为,东方不败这个教主比任我行要合格。不知道任大小姐怎么看?”

    一直静静的站在一旁的绿竹翁闻言,身子一晃,立刻挡在了任盈盈的身前,道:“圣姑当心。”

    任盈盈摇了摇头说道:“这位公子若是有恶意,早就直接动手了。又何必这么费尽心思的将我引出来,你且退下。”

    绿竹翁闻言,焦急地说道:“圣姑,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退下。”任盈盈的声音重了一些。

    “是。”绿竹翁缓步走出了竹舍。

    “曹公子,有什么话你可以直接说了。”任盈盈待绿竹翁走出竹舍后,方才问道。

    “我想要见东方不败一面,所以特来请任姑娘帮忙。”曹牧云说道。

    “你想见东方不败?”任盈盈惊讶的问道。

    “这曲谱只是预付的定金,只要任姑娘帮我这个忙,我就告诉任姑娘你任教主的一些消息。”曹牧云说道。

    任盈盈一下子站了起来,道:“你……你知道?”

    曹牧云点了点头,道:“不错,我在不久前还见过任教主一面。”

    “在什么地方?”任盈盈急忙问道。

    曹牧云笑而不语。

    任盈盈仔细端详着眼前的这个人,心中念头百转,最终还是放弃了动手的打算,道:“我只能替你给东方不败传话,见与不见,不是我所能够左右的事情。”

    曹牧云道:“任姑娘可知,现如今坐在黑木崖教主宝座上的东方不败是假的,如今外人几乎再难看到东方不败的本尊。

    不过若是任姑娘你想见应该难度不大,因为他对你的观感极为不一般,超乎寻常的好!”

    “什么?”

    任盈盈惊呼出声,声音很清脆,悦耳动听,比之前的假声强太多。

    她回想着近些年来见过的东方不败,确实有些不同,心中暗道:“难道教主宝座上的东方不败真的是假的?我们日月神教的人都不知道?这个人又是如何知道的呢?他见东方不败,又有什么事情?”

    …………

    十多天后,任盈盈站在黑木崖靠尽后山的一处宅院前静静的等待着。

    这一处宅院内,有着一处唯有如今日月神教总管杨莲亭才知道如何打开的密室,密室下有着一方地道,穿过地道,就可到达一处风景极为幽美的宅院。

    宅院之中,摆着一个绣花棚架,一位身穿粉红色长裙的丽人单手持着针头正认真的绣花,就在这时,她忽然抬起头来,喊道:“莲弟,是莲弟吗?”

    说话间她的身形瞬间自原地消失,下一刻竟已然出现在宅院门口,只看她身形如电,简直是超脱寻常人的视觉捕捉极限,飘行腾挪之间,犹如瞬间移动一般。

    门外走进一位身形奇伟、满面虬须,极具男子气概的大汉,正是杨莲亭。

    只见他走进来后,冷冷的说道:“任盈盈认出了那个假货,想要求见你的真尊,我来问问你,你见是不见!”

    听他话语,竟是毫不客气,红粉丽人听着却不觉有任何恼怒,反倒极为受用,笑着说道:“盈盈那丫头果真是冰雪聪明,既是如此,那便见她一见吧。我去稍稍装扮一下,莲弟,你去将她引进来。”

    杨莲亭冷“哼”了一声,十分不满的说道:“任我行那老东西你关着不杀,他的女儿你也待她这般好,我看迟早是个祸害。”

    心下不快,杨莲亭却也没多说,这话也不是他第一次说,说多了也没意思,说完之后他便沿着来的地道回到了黑木崖前边的宅院中。

    “跟我来。”杨莲亭看到任盈盈后心下更是不快,自然也不会说什么好话。

    任盈盈跟着杨莲亭穿过地道,很快就来到了东方不败居住的小院。

    “你自己去,教主就在里边等你。”将任盈盈待到院子门口,杨莲亭转身便离开了。

    任盈盈微微打量四周的环境后,便往大厅中走去。

    宅院的大厅之内,东方不败一身男装坐在主位上,与先前的那副模样完全不同。等到任盈盈走进来后,立刻便是眼前一亮,眼眸流露出无比欣羡的目光,看得任盈盈心底发毛。

    “盈盈拜见教主,教主文成武德,千秋万载,一统江湖。”任盈盈见得东方不败后,立刻便是一拜。

    见她如此表现,东方不败立刻就笑了起来,说道:“这是杨总管搞出来的那一套,盈盈,我是你叔叔,你我之间就不须这般了。

    听杨总管说你认出了教主宝座上的那个假货,盈盈你真是冰雪聪明,不愧是任……。”

    任盈盈缓缓起身,美眸四顾,说道:“盈盈发现教主宝座上的东方叔叔是假的,还以为是有人谋害了东方叔叔,没想到东方叔叔竟隐居在这样的世外桃源之中,真是令人羡慕。”

    听着任盈盈的话,东方不败脸上闪过一丝自傲,说道:“不错,你东方叔叔这些年来一直隐居在此地,教内除大事外尽交给了杨总管,盈盈你今日这般急着见我,除了担忧东方叔叔外,可还有其他要事?”

    任盈盈微微点头,自怀中拿出一封信后,说道:“东方叔叔,这是一个人托我转交给你的信,想约叔叔山下一会。”

    东方不败微微抬手,手上飞出一根针,瞬发瞬收,从任盈盈手中将信件摄了过去,整个过程犹如隔空取物一般。

    拿过信件后,东方不败直接拆开信封,拿着信纸大看了一眼后,脸上就闪过震惊的神色,紧接着继续下看,震惊变成一线狂喜和不可置信。

    好半天后,他才平复心绪,紧盯着身前的任盈盈,仔细观察着她脸上的神色,问道:“这封信盈盈你看过没有?”

    任盈盈摇了摇头,说道:“那人在之前就交代过,说这封信必须亲手交到东方叔叔手中,还说这封信事关东方叔叔一个极大的秘密,万万不可叫外人得知。”

    东方不败听着站起身来,只拿着信来回走动,似是在考虑什么重要的事情,接连走了几圈,他转过头向任盈盈问道:“那林平之还有没有什么要你转达的话?”

    “没有什么其他话,那人正在黑木崖下猩猩滩旁边的一处宅院等待东方叔叔,说有些事情需当面才说的清楚。”任盈盈说道。

    东方不败微微点头,说道:“既然如此,我便会他一会,不过地点我定,就定在猩猩滩的水面上,我会安排一艘大船,盈盈你可以回去通知了。”

    任盈盈点头称“是”,当即离开。,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