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诸天长生记 第23章 假传圣旨

时间:2018-07-06作者:九霄天歌

    ……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

    曹牧云听着琵琶曲,喝着小酒,这一次,他就是来群玉院这个高档消费场所放松身心的。

    降临这个世界后,曹牧云一直忙着完成林平之的愿望,消除执念,等到解救了林震南夫妇,又要玩角色扮演,心好累啊!

    弹奏琵琶曲小娘子唤作玉贝儿,个子不高,却是削肩挺背,胸脯饱满,自有一番婀娜娇弱姿态,边幅修饰得精致,明眸朱唇,姿色算是相当不错的。

    这群玉院的姑娘,艺名都是“玉”字开头。当红的头牌叫做玉宝儿,可惜却被另外一位先到的客人点走了。

    一曲结束,曹牧云起身来打窗前,透过竹帘子的缝隙,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的雨越下越大。

    突地一道亮光一闪,照得眼前通明,看见远一点的假山时隐时现,真有一番妙趣。

    这时,忽听得隔壁房中有个男子声音“哈哈”大笑,跟着又有四五个女子一齐吃吃而笑,声音甚是放浪,自是妓院中的妓女。

    有的还嗲声叫道:“好相公,再亲我一下,嘻嘻,嘻嘻。”

    曹牧云回头对房中的玉贝儿说道:“再弹一曲吧。”

    玉贝儿道:“公子想听什么曲子?”

    曹牧云道:“弹你最拿手的就行。”

    铮铮的琵琶声再次响起,曹牧云心中想着,“是否该回松鹤楼了?”

    这几天,王夫人已经开始为他张罗婚事了,着实令人头疼。

    而在现代时空,曹牧云也同样面临着自家母亲的催婚。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父母急着要抱孙子。

    对于这件事情,曹牧云感到十分无奈,难道让他向父母坦白,说自己打算修仙吗?

    不是说不信任家人,而是当一个秘密被两个人知道后,就不再是秘密了。

    如果消息泄露,将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会不会危及到家人的生命安全?

    这个世界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学生走在街道上,都有可能被歹徒残忍杀害。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等出事之后再痛哭流涕,悔不当初,没有丝毫的意义。

    所以,曹牧云从确定了父母这辈子无缘仙路之后,就决定将这个秘密彻底掩埋。

    夜幕降临,大雨滂沱。

    曹牧云运功驱散醉意,结账后离开了群玉院。

    回到松鹤楼后,林震南和王夫人还没有吃饭,一直在等他。

    曹牧云心中升起了一股温情,可怜天下父母心。

    入夜后,从群玉院的方向,传来了阵阵喧闹声,曹牧云在床上翻了一身,继续睡觉。

    群玉院中没有领悟了“天人化生,万物滋长”妙谛的东方教主,他将来还得去黑木崖走一趟,希冀能有所收获。

    渡过迷失之祸,精神境界取得突破后,曹牧云的追求,已经不仅仅是修为的增长,他想要演化出属于自己的异象,奠定最坚实的道基。

    时光匆匆,一转眼就是两天后,到了衡山派刘正风金盆洗手的正日。

    这一天早上起来,王夫人督促着曹牧云吃过早饭后,便开始试衣服,一件又一件,也不知道一共准备多少套。

    曹牧云感觉这件事情,比找个人打一架还要累。

    另一边,林震南整理礼物,准备一会儿送去刘正风府上。

    福威镖局和衡山派有交情吗?

    当然有,福威镖局在湘省走镖,每年都要给衡山派送上大把的银子。

    刘正风身为衡山派二号人物,往来的江湖人物以及镖局到得此地,往往会来拜会。

    但是硬要说林震南和刘正风之间有什么深厚的交情,那就是说笑了。也就是银子的交情,混个脸熟罢了。

    你掏钱买路,我保你镖车在湘省内的平安,仅此而已。

    但是江湖中人讲究的,就是一个脸面。

    如果林震南远在福州府,那也就罢了。现在人既然已经到了衡山城,不去刘府拜访一下,却是怎么也说不过去的。

    将近午时,五六百位远客流水般涌入了刘府。

    丐帮副帮主张金鳌、郑州六合门夏老拳师率领了三个女婿、川鄂三峡神女峰铁老老、东海海砂帮帮主潘吼、曲江二友神刀白克、神笔卢西思等人先后到来。

    这些人有的互相熟识,有的只是慕名而从未见过面,一时大厅上招呼引见,喧声大作。

    “福威镖局总镖头林震南偕夫人林王氏,少镖头林平之到。”

    大厅中的众人听得这一声通传,瞬间就安静了下来,随后就见得刘门弟子领着一对中年夫妇,还有一个面容俊秀的锦衣少年走了进来。

    福威镖局前有林远图的显赫声名,后有“林平之”的迅速崛起,但是偏偏在中间环节和江湖脱轨。

    这里大大小小的势力都听过福威镖局的名号,也有不少人收过福威镖局的礼物,但偏偏和林震南本人没有什么交情。

    匆匆赶来的刘门大弟子向大年急忙招呼道:“林总镖头、王夫人,林少镖头,三位快请座。”

    若是在以前,随便打发个人招呼一下就可以了。

    但是当曹牧云在松鹤楼剑斩余沧海之后,福威镖局在江湖中的地位立刻就发生了实质性的改变,必须要由他亲自出面了。

    向大年招呼着林震南、王夫人,和曹牧云在右侧的一桌旁坐下,立刻便有仆役送上清茶、面点、热毛巾。

    这时,忽听得门外“砰砰”两声铳响,跟着鼓乐之声大作,又有鸣锣喝道的声音,显是甚么官府来到门外。

    大厅内的众人一怔之下,只见刘正风穿着崭新熟罗长袍,匆匆从内堂奔出。

    众人欢声道贺。

    刘正风却只是略一拱手,便走向门外,过了一会,见他恭恭敬敬的陪着一个身穿公服的官员进来。

    那官员昂然直入,居中一站,身后的衙没右腿跪下,双手高举过顶,呈上一只用黄缎覆盖的托盘,盘中放着一个卷轴。

    那官员躬着身子,接过了卷轴,朗声道:“圣旨到,刘止风听旨。”

    刘正风双膝一屈,便跪了下来,向那官员连磕了三个头,朗声道:“微臣刘正风听旨,我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人一见,无不愕然。

    那官员展开卷轴,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据湖南省巡抚奏知,衡山县庶民刘正风,急公好义,功在桑梓,弓马娴熟,才堪大用,着实授参将之职,今后报效朝廷,不负朕望,钦此。”

    刘正风又磕头道:“微臣刘正风谢恩,我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谢恩之后,他站起身来,又向那官员弯腰道:“多谢张大人栽培提拔。”

    那官员捻须微笑,说道:“恭喜,恭喜,刘将军,此后你我一殿为臣,却又何必客气?”

    两人正说着话,却听大厅内传来了一声嗤笑声。

    刘正风转头看去,只见一个锦衣少年站起身来,拱手说道:“刘三爷这是从哪请来的戏子,抱歉,我实在忍不住了。”

    “大胆。”那官员厉声喝道。

    曹牧云摇头笑道:“假传圣旨,你才真的是不学无术,胆大包天。知道圣旨的开头应该怎么读吗?是‘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而且这是有必须昭告天下的大事发生,圣旨才会这么写,区区一个参将受职,根本不配‘诏曰’二字。”,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