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诸天长生记 第20章 斩余沧海

时间:2018-07-06作者:九霄天歌

    忽然,曹牧云急速向前的身影猛的一停,余沧海手中的连鞘长剑擦着他的眼皮飞过。

    借此时机,曹牧云的右足已是稳稳踏在地面上,以之为轴,带动身体,蓦地旋转。

    剑影轻闪,轻飘飘的,却让余沧海感受到无限的杀机。

    脚下连连发力,余沧海的身形向后急退。他能够躲得掉,但是他身后左侧的剑客却没有躲开。

    凌厉的剑光闪现,只微微一顿,便是一颗头颅飞起,无数的血浆从断口处激涌而出。

    另外二名青衫剑客都急忙向后躲避,与身旁的食客撞成一团。

    从曹牧云暴起发难,到一剑枭首,酒楼内的食客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了这恐怖的一幕。

    “啊……”不知是谁惊叫了起来,酒楼内顿时一片混乱。

    曹牧云脚踏八卦,身若鬼魅,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纵横来去,迅捷无比。手中长剑所化的寒光,将余沧海上半身尽数笼罩。

    余沧海左抵右挡,在曹牧云恍如狂风暴雨的快剑攻势下,连拔剑出鞘的机会都找不到。

    “林……林平之……”翻倒在地的一名青衫剑客双目猛的睁圆,一副见了鬼的模样,不敢置信的说道。

    “林平之。”余沧海闻言大惊,反应难免慢了一拍,一直在寻找着机会的曹牧云立刻发动了致命一击。

    疾冲,出剑,势不可挡。

    他体内的真气全部灌入手中的长剑,剑身发出“嗡嗡”的颤鸣声,好似下一刻就要破碎一样。

    危急时刻,余沧海突然弃剑不用,一掌向着便向着曹牧云心脏部位拍去,想要以命搏命。

    这一掌奇峰突出,死中求活,却是置之死地而求生的妙招,尽显江湖一流高手的决断。

    “迟了。”

    曹牧云掌中的长剑突然脱手向前飞出,矫若惊龙,寒星夺命。

    时间放佛定格在了这一刻,旁边的两个青衫剑客大声的喊叫着,余沧海却听不到哪怕一点点的声音,他双眼之中的神采黯淡了下去。

    曹牧云上前一步,握着了刺穿余沧海心脏长剑的剑柄,右手旋转,剑身在血肉之中滑动,扭曲成了一个残酷的弧形,彻底搅碎了余沧海的心脏。

    精擅摧心掌,伤人脏腑,碎人心脏的余沧海,最终心脏破碎而亡。

    “我此次开辟苦海的时间太短,这些日子又紧着赶路,避免错过时间,导致无法完成林平之的愿望,力量不足,否则哪用花费这么多的功夫。”

    曹牧云心中想着,目光扫过四周,舌绽春雷,大喝道:“安静。”

    乱成一团的酒楼,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青城派余沧海无故犯我福威镖局,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其罪当诛。

    今日,福威镖局林平之诛余沧海于衡山城松鹤楼。诸位若是没有事情,就都离开吧。”

    曹牧云的话音刚落,一些性急的武林人士直接就从窗口跳了下去。反正只是二楼,只要是练过几天武功的人,都不会把这点高度放在眼里。

    “掌柜的?”曹牧云对着楼下喊道。

    一会儿后,松鹤楼的掌柜的从楼梯爬了上来,艰难的咽了口唾沫,急忙说道:“客……客官,您有什么吩咐,小的一定照办。”

    曹牧云取出一个金元宝扔了过去,指着地上的尸首说道:“你去买二副棺材,将这二个人收殓了,过一会儿自然会有人来取走。剩余的银两,就当是补偿你今天的损失了。快去办吧。”

    “哎。”掌柜的急忙收起银子,一转身,连滚带跑的下了楼去。

    曹牧云将目光转向了一旁双腿打颤,连剑都握不稳的二个青衫剑客,检索脑海中的信息后,他不紧不慢的说道:“于人豪兄,我们又见面了。每次见面,好像我总会杀人。上一次在福州城杀的是余人彦,这次是余沧海,就不知道会不会有下一次?还有这位兄台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你……想杀就杀,不……不用说什么废话了。”于人豪紧紧的握着剑柄,手背上青筋暴漏,关节发白,咬着牙说道。

    “我想知道的是,从福威镖局掳走的人都被你们关押在什么地方?不要说你们什么都不知道,那样的话的,我就只能让掌柜的多去准备几口棺材了。”

    曹牧云将刺入余沧海胸口的长剑拔了出来,掏出一块白布,一边说话,一边擦拭着剑身上的血迹。

    于人豪没来得及开口,另一位青衫剑客急忙说道:“林总镖头夫妇被关押在城南三里外的土地庙之中,由侯人英师兄亲自看守。”

    “洪师兄,你……”

    于人豪还想要说些什么,但他已经说不出话了。一道剑光闪过,血痕出现在他的咽喉处,终结了他的生命。

    “洪师兄,青城四秀,英雄豪杰,那么你就是洪人雄了。”

    曹牧云继续擦拭着手中的长剑,放佛刚才那闪电一剑取走于人豪性命的人,根本就不是他一般。

    “是。”洪人雄急忙点头道。

    曹牧云收剑归鞘,道:“生死之间,有大恐怖。能够舍身取义,杀身成仁者少,放弃所有,只求活命者众。

    没有谁比谁更伟大,只是抉择的标准不一样罢了。百年之后,皆是黄土一堆。我死之后,哪管他洪水滔天。洪兄以为然否?”

    “我死之后,哪管他洪水滔天。我死之后……”

    洪人雄翻来覆去的念叨着这句话,失去了神采的双目渐渐的亮了起来。

    曹牧云心中叹息一声,暗自感慨道:“唉,又一个孩子被这句话毁了三观。”

    他拾起余沧海最终没能拔出鞘的佩剑,对洪人雄说道:“前边带路,去城南土地庙。”

    洪人雄闻言,立刻走在了前边领路。

    二个人下得楼来,曹牧云对掌柜的说道:“一客不烦二主,麻烦掌柜的再买上一口棺材。”

    掌柜的闻言倒抽了一口凉气,这小爷看着文弱秀气,像个大姑娘,实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杀神,丝毫得罪不得。当即连连点头,不敢多说一个字。

    松鹤楼下围着一圈看热闹的人,隐约的还能够听见“余沧海”、“林平之”、“一剑就杀了”等等话音。

    待曹牧云下的楼来,瞬间外边看热闹的人群,便向外让出了一个大圈。

    洪人雄前边开路,曹牧云大步跟上。人群向二边分开,让出了大半个街道。

    曹牧云原本是准备取了余沧海的首级去祭奠福威镖局的亡魂,但是在一剑杀了余沧海之后,还是放弃了这种想法。

    想一想自己提着余沧海的人头走在大街上,行人纷纷躲避,用惊恐的目光注视着自己,这画风得歪到什么地步。

    江湖中的剑客都讲究“人在剑在,剑亡人亡”,取了余沧海的佩剑去祭奠亡者,已经足够了。

    曹牧云跟着洪人雄出了衡山城,不多时便来到城南的土地庙。,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