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诸天长生记 第19章 林平之

时间:2018-07-06作者:九霄天歌

    ..诸天长生记

    “啪啪……”

    榆阳城南郊的一条街道上,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鞭炮声,“曹氏烩菜馆”正式开张了。

    餐馆的生意很快就红火起来,毕竟餐饮靠的就是口碑和回头客。

    真有一家味道能做到极致的店,不需要打什么广告,只要靠微博,朋友圈的各种分享,很快就能让附近的人知道。

    民以食为天,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的追求早就从吃的饱,转向了吃得好。

    一个月后,曹牧云将二楼租了下来,简单装修之后,立刻投入了营业。

    此后的数月里,曹氏连锁餐饮成立,并迅速的增加了八家加盟店。

    它们分散于市里最繁华的几个地段,背后的老板各有背景,都是主动找上门来求合作的,而且提出的方案都优厚得很。

    曹牧云只需每天定时供应调味料,就能坐收纯利分成。

    连锁餐饮成立后第一个月的账目,八家店一共是一千七百万的分成……加盟商高兴,家里人高兴,员工们高兴,客人们高兴,大家都很高兴……

    清晨,榆阳南郊的新开发的高档小区中,曹牧云站在一栋别墅外,目送着父亲曹振兴开车远去。

    随后,他沿着道路开始跑步。

    路两旁都有绿化带,树木成荫,楼林曲径错落有致,时有花园,环境优美。

    这片别墅园区占地极大,区域内各项设施诸如小医院、幼儿园、学校、超市以及体育场馆,乃至休闲场所等都是有所配套,甚至还有一处高尔夫球场,当真是无比齐全。

    半个小时后,曹牧云回到家里。

    他现在所居的这一处别墅是园区内最大的户型,除开草皮院落外,房屋占地面积也有约莫四百到五百平方左右,整个别墅并非高层建筑,主体只有两层。

    别墅诸类房间,主人居住和活动区域以及诸功能区占了主要部分,除此之外还有空余几套房间以供来客居住,又有一些杂房,可以安置些自请的家政服务员或保安。

    别墅内的房间都是装修好的,全西式风格,各色家具、电器也是齐备,无一不是名牌精品,且与整个别墅的风格极为切合,显然是与别墅一体成型,又或者请过专门的室内设计师进行设计。

    这一套房子,对过去的曹牧云而言,足以做终身奋斗的目标了。

    现在,却只是他一处临时落脚的地方。

    曹牧云一路来到二楼的静室,这是他专门布置,有隔音、蓄气、幽静的功能。

    盘膝静坐,闭目调息。

    一呼一吸之间,曹牧云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丹田随之开合。

    丹田是水谷精微之气和肾脏精气结合的地点,随呼吸可徐徐积蓄炼化。

    活泼温和纯实的内息,就随着一呼一吸而壮大,

    曹牧云一次次的呼吸,完全不知道外界的变化,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感觉到今日精气已化,全身灵动,才平心静气的温养。

    炼气,是将精气炼化,成为内息。

    一人自身所能产出的精气有限,每日都有定额。

    道经起始篇的高妙处,就是在于炼化的效率很高。

    这点改善,就能节省相当多的时间,而且每日所能够积累的内息是一般功法的数倍。

    日积月累下来,差距自然产生。

    这一点,曹牧云体会颇深。在地球灵气衰微的大环境下,每一缕的精气,都得来不易,容不得丝毫浪费。

    就在此时,苦海深处沉寂的“无极星神珠”震动,一颗神意星芒从中飞出,来到了苦海上空,垂落漫天星辉。

    曹牧云眼前,顿时闪过了一幕幕画面。

    …………

    “福威镖局,林平之,拯救父母,报仇雪恨……”

    大明嘉靖十一年,福州城外的一座小山上,一个十八、九岁的英俊少年,手按眉心,整理着脑海中的记忆。

    数日后,曹牧云再次强行开辟苦海成功,踏上了西去的道路,准备完成林平之的愿望。

    衡山城不是什么大城,只有一条直通南北的街道,平日里也不甚繁华。

    在过往,但凡要在湖南地界找个繁华的去处,不外长沙,要么便是衡阳城。

    不过这两月,江湖上发生了一件大事,衡山派的刘三爷宣布金盆洗手,自此退出江湖,遂广传天下,邀江湖朋友前来观礼见证。

    衡山派的刘正风武功高强,但是为人谦和正派,在江湖上有口皆碑,交游也是无比广阔,他宣布金盆洗手自此退出江湖,这可就成了当今整个江湖第一大事。

    除了少林、武当这种素来不大问江湖事的大派之外,不论是同为五岳剑派的其他各派,又或其他小派、帮派甚至各地武林豪强,都是往衡山云集而来准备参加观礼。

    这些江湖人原本就多,又是各自带了门下拿得出手的弟子前来,此时虽离刘正风洗手之日还有十天,可是早早赶到衡山的人就已经极多,一时间衡山城难得热闹起来。

    衡山城最有名的酒楼松鹤楼上,一袭紫袍的曹牧云腰悬长剑,临窗而立,他在等一个人,余沧海。

    来到衡山城已经有三天了,途经福威镖局长沙分局的时候,曹牧云擒获了二名青城派弟子,得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

    例如,今天就是青城派众弟子来到衡山城的聚齐日子;而松鹤楼,就是他们汇合的地点。

    正午时分,一位身形奇矮的中年男子踩着楼梯行到了二楼,身后紧跟的是三个剑客。

    这一行人头上都缠了白布,一身青袍,似是斯文打扮,却光着两条腿儿,脚下赤足,穿着无耳麻鞋。

    这正是川人的装束,头上所缠白布,乃是当年诸葛亮逝世,川人为他戴孝,武侯遗爱甚深,是以千年之下,白布仍不去首。

    曹牧云缓缓转过身来,目光凝视着那个奇矮的身影,道:“阁下可是青城派掌门余沧海。”

    中年男子脚下一停,点了点头,道:“是我,你……”

    “锵!”

    曹牧云确认目标,腰间长剑出鞘,一点寒光划破虚空,直指余沧海心脏要害。

    对方的反应丝毫不慢,青城派绝学松风剑法核心就在于“不动如松,大动如风。”这八个字。

    余沧海腰间长剑来不及出鞘,连鞘长剑带起“呼呼”风声,直接向曹牧云头部太阳穴砸去。,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