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诸天长生记 第七章 一剑了恩仇

时间:2018-07-06作者:九霄天歌

    ..,

    意识海中,神意星芒绽放光芒,猛的向“下”沉去。

    下方是一片色彩斑斓,定睛去看,只见亭台楼阁,珍馐佳肴,绝色美女,洋洋大观,可转瞬一变,烈火熊熊,黑水滔滔,刀山油锅,均阵列陈前。

    善则极善,恶则极恶,变化于顷刻之间。

    人心不足,世人大都迷于物欲,困于执念,能明心见性者几稀,故而大多数人意识海中沉积的都是欲望的浊流,变化无常,绝无恒性。

    越往下,色彩越是淡暗淡,黑雾层涌,千般污浊,万种魔态,毕现于前。

    人之六欲情思,如大河奔涌,泥沙俱下,但是内中却有“明珠”暗藏。

    所谓“明珠”,即隐藏在六欲浊流深处,那属于生灵的一点超拔之心、信念之力,那也是生灵仅有一点儿超凡入圣的“种子”,是天底下最滋补的养料。

    神意星芒便像是渴水的种子,深植入祈愿者的意识海深处,伸展根系,汲取养份,就此运化,发芽长叶,抽枝开花,最终结果成熟。

    …………

    “锵!”

    曹牧云腰悬的长剑出鞘,石堡前的众女均感觉眼前一亮,待她们想看清楚一点时,点点剑芒,似乎已经遍布每一寸空间。

    细碎若雨点的气旋,随着点点似若有生命般精灵灵的剑雨,鲜花般蓦地盛放。

    千万光点,喷泉般由曹牧云身前爆开,两团特别浓密的剑雨,不分先后分别罩向了李秋水和天山童姥。

    血光溅现。

    李秋水带着一蓬血光,暴退向后。

    “蓬!”

    光雨再爆。

    曹牧云手中的长剑化出千道寒芒,万点光雨,一时天地间尽是剑锋和激动的气旋,啸啸生风。

    只见在满天眩目的光点剑雨里,天山童姥一双手化作万千掌影,迎向了剑雨。

    一连串的“噼啪”之声响起,李秋水耳鼓生痛,推想是天山童姥以惊人的气劲,格挡上曹牧云的长剑时,所发出的声音。

    剑雨散去,天山童姥跄踉倒退,胸前纵横交错至少十道以上深可见骨的血痕。

    曹牧云持剑而立,目光淡漠,无喜亦无悲。

    一道寒光闪过,天山童姥倒在地上。

    “尊主……”

    石堡前,数人大喊着冲杀了过来。

    曹牧云迈步向前,剑起剑落,转瞬间便收割了数条生命。

    血雨飞溅,有人倒下了,有人无惧死亡,继续冲了过来……

    曹牧云踏着血雨腥风,走进了石堡的大厅,然后坐在了上方的一张宝座上。

    “臣服,或者死亡?”

    脸色惨白的李秋水第一个出现在了下方,拜倒在地,道:“主上神功盖世,万寿无疆,奴婢愿献上北冥神功,凌波微步,为主上贺。”

    曹牧云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扶手,缓缓开口道:“你很幸运,我现在需要一个管家,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多谢主上开恩。”

    李秋水说着,一道指劲击中她的身躯。

    丹田之中的生死咒被激发,无边的痛楚袭来,李秋水仿佛一条脱水的鱼一样,在地上不停的喘息着,她真切的体会到,什么叫做死去活来,生不如死。

    “结束了。”

    曹牧云能够“看”到,在意识海之中,一朵血色的莲花盛开,结出了一颗果实,其中是一点缥缈梦幻的灵光。

    等李秋水接受完惩罚之后,曹牧云目光扫过石堡内外的情形,吩咐道:“你带着剩下的这些人,找个地方将死去的人安葬好。”

    “是,主上。”李秋水说道。

    …………

    缥缈峰的寒风,吹散了灵鹫宫中的血雨腥风。

    一群失去了主心骨的行尸走肉,在李秋水的操持下,打理这座石堡里里外外的事务。

    入夜,明月朗照万里天。

    一间陈设古雅的石室之中,鹤嘴香炉烟云袅袅,丝丝缕缕的香气弥漫。

    曹牧云酣然高卧,东首而寝,似醒非醒,似睡非睡。

    未睡心,先睡目,致虚极,守静笃,神气自然归根,呼吸自然含育,不调息而息自调,不伏气而气自伏。

    耳听呼吸,自觉有清新灵气自鼻孔进入,混合心中的杂念,化为一道浑浊气从口中吐出。

    重复吐纳,直到心中的杂念随着呼吸全部消散,心神晋入到了一种空灵玄妙的境界。如同拂去了一身污垢,清爽自在,气息变得悠长起来,越来越平缓,到最后,如丝如缕,微不可闻。

    隐隐之间,口鼻处吐出两尺肉眼难见的白光,铿锵有声。

    心神深处,若有想,若无想,若有存,若非存,浑浑默默,杳杳冥冥,恍恍惚惚,空空灵灵。

    自然而然,心与息同步,心息相依。

    曹牧云只觉得自己仿佛浸入温泉水中,口鼻合拢,周身四万八千毛孔全部张开,吸收天地间的精华之气。

    他谨守心神处最后一丝清明,如同化为婴儿重回母胎当中,整个人混混沌沌,懵懵懂懂,物我一如,圣凡同泯。

    直到旭日东升,紫气东来,曹牧云才从这种玄妙的境界里醒过来。

    推门而出,耳听目视,整个世界更加的清晰、生动。

    毫无疑问,他的修为又精进了一分。

    曹牧云回房取出一个一尺来长的绸包,打开后,里边是一卷的帛卷。展将开来,只见第一行写着“北冥神功”四字,字迹娟秀而有力。

    其后则写道:“《庄子》‘逍遥游’有云:‘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也。’

    又云:‘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

    是故本派武功,以积蓄内力为第一要义。内力既厚,天下武功无不为我所用,犹之北冥,大舟小舟无不载,大鱼小鱼无不容。

    是故内力为本,招数为末。以下诸图,务须用心修习。”

    曹牧云左手慢慢展开帛卷,只见卷上赫然出现一个横卧的女子画像,全身一丝不挂,画中女子嫣然微笑,眉梢眼角,唇边颊上,尽是娇媚。

    再展帛卷,长卷上源源皆是女子画像,或立或卧,或现前胸,或见后背。人像的面容都是一般,但或喜或愁,或含情凝眸,或轻嗔薄怒,神情各异。

    一共有三十六幅图像,每幅像上均有颜色细线,注明穴道部位及练功法诀。

    帛卷尽处题着“凌波微步”四字,其后绘的是无数足印,注明“妇妹”、“无妄”等等字样,尽是《易经》中的方位。

    足印密密麻麻,不知有几千百个,自一个足印至另一个足印均有绿线贯串,线上绘有箭头,最后写着一行字道:“步法神妙,保身避敌,待积内力,再取敌命。”

    曹牧云细观帛卷上的两门武功,心道:“嘿,这应该是无崖子的杰作,只是不知道李秋水这一路上,究竟藏在了什么地方,我竟然丝毫没有发现。”,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