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诸天长生记 第六章 还差一点

时间:2018-07-06作者:九霄天歌

    “轰隆隆!”

    水声震耳欲聋,前面有光亮透入。

    走到尽头后,曹牧云一眼望出去,外边怒涛汹涌,水流湍急,竟是一条大江。

    江岸山石壁立,嶙峋巍峨,已到了澜沧江畔。

    他容身的地方离江面有十来丈高,江水纵然大涨,也不会淹进洞来,但要走到江岸,于普通人而言,却也并非易事。

    曹牧云和李秋水过了澜沧江后,一路北上,等两人出了大理国境,经蜀地进入关中后,已经是初冬。

    有时天气严寒,大雪纷纷而下,两人便在大城镇中饮酒休息,多日不行。

    花费了一些时日,曹牧云也终于弄清楚,缥缈峰灵鹫宫所在的天山,究竟是什么地方。

    非是后世之天山,而是祁连山。

    “祁连”系匈奴语,匈奴呼天为“祁连”,祁连山即“天山”之意。因位于河西走廊之南,历史上亦曾叫南山,还有雪山、白山等名称。

    就好比被誉为华夏万山之祖、龙脉之源的昆仑山,并非后世的昆仑山脉。

    昆仑山脉海拔高达五百米到六千米之间,气候寒冷潮湿,空气稀薄,终年有不化的高原冻土层,生存条件极其恶劣,又怎么可能孕育出华夏民族?

    实际上据史料记载,早在秦朝一统华夏以前,被人们称作昆仑山的,实际上是秦岭山脉。

    秦岭以北的关中平原,那里才是华夏民族的起源地。

    华夏民族的两位始祖,黄帝、炎帝也正是诞生在这个地方。

    《国语·晋语》载:“昔少典娶于有蟜氏,生黄帝、炎帝。黄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成。成而异德,故黄帝为姬,炎帝为姜。二帝用师以相济也,异德之故也。”

    这也是目前所能看到的最早记载着炎帝、黄帝的史料。

    后来,始皇帝一统华夏,因为秦岭矗立在秦国首都咸阳以南,故而有了“天之中,都之南,故名中南,亦称终南”的说法。

    所以,秦岭便被称为终南山。

    再后来,秦朝灭亡,西汉建立,司马迁在史书里写到,“秦岭,天下之大阻也。”

    至此,秦岭这时候才终于有了它正式的官方称呼。

    昆仑山、终南山、秦岭,这就是秦岭的前世今生。

    华夏龙脉,其实是在这里。

    至于昆仑山怎么会跑到西域,这件事情是汉武帝干的,就和刘邦立黑帝一样,刘彻为了证明西域自古以来,就是华夏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大手一挥,远在西域的山脉从此就有了一个无比尊贵的名字。

    言归正传,曹牧云和李秋水一路西行,走走停停,仗着武功高强,不惧霜雪,终于在腊月的时候,踏足祁连山脉。

    又走了数日之后,李秋水指着指着西北角上云雾中的一个山峰,向曹牧云道:“这便是缥缈峰了。这山峰终年云封雾锁,远远望去,若有若无,因此叫做缥缈峰。”

    望山跑死马,等两人抵达缥缈峰下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白雪皑皑,寂静无声。

    曹牧云抬头望着隐藏在云雾之中的山峰,对着身旁的李秋水说道:“我听说缥缈峰上有十八处天险,有什么断魂崖、碎骨岩、百丈涧、仙愁门等等,你可清楚?”

    李秋水说道:“公子神功盖世,这些布置要是有用,我们还练武做什么?”

    “说得好。”

    曹牧云赞了一声,脚下轻点,如同一股青烟向着山上飘去。

    李秋水随后跟上,身姿曼妙,一身崭新的白色衣衫衬着遍地白雪,朦朦胧胧,如雾里看花。

    二个人施展轻功一路前行,过天险如平地,越走越高,身周白雾越浓,不到一个时辰,便已到了缥缈峰绝顶,云雾之中,放眼都是松树,

    只见地下一条青石板铺成的大道,每块青石都是长约八尺,宽约三尺,甚是整齐,要铺成这样的大道,工程浩大之极,绝非崇尚隐逸清修的逍遥派所能办得到的,想来定是前人所遗。

    这青石大道约有二里来长,石道尽处,一座巨大的石堡巍然耸立,堡门左右各有一头石雕的猛鹫,高达三丈有余,尖喙巨爪,神骏非凡。

    这古堡形貌古朴,不知是何时所建,堡门大开,两边各站立着一排女子,神情肃穆。

    这些女子年纪或长或少,四十余岁以至十七八岁的都有。

    每一排九名女子,身穿的衣裳颜色各不相同,红黄青紫,五颜六色,唯一相同的是她们手中各执长剑,身披的斗篷胸口处,也都绣着一头黑鹫,神态狰狞。

    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道:“四十年了,师妹终于敢再次来我这灵鹫宫了。师姐我想你想的好苦……”

    到了最后,声音越来越高,恍如闷雷滚滚,震耳欲聋。

    随后,只见一道身影从石堡中电射而出,向着李秋水猛扑了过去。

    李秋水自然不会坐以待毙,身形一动,绕着曹牧云兜起了圈子。

    只见一团白影和一团灰影追逐不休,急剧旋转。

    两团影子倏分倏合,发出密如联珠般的“啪啪”之声,显是天山童姥和李秋水酣斗正剧。

    曹牧云并不急着出手,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他这一路带着李秋水,为的就是试探天山童姥的深浅,以免阴沟里翻船。

    这天底下,有多少老司机在秋名山的五连环发卡弯都闯过来了,却栽在了不值一提的小弯道上,着实令人扼腕。

    “轰!”

    猛烈一击之后,李秋水和天山童姥各自向后退开。

    李秋水大口喘息,汗水浸湿了衣裳,将曼妙的身姿展露了出来。

    “贱人,纳命来。”

    天山童姥脚下微一停顿,再次扑杀了过去。

    这一次,好不容易李秋水主动送上门来,而她散功结束,正处于巅峰状态,要是不乘机痛下杀手,了结恩怨,天山童姥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

    至于和李秋水一同上山的曹牧云,从未走进过她的眼里。

    仇恨,使人疯狂。

    这种强大的力量,曹牧云同样也感受到了,他的双眼变的通红,整个世界似乎都蒙上了一层血色。

    杀意如潮,不停的冲击着曹牧云的心神,影响着他的精神状态。

    “还差一点、差一点、一点、点……”,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