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寒门祸害 第1065章 白灵芝

时间:2019-10-12作者:余人

    “微臣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身穿仙鹤补子、一品官服的高耀跟随着一名小太监走进宫殿中,在光滑的地板亦步亦趋地跟着宫人来到那道厚厚的帷帐前,隔着帷帐对里面恭恭敬敬地行跪拜之礼道。

    当今天子可谓是一个另类,哪位他贵为户部尚书,执掌着天下之财,但亦不是想见就能见到天子。今天能够进到这里,可谓是莫大的荣光。

    里面先是传出一个熟悉的轻咳声,毅然是当今天子的咳嗽声,接着黄锦略显尖锐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道:“高尚书,请起吧!”

    “谢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高耀心知当今圣上惜字如金,便是规规矩矩地行了一礼,这才小心地站起来。

    黄锦的声音又是传出来,直接进行询问道:“高尚书,因何事面圣呢?”

    “启禀圣上,下官这次是受顺天府尹刘畿之托,专程为圣上献上一小宝!”高耀将一个精致的木盒子高高举起,说明来意道。

    嘉靖听到是献宝,眼睛顿时一亮,刚刚的身体不适都恢复了不少。

    虽然高耀声明是一件小宝,但去年的大火将他多年的收藏毁于一旦,正是对宝物最饥渴的时期,哪怕蚊子肉亦是肉了。

    黄锦从里面走了出来,将那个精致的木盒子捧了进去。

    跟着以前一般,他并没有直接呈交给嘉靖,先是放在案上打开了盒子进行查看,便看到这盒子里面盛放着一个白灵芝。

    宝贝自然是要分在三六九等,而这个白灵芝虽然个子并不大,且上面已经有数次损伤,但仍然却不失为一件宝物。

    民间有“千年灵龟万年芝”的说法,嘉靖对灵芝历来有偏好,认为这是“万寿无疆”的象征。故而各位官员纷纷上献灵芝,一度达到1804株之多。

    在诸多灵芝中,却又以白灵芝为佳。昔日,万寿宫搜罗几株白灵芝,只是跟着龙涎香等珍宝藏身于火海,这株白灵芝正是填补当前藏品的空白。

    在几名宫人的服侍下,嘉靖已然穿上了一件蓝色的道袍,整个人毅然如同一名清瘦的道士。在看到盒子里面的白灵芝后,不由得满意地点了点头。

    不说他的宝库已经被烧毁,哪怕宝库仍在,这亦是他所求之物,便是表露欣喜之情道:“刘府尹献上如此宝贝,确实是忠心可嘉啊!”

    身处于嘉靖朝,却不知是应该欣喜,还是应该感到悲哀。

    当今圣上用青词的优劣权衡词臣的忠心,又以上呈宝物的轻重来衡量官员的能力,故而朝廷上下都一门心思想要弄来宝物。

    现如今,这个宝物出现,已然是要扭转胜负了。

    “启奏陛下,刘府尹这些时日在家中自省!每念及君恩似海,而其不能为圣上解忧,却是寝食难安。故而遣家奴四下寻觅,功夫不负有心人,终得这株白灵芝,更是让微臣转呈于圣上以表其忠!”高耀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并侃侃而谈地说道。

    在答应徐阶的请求后,他亦是搜肠刮肚地想着“拯救”刘畿的办法。在否认种种方案后,他最终选择了献宝这个办法,用这个宝贝来换取刘畿“官复原职”。

    虽然这个办法要付出的代价并不算小,这白灵芝确实是稀罕之物。只是跟着徐阶的一个人情相比,跟着刘畿的友情相比,这一切都算不得什么。

    嘉靖的心情显得不错,当即进行夸奖着道:“刘府尹忠心一片,你回去告诉他,朕对他反省的态度很满意,不日会下旨进行嘉奖!”

    “微臣领命!”高耀心中猛地一喜,并大声地施礼道。

    虽然当今圣上并非明君,但却无疑是一个厚道的君主。只要将宝物献上,纵使有一些小过错,那亦会就此网开一面。

    嘉靖对刘畿倒没有什么观感,跟刘畿根本就没有过实质性的接触。之所以下达那一道口谕,勒令刚刚上任的刘畿在家自省,主要是借着打击刘畿这个替罪羊,从而对徐阶的一种警示。

    他可没有忘记,二十几年前差点被一帮宫女勒死在皇宫中,而他的皇兄死得亦是蹊跷。而这一切,似乎都有文臣有关。

    正是如此,他可以容忍臣子贪赃枉法,但却不容许他们私养死士。

    今天他们能够用死士对付一个小小的大明知县,他日却难保会对他这位帝王下手,故而在怀疑到徐府谋害陈银山后,他感到很是愤怒。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猜忌确实是有所降低。一个小小知县的死,可能跟各种各样的原因有关,却不一样是死在官员的死士手里。

    最为重要的是,锦衣卫那边刚刚将调查的结果呈交上来,陈银山之死似乎跟徐府并无关系,而是白莲教的余孽所为。

    白莲教徒比东南的倭寇更甚,自大明开国便已经一直存在,但却是斩之不绝。若是白莲教所为,那他无疑是错怪徐阶了。

    在高耀施礼离开后,嘉靖却没有急于下达决定,而是扭头对黄锦直接询问道:“黄锦,你觉得该如何奖赏刘畿呢?”

    嘉靖有着一个准则,只要能够向他呈交宝物的官员,他便会进行恩赏。现在刘畿竟然上献白灵芝,那他就需要给予一定程度的赏赐,从而让下面的官员更卖力地进贡宝物。

    只是事情到这里,他却是有些拿捏不定,是否该给刘畿“官复原职”。

    “主子,这刘畿虽原有过错,但其认罪态度良好,却不失为一个好臣子!”黄锦是一个老好人,做的事情向来是谁都不得罪,更是鲜有将自己缠入政斗之中,故而显得圆滑地回答道。

    嘉靖对着黄锦这种圆滑的回答不太满意,蹙起眉头道:“朕不是问你刘畿忠不忠心,而是在问你,朕此次该如何赏赐于他?”

    “那就赏他……一些银两?”黄锦歪着脖子望向嘉靖,显得小心谨慎地说道。

    这是他能够从小小王府的一名小太监混到司礼大太监的秘密,从来不表现自己的小聪明,更不要过深地参与到政事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