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1111章 离开的希望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原来如此,这才是这一座古堡的核心的所在,只要炼化了这个小空间,就等于将这一座古堡给掌控了。”不久之后,正在这一座小空间之中,项阳浑身爆发出璀璨的九彩光芒,九彩光芒浩浩荡荡的,将整个小空间全都给充斥着,若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项阳这是以自身的力量将这一个小空间炼化着。

    在炼化的过程之中,项阳就已经明白了,其实这个小空间就是这个古堡的控制的核心枢纽所在,自己炼化了这个小世界的同时,就有无数的信息传入到自己的脑中,使得自己明白了很多的事情。

    “虚空古堡,拥有穿梭虚空的能力。”

    在这一瞬间,项阳明白了这一座城堡的名字,正是血族耗费了不知道多少心血,倾力打造的,‘虚空古堡’,这一座古堡不仅拥有穿梭虚空的能力,而且还拥有漫天过海的功能,这正是这个世界的天地意志都无法发现血族的存在的原因,正是古堡之中蕴含有一个欺天阵法的存在。

    “嗡…”

    当所有的璀璨的九彩光芒散去的时候,只剩下项阳背负着双手站立着,他的天眼已经收起来了,因为此刻的他已经将这个古堡的核心初步炼化了,知识知道了这个古堡的基本的用法,却依旧没有得到要如何离开这个世界的办法。

    “真是可惜了。”

    项阳叹息了一声之后,整个人直接一步跨出,而后他前方的虚空主动裂开一条裂缝,然后有无形的能量凝聚着,瞬间就化为一道血色的路出现在项阳的面前。

    这是项阳在炼化了这一座古堡的核心之中,成为古堡的主人后,不管他想要出入到这一座古堡的任何地方,只要心念一动,就会凭空生路,主动让他走出去。

    “嗡…”

    大殿之中,依旧被捆仙绳束缚着的威尔琅提的体内有九根金针正在不断的游走着,这九根金针上有一股又一股的强大的气息不断的爆发出来,项阳特地烙印在这九根金针上面的那些邪恶歹毒之极的禁制不断的爆发出来,使得威尔琅提承受着非常强大的痛苦。

    伴随着一声轰鸣声响起来的同时,只见那一方小空间之中有一缕光芒正在流转着,而后则是有一条血色的小路直接延伸出来,威尔琅提见到了之后顿时瞪大了眼睛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虽然体内的痛苦依旧在继续,但是这条血色的小路的出现,给它带来的心灵的颤动甚至也丝毫不弱与这等扒皮抽筋剔骨的痛苦。

    项阳背负着双手顺着这条血色的小路从虚空之中走出来之后,威尔琅提脸上的震撼的神情则是更加的严重了,它明白,最为可怕的事情发生了,项阳竟然如此轻而易举的就将这一座古堡给炼化了,要知道,这可是整个血族从上古时期就开始炼制的宝贝,总共也就那么几座而已,全都用来装着血族始祖的身躯的各个部位,前往各个世界去施展出瞒天过海的办法,吸收各个世界的精华来温养血族始祖的身躯的各个部分,而如今,这个世界之中的血族始祖的头颅被项阳收走了就算了,血族还有能力再多回来,但是,就连古堡都被项阳给炼化了,这就让它觉得太可怕了。

    威尔琅提从来不会去想的是,血族始祖的头颅已经被项阳给炼化了,因为在它的心中,项阳虽然是一名实力很强大,而且也非常诡异的修真者,但是却不可能拥有能够炼化血族始祖的头颅的能力的。

    要知道,血族始祖的可是在上古时期就拥有惊天动地的能力的存在,肉身不朽,就算是有强者能够将血族始祖给击杀了,但是却依旧没有办法将血族始祖完全毁灭了,只能够将之分尸而已,要不然的话,现在就不可能存在血族始祖的身体的各个部位了 。

    在威尔琅提颤抖着的绝望的眼神之中,项阳脚下的血色的光芒凝聚而成的小路则是瞬间延伸出来,带着项阳出现在威尔琅提的面前。

    项阳目光看过去,当他看到了威尔琅提的样子的时候伦敦市皱起了眉头,只见此刻的威尔琅提太过于憔悴了,由于受到了九根仅针的刑罚后,给它带来的痛苦不管是灵魂还是他的身体都在承受着,就算它是纵横宇宙不知道多少万年的血族的亲王,也在此等折磨之下欲生欲死。

    “你想起来了吗?”

    项阳在威尔琅提的面前站定之后,他将目光看向了威尔琅提,眼神带着淡淡的笑容,虽然他没有亲生经历过刚刚炼制成功的那九根仅针的威力,但是,此刻却是明白了,那九根金针虽然只是下品灵器级别的,但是在惩罚人方面却是真正的惊天动地的,就连血族亲王都被这九根金针整的不成人形了。

    项阳寻思着,这九根金针既然有如此好的作用,日后似乎可以好好祭炼一下,若是能够炼制成为极品灵器的话,用处可能更大,不过,当务之急是要先从威尔琅提的口中得到关于如何离开这个世界的办法。

    当项阳将目光看向威尔琅提的时候,后者浑身痉挛,整个人周围的地板已经全都被汗水给浸湿了,而此刻,它浑身还在冒着汗,而且这些汗水也不是普通的汗水,而是血色的就仿佛是鲜血一样,它的面色已经变得不成人样了,原本变成人形之后的血族都是西方绅士的样子,男的俊美,女的则是漂亮,但是,无论是外貌还是风度,此刻在威尔琅提身上看不到丝毫的正常的血族化成的西方人所应该有的气质。

    “你…想…怎么…样?”面对项阳的时候,威尔琅提眼神闪烁着,脸上依旧带着痛苦的神情,但是却瞪着眼睛看着项阳。

    “既然你不知道我想知道的是什么东西,那我继续等,我可以等得起。”项阳轻声笑着,将目光看向了威尔琅提,虽然心中焦急万分,但是,项阳非常清楚,自己决不能表现的太过于焦急,否则的话,反而会适得其反。

    “等下…”

    项阳正想转身就走的时候,威尔琅提顿时急了,如果真的让项阳转身就走的话,它岂不是说还要继续承受着这等痛苦好久,就算是它身为血族亲王,在这诸多最基本却又非常恐怖的痛苦下也无法忍受,它宁愿去死,而不愿意被这种痛苦继续折磨着。

    “嗯,你不是还没有想起来吗?叫住我做什么?”项阳脸上带着不满的神情。

    威尔琅提咬着牙,一个字一顿的看着项阳,“我…想…起…来了…”

    “来,说说看。”项阳听了之后顿时心中暗笑,表面上则是带着无所谓的笑容,嘀咕着说道,“真是没有成就感,这么快就想起来了,本来还想看看你能多坚持多久呢。”

    “……”威尔琅提听了项阳的话之后,顿时心中发颤,心中对项阳的恐惧更是上升了一个层次了,它没想到项阳竟然如此的狠毒,还想着要继续折磨自己,这种非人的痛苦,它可是一秒钟都不想继续承受了。

    “你…先放了我…把,把金针…拿走…”

    威尔琅提说话的时候嘴巴都在颤抖着,实在是体内金针正在不断的游走着,金针上的禁阵爆发出来,就算是他也不可能挡得住金针上的禁阵爆发出来的痛苦,只能够不断的颤动着,希望项阳能够先将金针取出来。

    “你觉得可能吗?”面对威尔琅提的要求,项阳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并没有打算放过对方,“只要你给我的答案让我满意了,别说是将金针取出来,就算是放了你都有可能,你如果真的想告诉我答案的话,就赶紧说了,如果以为靠着你的嘴巴能够让我放了你的话,你就不用浪费力气了,省点儿力气去抵抗着金针上的禁阵爆发出来的爽快吧。”

    “你…”

    威尔琅提听了项阳的话之后顿时大怒,但是却又没有任何办法,最终智能叹息了一声,颤抖着声音说道,“我…既然你想知…道,那就告诉你吧…想要离…开这个世界唯…一的办法…就是…就是通过传送阵…前往…源星。”

    “什么源星?”

    项阳听了之后脸上顿时露出不解的神情,他从出生到现在,也不过只是二十几年的时间,而且大多数时间都是在他那个世界的普通人的世界之中度过的,虽然在他那个世界纵横天下无敌手,但是,直到如今也只是来到了这个是血脉修炼者的世界,还未真正走出到其他地方,没有真正见识到其他宇宙星系的繁华,如何知道威尔琅提口中的源星是什么东西。

    听到了项阳的问话之后,威尔琅提并没有回答,而是发出一声闷哼,浑身痉挛颤动着,似乎就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很显然,它这是故意吊着项阳的胃口,你想知道关于源星的消息可以,但是,要先解除我的痛苦。

    “你想让我将先帮你把金针取出来?”项阳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虽然明知道这是这家伙要吊着自己的胃口,但是他还是忍不住一招手,顿时有一根金针从威尔琅提的体内飞出来,少了一根金针在体内作怪之后,威尔琅提顿时感到全身舒服多了,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微的哼哼声。

    “解答我的一个疑惑,帮你取出一根金针,这是很公平的交易。”项阳一只手把玩着这一根金针,感应到金针上有各种折磨人的气息闪烁着的时候,他忍不住一阵叹息,觉得自己在这方面还真是太天才了。

    “可是…”

    威尔琅提张了张嘴,正想要说这还不够,想让项阳将所有的金针全都取出来,但是,当它看到了项阳根本就不理会它的时候,想起了项阳的心狠手辣,它顿时明白了,这已经是项阳的底线了,它只能叹息了一声,开口说出源星的情况。

    “传说中远古时期洪荒世界破碎之后,其核心碎片化为九个小世界前源星正是其中最为核心的那个,因此,源星有号称万神之乡、仙家圣地的说法…”

    伴随着威尔琅提将它所知道的关于源星的一切说出来之后,项阳顿时瞪大了眼睛,脸上露出古怪的神情,这家伙所说的源星不正是自己出生和长大的那个地方吗?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血族竟然是通过自己的那个世界而传送到这个世界来了,如此说来,两个世界之间其实是有传送阵的联系的。

    “传送阵在哪里?”

    项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之后,才瞪大了眼睛看着威尔琅提,心中则是激动极了,若是真的有能够直接传送回到自己那个世界的传送阵的话,这简直是太爽了,自己还管什么这个世界的天地意志的使命啊,直接传送回自己所在的那个世界就行了。

    虽然身为一名修真者,宛若宇宙浪。子一样,但是,他心中一直都有一个归属,那就是自己出生和长大的那个世界,若是能够直接回到自己的那个世界,简直是爽歪歪的事情,而且,那个世界之中,项阳有云飞扬这个大靠山的存在,就算是他的修为还未攀登到巅峰,也可以不惧任何人。

    虽然项阳心中一直都坚信自己的实力才是根本所在,但是,在面对无可匹敌的强者的时候,有一个靠山确实是非常不错的事情。

    “为什么一说到源星,他就会如此激动,难道他就是从源星来的吗?”

    项阳虽然强自让自己镇定了下来,但是,一直观察着他的威尔琅提却也发现了项阳的不对劲,它心中带着疑惑,暗自想着项阳若是真的从源星来的话,那么,如此激动却是情有可原的,只是,想要从源星来到这个世界,也只有从那个传送阵才行,为什么项阳却又不知道传送阵的所在?

    威尔琅提心中带着不解,但是表面上却是对项阳摇了摇头道,“传送阵在哪里我知道,但是,你答应过我,每一个疑惑都给我取出一根金针的。”

    刚刚体内的九根金针被项阳取出一根之后,顿时让威尔琅提觉得实在是太舒服了,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嗑了一大把的药丸那般舒爽,此刻忍不住想要让项阳再度给它解开一根金针。

    要知道,这可是九根金针一起爆发出折磨人的那种力量,能够减少一根,就舒爽无比,项阳也知道会是这样的感觉,但是,他却是不可能对威尔琅提仁慈,在听到威尔琅提的要求之后,他冷笑了一声道,“这只能算是同一个问题,你没有资格跟我讨价还价。”

    “可是…”

    威尔琅提刚想要说话与项阳争辩,就见项阳的脸色寒冷,冷哼了一声道,“如果你再多说一个字,我不仅将这一根继续还给你,还再炼制九根送给你。”

    威尔琅提在听到了项阳的话之后,顿时脸色大变,这才想起自己的一切都掌控在项阳的手中,沉默了许久之后,才开口说道,“传送阵就在城堡之中,整座城堡本就是一个巨大的跨界传送阵,但是,却需要很强的能量才能够启动,而且,在上一次传送到这里的时候,传送阵损坏了,如今已经无法轻易启动,除非有阵法大师将传送阵给修复了,再加上强大的能量,才能够启动传送阵。”

    “传送阵坏了!”

    项阳听了之后顿时面色大变,但是并没有说话,而是闭上眼睛,凭着他与这一座古堡之间的联系去感应这个传送阵的存在,还真别说,传送阵还真被他给感应到了,正是在这一座古堡的核心的位置,项阳感应到了之后,顿时笑了,他发现,这个传送阵并不是威尔琅提所说的那般损坏了,传送阵完好无损,不能启动的原因只是因为没有足够的灵石而已,但是,血族亲王威尔琅提没有灵石,并不代表项阳没有啊。

    “哈哈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