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1109章 金针刑罚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项阳将目光看向手中的大刀,轻声自语道,“一柄大刀能够如此之重,只有一个可能,炼制这一柄大刀的材料乃是九天玄铁,而且还是玄铁之精,要不然的话这一柄大刀是不可能如此之重的。”

    九天玄铁,乃是产自于特定的九天之上,在特定的地带之中经过了天地之力的淬炼,乃是绝佳的炼器材料,最重要的一个特性就是重量,非常非常的重,很少有什么炼器材料炼制而成的法宝的重量能够与九天玄铁炼制而成的法宝的重量相比,而且,九天玄铁几乎就是刚硬不可破,炼制也非常困难,因此,一般人炼制法宝加入九天玄铁的话只是加入一点点,没有人会直接将一大块的九天玄铁之精炼制打磨成为这么大一柄大刀,不仅浪费时间而且浪费力气。

    威尔琅提得到了这一柄九天玄铁铸造而成的大刀,之所以保留着,是因为它是血族,并不懂的炼器,只要得到了什么宝贝,本就激动得不得已,自然不可能扔掉,而且,以它的肉身之力完全不存在扛不动这等法宝的问题,并且再一次斩杀一个敌手的时候,它发现这一柄大刀的作用竟然出奇的好,能够凭着这一柄大刀的重量将一个实力不比它差的高手给轰碎的时候,它顿时就将这一柄大刀当成它的压箱底的宝贝。

    然而,威尔琅提没想到的是,当它将这一柄大刀拿出来,并且,打算给项阳致命一击的时候,却发现啥用处都没有,不仅它被项阳给擒住了,就连这柄大刀也变成了项阳的战利品了,它心中那个郁闷啊。

    “好好,有了这一把九天玄铁炼制而成的大刀,将那柄金色宝剑再次炼制之后,再上一个等级肯定没问题了。”而后,项阳顿时激动起来了,这可是九天玄铁之精啊,如果炼制之法得当的话,自己拿在手上绝对不会这么重,但是面对敌人的时候,敌人所承受的力道可能是这一股重量的数百数千倍都有可能。

    试想一下,如果敌人直接被这一股超越千百倍的力量给轰中的话,就算是真正的仙人来了恐怕也要承受不住这股力量,会直接被砸碎了都有可能。

    项阳心中激动之下,直接将这一柄九天玄铁之精炼制而成的大刀收入到‘纳神戒’之中,而后则是将目光看向躺在地上用非常怨恨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血族亲王威尔琅提。

    此刻的威尔琅提已经显出金发碧眼的西方人的样子了,但是,他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并且由于之前被这一柄大刀给压倒了之后,整个人差点儿变形了,虽然血族的强大的恢复能力瞬间爆发出来,但是,他的形象跟西方人所谓的绅士已经是完全沾不到边了。

    “说吧,你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

    项阳直接在威尔琅提的面前蹲下来,目光看向威尔琅提,脸上带着一缕淡淡的淡淡的笑容,他心中对于血族绝对没有什么好感,如果不是为了从威尔琅提的身上得到一些关于血族的消息的话,他早就直接一剑将威尔琅提给斩了,怎么可能需要耗费这么多的心神将这家伙给擒下来。

    “愚蠢。”

    威尔琅提虽然变成了英俊的西方青年的形象,但是此刻看向项阳的儿眼神却是充满了怨毒,他的口中吐出两个字之后,就这么歪着脑袋,双眼无神的看着头顶的大殿,心中则是打定主意,不管这个愚蠢的人类对自己施加什么样的刑罚,自己都要忍住,只要自己能够坚持下来,就有机会调动这个城堡之中的魔法阵,到时候只要魔法阵爆发出来,就算是神仙都没有办法逃生更不用说项阳只是一个还未达到渡劫期的修真者了。

    “到现在竟然还敢嘴硬,有志趣,我佩服你。”

    一见到威尔琅提现在的样子,项阳顿时忍不住对他竖起了大拇指,而后脑中闪过无数的用刑的手段,嘀咕着说道,“血族恢复能力太强了,肉身也很强,如果对你动用肉身方面的刑罚的话,显然是没有什么作用,不过好像没有元神,灵魂总应该有吧,看来我应该用尽传说中的十八重地狱的手法才能够让你真正的屈服。”

    “哼…”

    威尔琅提冷哼了一声,眼神带着冰冷之色,它身为血族的强者,纵横宇宙数十万年,什么样的威胁没有见到过,怎么可能被项阳威胁一下就这产生害怕呢。

    只是,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威尔琅提的眼神之中带着一缕绝望之色,如果只是被捆仙绳给捆着的话,只要他体内的能量还在,还能够发挥出一身实力,他也不会绝望,但是,捆仙绳实在是太邪门了,竟然能够用修真者的手段直接将他身为血族的强者体内的所有能量都给封印了,不仅如此,最让他感到绝望的是,他的肉身之力也在这个时候不断的被封印着,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肉身之力正在不断的消失,他心中知道,用不了多久,自己就会彻底变成了就连肉身之力都没有的废人,到时候,才是真正的绝望了。

    一身力量乃是任何修炼者的根本所在,如今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力量的逐渐消失,他心中充满了绝望,对于项阳的自语声则是充耳不闻。

    “你这装死的本事倒是不错。”

    项阳轻声笑着,心中思索着应该如何对付这家伙,这家伙身为血族的亲王,实力高强不说,可是真正的纵横宇宙,见证了整个宇宙之中无数的璀璨与黑暗,自然不是 不是‘十二哥’等土着所能够相比的,项阳用来对付‘十二哥’和狼王的手段如果也用来对付血族亲王威尔琅提的话,肯定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真是麻烦,还要炼制一些法宝来对付你。”

    项阳找来找去,就是找不到有什么办法能够对付这家伙,脸上带着郁闷的神情,但是他却是非常想要知道血族始祖的身体的各个部分的所在,于是不惜耗费时间,咬着牙从‘纳神戒’之中取出一根得自那一株太古魔树的本体的金色的枝条,然后手上猛然间爆发出一股九彩火焰,将这一根金色的枝条投入到火焰之中后,直接开始虚空炼器。

    轰!

    随着项阳的实力的提升,他的炼器手法越来越强,炼制这等简单的东西,他已经不需要利用炼器炉鼎,只见九彩火焰燃烧着的同时,这几块炼器材料直接融化,然后在项阳的心念之中凝固成为九支三寸长的金针。

    “还不够,还需要在这几根金针之中融入各种阵法,才能够让你好好的享受一段时间。”项阳嘀咕着的同时,双手放在胸前开始捏着法决,顿时,他整个人的气息开始变了,原本的他虽然没有什么浑身带着正气,但是却也非常正常,也没有什么邪恶的气息爆发出来,此刻,当他的双手结印的时候,周围仿佛有一股阴森森的气息在流淌着一样,他的双眼之中似乎有一股阴森森的绿色的光芒在流淌着一样。

    “第一重阵法,噬心。”

    项阳轻声自语着,双眼之中有一股邪恶无比的绿色的光芒在流转着,而后,双手之中有一个个带着邪恶无比的气息的符文飘飞出去,直接融入到正在淬炼之中的金针之上。

    “嗡…”

    在这一刻,这九根金针上顿时冒出一股邪恶无比的气息,就算是项阳自己感悟到这股气息之后,也不由得心中一颤,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要啃噬自己的心一样。

    项阳身为炼制法宝的人都有这样的感觉,更不用说正躺在地上的血族亲王威尔琅提了,他明显能够感觉到这几根金针上带着的能够噬心的那种感觉,似乎看上一眼就能够将他的心脏给吞了一样,这让他心中颤动着,差点儿大叫出来。

    “这家伙怎么会这么可怕,怎么能这么狠毒?”

    血族亲王威尔琅心中颤抖着,原本还打定了主意不管项阳怎么对他,他都会坚持忍住,他纵横宇宙这么多年,见识到了无数的刑罚,原本以为项阳这么一个人类的修真者,而且一看就知道年龄不大的样子,不管什么样的刑罚他都不怕,但是,见到项阳融入到这九根金针之中的禁法的时候,他顿时慌了。

    要知道,心脏乃是血族的一切的根源,是它们的灵魂与肉身之源泉,如果心脏被吞噬了,虽然不一定会死了,但是却肯定会变成废物,对于血族这等强族之中,力量大过一切,弱肉强食的思想已经深入他们的心灵,若是变成废物,简直是比杀了它还要痛苦的事情。

    然而,项阳既然是要专门炼制出一套刑具,自然不可能如此简单的只下了一个禁法,在血族亲王威尔琅提颤抖的眼神之中继续捏了一个法决,低声道,“消。魂。禁!”

    轰!

    伴随着项阳这一个禁法施展出来之后,顿时他的双眼之中爆发出一股墨绿色的光芒,整个人仿佛在这一瞬间变成了从地狱之中走出来的森然恶鬼一样,带着一股能够毁灭魂魄的气息。

    嗡随着这一个‘消。魂。禁’施展出来之后,这九根金针上顿时有一缕墨绿色的光芒闪烁着,使得原本看来充满了正气的金针上则是带着一缕能够让人灵魂都能够颤动着的气息。

    “这是专门用来对付灵魂的力量,可恶,这个小子怎么如此的狠毒?”

    血族亲王威尔琅提在感应到这股气息的时候,它的眼眶差点儿要从眼眶里面凸出来了,在这一刻,他明显能够感应到一股让他的灵魂感到颤动的气息在这几根金针上爆发出来,使得他整个人瞬间就傻眼了,不知不觉之间,他自己都没有发觉到的是,在接连见到项阳施展了两种禁法在这金针上的时候,他的心中对项阳已经产生了一股恐惧之感。

    “身为血族的强者,除了心脏是能量源泉,灵魂是弱点之外,则是肉身是最强的了,嗯,那接下来就加一个蚀骨禁法。”

    然而,血族亲王威尔琅提心中对项阳怒骂着的时候,却见项阳接连施展了两个禁阵还没有结束,而是沉吟了片刻之后,轻声嘀咕着的同时,双手继续捏着法决,再一次的施展出一个禁阵,名为‘蚀骨禁法’。

    ‘嗡…’

    伴随着诡异的气息爆发出来的同时,项阳的双手继续捏法决,无数的符文飘飞出来直接融入到金针之中,同样的,当血族亲王微热琅提的目光看过去的时候,他仿佛感到有人拿着一把小刀正在一点点的刮他的骨头,使得他全身的骨头都感到了一股彻骨的疼痛,威尔琅提心中明白,他之所以看上一眼就觉得心中颤抖着,正是因为这些禁法符文所带着的气息,让人看了一眼之后,就能够产生这等符文作用在身上的那种痛苦的感受。

    “混蛋啊…这个可恶的家伙,他肯定是魔道修真者,绝对不可能是正道的修真者。”血族亲王威尔琅提哭丧着脸,他心中已经麻木了,他似乎已经预料到了接下来将要面临着的是多么痛苦的折磨,他想死,但是随着捆仙绳上的符文融入他的体内后,他的肉身的所有力量都已经被封印起来了,整个人仿佛没有了骨头一样,就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有眼珠子能够转动着,眼睁睁的看着项阳在炼制九根用作刑具的金针,并且将一道道禁法融入其中。

    “你还是没有反应,嗯,看来这等惩罚还是无法对付你,既然这样,那就再来几样。”

    而正当血族亲王威尔琅提一动都无法动弹,只能够心中非常悲哀的想着自己接下来将要承受的是怎么样的痛苦,几乎要绝望了的时候,项阳则是瞥了一眼他,口中嘀咕着的同时,双手则是开始迅速的不断的凝聚着一个个玄奥之极的禁法。

    “抽筋禁法。”

    “嗡…”

    “扒皮禁法。”

    “……”

    血族亲王威尔琅提听了项阳的话之后顿时吓了一大跳,它哪里是没有什么反应啊,而是被项阳给吓坏了,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但是项阳却觉得它看不上这样的禁法,它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冤枉了。

    “这家伙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啊,我这样的额反应不正常?那怎么样的反应才算是正常的啊?”

    威尔琅提心中那个郁闷啊,没想到的是项阳竟然这么狠毒,施展了两个禁阵在这一套金针之中竟然还不够,还要继续一个接着一个的禁阵施展出来,一想到等会儿这些恶毒之极的禁阵将会一个个是施展在自己的身上的时候,威尔琅提的心就在颤抖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