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1095章 杀无赦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既然不能让狐王亲眼看到与它同为十二尊兽王之一的狼王已经变成了自己的坐骑,而且,他也没怎么想过让这一尊无尽荒野的十二尊兽王之一的狐王当自己的坐骑,他并没有告诉狐王小狼的消息,而是脸上带着笑意说道,“我从来都不相信有人真的可以做到无惧一切并且嘴硬到底,就算你是十二兽王之一的狐王也是一样的。”

    “凶兽一族的毅力绝不是你所能够想象的,除非你能够杀了我,否则的话,本王绝对不会屈服你的,你有什么手段都可以施展出来,看你能不能让本王心甘情愿的臣服于你。”

    狐王眼神冰冷的看着项阳,它虽然很嘴硬,但是心中却是在颤抖着,正如项阳所说的那般,世上哪有人真的能够嘴硬到底的,就算是兽王也一样怕死,它活的时间越久,享受的人生越多,就会更加不想死。更何况,狐王的本体乃是一只狐狸,狐狸一族,自古以来就不是拥有太强的骨气与立场的,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狐王的本体不像是项阳所在的世界之中的妖族至尊梅傲雪那般,梅傲雪乃是九尾天狐一族,乃是真正的上古神兽,不能用普通的狐族揣度她,但是这头狐王却只是普通的狐族,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能够成长到如今这个境界,已经是得到了逆天的机缘了,本性之中自然而然的带着狐族的怕死的性子。

    狐王之所以跟项阳对着干,那是因为它想要用激将法来对付项阳,如此一来,虽然项阳有可能会折磨它,但是再大的痛苦终究是活着,对它来说,活着就胜利了,因为它觉得它要做的事情就是拖延时间,等待那个巨大的头颅来对付项阳,只要能够将时间拖延到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满足了。

    “你怕了,怕我会当场斩杀了你。”

    当狐王以为项阳会恼羞成怒的对它动手的时候,项阳的脸上则是带着淡淡的笑容,那一缕笑容出现在狐王的眼中,无论怎么看都觉得项阳那是嘲讽的笑。

    “谁,谁怕了,本王身为无尽荒野的十二尊兽王之一,就算是死也不可能会怕了你。”狐王听了项阳的话之后,顿时心中一颤,但是表面上却是硬撑着不肯承认。

    “呛…”

    当狐王的话音落下之后,只听一声剑吟声响起来,这股声音并不是非常愉悦的剑吟声音,而是带着不甘与挣扎,这股声音对于狐王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了,正是它数万年前得到的那个天外修真者的传承的那一柄飞剑的声音。

    “有点儿意思,区区上品灵器,竟然会抗拒我了。”在狐王震惊的目光之中,项阳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他没有继续在狐王怕不怕这个问题上纠结,而是五指张开来,猛然间一吸,顿时这柄小巧的飞剑如何挣扎都没有用,直接被项阳抓在手中。

    项阳仔细看了一下这柄小巧的飞剑,却发现这柄小巧的飞剑已经残破了,正是由于刚刚被项阳那一柄极品灵器级别的神兵给斩了不知道多少下,这柄小巧的上品灵器级别的飞剑上有一道道的缺口,此剑上的气息也变得比正常的上品灵器微弱,就差没有被斩断,别说是再对上项阳的极品灵器级别的神剑会怎么样,就算是对上了一柄上品灵器恐怕也会直接被毁了。

    “看来你确实是得到了修真者的传承了,竟然懂得在飞剑之中留下你的印记,但是,这印记也太粗俗了吧,只要是随便一个修炼出元神的修真者都能够将你的印记抹去啊…”不过,让项阳感到有些诧异却又理所当然的是,飞剑之中确实是存在着一股精神能量体,正是狐王留在这柄飞剑之中的精神烙印,这是它能够使用飞剑的根本的所在。

    项阳脸上带着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似乎狐王在飞剑之内留下来的印记过于粗俗让他感到非常不满,而后,他的手直接在这柄飞剑上轻轻拂过吧,伴随着一股玄奥之极的气息爆发出来的同时,狐王留在这飞剑上面的精神烙印瞬间就被项阳给抹去了。

    “嗤…”

    “吼…”

    项阳随手抹掉狐王留在飞剑内部的印记之后,对狐王的精神力来说简直是无与伦比的伤害,在这一瞬间,它张开嘴巴吐出一大口鲜血,而后则是愤怒的瞪着项阳,发出一声怒吼,眼神仿若要吃了项阳一样,“人类,你夺我宝物,你无耻。”

    “原来是这柄飞剑之中蕴含有一股精神能量体啊,看来这头狐狸就是得到了飞剑内部的传承,才使得它知道了天外的世界的事情啊。”项阳根本就没有理会愤怒欲发狂的狐王,而是直接将精神力探入飞剑之中,顿时感到一股信息传了过来,这一看之下,他心中所有的疑惑顿时全都解决了。

    这柄飞剑内部蕴含着的信息正是飞剑的主人特地留下来的,其中包含了它的传承与一些不甘心的话,大概的内容是,他身为天外修真者,在进行远距离传送阵的传送的时候被敌人杀到,打断了传送,从虚空之中直接跌落到这个世界,一身伤势的同时,却又遭到了这个世界的天地意志的镇压,使得他因为伤势太过于严重,却又因为这个世界没有天地灵气的而存在,他也无法恢复修为和伤势,最终就抑郁而终。

    “这一柄飞剑的主人也是倒霉啊,竟然在进行远距离传送的时候被强敌捣乱,结果从虚空之中跌落到这里,说他倒霉呢,也不倒霉,能够在虚空之中掉落到这个世界,算是运气好得不得了,说他不倒霉呢,刚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本就身受重伤,然后又因为这个世界的天地意志不想让这个世界的生灵知道外界的存在而将它给震杀了,还真是惨啊。”

    项阳抬起头来将目光看向狐王,从这柄飞剑之中他已经知道了很多消息了,但是唯独还是没有找到如何离开这个世界的消息,他心中无奈,带着失望的同时却也知道正常,如果有正常离开这个世界的通道的话,不可能这个世界的人一点儿也不知道。

    至于飞剑内部的传承功法,若是放在修真界之中的话绝对是一门上等的修炼法决,能够让无数元婴期甚至是出窍期的修真者去抢夺,但是对项阳来说则是什么用处都没有,他就连记住都懒得记了。真正引起他注意的是最后的这家伙留下来的一幅地图,上面记载着的正是一处藏宝之地的地点,这一处宝藏蕴藏着的乃是这家伙死亡之前将自己身上所有的宝物全都给埋藏起来了,至于这柄上品灵器级别的飞剑,只是他故意放出来吸引这世界的人的注意力,要让这个世界的人知道他的宝藏所在的地方,让人争相抢夺而已。

    “本座好歹也是合体期的强者,虽然无意中落到这个世界,但是天地意志,你镇压我毁我,本座无能力反抗你,那就设下陷阱,让你这个世界生灵涂炭,让你这个世界的强者前仆后继的去送死。”

    到最后的时候,项阳偶然间发现了在这柄飞剑隐藏在核心之中的一句话,这句话隐藏的太深了,绝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感应到的,就算是修真者的元神之力强大也不一定能够发现,更不用说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元神的说法了。

    “这家伙还真是挺狠的啊,自己被天地意志给灭了,但是却留下一个坑,要让这世界的强者争相抢夺,最终生灵涂炭,可惜可惜,他不知道的是,他这柄飞剑被狐王得到后就藏起来了,也没有什么生灵涂炭的情景出现的样子。”

    “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强者真的被这家伙给坑杀了一些人?但是狐王这家伙得到了飞剑后却还活得好好的,这似乎有点儿说不过去啊。”

    项阳心中嘀咕着,但是他也不敢确定这个偶然间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个倒霉鬼的做法到底有没有成功,因为他从这柄剑上感应到一股岁月之力流转着,可见那个倒霉鬼出现在这个世界的时间不知道多久了,以往的事情,项阳自然不知道。

    项阳抬起头来看向了狐王,不满地说道,“既然你得到了那个天外修真者的传承,怎么还活了这么久了?”

    “我…”

    面对项阳的话,狐王顿时心中一阵郁闷,什么叫做为什么自己还活了这么久?自己身为这个世界的巅峰的存在,难道就不应该活了这么久吗?

    它心中愤怒不已,但是却又担心项阳得到了飞剑之中的一切之后,会觉得自己失去了价值,直接将自己一个一剑劈成两半,那到时候自己就死的不能再死了,因此,它虽然心中不爽,但是却却闭着嘴巴不说话了。

    “起来,别装死了。”

    狐王不说话,却不代表项阳会这么放过它,项阳直接一脚踹在它的身上,冷笑着说道,“说吧,这个传承之中的关于宝藏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了,你去找过宝藏没有?”

    “没有。”狐王连忙摇着头看着项阳说道。

    “没有?怎么可能,你一心想要离开这个世界前往外界宇宙世界之中,你在知道了那家伙的宝藏所在的时候,怎么可能会没有想办法去将宝藏给夺到手?”项阳自然不可能相信这家伙所说的话,如果狐王能够感应到最后一句话的话,以狐王身为狐狸怕死的性格而忍着不去寻找宝藏还是有可能的事情,但是,狐王根本就不可能看到最后那个倒霉的修真者的话,项阳不相信它没有尝试着去找过宝藏。

    “呛…”项阳眼神冰冷的看着狐王,手中的飞剑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杀气,使得狐王感应到了之后顿时吓得浑身一阵冰凉,生怕下一刻项阳会直接一剑朝着它斩下去,它再也不敢嘴硬,连忙说道,“我曾经派遣手下去寻找宝藏,但是,手下一个都没有出来,然后本王…我也曾经深入去探查过一次,却差点儿死在里面布置下来的结界之中,九死一生逃出来之后就再也不敢进去寻宝了。”

    狐狸本身就是比较胆小的一个种族,狐王越是活得久了,越是怕死,它能够从一只普通的凶兽狐狸成长到八品巅峰的修为靠的可不全是运气,其中还包括它的胆小与算计。在刚开始知道宝藏的所在的时候,狐王确实是非常激动,并且带着他的得力手下前往宝藏所在地去寻找宝贝,但是,当它的那些手下进入到宝藏之后却没有一个出来,狐王非常耐心的等待了好几年的时间后,它的手下全都失踪了,它就知道了不对劲,但是,宝藏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它最终还是进去探查了一下,虽然没有深入其中,却也遭到了无法想象的劫难,如果不是它的运气好的话,恐怕早就交代在那个宝藏里面了。

    于是乎,这么多年过去了,狐王虽然依旧非常想要离开这个世界去见识一下更加浩瀚的宇宙世界,但是,它却再也不敢深入宝藏,而是等待机会,好不容易让它等到了项阳这么一个同样的天外来客,心中的高兴还没有持续多久,就发现自己悲剧了,竟然被项阳给擒住了。

    狐王想起了自己这些年来的遭遇,它的心中则是越发的悲痛了,觉得自己的下场比狼王那个家伙还要悲惨,但是,它内心深处还抱着那么一点小小的期望,就是血族始祖的头颅能够突然出现一口将项阳给吞了,或者是跟项阳来大战一场之后,双方两败俱伤,能够让它捡个便宜。

    “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又如此胆小,那么,留着你又有什么用?”

    当狐王心中想着项阳是不是会和那个血族始祖的头颅同归于尽的时候,却见项阳的脸上爆发出一股冲天杀气。

    “不…”

    狐王听了之后顿时面色大变,它知道它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出现了,项阳竟然因为它失去了作用之后,要灭杀它了,在这一刻,它心中被极大的恐慌给充斥着,疯狂的怒吼道,“我可以帮助你,你不是人类吗?我可以帮助你得到凶兽一族的机密,我知道你们人类所不知道的很多消息,你不能杀我…不…”

    “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