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1005章 你这是要谋杀啊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放开我!”

    “行,不过要等会儿。”

    听到云菲菲的叱喝声之后,项阳不仅不生气,反而笑了出来,而后,他眼见着云菲菲要挣扎的时候,他身上绽放出一缕九彩光芒,瞬间就将云菲菲给笼罩着,而后,伴随着这一缕九彩光芒将云菲菲给笼罩着的时候,云菲菲顿时感到整个人一动都不能动弹了,甚至,除了眼睛还能够眨动之外,其他的都无法动弹了。

    在项阳能够动用了自身的真元力的时候,他几乎可以说是变成了无所不能的了,不想让云菲菲动一下,云菲菲就一动都不可能动,项阳脸上带着得意,这是他第一次在这个世界能够真正的肆无忌惮的施展出自身的所有的力量,此刻一经施展出来,顿时效果好的出奇,云菲菲这等修为达到了五品巅峰的高手,说禁锢就禁锢,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这才是他真正的实力吗?随意一挥手,我就连动一下的能力都没有。”在这一刻,云菲菲一动都不能动一下,她的心中则是震惊到了极点,她虽然知道项阳很厉害,但是却从未想到过项阳一身修为竟然真正达到了这等让她就连反抗一下的机会都没有。

    在这一刻,云菲菲确确实实的感应到了自己的生死不由自己,不管是要自己生还是死都是在项阳一念之间,然而,不知咋地,就连她自己也觉得奇怪的是,在面对自己被项阳给禁锢住的时候,她心中带着的只有无限的震惊,却没有丝毫的担忧,在她的心底就知道项阳不可能会伤害自己。

    而这时,项阳抓住了云菲菲的手之后,在云菲菲瞪着眼睛不解的神情之中,他另外一只手则是有一道金色的光芒闪过,不久之前他亲手炼制的十几柄宝剑之中的一柄出现在他的手中,正闪烁着金色的光芒,有一道道金色的剑气正在闪烁着。

    “他这是干什么?难道是要杀了我吗?”当云菲菲看到项阳拿在手中的那一柄金色的宝剑的时候,心中不解,以为项阳是要用这把剑杀了她,但是想了想却又觉得不可能,若是项阳要杀她的话,根本就不用这么麻烦,也不用特地取出这么一把宝剑,凭着这股能够瞬间将她给禁锢住,让她动一下都无法动的本领,就能够眨眼间就灭了她。

    “该不会是要给我的吧?但是给我一柄剑的话,又把我禁锢住做什么?”而后,云菲菲又想起了项阳之前说要给自己东西,这时候,她心中又露出了疑惑的神情,项阳既然是要给她一柄剑,那么为什么又要将她给禁锢住了?

    “难道是怕我不要,想要先禁锢住我,然后硬生生的塞给我吗?但是,这家伙难道不知道就算是塞给我了,我也能够扔掉了,他不可能这样禁锢住我一辈子啊。”云菲菲心中非常疑惑的想着。

    在这一刻,云菲菲心中有着无数的疑惑,整个人一眨不眨的看着项阳,不过,马上她就知道了为什么了,因为项阳一手抓着她白嫩的纤纤细手,另外一只手则是拿着那一柄金色的宝剑直接朝着她的手指切下来。

    “他…他…他是要砍掉我的手?天啊,他这是要虐杀我吗?”云菲菲傻眼了,看到了项阳的动作之后,尤其是见到项阳右手直接将那一柄金色的宝剑朝着她的手砍下去,她整个人顿时露出绝望之色,没想到项阳竟然真的会对她动手,而且,动手就动手吧,竟然还是打算将她的手先斩断了再说,如此做饭,让云菲菲想想就觉得毛骨悚然。

    “罢了罢了,反正爷爷已经去世了,我自己一个人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了,既然如此,我还是死了也好…”

    “嗤…”当云菲菲万念俱灰的闭上了眼睛准备等待死亡降临的时候,忽然之间只觉得手指上有一股轻微的疼痛传过来,然后就没有啥感觉了,她愣了愣之后又睁开眼睛一看,脸上顿时露出了古怪之色。

    只见项阳竟然只是拿着那一柄金色的宝剑将她的手上的手指头小小的给割了一下,一道细小还不到一厘米的伤口出现,有几滴鲜血从中滴出来直接滴在那一柄金色的宝剑的剑身上,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情况出现了。

    “你…”云菲菲张开嘴巴说出一个字,这时候她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项阳已经解开了对她的禁制她能够开口说话了,她马上对项阳问道,“你到底在干什么?”

    这一刻,就算是云菲菲拥有着无上聪明的才智也弄不明白项阳到底是在做什么了,因为项阳所做的一切实在是太古怪了,已经颠覆了她的一切认知。

    “你马上就知道了。”

    项阳轻声笑着的同时将目光看向手中的这一柄金色的宝剑,等到金色的宝剑将云菲菲的几滴鲜血给吸收了之后,算是完成了初步的认主,但是,这还没有完,若只是这样的话,云菲菲虽然也同样能够自由使用这一柄灵剑,却不可能真正达到人剑合一的程度,若是有人想要抢劫只是滴血认主的法宝的话,实在是太简单了,只要对方的实力比她高就能够瞬间将这一柄极品灵器夺走。

    因此,项阳在云菲菲瞪大了眼睛不解的看着他的时候,他直接将这一柄金色的宝剑给抛到空中,而后,他的身上有九彩真元翻滚着,瞬间化为一个燃烧着九彩颜色的火焰炼器炉鼎将宝剑给吸入其中,九彩火焰在熊熊燃烧着,而后,项阳的双手则是解放出来了,他捏着一个个法决,顿时有无数玄奥之极的符文从他的手中发出来,然后瞬间融入到被九彩火焰煅烧着的宝剑之中。

    “这是?”项阳所施展的乃是修真者才能够拥有的炼器的手法,甚至于这种以自身的能量直接在虚空构造出一个炼器炉鼎的做法更是非常不可思议,根本就不是一般人所能够做到的,云菲菲身为这个世界的地地道道的血脉修炼者,何曾见识到这样的手法了,在这一瞬间,她整个人都看得目瞪口呆的。

    “云小妞,再借你一物。”

    就在这时,项阳轻声喝着,双手法诀一引,一指点在云菲菲的额头,顿时,云菲菲只觉得体内有什么东西被项阳抓出来一样,虽然没有感到疼痛,却让她有点儿心慌,瞪着眼睛看着项阳,“你干什么?”

    项阳没有理会云菲菲,但是他的手点在云菲菲的额头之后,直接抓取云菲菲的一缕灵魂气息,然后瞬间投入到正在不断淬炼着的金色的宝剑之中,顿时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响起来,伴随着声音响起来的同时,这柄金色的宝剑猛然间绽放出璀璨的光芒,云菲菲那一股心慌的感觉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发现这一柄距离她足足有十几米远的金色的宝剑竟然与她有种心灵相通的感觉。

    “这…这是?”

    此刻的云菲菲脑袋一片空白,无论如何她都想不出来为什么会出现她会和项阳这一柄金色的宝剑拥有心灵相通的感觉,而且,她的感觉之中,只要她心念一动,这一柄宝剑就会瞬间飞出来听从她的命令去斩杀任何人一样。

    “好了。”这时,项阳轻声笑着,双手一合,顿时那个九彩火焰凝聚而成的炼器炉鼎瞬间就化作一道九彩光芒重新融入到他的体内。

    这是项阳传承自自己那个世界的天地意志的炼器之法,无中生有,以自身的九彩真元构造出一个炼器炉鼎,然后以本命真元之火来炼器,乃是炼器之中非常强大而又神秘难学的法门,但是对于项阳而言却是轻轻松松,信手拈来,随意就能够学会了。

    “嗡…”

    几乎在九彩火焰凝聚而成的炉鼎消失不见的瞬间,这一柄金色的宝剑就这么悬浮在项阳面前不断的颤动着,爆发出一股强大无匹的剑意,这一股剑意惊天动地,就算是有一座百万大山在面前,仿佛也能够直接一剑劈开一样,这柄宝剑原本就是极品灵器级别的,此刻在经过了项阳以自身的本命真元之火的淬炼之后,更是拥有着强大不可思议的力量,甚至于,项阳还特地在其中融入到自己的一缕剑意,使得这一柄剑拥有无坚不摧的特性,这柄剑可以说是比项阳炼制的其他的十几柄宝剑强大的多了。

    “为什么会这样?我竟然会对一柄剑生出一股心灵相通的感觉,这太不可思议了。”云菲菲的脸上带着震惊的神情,她的目光看向这一柄悬浮在虚空之中的金色的宝剑,觉得自己只要心念一动就能够操控这一柄金色的宝剑去斩杀任何人,在这一瞬间,她顿时心神颤动着,并且有一股蠢蠢欲动想要试一试操控这一柄金色的宝剑去实践一下的感觉升起来,这一股感觉上起来之后,就再也挥之不去,使得云菲菲的心神颤动着,眼睛乱瞄着寻找着目标,而在场之中只有项阳一个人,很显然,在过了没多久之后,项阳就已经被她给瞄上了。

    “这家伙还笑得那么开心,哼,不行,这个混蛋,不知道如果让他体验一下被他自己炼制的宝剑给斩过去的感觉的话,他会是什么样的表情。”而后,云菲菲看着不远处也同样看着这一柄金色的宝剑而露出笑容的项阳,忍不住心念一动,直接凭着与这柄宝剑所特有的心灵相通能够随心所欲操控的感觉去操控着这一柄剑朝着项阳斩下去。

    “嗡…”

    “轰…”

    正当云菲菲的心念落下的时候,就听见一声轰鸣声响起来,紧接着这一柄金色的宝剑瞬间绽放出璀璨的光芒,一道金色的剑气足足有数百丈横空而起,带着强大无匹的剑意直接朝着项阳脑袋斩下来。

    “我靠…”

    “云小妞你这是要谋杀我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