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959章 两个奇葩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咦,竟然有人在这个时候撞上来了,还真是有趣。”正当项阳眼神带着杀意看着前方这一株恐怖之极的参天古树的时候,忽然间他神色一动,整个人瞬间融入虚空之中,虽然他依旧能动能听也能够感知到外界的一切,但是,一般人却是已经看不到他的存在了。

    这正是伴随着项阳在得到了他所在的那个世界的天地意志的各种本源规则的注入之后,他对于虚空法则的领悟,使得他已经彻底的真正的完善了‘咫尺天涯’这一门神通之后,使得他对于用‘咫尺天涯’的身法施展出虚空法则已经不仅仅只是局限于赶路了,如今整个人身融虚空,就算是这一株实力超强的古树也不能够发现他的存在。

    “我擦,真是见鬼了,走了这么久了,竟然什么凶兽都没有出现,真是饿死小爷了。”当项阳隐身于虚空之中的时候,只见有两个青年大大咧咧的朝着这边走过来,两人一边走还一边嘟囔着,他们显然遭遇到了与项阳一样的情况,在这附近已经走了很久了,却连一头凶兽都没有看到。

    这两个人的年龄都不大,但是,身上的气息却非常强大,甚至于,在项阳的感知之中,这两个人的实力竟然都不比暗龙那个家伙差。

    这两个青年一左一右并排走着,气息强大却又相差无几,再看两人身上的装束,项阳一下子顿时就笑了出来,两个人的样子竟然非常狼狈,两人原本可以说是非常的英俊帅气的青年,但是,此刻却是衣衫破烂,头发都乱糟糟的还沾着几片树叶,就像是刚刚在草丛之中滚了几圈回来一样。

    不过,令项阳感到诧异的是,这两人的手中一人拿着一把刀和一把剑,虽然刀剑都放在刀鞘之中,气息都被收敛起来了,但是,以项阳的敏锐的感知力却能够感应到在这刀剑之中带着的强大无匹的气息,这绝对不是普通的刀剑,至少是灵器级别的。

    “这两个家伙定然不是普通人,极有可能是来自于这个世界的那些真正的修行圣地之中走出来的,与他们相比,云菲菲虽然是天骄人物,但是却远远无法跟他们相比了。”项阳低声自语着,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之中第一次见到修为如此之强,却又如此年轻的人,与这两个年轻人相比,云菲菲这个绝顶无上的天骄就真正的被比下去了。

    “真不知道这是什么鬼地方,什么时候无尽荒野竟然就连一头六品巅峰的凶兽都找不到了,这真是奇了怪了,老子的第六十道的六品巅峰的血脉之力还没有搞到手呢,如今肚子又饿得半死,这一趟不会又让本少爷白来了吧,王德建你乃乃个腿啊,如果不是你建议老子去将雷家的那些天雷鹤给吃了的话,老子怎么会被罚来到无尽荒野之中两年的时间呢,这两年的时间都快到了,老子如果就连第六十道血脉之力都没有搞定的话,怎么回去见人啊。”只见腰间挂着一把宝剑的青年一边走着的同时,一边对着他旁边的那个青年骂骂咧咧的,很显然,他旁边那个腰间挂着一把刀的青年的名字就叫王德建。

    “张小刀你爷爷个熊啊,你这个混蛋,当初小爷我只是偶然间看到了雷家之中养着一对天雷鹤而已,当时一跟你说,你自己反倒激动的不得了,直接拉着我去将那两头天雷鹤给迷晕了,然后烤了吃了,如果不是有你张家的毒药的话,就凭我们两个人的实力怎么可能将那两只已经成年的天雷鹤给弄晕吃了,他乃乃的啊,那可是两头七品巅峰的凶兽啊,你到现在还敢来怪小爷,你真是太过分了。”被腰间挂着一把剑的青年称呼为王德建的拿刀的青年则是气呼呼的瞪着腰间挂着一把剑的青年,脸上的挨着愤怒之色,并且直接瞪着眼睛看着腰间挂着一把剑的青年,而从他的话中,不难明白那个腰间挂着一把剑的青年的名字竟然就叫做张小刀。

    张小刀听了之后,脸上顿时露出了一缕羞涩,事实上正如王建德所说的一样,他家中本身就对各种毒药之类的有很强的研究,所以,才能够将雷家的两头七品巅峰的天雷鹤给迷晕了,然后两人一人一头直接给烤了吃了,然后在被发现了之后,两人直接被家族惩罚来到无尽荒野之中两年的时间不准回去,当然,这件事情两人都有份,并不能单独怪任何一个人就是了,他们自己也都清楚,反正大家都是好处平摊,如今也是共担风险,共同承受惩罚。

    “噗嗤…”

    项阳一听两人对彼此之间的名字的称呼,他顿时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两个家伙还真是太有趣了,一个腰间挂着一把宝剑的家伙名字竟然就叫做张小刀,而腰间挂着一把刀的家伙的名字竟然就叫做王德建,这简直是与他们的形象彻底反了过来了,只是,不知道他们自身对于剑道和刀道方面的成就是如何的。

    而后,项阳的目光一凝,看着两人腰间挂着的刀剑,这两把刀剑毫无疑问都是灵器级别的,虽然刀鞘与剑鞘都有带着隔绝气息的功能,但是修为达到了项阳这等程度,他的神识的敏锐绝不是这两个刀鞘与剑鞘所能够阻拦的,他一下子就感应出来这两把刀剑的等级还不低,乃是上品灵器的法宝。

    “终于发现了比较正常一点儿的法宝了,上品灵器,这才算是配得上这两个人的修为。”项阳低声自语着,之前的时候,他见到武轻云手中拿着一把软剑的品级竟然只是与他身为武者的时候所使用的差不多的时候,他心中那个震惊啊,还以为是武轻云太穷了,要不然的话身为一个金丹期的强者怎么会只是拿着一柄软剑就宝贵的不得了呢。但是,后来再看云菲菲甚至是暗龙那个七品巅峰的高手,手中的武器的等级竟然也非常差的时候,他顿时明白了,这个世界对于炼器方面的水平似乎集体都很低,要不然的话,以暗龙这么一个七品巅峰的高手,也就是相当于合体期巅峰的强者,是绝对不可能拿着一把极品宝器的,那实在是太掉身份了。

    如今,在见到了张小刀和王德建腰间挂着的刀剑乃是上品灵器级别的法宝之后,项阳才觉得这是正常的,并不是这个世界的炼器水平太低了,似乎是自己所遇到的这几个人真的是太穷了,穷到就连好一点儿的法宝都没有。

    “等一下。”

    正当项阳在观察着两人的时候,张小刀和王德建两人走着走着,已经快要接近白骨区域的时候,张小刀的感知力明显比较敏锐,他伸出手直接拦住了正准备一头冲进去的王德建,脸上带着无比严肃的神情。

    “怎么了?”

    王德建不解的目光看向了张小刀,当他看到了张小刀的脸上带着的凝重的神情的时候,他顿时明白了,自己的好兄弟绝对是发现了什么,要不然的话,是不可能露出如此严肃的神情的。

    两人虽然不是同一个家族的人,但是他们乃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可以说是穿一条裤子长大,这二十几年来,他们两人的关系比跟家族之中的亲兄弟还要亲密,王德建非常清楚张小刀在感应力方面有着特殊的能力,虽然两人都只是六品巅峰的强者,但是,若是要论真正的感应力的话,张小刀绝对超越了七品巅峰的强者的感应力。

    “有强者在窥视我们。”

    张小刀面色严肃,一只手放在腰间佩戴着的宝剑的剑柄上,身上升起一股强大的剑意,沉声喝道,“不知哪位强者在此,我等兄弟二人乃是路过与此,绝无恶意,还请现身一见。”

    “这小家伙厉害啊,我都隐藏在这虚空之中了,竟然也能够被他发现了。”此刻,已经顺着虚空朝着两人靠近了很多的项阳在听到了张小刀的话之后,他顿时眼中露出诧异之色,他知道,张小刀确实是发现了他,要不然的话是不可能发出如此疑问,不过,反倒是因为这家伙还没有靠近,使得他没有发现那一株古树布置下的迷惑人的手段,项阳倒是更加好奇,这家伙既然能够感应到隐藏在虚空之中的自己,再走近一些的话,是否也能够发现古树布置下来的迷惑人的这些手段呢?

    “刀子,你怎么知道盯着我们的强者不是凶兽之中的绝顶强者,而是我们同样的人类的强者呢?”王德建带着诧异的眼神看着张小刀,在这无尽荒野之中,出现凶兽强者的话才是正常的,而若是出现人类强者,虽然有可能,但是,却比较稀少。

    “相信我,这位强者绝对是我们人族的高手,而且还对我们没有恶意。”张小刀脸色严肃的看着王德建,然后对着项阳所在的方向虚空之中抱拳说道,“大家同为人族,难得能够在这无尽荒野之中见到,实乃我们之间的缘分,若是阁下不介意的话,不妨现身一见,您大可放心,我们兄弟二人也同样没有任何恶意的。”

    “有意思,这家伙还真是一个傲气冲天的家伙呢。”项阳轻声笑着,脸上带着一缕淡淡的笑意,张小刀在感应到了自己这个‘强者’之后,并没有露出恭敬之色,也没有一般的年轻人那般谦虚的以后辈自称,这家伙只是以‘阁下’来称呼自己,从这一点就能够看出来,这家伙本身就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人,不过,这也非常正常,他如此年轻,修为就已经达到了如此境界,自然有着他骄傲的本事。

    “也罢,让我去见一见这两个家伙,也许能够认识到这个世界的真正的修炼者是什么样的呢。”项阳轻声笑着,在见到了这两个人之后,在联想到之前云菲菲一直觉得自己是从‘那几个地方’出来的后,他顿时明白了,张小刀和王德建两个人才是来自于云菲菲口中的所谓的‘那几个地方’出来的人。

    项阳有种预感,他从张小刀和王德建两个人的身上可能揭开这个世界的真正的面纱也说不定。

    正当项阳思索着的时候,张小刀见到竟然还没有什么反应,他也不由得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疑惑了,心中带着不解之色的同时,他表面上却没有任何的表现,而是继续沉声开口了:“阁下…”

    “哎,别急别急啊,你这小家伙,年纪轻轻,修为也不错,但是怎么就这么急性子呢,这可不行啊,你要知道,太急的话,再往前踏出一步,就有可能会有生死之危机啊。”就在张小刀刚刚开口说出两个字的时候,只见他前方的虚空产生一阵波动,紧接着则是一袭白衣飘飘,原本应该是宛若谪仙人一般,但是却被身上却带着血渍给破坏了完美形象的项阳从虚空之中迈步走出来,他背负着双手,脸上带着笑意看着张小刀和王建德,那个样子,就好像是一个长辈在看后辈一样,使得两人觉得心中一阵不爽。

    当两人看向项阳的时候,就见项阳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虽然脸色依旧有些潮红,但是,由于刚刚吐了几口鲜血,再加上隐身于虚空之中这么久的时间,他的肉身之中蕴含着的恢复力自动运转着,已经将伤势恢复的差不多了,而且,就连体内那十几道的‘万灵之力’也似乎因为刚刚受到了冲击之后受到了影响一样,如今虽然时不时的会继续冲击一下穴位,却也不是那么猛烈,也没有太大的声音传出来,这倒是让他少了许多尴尬。

    “你是谁?”

    张小刀和王建德紧紧地盯着项阳,他们的眼中带着异色,脑中回想着那几大圣地之中的这个年纪的年轻的强者,但是,无论两人如何想,愣是没有想到有项阳这么一号人。

    “刀子,你听说过这家伙吗?竟然能够直接从虚空之中出现,这可是已经对虚空方面的领悟达到了一个非常高明的境界的人才能够做到的啊,以他这种天赋,肯定不会是默默无闻的存在,但是为啥我就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个人呢?”王建德在暗地里直接传音给张小刀道。

    “想不到竟然竟然号称万事通的小。贱。贱。也不知道这家伙是谁,那小爷自然更加不知道了。”张小刀听了之后, 带着诧异的眼神瞥了一眼王建德,表面上则是笑着回答道。

    “干,你才小。贱。贱,你全家都是小。贱。贱。”王建德在听到了张小刀的话之后,顿时气得七窍冒烟,狠狠的瞪着张小刀,虽然两人之间的外号的称呼已经十几年了,但是每次听到张小刀对他的称呼的时候,王建德总是气得差点儿动手跟张小刀拼命。

    事实上,就因为两人之间的外号的称呼这个问题上,两人并么有少‘对练过’,但是,两人的修为虽然差不多,天赋也相差无几,但张小刀这家伙修炼的一道无影无形的剑诀实在是太诡异了,能够让人防不胜防,除非王建德肯跟张小刀拼命,否则的话,在对比之中,他自然不可能是对手,因此,他已经背负着‘小。贱。贱’这个外号不知道多少年了,如今每次被提起之后,他还是觉得心中一阵酸楚。

    “好了好了,别闹了,你已经当了十几年的小。贱。贱。了,就别在这个时候跟我闹了哈,等下次约战之日到了的时候,也许你就能够拥有自己真正的好听的外号了,到时候,刀哥一定给你一个让你满意的霸道无比的外号。”张小刀忍着笑传音说道。

    “你这个混蛋。”王建德听了之后脸上的幽怨的表情更盛了,但是,他却也知道张小刀所说的是事实,两人从小到大为了这个外号不知道争斗了多少次了,虽然每次都是他输了,但是,两人却已经形成了一种惯例,每年都要打上一场才肯罢休,算算时间,距离他们下一场大战已经只有不足两个月的时间了,他这次有信心能够与张小刀一决高下,觉得自己绝对能够摆脱这个十几年的名号了,心中顿时一阵激动,但他却也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在暗中观察了项阳一下之后,就继续与张小刀传音起来。

    “这家伙应该是被雪藏起来的那些人,不过,看他的样子应该也不像是那种阴险狡诈的家伙吧。”

    “算了,先看看这家伙的品行再说吧,如果可以过得去的话,倒也可以认识一下。”

    “不过,想跟咱们兄弟认识,那可不是简单的事情,还要看这家伙有没有资格才是。”

    “……”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传音者,似乎将项阳给忘了一样,项阳在一边背负着双手站着,忍不住用神识截取他们的传音一听,顿时露出哭笑不得的神情,“这两个家伙还真是奇葩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