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933章 接踵而至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项大哥,你跟我回去吧,我可以跟晴儿住在一起,你住我的房间就行了。”天空之中,月亮精华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一道道璀璨的月亮光华洒落下来,项阳体内的两种功法依旧在运转着,而且,在这个时候,由于他体内的功法已经自主运转到了巅峰,以他为中心,他周围百米范围之内的所有月亮精华全都被他吸收了,可以说,他方圆百米成了一片月亮精华的真空地带,就连月光都比较暗淡了,武轻云和黄月晴两女却没有察觉到,此刻,武轻云的眼神带着祈求之色看着项阳想要让项阳跟她回去,她心中怕项阳如果没有找到住的地方的话,会再去酒吧厮混。

    在武轻云的心中,自然不希望项阳去酒吧等场所厮混,只想着带着项阳回到自己的宿舍之中,将自己的房间让给项阳,自己跟黄月晴一起住一间房间就可以了。

    “这丫头也同意吗?”项阳好奇的将目光看向了黄月晴,之前这丫头一听到武轻云要带着自己前去宿舍的时候,就非常疯狂的抗拒着,但是,现在却一声不吭,很显然是已经同意了让自己去她们的宿舍住,这丫头变得也太快了吧。

    “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她拉着我求了老半天,如果我不答应的话,她甚至要跟我恩断义绝,再说了,她把自己的房间让给你,我还是待在自己的房间里面,而且我也能够看着你们,不让她一时头脑发热而不去想”黄月晴听了之后,顿时面露无奈之色,白了武轻云一眼说道。

    “所以,你才是我的好姐妹啊。”

    武轻云得意的看了一眼黄月晴,对于黄月晴能够答应自己,让项阳跟着一起回到宿舍,她非常高兴,原本她是可以带着项阳回到她在外面的别墅的,但是,却被项阳拒绝了,同时,她心里也想着,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似乎不太好,于是才想办法劝说黄月晴,让她答应项阳去住在她们的宿舍,还好的是,黄月晴终究是被她给打动了。

    “困死我了,我们走吧,回去睡觉。”

    黄月晴无奈的白了武轻云一眼,然后打了个哈欠就要离开,原本她正在睡觉的,但是被武轻云拉着看着网上论坛的消息后,又被她拉着出来找项阳,已经耽误了太多睡眠的时间了,这对于一个嗜睡如命的她来说,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对,项大哥我们走吧,要不然的话就要天亮了。”武轻云也连忙对项阳说道,说着的同时,就要伸出手去拉项阳,然而,项阳却非常不给面子,将双手背负着,淡淡的说道,“我,似乎还没答应要跟你回去。”

    “什么?”

    武轻云听了之后顿时傻眼了,她的手非常尴尬的举在空中,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了起来,“你为什么不肯跟我回去,难道你还想去酒吧吗?”

    一想到自己所做的一切竟然都是白费功夫,项阳似乎还想着要去酒吧的样子,武轻云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小云,我们走吧,这个家伙太不识趣了,我们不要理他,哼,不要忘了,他可是被人称为项魔王的,这可是真正的一个魔王。”黄月晴则是转过头来狠狠的瞪了项阳一眼,然后拉着武轻云的手直接离开。

    “等一下。”

    武轻云则是不马上就走,她站在原地,将倔强的目光看向项阳,轻声道,“你不给我一个答案的话,我就不会走。”

    “你们两个人站在我的身边,难道就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吗?”项阳轻声笑着,带着淡然的笑容的眼神看向了两女的同时,体内的玄功疯狂的运转起来,而后,他全身所有的毛孔全都张开了,无数的月亮精华,甚至夹带着天地之间微弱的月亮精华融入到项阳的体内,在这一刻,他身体周围因为吸收了大量的月亮精华之后所形成的真空的地带甚至开始不断的扩大,由原先的一百米的空间范围变成了两百米,整整扩大了一倍。

    “什么?”两女听了之后顿时愣住了,而后,当项阳疯狂运转功法的时候,她们顿时发现了异常了,天空之中月亮洒落下来的月亮精华竟然瞬间全都被项阳吸引而去,原本被月亮光芒所照耀的大地却出现了异常,项阳身体周围一大片范围之内,明显比其他地方黯淡了很多。

    “你…你竟然在吸收月亮精华修炼!”

    两女震惊的看着项阳,她们身为一名三品修炼者,非常清楚,血脉修炼者在修炼的时候能够吸收月亮精华来修炼,但是,一般人根本无法吸收多少月亮精华,因为月亮光华无穷无尽,月亮之力自然是无穷一般,天空之中洒落下来的月亮光芒,无论血脉修炼者如何修炼都不可能吸收的完,就算是武轻云见过她的爷爷六品巅峰的强者修炼吸收月亮精华,也没有造成这等动静。

    “轰…”

    此刻,项阳周身造成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他整个人仿佛化成了一个真正的黑洞一样,方圆两百米范围之内的月亮精华全都被他吸收殆尽,使得两女站在项阳的面前已经感应不丝毫的月亮之力。

    “你修炼的动静怎么会如此之大?你到底是什么层次的强者?”两女瞪着眼睛看着项阳,她们只觉得脑袋嗡鸣之声不断的响起来,在她们的心中,结合她们以往所看过的书籍,没有任何一个血脉修炼者吸收月亮精华能够造成这等动静,就算是七品高手和八品高手也不可能。

    “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为什么不跟着你回去,是因为我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好好修炼。”项阳轻声笑着,眼神温和的看着武轻云,“回去吧,不用担心我,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却不可能真的去一些地方厮混的,我现在只想着好好修炼,你们还是学生,你们的修为只是三品巅峰,马上就能突破了,所以,你们也应该好好修炼,先把修为提升到云小妞的那个程度之后,再去想其他的东西,知道吗?”

    项阳的话一语双关,本身就是想要让两女不要乱想,尤其是武轻云,项阳已经能够感受到这丫头对自己并不是盲目的崇拜,而是真的产生了一种****,所以,他想让武轻云放弃对自己的感情,因为他在这个世界不想也不能跟她们有什么关系。

    “那你去修炼吧。”

    武轻云和黄月晴两女都是非常聪明的人,她们自然知道项阳所说的两方面的意思,武轻云面色发白,却咬着牙看着项阳,低声说道,“我们走吧。”

    一句话说完之后,武轻云就直接拉着黄月晴的手远去,头也不回的朝着广云大学的方向离开。倒是黄月晴时不时的转过头来看着项阳,尤其是,当她看到项阳周身那灰暗的地带的时候,眼中更是带着奇异的色彩。

    “真是两个可爱的小姑娘。”

    项阳轻声笑着,背负着双手站在原地,他体内的功法依旧在疯狂运转着,不管是他所自创的功法或者是‘万灵圣体’的法门,都是他自己主动去运转的。

    此刻,项阳周身全都爆发出一股越来越强大的吸力,他吸收月亮精华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多,方圆两百多米的范围全都变成了月亮之力的真空地带。

    项阳背负着双手并没有马上离开,他嘴角带着淡淡的冷色,目光看向了不远处一处建筑,那是一条比较黑暗的胡同,由于胡同上方有建筑的遮挡,幽深而又宁静,再加上没有灯光的照耀,那个不同很黑暗,但是,项阳却能够看到有一道淡淡的人影正融入到黑暗之中,正偷偷的看着自己。

    若是一般人,甚至是这个世界的六品巅峰或者七品的修炼者也不一定能够发现胡同之中隐藏着的那一道黑色的身影,因为那道身影应该是施展了一种神通功法,将自身隐藏在虚空之中,这是一种融入到黑暗之中的神通功法,若非项阳乃是一名上古练气士本质上也是一名修真者,他天眼已经开了,就算是没有施展出天眼神通,就算是没有特地动用神识,却也能够轻而易举就看到了那一个隐藏在黑暗之中的人影。

    “被发现了。”

    胡同之中,却是隐藏着一个人,他的名字叫做关隆正是关家的人,为了调查关跃鹏为什么会失踪了的事情,他下午就已经到了广云大学,虽然还没有调查处关跃鹏到底去什么地方了,但是他并不觉得关跃鹏已经死了,而是第一时间将注意力放在项阳的身上,并且动用了关家在这广海市之中的能量追击到了项阳的所在。

    “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表面上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是吸收月亮精华的能力竟然如此之强,如此强大的吸力,以他为中心,方圆数百米之内都变成了月亮精华的真空地带,简直是太可怕了,就算是老祖也不可能拥有这样的能力啊。”当关隆被项阳发现的时候,他心中正震撼于项阳修炼所造成的景象。

    “要现身,还是要赶紧离开?”被项阳的目光扫过来之后,隐身在黑暗之中,几乎跟黑暗化为一体的关隆脸色变幻不定,他心中非常后悔竟然没有早一步先离开,虽然他无法察觉到项阳的修为到底达到了什么境界,但是,从项阳吸收月亮精华所带来的动静就已经能够让他心神颤动着,觉得项阳的实力已经达到了无与伦比的程度,恐怕就算是家族之中的七品境界的老祖都不是项阳的而对手。

    “还不出来,难道要我请你吗?”当关隆犹豫着的时候,项阳的脸上已经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情了,他老早就已经感应到了关隆的存在,可以说,关隆是跟着武轻云和黄月晴一同出现的,很显然,这家伙是一路跟着两女,知道两女在寻找自己,然后顺过来隐藏着,对于这种人,项阳非常不爽,但是,在两女在的时候,他并没有马上发作,而是等到两女离开,他才打算跟这家伙好好算算账,问问看到底为什么跟着自己。

    “哎…”

    关隆原本还在犹豫着要不要走出来,但是,当他听到了项阳脸上带着的冷笑的神情,似乎要动手一样的时候,他知道,如果不出来的话,就算是他想逃走恐怕也逃不了,因为先入为主的观念,他觉得项阳的修为绝对是七品高手,甚至是超越了七品高手的存在。

    说起来,关隆本身也是关家的一个高手,他的修为甚至已经达到了六品巅峰,只是无法踏入七品的境界而已,而且,他还年轻,如今也只是一百多岁而已,还有一百多年的时间能够活着,在关家之中,是非常有可能突破到七品境界的种子选手之一,在七品高手不出的情况下,他可以说是真正的无所畏惧,但是,此刻见到了项阳之后,他害怕了,尤其是见到了项阳将周身的月亮精华全都给吸光,成了一片真空地带的时候,他被吓得就连逃跑都不敢了,只能够乖乖的听项阳的话走出来。

    “关家关隆见过项老师。”

    关隆走出来之后,虽然心中发颤,但是表面上却脸色严肃,对着项阳拱手拜下去,行了一个晚辈礼,是的,关隆对项阳行的礼乃是实实在在的晚辈对长辈行礼的礼仪,他是一个一百多岁的老头,而项阳却只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他对项阳拜下去,不仅没有丝毫的尴尬和不好意思,反而面露虔诚之色,就好像项阳真的是他的前辈一样,如果不知道的人甚至会觉得项阳就是他的长辈。

    “你是关家的人?”

    项阳见到对方对自己行大礼的时候,他就已经明白了,这家伙肯定是被自己修炼的时候疯狂吸收周围的月亮精华所造成的场景给吓到了,但是,当他听到对方竟然姓关的时候,顿时眯起了眼睛,已经明白了,这家伙估计是要替关跃鹏报仇来了。

    “是,晚辈正是关家的人,此次冒昧来访,绝无恶意,只是听闻前辈的大名之后,忍不住想要瞻仰一下前辈的风采,若有不当之处,还请前辈见谅。”关隆脸上带着谨慎之色,对项阳根本就不敢有丝毫的不敬,不过他倒也是说实话,他还不知道关跃鹏的死亡跟项阳有关,此刻来见项阳,只是单纯的想要见一见闹得如此沸沸扬扬,甚至被人称为‘项魔王’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

    此刻关隆心中后悔啊,早知道他就不应该隐藏在暗中来了,若是项阳不爽之下,直接一巴掌将他给扇死的话,那他可就真的是死的太冤了,只是,此刻他既然已经来了,并且被项阳发现了,他所能够做的就是及时弥补,不让项阳觉得他是带着敌意来的,才能够消除掉他的危险。

    “你来这里真的只是为了瞻仰我的风采?”项阳听了之后顿时面露古怪之色,关跃鹏可以说是间接性的死在自己的手中,这家伙竟然还来瞻仰自己的风采,看这家伙并不像是说谎的样子,看来是还不知道关跃鹏的死跟自己有关啊。

    “要怎么处理这家伙呢?”项阳摸着下巴歪着脑袋看着关隆,对反乃是六品巅峰的强者,也就是分神期巅峰,若是真的要大战起来的话,项阳虽然有把握灭杀了对方,但是可能要耗费一番功夫,而且,对方也没有表现出敌意,若是就这么动手的话,似乎也有点儿说不过去。

    “他是在想着要不要杀我吗?”关隆在看到项阳捏着下巴露出这衣服表情的时候,他顿时明白了项阳肯定是在想着要对他怎么样,所以,此刻他心中非常紧张就好像是整在接受审判的人一样。

    “既然是瞻仰我的,你也不应该躲在暗中吧。”项阳心中已经有了打算,但是他并没有马上放关隆离开,而是冷着脸看着关隆,哼了一声道,“鬼鬼祟祟跟着我的学生而来,然后又施展神通隐藏在黑暗之中,你觉得我会认为你是一个好人吗?”

    “前辈明鉴,在下真的没有任何不轨的想法。”关隆听了项阳的冷哼声之后,顿时吓得浑身一颤,连忙解释道,“晚辈正是因为瞻仰您的风采,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您,所以,才会跟着两位姑娘而来,然后又怕打扰到前辈,不得已之下才施展神通隐身于这里,还请您见谅,我真的没有任何的敌意啊。”

    慌乱之下,关隆甚至直接称呼项阳为‘前辈’了,他实在是怕项阳突然间动手,一掌拍死他。

    “当真没有任何敌意?”项阳心中暗笑,心中想着等这家伙知道了关跃鹏的死跟自己有关系的时候,这家伙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但是他表面上却依旧冷着一张脸,瞪着他。

    “我保证,以我关家万年的声誉来保证,绝对没有任何的敌意。”关隆连忙举起手说道,此刻,他的额头已经充满了汗水,一脸紧张的看着项阳。

    “别紧张,我并不是嗜杀之人。”项阳见到一个六品巅峰的高手竟然被自己吓得满脸大汗的时候,不由得一阵无语,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什么天理难容的事情一样,他神色温和的看着对方,有心想要缓解一下对方的紧张的情绪。

    然而,项阳不说还好,他这一说出来,关隆顿时更加紧张了,他想起了刚刚不久之前看到的关于项阳的传说,‘项魔王’啊,能够被称为魔王的人,竟然还敢说自己不是嗜杀之人,试问谁会相信?

    “怎么,你还不相信了?”项阳的一见到关隆脸上的表情,哪里能不明白这家伙心里想些什么,一想到自己竟然莫名其妙的被冠上了一个‘项魔王’的称号,他顿时心中一真郁闷,瞪着眼睛看着对方。

    “我信,我信,我真的信。”

    被项阳这么一瞪眼,关隆顿时吓得一个哆嗦,苦着一张脸,连忙说道。

    “罢了罢了,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你走吧。”项阳本想在吓一吓对方的,但是忽然间他心念一动,脸上露出一缕冷笑,直接摆摆手放关隆离开。

    “我真的可以走了吗?”关隆不敢置信的看着项阳,没想到幸福来得这么快,项阳竟然突然间打算放他离开了,他心中还不敢相信,瞪大了眼睛看着项阳。

    “难道你不想走,想要留下来让我请你吃饭吗?”项阳则是一瞪眼,脸上带着不爽的神情看着他。

    “不不不 ,我马上就走,马上就走。”关隆一看到项阳似乎要生气的样子,顿时吓得脸色一变,急匆匆的转身就直接化作一道光芒消失不见,生怕走得晚了会被项阳给抓住宰了一样。

    “这家伙亏他还是一个六品巅峰的高手,竟然胆小如鼠,枉他身为六品巅峰的高手啊。”项阳听了之后,顿时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不过,马上他的笑容就收敛了,目光看向远处,那是一片空白的地方,月光明亮,路灯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就这么淡淡的看着那空旷的地方,轻声笑着说道,“今天真是热闹,刚刚打发走了一个,又来了一个,而且还是一条更大的鱼,我真是三生有幸啊。”

    “出来吧,别藏着了,堂堂七品高手难道还需要像刚刚那个家伙一样躲躲藏藏的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