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826章 以道友为尊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项阳,恭喜你们父女团聚儿!”

    “呃…”

    火霓裳脸上带着笑意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项阳顿时傻眼了,他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整个人呆呆的看着火霓裳,看了看周围,又看了看自己,忍不住问道,“丫头,你在说我?”

    “对啊,这世上,我认识的人除了你叫项阳以外,还有谁叫项阳?”火霓裳白了项阳一眼,看着项阳怀中的馨儿的时候,忍不住嘀咕道,“我还以为馨儿真的是你的徒儿呢,现在看来,这可爱的小姑娘明显是你的女儿啊。”

    “你这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项阳见了之后忍不住无奈苦笑了出来,他目光瞥了一眼郑云琪,发现后者的脸上带着羞涩,竟然没有生气的时候,项阳顿时无语了,这个女人还真是,都被火霓裳强制变成了自己的女人了,竟然还不生气,反而露出害羞的样子,这不是明显告诉别人火霓裳所说的都是真的吗。

    郑云琪倒是一个美女,而且气质非凡,但是项阳还针对她没啥感觉,他见到了郑云琪脸上的害羞之色的时候,顿时无奈的摇着头。

    “难道不是吗?你们两人的样子当真是比父女还要亲密。”火霓裳酸溜溜的看着项阳,莫名其妙的心里面升起一股醋意。

    有时候,一个女子的吃醋会是无缘无故,没有任何理由的,火霓裳是道门的天骄圣女,而且还凝聚了本源金丹,但是,她却也是一个女人,是一个喜欢项阳的女人,此刻,在见到了馨儿和项阳如此亲密,再加上郑云琪看着项阳的眼神带着羞涩的时候,她顿时吃醋了。

    “还真不是。”

    项阳笑着说道,“虽然我也很想要有一个如此可爱的宝贝女儿,但,事实上,馨儿是我的真传弟子,而不是女儿。”

    “真的假的?”火霓裳半信半疑的看着项阳,她其实知道项阳是不会乱说的,在项阳说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自己误会了,但,她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说自己误会了,是无缘无故的吃醋吧。

    “当然是真的。”

    项阳点了点头,而后低下头去看着怀中的小可爱馨儿,“你说是不是呀,馨儿。”

    “嗯嗯,妈妈说了,哥哥是馨儿的师傅。”馨儿可爱的点着小脑袋的同时,紧紧地抱着项阳,笑嘻嘻的说道,“不过,馨儿还是喜欢叫哥哥。”

    “哈哈…哥哥也喜欢馨儿呢。”

    项阳顿时高兴的笑了出来,他并不是顽固不化的人,尽管已经将馨儿当成了真传弟子,但他却并没有要求馨儿一定要喊他师傅,反而觉得叫他为‘哥哥’更好。

    项阳笑着的同时,馨儿的体表有一团黑色的雾气突然间浮现,这一股雾气带着邪恶的气息,里面仿佛有一头恶鬼正在嘶吼着一样,这一团带着邪恶的气息的黑雾正是馨儿被人种下的降头术。

    上一次与馨儿相遇的时候,项阳虽然实力达到堪比元婴期的程度,却还没有把握在不伤到馨儿的情况下将之驱除,只是想办法以自身的力量封印住了,而如今,项阳的修为达到了惊天动地的程度,无声无息的就能将这一团无形的能量给驱除,而且还是直接禁锢住取出来。

    “这是…”郑云琪就站在旁边,她再见到了馨儿体内飘出来的那一团黑雾的时候,顿时面色大变。

    由于不久之前,馨儿体内这股力量被项阳给封印起来了,使得郑云琪都差点儿忘了自己女儿体内还有这么一个炸弹的存在,此刻项阳取出来之后,顿时让她心神颤动着。

    “放心,已经被我取出来了。”项阳轻声笑着,眼神带着冷意看向这一团黑色的雾气,在其中有一个厉鬼正不断怒吼着,很显然,这是一尊强者的分神,但是本体却不怎么强大,也就相当于道门的分神期的强者而已,在以前的项阳看来,对方的实力强横无比,但是在如今的项阳看来,却什么都算不上,随手就能够捏死,只是,对方竟然敢对馨儿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姑娘下了降头术,并且打算将馨儿变成夺舍的对象,项阳岂会让对方如此轻松去死?明显是不可能的事情。

    “等我解决完这里的事情,就好好招待你一下。”项阳低声自语着,并不担心这股分神的主人感受到了之后会作出什么反应,此刻的他的实力超越这股分神的原主人的实力太多了,只要他愿意,就能顺着这股分神追杀到对方本尊的身上。

    “这是降头术,有邪道强者竟然在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女孩身上下了如此邪恶的降头术,竟然是打算将这个小女孩培养成为夺舍的替身,太可恶了。”

    这时,道门的巨头们在看到了从馨儿身上飘飞出来的那一团黑雾的时候,一个个全都面露阴沉之色,尤其是道门中的正道宗门的巨头们忍不住露出了怒意,道门之所以为道门,正是因为他们乃是东方世界的守护者,为了守护东方世界而存在的,如今,见到了馨儿这个如此可爱的东方世界的小女娃竟然被异族强者当作夺舍的对象下了黑手的时候,几乎有大半道门巨头都露出一股杀意。

    “有意思。”

    项阳感应到了身后的道门巨头们的情绪波动后,他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缕淡淡的笑意,而后,轻声笑着将馨儿交还给郑云琪,轻声道,“馨儿先跟着妈妈回去,哥哥先把坏人给打跑了就去找馨儿哦。”

    “那哥哥要快点儿哦。”馨儿乖巧的回应着,她的大眼睛一闪一闪的,仿佛是天空之中闪亮的星星一样明亮,让人看着一阵喜爱,项阳差点儿忍不住又要抱着她,但是看到了从馨儿体内取出的那一团黑色的雾气的时候,他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轻轻一挥手,伴随着九彩光芒闪过的同时,将馨儿和火霓裳送走,而后,并没有马上处理这一团黑色的雾气,而是将目光看向了道门的各大巨头。

    “老哥,我们又见面了。”当项阳目光看到清风阁阁主的时候,他的嘴角顿时露出了一缕笑意,想起了不久之前自己还要靠着凤凰弓与天地异变产生的助力才能够对付清风阁阁主,而如今,自己的实力却已经要让清风阁阁主仰视的时候,项阳顿时觉得心里怪怪的。

    “咳咳…好兄弟,是有一段时间不见了。”清风阁阁主没想到项阳竟然会对自己打招呼,顿时惊喜莫名,一时之间有点儿语无伦次,就好像是突然间得到了无上赏赐一样。

    曾几何时,在清风阁阁主的眼中,被迫与项阳结拜兄弟乃是一件很吃亏的事情,毕竟,他乃是道门的巨头,是清风阁的阁主,而项阳只是世俗界的普通修炼者而已,两人之间的身份地位有着天大的差别,但是,如今,依旧是有着天地差别,只是一个天一个地的角色转变了,曾经在地上仰视的项阳变成了高高在上,俯视清风阁阁主。

    清风阁阁主就因为项阳特地跟他打招呼,让他有点儿不知所措的时候,他身边的道门的其他巨头全都一个个全都面露古怪之色看着清风阁阁主,有的不知情的则是心中懊恼,觉得被清风阁阁主给抢先了。

    而项阳并没有和清风阁阁主多说废话,而是将目光在其他道门巨头的身上扫了一遍,对于正道的巨头们,他的眼神非常平淡,只是一扫而过,但是,当他眼神看向邪道的几个巨头的时候,顿时眯起了眼睛,眼中带着的寒意让这些邪道巨擎全都心中发颤,还以为项阳要除魔卫道了,就差没有转身就逃跑。

    还好的是,项阳虽然对于邪道的人没有什么好感,但是,只要对方没有惹到自己的身上,他也懒得出手降魔卫道,他的目光在道门的所有巨头的身上扫过之后,则是将眼神看向了手足无措的黑玄宗的宗主。

    “完蛋了,他这是要对我动手了吗?”这个时候,黑玄宗的宗主心头发颤,甚至就连抬起头来正式项阳都不敢,因为他感到了项阳的眼神之中似乎带着一股很强的杀意一样,一想到天邪门宗主直接被项阳给秒杀的形神俱灭,黑玄宗宗主顿时觉得心里冰凉冰凉的。

    “怎么办,怎么办…”黑玄宗宗主心里颤动着,他虽然是道门的邪道巨擎的,但着实被项阳给吓到了,就连看都不敢抬起头来看向项阳。

    “你刚刚不是很勇猛吗?还出手偷袭我,现在呢?怎么不动手了?”

    项阳嘴角带着一缕淡淡的冷笑,对于黑玄宗的宗主,他却是没有任何好感,心里面也没有打算放过这家伙,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这一身实力只是临时的,等决战三十六翼天使结束之后,他的实力就会退化,到时候别说是黑玄宗宗主,随意来几个出窍期的强者自己也不是对手,因此,在这个时候,该出手的时候就要出手,该很辣的时候就要很辣,绝不能手下留情。

    “我…”

    “轰…”

    黑玄宗宗主刚刚抬起头来说了一个字,正想要求饶的时候,只听轰的一声响起来,项阳一挥手,一道刺目的九彩光芒闪过,黑玄宗宗主脸上的表情不变,但是整个人身体却是直接崩碎了。

    “砰…”

    在这一刻,黑玄宗的宗主这一位道门的巨头就好像是一面玻璃镜子一样,无声无息的,整个人直接崩碎开来,并且,他全身的碎片并没有朝着地面掉落下去,而是直接在高空之中就直接点燃起九彩火焰,瞬间烧成飞灰。

    “死了…”

    全场寂静无声,全程观看着这一幕的这些道门巨头们全都脸色大变,甚至于,就连认识项阳的清风阁阁主和飘渺宗宗主也心神颤动着,心中对项阳升起一股敬畏之心。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是有人胆敢对我身边的人动手的话,就算是上碧落下黄泉,我也要追杀到底,黑玄宗宗主和天邪门宗主两人不仅纵容门下弟子欲图伤害我身边的人,更是残害苍生,因此,我动手灭杀他们两人,不知诸位有什么意见吗?”这时,当道门的巨头们心头颤动的时候,只听项阳背负着双手淡淡的说道。

    “没…没什么意见。”

    “做的好,这等邪恶之徒,早就应该铲除掉了。”

    “道兄实在是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啊,还我东方修炼界一个和平的修行环境。”

    “……”

    当项阳的话音落下之后,这群东方修炼界的最强者,一个个全都口是心非的应着,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一个劲的夸着项阳,觉得项阳做得实在是太对了。

    “这两个老鬼虽然是邪道的人,但是却太过于歹毒了,我早就看他不爽了,多谢道友为我邪道铲除掉两大祸害,从此之后,我邪道当以道友为尊。”

    更有甚者,有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直接若有其事的对着项阳抱拳说道。

    “你是?”

    项阳目光看向对方,脸上带着狐疑之色。

    “回道友,在下阴阳宗的王银洋。”中年男子连忙说道。

    “哦,阴阳宗啊。”

    项阳一听顿时乐了,自己之前一不小心灭了王飞后,还觉得奇怪,为啥王飞背后的人没有出现,而如今,这家伙终于蹦出来了,但是,似乎对王飞的死亡还不知情的样子。

    “王飞是你阴阳宗的人吧?”项阳淡淡的问道。

    “那个逆徒早就已经判出阴阳宗了,我等真在全力追寻他的下落,不知道友可知道他在什么地方?”王银洋一听脸上顿时露出愤怒之色,表面上一脸愤怒的大吼着的同时,心里面则是无奈,他自然之道自己的徒儿王飞被项阳给灭了,但是他却不敢说出来,还要装作不知道,并且编出王飞已经判出宗门的事情来,要不然的话,恐怕他就会成为第三个被项阳灭杀的道门强者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