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801章 震惊的云飞扬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东方的修真者,我乃艾德鲁,光明教会第十二届教宗,记住我的名字,等会儿在圣光之火上烧烤的时候,你会对这个名字非常刻骨铭心的。”

    修为已经恢复到巅峰的西方强者艾德鲁凌空而立,脸上带着狰狞的杀意看着项阳,当他真正感应到了项阳的实力只是分神期巅峰的境界之后,他的心里面一阵抽搐,分神期巅峰的境界,对于一名实力达到了合体期的强者而言,简直是弱得不能再弱了,他沉睡之前杀过的分神期的高手一只手都数不过来,然而,光明教会的后手,总共九个留在小神界之中的强者,这些可都是名副其实的与东方合体期修真者相当的超级强者,他们竟然被项阳给弄死了八个,这简直是天大的耻辱。

    一想到九个人,如今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在队友的帮助下恢复了修为,虽然还未真正达到巅峰,但是对付项阳已经够了,毕竟,在艾德鲁的眼中,项阳只是分神期的修为而已,二者之间的差距宛若天地一样,他觉得他只手就能够捏碎项阳。

    “可恶的东方人,我要抽出你的魂魄,将之放在光明圣火上焚烧千万年,让你生死不能自己掌握。”艾德鲁心中愤怒的自语着,能够让一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合体期的强者如此愤怒,恐怕也只有项阳能够做到吧。

    要知道,对于修炼者而言,修为越强,修炼的时间越久,他们的心性就越是达到了完美的状态,越是少有人能够让他们的心性产生波动,艾德鲁的修为达到了合体期的程度,他本身也活了不知道多少年,心性早就达到了波澜不惊的程度,如今,却被项阳气的咬牙切齿的,也实在是不容易。

    而项阳对此则是没有感到任何得意,而是微微皱起了眉头,目光看向对方,眼中带着凝重之色,他从对方身上感应到了一股惊天动地的实力,对方身上的能量波动强大无比,那是比自己强大了十倍不止的力量,这才是真正的恐怖的敌手。

    “这下子真的要拼命了。”

    项阳低声自语着,想了想之后,还是将霸王战刃给收起来,身上的银色的光芒迅速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九彩的光芒正在流转着,正是自身的实力在流转不休,眨眼间的功夫他就已经将体内的真元重新换成了自身原本修炼的最为原始的练气士的真元,这才是他最为巅峰的力量。

    虽然说运转‘霸王七击’的配套法诀,施展出‘霸王七击’能够发挥出巅峰霸道无匹的实力,但是,毕竟在应用方面肯定不如项阳从小修炼到大的功法,他真正最强大的还是自身修炼‘逍遥诀’所得到的九彩真元。感应到澎湃的九彩真元在体内流转着,项阳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就算是对方是合体期的强者又如何,自己如今可是拥有分神期巅峰的实力,也只是差了一个境界而已,并非是不可弥补的差距。

    “轰…”

    “既然你如此得意,那我就让你看一看什么叫做以弱胜强,什么叫做真正的无上剑道。”

    项阳低声自语着,不知何时,太阿剑又一次出现在他的手中,这一次,太阿剑可不仅仅只是剑身,而是有一个由实质化的剑气凝聚而成的剑鞘包裹着,将所有的锋芒全都敛去了。

    项阳左手拿着太阿剑,身上的气息变得玄之又玄,他的眼神平静,但是,若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的眼底深处有一缕极为强大而又神异的气息正在酝酿着。

    “这个弱小的东方修真者做什么?”

    艾德鲁在感应到了项阳身上的气息之后,不由得微微一愣,但是并没有去阻挡项阳,而是面露狰狞的笑意,“好好准备吧,我不会阻拦你的,等你准备好了之后,当你以为你是我的对手的时候,我才将你从巅峰打落下来,这才是最绝望的,我要让你带着绝望死去,不,要将你的魂魄抽出来焚烧千万年啊千万年…”

    分神期与合体期之间虽然只是差了一个境界,但是二者之间的真正的实力之差则是达到了惊天动地的程度,艾德鲁心中无比自信,因此,他并没有打算去打断项阳所要做的一切攻击,就是想让项阳绝望,在用尽了一切手段之后的绝望。

    “嗡…”

    在艾德鲁的冷笑之中,项阳左手拿着连鞘的太阿剑,右手则是缓缓地放在太阿剑的剑柄上,他的速度非常非常的缓慢,但是身上却有一股玄之又玄的气息爆发出来。

    “斩-天-拔-剑-诀!”

    项阳心中呢喃自语着,一股玄奥无比的气息在身上爆发出来,但是这股气息并不强大,并没有轰碎天地虚空,也没有造成什么剑气风暴,仿佛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拔剑的动作一样,就算是艾德鲁见到了之后虽然心中不解,但是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抱着胳膊等待项阳动手,他要让项阳发挥出最强的实力,使得项阳的实力达到了巅峰的时候,再动手将项阳从巅峰的状态打落,让项阳的魂魄带着绝望,在光明圣火之下焚烧千万年,可见他对项阳的愤怒已经达到了巅峰的状态。

    “这是…”

    当项阳的手放在太阿剑上的时候,伴随着那一股莫名的气息爆发出来的同时,正在虚空之中看着这一幕的云飞扬顿时失去了方寸,他浑身颤抖着看着项阳,就连原本的儒雅和淡然的气势也全都在这一刻消失无影无踪。

    “真…真的是那一门剑诀,这…这…这怎么可能?”云飞扬震惊自语着,说话的声音在颤抖着,甚至就连浑身都在轻轻颤动着。

    云飞扬的双眼突出,瞪大了眼睛,眼中带着不可思议之色,整个人都失去了方寸,这是他第一次表现出如此震惊的情况,就算是云飞扬旁边的几人见到了之后也不由得感到奇怪。

    “云飞扬,你怎么了?”云飞扬身边的公孙剑舞见到了震惊无比的云飞扬之后,顿时皱起了眉头,不明白为什么云飞扬竟然会如此的大惊失色,以至于失去了方寸,这与云飞扬那稳重而又淡然的性子有点儿不符合啊。

    虽然公孙剑舞跟云飞扬并不算是很熟,但是却知道云飞扬的实力可是随时都能够踏出最后一步,成为那玄之又玄的红尘仙的境界,这等境界的强者,可以说是已经达到了波澜不惊的程度,然而,如今竟然却整个人都在颤抖着,这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这门剑诀…”

    云飞扬并没有理会公孙剑舞,而是浑身颤抖着闭上了眼睛,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出这门剑诀的名称。

    ‘斩天拔剑决’

    如果说世上还有一门剑诀达到了真正的无上巅峰的话,在云飞扬的印象之中就只有这么一门至尊无上的剑诀,这是真正能够开辟混沌斩碎天地的一剑。

    这是云飞扬曾经在典籍之中看到的一门绝世无上的剑诀,这一门剑诀威力惊天动地,绝对不是吹牛的,而是一门只存在于传说之中,让万千剑道修炼者甚至就连真正的剑仙都要颤动的无上剑诀。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师尊他老人家之所以能够成为洪荒宇宙第一剑神,并不只是因为他老人家的实力强大,能够斩仙灭魔,更是因为他老人家掌握了这一门传说中的至尊无上的剑诀,这可是真真能够开天辟地的剑诀啊,想不到我竟然有一天也能看到。”云飞扬心中自语着的同时,心神也在颤抖着。

    “斩天拔剑决”

    这是一门说出去之后,能够让无数没有听说过这门剑诀的人感到不解,也能够让无数听说过这门剑诀的人感到惊骇的真正的至尊无上的剑诀,云飞扬曾经见到过这门剑诀的记载,这可是真真更能够拔剑斩天,拥有开天辟地的威能的无上剑诀,他见到项阳竟然要施展出这一门剑诀的时候,心神颤动,这可以说是他人生以来第一次如此大惊失色。

    “轰隆隆…”

    甚至于,云飞扬也感应到了无尽虚空之中,处于这一方天地的本源之地的天地意志此刻也在颤动之中,那是带着惊喜和震惊的气息,很显然,当项阳施展出这一门至尊无上的剑诀的时候,本就有灵智的天地意志也感应出来了这门剑诀的强大,或者可以说是它认出了这一门剑诀。

    能够让无尽岁月之前乃是传说之中的神源之地的这一片世界的天地意志都感到如此颤动,可见这门剑诀的真正可怕的地方。

    “喂,你这是什么表情?问你话呢。”公孙剑舞见到自己追问云飞扬之后,这家伙不仅不回答,反而直接闭上了眼睛的时候顿时不满了,真是太过分了,虽然说这家伙是自己的小老公的师兄,却也不能这样不理会自己吧。

    “抱歉,我只是被震惊到了。”这时,云飞扬抬起头来,此刻,他的眼神已经恢复了平静,并没有之前的那般浑身颤抖被吓到了的样子。

    “被吓到了?你开玩笑吧,你可是差点儿就要成为红尘仙的人,你竟然会被吓到?”公孙剑舞虽然刚刚也见到了云飞扬浑身颤抖着的情况出现,但是此刻在听到了云飞扬直言不讳地说出自己被吓到了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一阵不解。

    之前的时候,公孙剑舞看的分明,云飞扬差一点点就要突破成为红尘仙了,那可是真正的仙人,而且是能够行走于红尘世间的仙人,实力惊天动地,虽然最终被云飞扬生生的克制住了而没有踏出那一步,但是如今的云飞扬的实力绝对是仙人之下的第一人,能够让他都震惊的事情,定然是惊天动地,然而,眼前的一幕很正常啊,也就是项阳正在面对一个濒临死亡的合体期的高手而已,先不说项阳还没有斩杀合体期的高手,就算是斩杀了对方的话,这也很正常啊,最多也只是项阳的天资逆天,怎么可能让云飞扬一个‘准仙人’也感到如此震惊?

    “确实是被吓到了。”云飞扬直言不讳的点了点头的同时,他的眼神看向了项阳,眼中带着震惊之色,同时却又带着惊喜,这可是自己的小师弟啊,这是真正得到了自己的师尊的传承,日后能够很正的纵横天地的强者,这是自己的小师弟!

    云飞扬的心中自语着,在这一刻,他心中升起一股能够成为项阳的师兄而感到庆幸的想法,他虽然随时能够踏出最后一步成为红尘仙,但是,红尘仙说起来很牛的样子,其实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仙人而已,只是在这红尘之中成仙,能够拥有行走下界的能力,若是真正到了仙界的话,红尘仙就算不上什么强者,甚至于也会因为是在下界成仙的原因,而使得红尘仙想要再做突破很困难,因此,这才是云飞扬一直不肯轻易踏出这一步的原因。

    而项阳不同,云飞扬心中非常清楚,自己这个小师弟乃是真正得到了自己那一位惊天动地的师尊的真正的传承,并且肯定有师尊在庇护他,用不了多久就能够真正成长起来,云飞扬仿佛看到了一个真正的至尊无上的强者横推诸天万界而崛起一样,他的心神颤抖着,在为项阳是自己的小师弟而感到了自豪。

    是的,在云飞扬的心中,自己能够成为项阳的师兄而成为一种荣幸。

    以前的时候,云飞扬是觉得自己能够成为师尊的记名弟子而感到天大的荣幸,但是,此刻却不一样,他却是以项阳为荣,以因为有这么一个小师弟而感到光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