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752章 天使圣祭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唉,你叫小白是吧,我决定了,以后你就是我的小弟了,就叫你小白…呃…不对,我已经有一个小白小弟了,你不能当小白,那啥,你叫啥?”听着白真一脸憋屈的喊了自己一声老大,项阳瞬间觉得浑身舒坦无比,这简直比炎炎夏日洗了个凉水澡还要舒坦,而后,他才想起来自己还不知道先秦古僵的名字,连忙问了一声。

    “谁叫你之前竟然敢追杀我,而且还躲在虚空之中打算偷袭小爷,今天小爷不好好玩一玩你的话就太对不住自己了。”项阳心中嘀咕着,带着恶趣味的笑容,想起了自己之前被先秦古僵吓坏了的样子,他顿时觉得现在一定要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让这个胆敢让自己郁闷的家伙也难受一下,要不然就对不起自己被他吓坏了的样子了。

    “不要叫我小白。”白真听到项阳竟然跟着公孙剑舞叫自己小白,他顿时一阵郁闷,公孙剑舞就算了,这个女人能够跟云飞扬那样的强者坐在一起,而且丝毫不给云飞扬面子,显然是一名实力超绝的绝顶强者,这个世界弱肉强食,自己的修为不如公孙剑舞这个女人,被她喊几声小白就算了。但是,这小子修为只是元婴期而已,轻轻松松就能够被自己虐死的家伙,竟然喊自己小白,太过分了。

    被逼着喊了一声‘老大’也就罢了,为了能够完成逆转生死的过程,使得日后能够一飞冲天,成就僵神大业,白真虽然觉得憋屈,但还是屈服了,因为他这是为了以后的修行之路,但也只是一次而已,若是以后天天让项阳这个后生晚辈喊他为‘小白’,他觉得自己还是去死算了吧。

    一时之间,先秦古僵恶狠狠地瞪着项阳,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样子,但是,不管是他还是项阳其实心里都明白,先秦古僵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对项阳真的动手的,因为先秦古僵乃是被云飞扬收服的,答应了云飞扬要跟随项阳两百年的时间,那他就不可能,也不能反悔 ,更不可能对项阳真的动手咋滴。

    项阳正是抓住了先秦古僵绝不敢对自己动手,这才敢如此嚣张霸气,要不然的话,他看到先秦古僵早就已经转身就跑了,打不过,留下来做什么。

    “既然不说名字,那我只能喊你小白了,也不行啊,在帝都之中,我已经有一个兄弟叫小白了,小白可是我的生死兄弟,那么,你只能叫‘小白二号’了。”看到白真不说话,项阳顿时恶从胆边生,嘿嘿笑着说道。

    “小白二号…”

    “噗嗤…”

    公孙剑舞一直在旁边听着项阳对白真所说的话,当她听到了项阳喊白真为‘小白二号’的时候,原本一直憋着的笑终于忍不住爆发出来,然后整个人都靠在项阳的身上,毫无形象的大笑着,若非怕两人直接接触,会引起体内血脉深处的颤动的话,公孙剑舞甚至直接搂着项阳的脖子了,但,饶是如此,就算是项阳身上穿着的衣服乃是极品灵器级别的‘五行仙甲’,也无法阻止两人之间的血脉深处的悸动,在公孙剑舞的手抚着项阳的胸口的时候,两人他那个是心中一颤,但,并不是很严重,他们已经有点儿习惯了这种感觉。

    感受到身边的公孙剑舞娇媚的身躯直接贴着自己,虽然隔着衣服,但是柔软的触感却也让项阳一阵心颤,不由得吞了口口水,心中暗自嘀咕着,“自从母亲大人将我的老婆们几乎都带走了,好久没有跟她们亲热了,唉。”

    项阳的女人当中,和他有过‘亲密接触’的如今也只有刘雅倩在世俗界之中,不过,从两人再聚以后,由于没有时间,两人也没有真正单独相处过,过了这么多天的‘孤独’的生活,使得项阳在感应到公孙剑舞的娇媚的身躯的时候,顿时产生一种心灵的触动,若非身边的人是公孙剑舞的话,项阳肯定不会这么老实。

    奈何,身边的公孙剑舞乃是一名与道门的巨头相当的超级强者,项阳虽然心里面有一点儿小想法,但是却就连表达出来都不敢,他生怕一不小心表达出来的话就会马上被人公孙剑舞给‘阉’了。

    “小家伙,你是不是心动了呀?”

    然而,项阳没想到的是,公孙剑舞竟然仿佛感应到了他的想法一样,纤纤素手摸了摸他的胸口,媚眼如丝的瞥了项阳一眼道,“小家伙,现在可不行哦,你的修为太低了,还不到我们真正‘双。修’的时候呢。”

    “啊…我我没想干什么,老婆大人误会我了。”项阳听了之后顿时吓了一大跳,他在被公孙剑舞那晶莹如玉雪白盈润的纤纤玉手抚摸着的时候,顿时心跳加速,恨不得反手抱着公孙剑舞,只是,如今一听到公孙剑舞的话之后,他顿时有种做贼心虚被发现的样子,顿时吓得心中所有想法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小老公,你的心跳都加快了呢。”公孙剑舞则是娇媚的笑着的同时,轻轻地抚摸着项阳,带着挑逗的眼神使得项阳的心顿时又蠢蠢欲动了。

    “咳咳…”项阳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真正的‘女。妖。精’了,公孙剑舞这个。妖。精,难道不知道她自己有多么的诱惑人吗,还这么对自己,这简直是要自己的命啊。

    “我我叫白真,你叫我名字就好了。”正当项阳的手蠢蠢欲动打算伸出去抱着公孙剑舞的时候,却听见白真在一边非常不合时宜的开口了。

    “唉…”

    有了白真这一番打岔,项阳刚刚升起来的一点点的小思想顿时再度缩了回去,而公孙剑舞则是身形一闪离开了项阳,而后轻轻的捋了捋发丝,悄然敛去脸上带着的一缕红晕,很显然,就算是她大胆的挑逗项阳而被人发现了,她也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白真,原来这是你的真实名字。”项阳嘀咕着,经过了这一出之后,他已经没有心情去逗白真了,而是笑眯眯的拍了拍白真的肩膀说道,“白真,好名字呀,你跟我兄弟还是同一个姓氏呢,说不定以前还是一家人,咳咳…”

    “……”

    “谁跟你兄弟是一家人了,老子活了数千年了,你兄弟莫不是也是千年老妖?”

    听到项阳的客套话,白真真的很想一巴掌拍过去,但是,项阳可是关乎到他能否得到云飞扬之助而成功完成逆转生死,从而拥有进军僵神大道的关键,况且,他可是知道项阳乃是云飞扬重点保护的师弟,若是他真的升起要弄死项阳的想法的话,恐怕念头刚刚升起来,马上就会被云飞扬给弄死了,他虽然脸色发黑,却还是生生的克制住了,面无表情的看着项阳,心里面则是咬牙切齿的,觉得自己接下来两百年的生活定然会天昏地暗。

    “唉,你这家伙不愧是僵尸啊,都没啥感情的,我这都对你这么好了,你竟然也不表露一下感动之情。”

    接下来,项阳叹息的话更是让白真一阵无语,他的眉头颤动着,额头青筋毕露,强迫自己将目光看向远处,因为他生怕自己再看向项阳的话,可能会忍不住要将项阳给弄死了。

    “轰隆隆…”

    几人交谈的时间看起来好像过去挺久了,其实只是一小会儿而已,在这个时候,虚空颤动着,四面八方冲过来的那些妖魔鬼怪已经临近了,而且,项阳也能够看清楚这些大妖后面的一切了,当他们看到追赶这群妖魔鬼怪的家伙的时候,顿时面露惊骇之色。

    “轰隆隆…”

    只见放眼望去,全都是耀眼的白光,不,准确的说乃是在这群妖魔鬼怪的身后乃是一群背负两翼雪白翅膀,身形十几丈高的两翼天使,而且不只是一个,乃是无穷无尽,连绵不绝的天使。

    “这么多两翼天使?这怎么可能?”

    项阳见到这么多两翼天使的时候,顿时脸色一变,放眼看去,这无穷无尽的两翼天使,简直是无穷无尽啊,就好像是潮流一般涌过来,将所有的妖魔鬼怪全都朝着自己这边驱赶而来。

    “百万天使驱赶妖魔,西这群妖魔鬼怪是去捅了西方神界的老巢了吗?”在这一刻,就连公孙剑舞也都呢喃着露出不可思议之色,如果只是一个两个甚至十个百个天使也不会被她放在眼中啊,但是,这可是密密麻麻的足足有万个以上的天使,甚至极有可能是十万百万的数量,这就太不可思议了。

    虽然说数量多肯定无法弥补上实力的差距,但是,有些时候,当数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的时候,就算这些只是元婴期的两翼天使,却也足以让公孙剑舞这等道门巨头的强者而感到棘手。

    “百万个元婴期的强者,这…”

    项阳被深深的震撼住了,元婴期的高手,就算是东方道门之中也几乎没有多少人啊,而西方社会之中竟然藏有百万天使,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先秦古僵白真则是已经没有心情去表达对项阳的不满了,而是瞪大了眼睛看着同样不可思议的看着驱赶东方世界无数妖魔鬼怪的天使,低声道,“百万天使驱赶无数妖魔,我怎么感觉很像是古时候的某种祭祀仪式呢。”

    “什么?”

    说着无心听者有意,项阳和公孙剑舞两人的脸色同时大变,他们发觉白真的这个解释是最符合当下的解释,难道西方光明教会真的在进行某种古老的祭祀吗?

    “这是圣祭,以无数妖魔和天使之血与灵魂祭祀天地,使得沟通冥冥之中的神秘的力量,能够打开世俗界与西方神界的通道,西方的那些家伙是打算要从神界之中祭祀降临一个神灵啊。”就在这个时候,云飞扬背负着双手淡然的身影出现在几人的面前,而在云飞扬的身边则是同样带着惊悸不已,抓耳挠腮,‘吱吱’叫着的心灵猿猴。

    “师兄。”

    项阳一见到云飞扬出现顿时激动了起来,所有担心却全都在这个时候放松下来了,云飞扬可是当今世俗与道门之中最强的存在,只要有他在这里,就算是出再大的事情项阳也不用担心了。

    “小师弟。”云飞扬轻声笑着对项阳点了点头,眼中带着温和的笑意。

    “原来师兄你一直躲在暗中看着我被人欺负啊。”项阳想起了云飞扬就一直藏在自己的身边看着自己‘大发神威’,就差没被人给干死的样子,顿时一阵郁闷。

    在帝都的时候被那些大妖追杀,只要师兄愿意的话,自己就能够躲在守护光罩之内,以云飞扬设下的结界,就算是那些大妖再怎么强大也不可能对自己怎么样,然而,自己这个师兄却硬是让云若雪将自己一脚踹出去,以至于自己要逃命这么久,一路上心惊胆颤的,若非自己还有点儿小本领的话,恐怕现在尸体也差不多烂了。

    一想到这里,项阳看着云飞扬的眼神充满了幽怨,就像是被抛弃了的‘深。闺。怨。妇’一样,他那眼神看得云飞扬心中苦笑,公孙剑舞则是捂着小嘴笑了出来。

    “为什么我看到的却是小师弟欺负别人的场景呢?”云飞扬轻声笑着对项阳说道。

    项阳西行的这一路,云飞扬虽然没有时时刻刻都跟在身边,但是,他的神识无孔不入,一直都将项阳的一切看在眼中,知道这一路,项阳并没没有受到什么委屈,反而得到了不少的好处,完全跟被人欺负两个字擦不上边。

    “胡说,我都被它们从东方世界追杀到西方世界来了,怎么可能是我欺负他们?”项阳一听顿时不满了,自己这可是货真价实的从东方世界逃命逃到了西方世界啊,这还不叫被人欺负,那叫啥?难道真的要被人摁在地上狂揍一顿才算数吗?

    一时之间,项阳心中那个郁闷啊。

    “哈哈…”

    云飞扬在听到了项阳的话之后顿时笑了出来,尤其是看到项阳的脸上带着的委屈的时候,更是觉得太有意思了,这一路,项阳虽然从东方世界逃到了西方世界,但却哪怕任何一点儿伤势都没有,一路西逃,甚还收了一个小徒弟,得到了几件实力超强的法宝,正如凤凰弓那等至宝,这可是无数的修真者一生也无法得到的宝物啊,项阳却还觉得委屈,没看到身边的白真和心灵猿猴脸上那鄙视的眼神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