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734章 吃惊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轰轰轰…”

    虚空之中,惊雷轰鸣,在所有妖魔鬼怪不解的眼神之中,他们头顶的万丈高空之中,似乎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一样,但是,当他们抬起头看去的时候,却发现什么都没有,一个个顿时觉得疑惑不已。

    “难道是天地变化提前到来了嘛?”

    “不好,天地变化来临,金丹及以上的高手都要被镇压。”

    “怎么办?”

    “……”

    在场的诸多妖魔鬼怪一个个全都瞪大了眼睛,一想到极有可能是天地变化真正来临的时候,他们心中震惊简直是无与伦比,一个个全都瞪大了眼睛,心中在考虑着是不是应该转身跑回老窝里面藏起来。

    事到如今,天地变化到来之后对于金丹期及以上的高手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对于金丹期以上的强者之中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在场的这些妖魔鬼怪没有一个不知道,如果天地变化来临的话,他们这个层次的高手全都要被天地意志镇压的份,因此,此刻一个个心中都在发抖着,生怕真的是发生了天地变化,到时候,他们可真要死定了。

    “不太对劲,这并不像是什么天地变化来临,我怎么感觉有一股熟悉的气息。”项阳也一样瞪大了眼睛看着高空,但是他却是若有所思,因为他发觉到高空之中的异象竟然带着一缕让他很熟悉的气息,但是,一时半会儿他却无法感应出来对方这一缕气息到底是谁的。

    “到底是谁呢?”

    项阳微微眯着眼睛,如果公孙剑舞没有进行突破的话,她的气息就一点儿变化都没有,但是,这一次经过了身受重伤闭关修炼之后,宛若凤凰涅盘重生一般,修为更强大的同时,气息也发生了变化,使得项阳虽然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但是却无法真正弄明白这一缕熟悉的气息是谁的。

    而与此同时,先秦古僵也皱着眉头看着万丈高空的虚无,他的眼中带着两缕血色的火焰在跳跃着,仿佛能够穿透一切看到虚空一样,然而,过了一会儿后,让他震惊的是,以他的实力看去,竟然被一股奇异的力量给挡住了。

    “似乎与那小子手中的那把弓上的火焰有点儿类似的气息,是凤凰的气息吗?这怎么可能?这世间难道真的还存有凤凰吗?不,不可能,除非是妖族那位至尊亲自降临了,但是也没听说过妖族那位至尊就是凤凰真身啊…”先秦古僵轻声自语着,脸上带着惊骇之色。在他的心中,能够轻而易举的挡住他的目光,并且还拥有凤凰的气息的,唯一的可能性就是百万荒山之中的那位妖族至尊。

    凤凰,百禽之王,天生神兽,只存在于古时候的生灵,而如今,最起码在这个世界之中已经几乎不存在凤凰的踪迹了,如果说这一方世界之中真的还存有凤凰的话,那就只能是百万荒山之中的那位强大无匹的妖族至尊。

    先秦古僵的想法倒是没错,可惜的是,百万荒山之中的那位妖族至尊到底是不是凤凰真身谁也不知道,恐怕就算是云飞扬也不一定知道妖族至尊的真身是什么,毕竟,百万荒山之中的那位妖族至尊实在是太神秘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这一刻,就连先秦古僵也觉得心中颤动,他目光又看了看项阳,总觉得高空之中出现的那一股神秘而又强大的力量与这小子分不开关系。

    先秦古僵存活于世的时间足够久了,身为将会是,他本身就有着一种非常敏锐的感应力,在他感应到天空中的气息与项阳手中的凤凰弓有点儿类似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猜到了这是与项阳有关,倒也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而正当西方所有人都被公孙剑舞怒而爆发出来的一缕气息所震撼的时候,万丈高空之中的虚空之中,公孙剑舞浑身爆发出一缕惊人的气息,她的身上有紫色的火焰在跳动着,宛若火焰中的女精灵一般,她眼神冰冷的看着云飞扬,如果云飞扬不给她一个交代的话,她或许今日就会再次大动干戈,与云飞扬一分高下。

    公孙剑舞上一次动手乃是在刘家的时候,那一次见到了项阳被刘家的元婴期的高手重伤,而云飞扬却阻止她出手相救,当时,她一怒之下,凤凰之火毁天灭地,将整个刘家庄全都抹去,刘家上下所有强者全都被灭掉,就算是云飞扬都挡不住,若非项阳及时拦截的话,恐怕公孙剑舞当时就会与云飞扬大战起来了。

    而如今这一次,公孙剑舞的震怒,也是因为项阳,她是愤怒云飞扬眼睁睁的看着项阳被东方世界的无数妖魔鬼怪追杀,更是愤怒云飞扬将自己冒着九死一生进入到百万荒山之中斩杀了黑蛟王并且炼化而成的精血给封印了,使得项阳在面对无数妖魔鬼怪的追杀的时候只能逃跑。

    公孙剑舞浑身跳跃着紫色的凤凰之火,这是她经过了这次重伤之后,涅盘重生,修为在做突破之后的才具有的火焰,她的全身上下都有火焰跳跃着,有一缕又一缕的毁灭的气息爆发出来,而这一次,虚空颤动着,随时都要崩碎开来一样,但是,公孙剑舞将自身的力量掌控的非常好,她爆发出来的力量虽然强大,却能够做到敛而不发,并没有出现虚空爆碎的情况。

    不仅如此,公孙剑舞的头顶有一把小伞若隐若现,一缕神秘的气息扩散出来,将她的一切气息全都遮掩起来,使得她虽然直接暴露在天地之下,但是身为一名分神期巅峰的高手,却也不用担心会被逐渐苏醒的天地意志发现。

    这把小伞正是项阳的母亲在离开之前送给公孙剑舞的宝物罗天伞,能够遮挡天机,堪比仙器的至宝。正是因为有了这一件宝物,才使得公孙剑舞身为超级强者可以肆无忌惮你出现在这世俗界的天地之中。

    “云飞扬,我当日将黑蛟王精血交给你,是让你助他凝练一具无上宝体的,而你呢,你却将黑蛟王精血给封印住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公孙剑舞怒瞪着云飞扬,如果说黑蛟王的精血是云飞扬得到的,他做主将之封印着也就罢了,关键是,黑蛟王的精血是自己九死一生深入百万荒山之中才得到的,为的就帮助项阳早就一具无敌宝体,使得项阳拥有纵横世俗界的实力,然而,云飞扬这家伙枉费自称是项阳的师兄,竟然将那一团黑蛟王精血封印起来,虽然细水长流,能够逐渐强化项阳的肉身,但是,这却不符合公孙剑舞的初衷,公孙剑舞非常愤怒,觉得云飞扬是故意的。

    云飞扬摸了摸鼻子,他早就知道了自己将黑蛟王的精血封印在项阳的体内会引来公孙剑舞的大怒,真到了这个时候,他面露无奈,“公孙姑娘对小师弟的情意深切,在下非常理解,但是,公孙姑娘有想过没有?你只是一心想着要让小师弟拥有一具无敌的宝体,使得他在这世俗界之中能够纵横天下,若是他真的一下子融合了黑蛟王的精血的话,虽然确实能够在短时间内拥有纵横世俗界的实力,但这对他日后的发展会有多大的伤害?”

    “小师弟乃是我师尊最为看中的传人,师尊交代我要好好照顾他,但是却不能过分帮助他,不能干扰到小师弟修行之路,这句话在下一直不敢忘,要不然的话,我若是与公孙姑娘一样的想法,我想要将小师弟的修为提升上来却是很简单,只需要一年,不,甚至三个月的时间,我就能够让小师弟拥有超越公孙姑娘的实力,但是,从此以后,他的修行之路就差不多断了,这不是帮他,而是在害他,所以,我虽然明知将黑蛟王的精血封印了会惹得公孙姑娘不高兴,我还是这么做了,正是不想去打扰到小师弟的修行。”

    云飞扬说完之后,眼神真挚的看着公孙剑舞,继续说道,“公孙姑娘,小师弟天资纵横,放眼宇宙修真界,几乎没有人能够与他相比,日后他是注定要成就仙圣的存在,因此,他的修行之路,我们不能干预!我希望你日后在帮助小师弟方面凡事应该适可而止,不能过分干预他,小师弟有自己的路要走,唯有依靠他自己一步步踏出去的路,才会让他真正登上绝顶。”

    “你说什么?他…他会成仙成圣?”

    公孙剑舞原本还愤怒无边,此刻在听到了云飞扬的话之后,顿时瞪大了眼睛,她没想到云飞扬对项阳的评价竟然如此之高,世人都知道成仙之艰难,就算是渡劫期的超级高手,在没有度过天劫之前都不敢说自己能够成仙,而云飞扬竟然如此相信项阳能够成仙,使得公孙剑舞心中颤动不已。

    虽然公孙剑舞敢一言不合就对云飞扬动手,但是,她心中却是非常清楚,云飞扬的实力高强,绝不是自己所能够相比的,能够让这等绝世强者如此评论,可见项阳的天赋绝对不凡。

    而且,以公孙剑舞对云飞扬的了解,她甚至知道云飞扬绝不是那种乱说话的人,若是没有一定的把握的话,绝对不可能说出来,只是,让公孙剑舞不解的是,项阳无论如何也只是世俗界项家的后人,虽然他的母亲来历神秘,乃是一名超级高手,但是,总不可能仅仅因为他母亲的血脉就如此强大吧?

    “小师弟的来历不是你所能想象的。”云飞扬深深的看着公孙剑舞,轻声道,“小师弟有他自己的路要走,并不是你我所能够干预的,如果按照你所说的,妖族至尊下达追杀令,让世俗界之中的无数妖魔鬼怪来追杀小师弟后,我应该将世俗界的所有妖魔鬼怪全都清理掉,对我来说这并不难,但是,你真觉得这样就对小师弟有好处吗?”

    “但你难道就真的眼睁睁的看着他被人围攻吗?”公孙剑舞低声自语着,虽然依旧在反驳云飞扬,但是说到后面的时候,身上的气势已经消散了,显然她也知道自己说得已经没有办法对云飞扬造成有力的反驳了。

    “这一战,看似小师弟处于劣势,其实,对他而言反而是一场机缘,相信等这一战过去之后,小师弟的实力也能有一个很大的提升了。”云飞扬说道。

    云飞扬虽然明着说不帮项阳,其实他一直都在关注着项阳,项阳展现出来的一切都被他看在眼中,知道项阳若是真的能够斩杀炼化这些妖魔鬼怪的话,实力绝对会有一个飞跃。

    云飞扬不会将轻易得到手的黑蛟王精血送给项阳,直接帮助项阳铸造一具无上宝体,但若是项阳以自己的能力斩杀了这些妖魔鬼怪,从而以自身天赋神通炼化这些元婴的话,云飞扬也不会刻意去阻拦,路是自己走的,项阳的修为已经达到了这等程度,只要不刻意施加外力去干预,那就已经足够了。

    “算了算了,你说是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公孙剑舞摆了摆手,不再理会云飞扬,就要转身朝着项阳所在的方向飞去。

    “公孙姑娘。”

    见到公孙剑舞的做法后,云飞扬顿时面露无奈之色,自己都已经说得这么明白了,公孙剑舞竟然还是不理会,还打算去找项阳,这让他心中无奈不已。

    如果可以的话,云飞扬绝对不愿意去阻拦公孙剑舞,不仅因为公孙剑舞拥有凤凰传承,非常的难缠,更因为公孙剑舞与项阳的关系,注定乃是云飞扬的小师弟的妻子,他身为一个师兄,却处处跟弟妹做对,那算什么样子。

    但是,此刻为了能够让项阳自己完成这一场磨练,云飞扬只好再度阻拦 公孙剑舞,只见他身形微动,瞬间就出现在公孙剑舞的面前,直接挡住了她的去路,无奈的说道,“公孙姑娘,你这是要干什么?你一出现,岂不是就破坏了这一战了。”

    “我要去找我的‘小老公’都不行呀?云飞扬,你管的也太宽了吧?”公孙剑舞不满的看着云飞扬,“我又没有说要参与到这一场大战之中,我就只是去看看而已,我已经好久没有见到我的小老公了,我想他了,你这也不让,那也不让的,你也逃过分了吧。”

    “公孙姑娘,这一战必须让小师弟自己来,你去找他,就算是没有帮他,也会让他分心的,我们不如在这里等等,等到他这一战结束之后再来吧。”

    云飞扬无奈的看着公孙剑舞,如果公孙剑舞出现在项阳的面前,就算是她不动手帮助项阳,也会给项阳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这一战对项阳的作用就无限制的缩小了。

    “你…罢了罢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我打不过你…”公孙剑舞气呼呼的瞪着云飞扬,却也明白云飞扬所说的并没有错,最终只好哼了一声,直接隐身在虚空之中,看着下方的大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