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703章 落幕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臭小子,你真是太过分了。”清风阁阁主哼了一声,看着项阳的笑脸,他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冤枉啊,我这人从小就老实,从未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过马路的时候还扶老奶奶呢,路上捡到钱还会送给警察…”项阳连声大喊着冤枉,但是,无论怎么看他的脸上都挂着淡淡的笑意,显然并不是真的冤枉的样子。

    “你还老实?”项阳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清风阁阁主给瞪了一眼,怒声道,“你小子老实的话,我就不会栽倒在你的手中,我的徒儿宋清风就不会跟你见面没几次就被你给灭了。”

    “你这混蛋啊,老夫可是清风阁的阁主,道门巨头之一啊,修为达到了分神期巅峰,就差一点点就能够元神肉身合一,真正达到不灭之境的合体期啊啊,而你,竟然因为我不敢动用超越元婴期太多的力量而把我困住,还有,我徒儿宋清风,我老人家好不容易培养出一个来世俗界争夺造化,不就是脾气性格差了点儿吗?你,你至于一剑将他给斩了吗?你你…你真是太过分了…”

    清风阁的阁主越想越觉得愤怒,浑身都颤抖了起来,自己身为道门的顶尖巨头,何曾遇到过这等遭遇了,简直是太惨了。

    “咳咳…这个…老哥啊,消消气,消消气,关于宋清风侄儿的那件事情是个意外,你听我说哈…”项阳一听到清风阁阁主说起宋清风的事情之后,顿时面露不好意思之色,原来这老家伙并没有忘记宋清风是被自己给秒了啊,还好对方已经立下了天道誓言不能对付自己,要不然的话,自己今天可真是死定了。

    项阳丝毫不怀疑,如果不是逼得清风阁阁主立下天道誓言不能伤害自己和身边的人的话,就因为杀徒之仇,这老家伙绝对会找自己拼命的,到时候,就算是自己有凤凰弓也没有用,几箭射光之后,就连一身真元都耗尽了,就算是有肉身之力在,又如何是这死老头的对手?

    “还好,还好我有先见之明。”项阳拍着胸脯,脸上带着庆幸之色,为自己的做法而感到明智,而对面的清风阁阁主见到了之后则是一阵郁闷,狠狠的瞪了项阳一眼。

    “那啥,老大哥,你看这四下也无人,要不咱们去西方世界找个地方喝喝小酒,看看洋。妞。如何?”项阳看到清风阁阁主这位刚刚‘结拜’的老大哥一副郁闷的样子的时候,顿时觉得很是过意不去,于是拍了拍清风阁阁主的肩膀,非常诚恳的说道,“到了西方之后,什么金发碧眼的大。波。妹啊、大。洋。马。啊、还有。黑。妞、鱼。美。人…啥都有,并且你想要多少个就有多少个,费用我全都包了。”

    什么是真男人好兄弟?无非是一起嫖过娼当过兵。项阳觉得的自己想要快速与这死老头搞好关系,最好的办法就是带着他去嫖一把,当然,至于清风阁阁主这个活了不知道多久的死老头到底有没有那个能力就不在项阳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去去去…”

    清风阁阁主听到项阳越说越离谱的时候,他顿时哭笑不得,连忙将项阳给推开来,瞪着他说道,“天地变化就在两天之内要到来了,我不能在这世俗界之中久留,将极品灵器宝甲给你之后,我马上就要回道门了。”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清风阁阁主天风真人虽然心中依旧对项阳很不爽,但是,他的气已经消得差不多了,也不想待在这世俗界之中,只想着回到道门自己的地盘上去好好的休息休息,实在是与项阳在一起待着太累了。

    “咦…”项阳一听顿时双眼放光,哈哈笑着说道,“老哥真是太富有了,一件极品灵器级别的宝甲啊,说赠送就赠送,不过,我喜欢。”

    “……”

    项阳的话使得清风阁阁主翻着白眼差点儿骂出声来,这小子还真是不气死人不罢休,明明知道自己并不是真心要将宝物送出来的,他竟然还如此的开心,简直是太过分了。

    “拿去拿去。”

    清风阁阁主直接将一件散发着五彩光芒的缩小版的宝甲扔给项阳,闷闷地说道,“这一件宝甲名为五行仙甲,乃是汇聚了金木水火土五行力量而凝聚而成的生生不息的循环,五行循环一出,只要使用者能够提供足够的五行之力,就算是道门巨头也无法打破防御。”

    说到这里的时候,清风阁阁主忽然间想到了什么似得,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这件五行仙甲确实是一件极品灵器级别的宝甲,但是它却有一个弱点,那就是使用者必须五行俱全,能够提供宝甲五行之力才能够发挥出最大的力量,否则的话,若是使用者的实力不咋地,再加上没有五行之力提供,那这件宝甲所能发挥出来的威能还不如一件中品灵器呢。

    “要有五行之力才能够使用?”项阳将五行宝甲拿在手中,感应着其中生生不息流转着的五行之力的时候,他顿时愣住了,抬起头来看着清风阁阁主,当他见到后者眼中露出的得意之色的时候,项阳眼神微微闪烁着,哪里能不明白这个老家伙心里想着什么,一时之间,项阳顿时无声的笑了。

    五行之力对于别人来说非常难得,甚至可以说想要找一个修炼五行俱全的力量的人实在是太少了,但是项阳不同啊,他修炼的功法可是蕴含着金木水火土、光明黑暗时间空间等九种属性的力量,其中就包含着最基础的五行之力,对于别人来说五行之力非常难寻,但是对他来说却没有什么难度。

    “我这运气也太好了吧。”

    在这一刻,项阳都忍不住觉得自己这两天肯定是得到了老天爷的特殊眷顾了,要不然的话为什么接二连三的得到了各种宝贝,每一样都是惊天动地的法宝,简直是…爽。翻了。

    虽然心中欢喜不已,但是项阳表面上却没有表示出来,而是‘哭丧着脸’看着清风阁阁主,小心翼翼的说道,“老哥,能换一件法宝吗?”

    “没了,我身上的极品灵器级别的宝甲也就这一件而已,你爱要不要。”清风阁阁主 见到这一幕之后,顿时心中狂笑,觉得自己终于出了一口气了,尤其是,当看到了项阳那‘欲哭无泪’的样子的时候,更是让他高兴极了,觉得自己用这一件自己用不了的宝甲好好坑这小子一次也是值了。反正这一件五行仙甲就算是放在清风阁阁主的手中也没有用,因为他也没有修炼五行俱全的力量。

    “罢了罢了,我也不能要求太多,既然如此,就这样吧。”似乎见到了没有希望,项阳叹息了一声,并且直接当着清风阁阁主的面喷出一口精血,直接施展出血炼之术开始炼化这一件法宝,还好的是,这件法宝虽然是极品灵器级别的,但是炼化起来非常顺利,不到一会儿就已经初步完成了炼化,然后将之收入体内以真元力慢慢的温养淬炼。

    做完这一切之后,感受着正在体内的能量之海之中漂浮着的五行仙甲,项阳心中顿时一阵激动,这一件五行仙甲真不愧是极品灵器级别的法宝,而且还拥有变化万千的能力,只要他愿意,能够将之随意变换成为各种衣服穿在身上,以后再也不用担心因为遇到什么情况而衣服被毁坏之后要当众‘。裸。奔’了。

    看着项阳似乎非常无奈的样子,清风阁阁主觉得心里一阵舒爽,被襄阳玩弄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了个机会小小的坑了对方一把,而且还是让项阳无法言语的痛,哈哈。

    当然,如果他知道了这件五行仙甲简直就是天生为项阳而存在的话,他可能就不会这么想了,到时候,他就是心中痛惜郁闷而不是觉得坑了项阳一次而开心了。

    “这是一双下品灵器级别的靴子,也一并赠送给你了。”就在这时,让项阳感到意外的是,这个死老头竟然一挥手,给了自己一双云雾气息弥漫着的靴子,虽然只是下品灵器级别的法宝,但是,对于如今的世俗界和道门而言,灵器已经是不可多得的宝物了,这老家伙竟然如此的大方?

    “你有什么阴谋?”

    项阳并没有接过来,而是一脸警惕的看着对方,之前这老家伙给了自己一个没有用的光明圣杯,就坑得自己参与到西方光明与黑暗的大战之中,不,不止是西方光明与黑暗的争斗,而是关系到东西方高层强者的斗争之中,这还不知道接下来会咋办呢,如果拿着这老家伙的一件下品灵器级别的法宝的话,谁知道接下来会出现啥情况。

    项阳脸上带着警惕之色看着对方,虽然这老家伙已经立下了天道誓言不能伤害到自己,但是,如果给自己一件什么东西,然后让自己引火上身的话,这好像并不在天道誓言的范围之内,嗯,自己一定要小心。

    项阳可是刚刚从爱德华的教训之中清醒过来,怎么可能现在就马上着了这老家伙的道,他歪着脑袋看着对方,大有一副你不说清楚我说什么也不肯要的架势。

    “你这是什么表情。”清风阁阁主见到项阳的表情后,顿时气的差点儿骂娘,你乃乃的,老子好不容易大发善心想要送你一件宝物,你竟然怀疑我的人品问题,真是太过分了。

    “这件法宝有什么因果关系在其中吗?我接过来后会不会被人追杀?会不会因此而涉及到东西方的争斗之中?”项阳则是小心翼翼的看着对方,将自己心中的所有疑问全都一口气问出来。

    “没有,不要就算了。”清风阁阁主闷闷的说着,就要将那一双闪烁着云雾气息的靴子收起来,心中那个郁闷啊,自己在道门的时候,不知道多少后辈弟子希望能够得到自己的赏赐,这小子倒好,白白送给他都不要。

    “咳咳,要,怎么能不要呢。”项阳连忙一把抢过来,但是并没有马上炼化,而是随手塞进储物戒指之中,在没有弄明白这件靴子有什么因果关联之前他绝对不拿出来使用了,反正他对于这种法宝的需求并不大。

    看到项阳的做法之后,清风阁阁主 哪里能不明白这家伙心里想些什么,他顿时又是气的吹胡子瞪眼的,心中无奈的很,真想转身就走,但是,却不行啊,自己好不容易有了一个结拜兄弟,虽然是被迫而结拜的,但是这小子无论如何都已经成了自己的结拜兄弟而不可逆转,万一,这小家伙死在哪里的话,自己身为结拜大哥的人面子要哪里放,如果不交代清楚的话还真不能离开。

    “项小子,我知道你此去西方是因为被妖族至尊的追杀令给逼的,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你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竟然让百万荒山之中的那位妖族至尊也震怒,这可是天大的事情啊,啧啧。”清风阁阁主瞪大了眼睛看着项阳,忽然间对项阳充满了浓浓的好奇,他本想好好交代一下项阳到了西方世界之后应该注意的事情,但是,一提起妖族至尊的时候,顿时心中带着惊奇,实在是,妖族至尊可是真正的强大无边的人物啊,就算是他这个道门巨头碰上了也要转身就逃命,而那位主虽然因为百万荒山的原因而被困,但是,其实力也是惊天动地的存在,能够让那位震怒,项阳实在是做到了史无前例的事情。

    “我怎么知道那什么至尊是不是脑袋有问题,我又没有得罪过他,他平白无故的要追杀我。”项阳摇了摇头,自然不可能将真正的原因告诉清风阁阁主。

    “不说就算了。”清风阁阁主见到项阳的样子,忽然觉得自己担心这小子到了西方世界后会吃亏的想法完全是多余的,按照这小子混蛋的情况,他不去祸害别人就已经是菩萨保佑了,自己哪里还需要担心他的安全。

    “罢了罢了,这块令牌拿着,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天风真人的结拜兄弟,也就是我清风阁的圣子,可以命令清风阁除了长老一下的一切人为你所用,日后你到了道门之后,想要去清风阁,这块令牌自然会指引你前往的,小子,好好保重吧,毕竟,你好歹也是我天风真人的结拜兄弟,若是你让人杀了的话,我这老头子的面子也不好放。”

    “唉…”

    到了后来去,清风阁阁主觉得继续待在这里跟项阳扯蛋也没什么用了,直接扔给项阳一块令牌,然后摇了摇头直接消失不见了。

    “清风阁的圣子?什么鬼!”

    项阳手中拿着那块令牌,嘟囔道,“什么圣子,这老家伙也不能给个实际点儿的啊,对了,卧槽,工资多少还没有谈呢怎么就跑了…”

    他忽然间想到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正想追上去的时候,清风阁阁主早就已经跑得没影子了,哪里还能够在看到那老家伙在什么地方,顿时只能无奈的摇着头,“罢了罢了,就便宜他了,等下次见面再找他补回来。”

    虽然脸上的表情非常无奈,但是,项阳的目光看向这万丈高空的时候,嘴角却是带着一缕淡淡的笑容,这结局似乎还不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