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664章 光明与黑暗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什…什么?”

    在听到了白人老头的话之后,那群白人全都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白发老头,他们原本以为自己这一方的老大来了,是要给自己做主的,没想到的是,不仅不给自己做主,反而是要来教训自己的。

    “我们是受害者啊…刚刚被他用诡异的方法弄得差点儿自相残杀了。”其中一个白人一脸委屈的说着,其他几人的脸上也露出了委屈之色,越想越觉得委屈,这还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吗?自己等人被人欺负了,你不帮我们就算了,竟然就连了解一下整件事情的经过都不肯就直接否定了自己等人,有这样的老大吗?

    一时之间,这群光明教会的骑士全都充满了苦涩,但是,他们心中虽然委屈,却又不敢反驳这个白人老头。

    “还要我说第二遍吗?”白人老头冷哼了一声,眼中带着一缕寒光闪过,他的身上虽然没有什么强大的气势爆发出来,但是那群白人见到了之后却脸色大变,连忙转过头去看着项阳,咬着牙,齐声道,“对不起,我们不该冒犯您。”

    这句道歉的话说的实在是太没有诚意了,别说是什么发自内心的,就连脸上的表情也是如此的僵硬,可见,他们虽然被逼着道歉,但是心中却非常不服。

    偏偏项阳见了之后觉得浑身舒爽,而他身边的钱多多更是‘嘎嘎’怪叫着,“好好,你们这群家伙也有这一刻啊,啧啧,刚刚你们也打了我,现在是不是应该也对我道歉?”

    “……”

    钱多多开口,别说是那群白人不理他,就连白人老头也翻了翻白眼,他重视的是项阳,而不是钱多多这个有点儿小钱的二世祖。

    “咳咳…”

    项阳在听了十几个白人整齐统一的道歉的声音之后,他抬起头来看到这些家伙脸上不爽的表情,心中暗道,如果你们真心实意的道歉,不,就算是没有真心实意,起码装的真实一点儿的话,我说不定就原谅你们了,但是,你们这幅表情明显是打我的脸,我若是就此放过你们的话,那可真是太仁慈了。

    项阳自认不是什么仁慈的人,因此,他心中对这些白人产生不满的同时,就直接说道,“你们并没有冒犯我,真正冒犯的认识是我的姐姐郑女士,由其是你,那啥,听说你这段时间一直要去骚扰我姐姐,这件事情该怎么算…”

    说着的同时,项阳眼中含着淡淡的冷笑看着那个名为森木的白人,对方听了之后顿时脸色大变。

    “打断双腿,带下去。”

    然而,让项阳没有想到的是,随着他的话音落下,白人老头直接一挥手,给那个家伙判了死刑。

    “我靠…这家伙雷厉风行啊,对自己的手下竟然也这么狠?”

    在项阳不可思议的目光之中,伴随着白人老头的话音落下之后,原本和森木一起攻击项阳的那群白人竟然不约而同的暴起,有的摁住了森木,有的直接双腿犹如长鞭一样,毫不犹豫的一个鞭腿下去。

    “砰…咔嚓…”

    “啊…”

    伴随着一声惨叫声响起来,森木的双腿直接被这一脚鞭腿给打断了,他眼中带着怨毒之色,浑身冒着冷汗,迅速的被其他白人给拖下去。

    做这一切的时候,森木的同伴脸上带着冷酷之色,竟然没有丝毫的表情,也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来,非常忠实的执行白人老头的话,似乎他们的兄弟情义瞬间就没有了一样。

    “玛德,这群家伙也太无情了吧,刚刚还跟这家伙称兄道弟的,现在竟然毫不犹豫的就下手,果然,光明教会的这群家伙就没有一个好东西。”项阳心中嘀咕着,而正在围观的人也同样被震撼到了。

    “哗…”

    “他疯了吗?只是小小的争执而已,竟然真的让人将这家伙给打断了腿。”

    “我的天啊,这些家伙太无情了,刚刚还跟森木称兄道弟呢,现在呢,竟然毫不犹豫的就将森木的腿给打断了…”

    “他竟然真的打断了森木的腿,这是为什么?”

    “……”

    这一刻,不仅西方的人全都被这个白人老头的做法给弄蒙了,就连东方的人也都皱起了眉头。

    这个白人老头非常明显的是这群白人的上司,他不维护自己的人就算了,竟然因为这件小事情而直接动手将森木的双腿给打断,这种做法在旁人看来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不过,这家伙是什么意思?”项阳摸了摸鼻子,思索着这个白人老头心中想些什么,他非常清楚,对方绝不可能是大义灭亲,就算是正气值爆表的人也也不用将那个白人的双腿给打断了,这也太狠了。

    “想要接近我?”项阳嘀咕着,心中明白,自己的身份肯定是已经被对方知道了,但是,对方对自己的了解到底到了那一程度就不是项阳所能弄明白的了。

    “亲爱的项,我是光明教会宗教裁判所的凯瑞恩主教,早就听闻过您的大名,今日终于得以一见,实在是我的荣幸。”就在这个时候,白发老人来到了项阳的面前,笑眯眯的看着项阳,但是却有一道声音在项阳的脑中响起来。

    “我靠…”

    项阳这一惊非同小可,瞪大了眼睛看着白发老头,这家伙竟然是宗教裁判所的人,宗教裁判所,在西方世界可是赫赫有名啊,就连项阳这个对西方上层力量不怎么了解的人都知道这个部门的存在。

    项阳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快就遇到了宗教裁判所的人,而且还是一个主教,这简直是太意外了。

    不过项阳也只是觉得意外而已,以他如今的修为,可以说是真正达到了以不变应万变的程度,别说对方只是西方光明教会的宗教裁判所的一个主教,就算是光明教会的教皇来了,也不过如此。

    “你…”

    “凯瑞恩,好久不见了!”

    正当项阳准备说话的时候,高空之中,一道充满霸道而又邪恶的声音传了过来,听到了这个声音之后,凯瑞恩的脸色顿时变了。

    “奥斯。威廉,你终于现身了!”凯瑞恩抬起头,就见上方有一个全身被黑色的外套笼罩着的人正站在那里。

    项阳看到了对方的时候,顿时眼睛眯了起来,而后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尽管看不到对方是什么样子,但是通过刚刚的声音,他已经听出来了,这个人正是在广播之中的那个人的声音。

    那群狼人的主人。

    项阳看着浑身都用黑色的外套罩着的家伙,虽然没有将神识展开来,但是却能够感应到对方的身上有一股邪恶而又强大的气息,这股气息项阳并不陌生,正是之前他斩杀过的血族的高手的气息,而且这一股气息比之前项阳斩杀的任何人都更强,绝对是血族子爵甚至是更强的高手。

    “原来真的是西方的血族,啧啧,光明教会宗教裁判所的主教出现了,血族子爵也出现了,这真是太有意思了。”

    项阳鼓掌笑了出来,他跟血族的人本就有恩怨,之前在天海市的时候还斩杀了一个血族的子爵和一个男爵,可以说,等这件事情被查出来之后,到时候血族的人来找他算账那是必然的事情。当然,这并不代表他就跟光明教会这一方的人关系很好,他对于光明教会一方的人也从来都没有什么好感,恨不得双方打得同归于尽,最好全都死光了才是最好的事情。

    “光明与黑暗力量的大战啊,真是太期待了。”项阳心中带着期盼,自从中世纪的时候,光明与黑暗力量曾经爆发过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后,这么多年来,虽然光明与黑暗力量也经常会有大大小小的争端,但那都是不温不火的,没有引起大规模的战斗,一般人难以看出来。

    如今在船上的可是有宗教裁判所的主教和血族的子爵,若是大战起来的话,恐怕会是一场非常精彩的战斗。

    “凯瑞恩,你…是想先挑起战争吗?”站在高空之中的那个血族的声音不带有丝毫的感情,但是,项阳却能够从他的话中听出一丝杀意,只要凯恩瑞这个白人老头一说是,恐怕双方就会爆发出惊天大战。

    站在项阳身边的那个白人老头凯瑞恩在听了血族子爵的话后,他顿时眯起了眼睛,身上有一缕杀意爆发出来,淡淡的说道,“如果你想动手的话,我奉陪,但是,真的打起来,你的那些狼崽子可不一定能活下来。”

    很显然,他所说的那些狼崽子正是之前项阳遇到的那些狼人,不过让项阳感到不解的是,那些狼人的实力那么弱,真的争夺起来的话,无论是血族的子爵或者是光明教会的凯瑞恩,随意一挥手就能够将对方给灭了,他们的用处似乎不大。

    “看来我见到的那群狼人只是最弱的,嗯,虽然没有感应到,但是船上的光明与黑暗力量的实力应该远不止我所表面上看到的这些。”项阳心中思索着。

    “你觉得你宗教裁判所那几个骑士也能够活着吗?”血族子爵淡淡的说道。

    “你可以试试。”凯瑞恩淡淡的说着,眼中爆发出一缕惊人的杀意,他身为吸光光明教会中的宗教裁判所的人,最不怕的就是杀戮。

    西方光明教会的宗教裁判所,可以说是光明教会之中最为黑暗的一个部门,主裁决和杀戮。

    但凡任何胆敢反对光明教会的人,还有那些光明教会的敌人,就全都是由宗教裁判所去处理的。

    可以说,宗教裁判所是光明教会的一把刀,他们占满了血腥与杀戮,就算是与黑暗世界的那些杀人狂魔相比也不差。

    凯瑞恩身为宗教裁判所的人,而且又是达到了金丹期这个程度的强者,这一生,不知道杀戮多少,他怎么可能惧怕与他实力相当的血族子爵奥斯。威廉。

    “好好…你这么自信,看来身上是携带着神器而来啊,让我猜猜,你是不是待了光明圣剑或者教廷皇冠而来了?要不然的话,就凭你一个小小的红衣主教也敢跟本子爵对抗了?”上方的那个血族子爵在见到凯瑞恩竟然真的有动手的意思的时候,他先是沉默了一会儿,而后就发出了冷笑声。

    “你想知道我身上带着哪一件神器非常简单,等会儿动手之后你就明白了,不过,你的机会只有一眼而已,不,说不定你就连知道我身上带着什么样的神器的机会都没有,你就已经回归撒旦的怀抱了。”凯恩瑞淡淡的说道。

    他说话的时候带着一股强烈的自信,大有等会儿一动手就要将血族子爵给灭了的趋势,这让上方的那个血族子爵见了之后顿时沉默了下来。

    若了许久之后,他才开口,“罢了罢了,先不跟你一般计较,等光明圣杯出来之后,就是你我一决生死之时。”

    他虽然不惧凯瑞恩,但是,对于凯瑞恩可能携带的光明教会的神器却是非常的忌惮。如果真的打起来的话,一个携带着光明教会的神器的红衣主教与什么都没有带的红衣主教的实力相差可以说是千百倍。

    如果凯瑞恩真的携带着光明教会最为出名的那几件神器而来的话,就算是他身为血族子爵,有自信能够灭了红衣主教,也不免要考虑一下是不是对方的对手了。

    “船上的人,只要不是为了光明圣杯而来的普通人,都下船去吧,否则,到时候光明圣杯的争夺,你们这些普通人必死无疑。”血族子爵冰冷的声音传了过来,他整个人则是化为一道血影消失不见。

    “这家伙竟然会在意船上的普通人的生死?”项阳没想到血族子爵这么一个本应该是以人类鲜血为食的黑暗生物竟然会提醒船上的普通人,他带着意外的眼神看着那家伙消失的地方,忽然觉得这家伙挺有趣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