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597章 不良想法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你…你你…你真的将一件下品灵器给毁了?而且还是用蛮力直接劈坏了?这怎么可能?”

    云若雪呆呆的看着这一幕,脸上带着不敢相信之色,那可是下品灵器啊,就算是她也不敢说有办法能够快速而又直接的将一件下品灵器给毁了,然而,项阳只是提剑一通乱砍,竟然直接将一件下品灵器给砍碎了,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如果说出去的话谁会相信竟然会发生这种情况,灵器之所以珍贵,不仅因为灵器的威能浩瀚无边,更因为炼制灵器的材料天下难寻,几乎不可能被毁坏,然而,如今,一件下品灵器竟然被项阳直接给劈坏了,难道他手中的那柄剑是仙器吗?

    恐怕也只有这个解释才能说得通吧?

    一想到这里,云若雪的大眼睛一闪一闪的,好奇的看着项阳手中的太阿剑,恨不得冲过去夺过来好好研究一番。

    项阳挥手之间将‘玄阴鬼母幡’被砍碎的材料给收起来,虽然‘玄阴鬼母幡’是一件至邪的法宝,不能存于世间,但这好歹也是灵器级别的法宝,其材料都是最为上等的,日后如果学会了炼器的话,说不定还能废物利用其实,项阳之前直接提剑去砍‘玄阴鬼母幡’也只是一时被气坏了,让他没想到的是,太阿剑竟然如此厉害,在真正出剑的时候,太阿剑好像被‘玄阴鬼母幡’给刺激到了,竟然爆发出一股强大无比的剑气,使得太阿剑瞬间化为无坚不摧的至宝,就连身为下品灵器的‘玄阴鬼母幡’都挡不住太阿剑的切砍,就好像是绢布一样直接被斩成碎片。

    “还真是好宝贝啊。”

    项阳将太阿剑收起来,心中感叹着,如果当年那一位纵横四海八荒的千古一帝再现的话,他一定要好好感谢一下对方留下这把天下无双的宝剑给自己,如此至宝,就连灵器都能够斩碎,实在是不同凡响。

    项阳殊不知,如果真的让那位千古一帝知道了自己的随身佩剑被大仇人的后人给得到的话,恐怕就算是他活着也会被活活的气死吧?

    “日后,就让此剑跟着我征战天下吧,我项阳虽然自认比不上千古一帝之名,但是,让你再度扬名天下却也不难。”

    项阳轻声自语着,在他的体内的太阿剑仿佛听懂了项阳的话一样,竟然在他的丹田深处轻轻的颤抖着,爆发出一股绝强的帝皇之气,然而,这股气息并不会对项阳造成什么伤害,反而是不断融入到项阳的体内的‘王者之剑’的剑意之中,使得他那虚幻的‘王者之剑’逐渐的凝实起来。

    项阳感应到体内的变化后,顿时心神大震,因为他感到在这一刹那的功夫,似乎王者之剑的剑意真的变强了许多,而造成这一切的正是‘太阿剑’之中爆发出来的帝皇之气。

    “真正说起来的话帝皇之气与王者之气之间应该有相同的地方,而从太阿剑之中就不难看出当年的那位千古一帝定然也是位绝世剑道高手,说不定他所修炼的就是王者之剑也说不定,如此说来就不难解释了。”

    “看来与太阿剑同时得到的那一门功法我也应该找机会好好修炼一番了,说不定对我的‘王者之剑’的修炼真的有很大的作用。”项阳低声自语着,他在得到太阿剑的同时还得到了那一位千古帝皇的传承功法‘始皇破天录’,但是她一直没怎么特地去修炼这门功法,并不知道这门功法有什么神奇的地方,如今从太阿剑的玄妙之处不难猜出那一门功法绝对不凡。

    “喂,你是怎么做到的?竟然能够将‘玄阴鬼母幡’给砍碎了,难道是你那柄剑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吗?”云若雪在震惊过后,则是好奇的看着项阳,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她的小脸上露出了一缕笑意,“那啥,项阳…小师叔…你那把剑能不能借我看看…”

    这个女人,原本一直抗拒着喊项阳为‘师叔’的,但是,她为了能够好好研究一下项阳的‘太阿剑’到底是不是仙器,算是豁出去了,就连‘师叔’两个字都叫出来了。

    “啥?”

    项阳听了之后顿时愣住了,看着小丫头云若雪脸上带着的不怀好意的笑容,他顿时浑身一个哆嗦,连忙摇着脑袋说道,“不借。”

    笑话,这丫头的眼神告诉自己,哪里是用着借啊,分明是‘有借不还’好不,太阿剑可是自己现在最强的宝贝啊,自己都还没有弄清楚呢,怎么可能送给她玩耍?

    如果是一般的东西的话,项阳还有可能大大方方的直接送给云若雪,但是太阿剑可是关系到他的身家性命,他说什么也不可能借给云若雪的。

    “哼,人家都叫你师叔了,只是找你借来看一看而已,你竟然都不借,真是太过分了。”

    云若雪撅着小嘴瞪着项阳,满是不高兴之色,这家伙真是太过分了,自己不就是好奇想要看一看他手中那柄剑有啥奇特的地方吗,竟然这么吝啬,看都不让看一眼,还说什么是人家的小师叔,哼不过,真的很好奇啊,那柄剑到底是什么级别宝物,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真正的仙器啊?

    一想到这里,云若雪美丽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心里在犹豫着,自己是不是应该想办法打晕项阳,强制将他那柄宝剑给弄出来研究一下,那可极有可能是一柄真正的仙器啊,就算是父亲耶都没有真正的仙器呢。

    云若雪看着项阳,她心中非常纠结,一双小手轻轻的颤动着,感觉自己有点儿要控制不住将项阳给打晕了。女人的好奇心实在是太强了,尤其是云若雪这种修为高深的女人,她的好奇心一上来,顿时怎么赶都赶不走。

    但是,她心中却又在犹豫着,项阳虽然修为不咋地,但是却是自己真正的小师叔啊,如果自己真的对他怎么样的话,不说别人,父亲大人肯定第一个不原谅自己,嗯,我一定要悄悄的将他打晕了,然后用秘法将他的那柄剑给取出来研究一下,等研究完了之后马上还回去,决不让他发觉了。

    一想到这里,云若雪顿时双眼发光,看着项阳的眼神都充满了笑意。

    她虽然好奇,但是并没有真的夺了项阳的‘太阿剑’的想法,只是想要研究一下而已,毕竟,她可是从来都没有看到过仙器呢,据算是她的父亲纵横天下无敌手,手中也没有真正的仙器。

    “你…你干什么?”

    项阳一脸警惕的看着云若雪,这个小丫头,不…应该是已经活了不知道多少岁的女人,脸上的笑容不断的变换着,一会儿是一脸纠结,一会儿则是偷偷的笑着,然后又是下了什么决定一样的兴奋,这简直是太危险了,这女人该不会是想将自己给弄死了,然后夺走太阿剑吧?

    想到这里,项阳连忙后退几步小心谨慎的看着云若雪,还是离她远一点儿好,要不然的话,什么时候被她给弄死了的话,可就亏大了。

    “你什么意思?难道觉得我会害你吗?”

    云若雪见到项阳警惕的眼神,还有那后退了无数步的举动后,顿时不满了,姑奶奶这才刚刚升起把你给弄晕了的想法呢,你就这样警惕,还让我怎么实施计划?

    “嘿嘿,当然不会了,那啥,小侄女啊,我这没啥事了哈,你自己继续去玩吧,我还有事情,就先走了。”

    项阳见到云若雪脸上不满的神情的时候,他心中疑惑,又觉得自己的想法有点儿多余了,这个丫头应该不会对自己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吧?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项阳觉得自己还是小心一点儿好,毕竟,面对云若雪的时候,自己的修为实在是太低了,如果不注意的话,什么时候被她弄死了都不知道。

    “我父亲让我跟着你呢。”

    云若雪正想着啥时候能够找到机会暗中给项阳‘哐当’一下,将他打晕了,然后悄悄的研究一下项阳那柄剑到底是不是仙器呢。

    她自然不可能就此离去,于是乎,她眨巴着眼睛看着项阳,嘴角露出了一缕甜甜的笑意,笑嘻嘻的说道,“你可是答应了我父亲要带着人家的呢,可不能反悔了。”

    “啊…”

    “有古怪…太古怪了,这个丫头绝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想法。”

    云若雪竟然对自己露出如此古怪的笑意,项阳顿时心慌了,原本还不确定这丫头会不会对自己怎么样,但是现在他已经肯定了云若雪绝对是不怀好意。

    “我的天啊,大师兄啊,别人都是坑爹坑爷,你这是坑小师弟啊,如果你的女儿把我给弄死了,你会怎么样?是要把她也给弄死了给我陪葬呢,还是骂一顿就算了…”

    项阳的心中泪流满面,对云飞扬充满了怨气,心里那个委屈啊,自己招谁惹谁了,刚刚宰了一个道门的小子,估计日后要面临着道门的强者的追杀呢,如今竟然又来了一个云若雪,感觉这丫头更加不好对付啊,说不定啥时候就被云若雪给弄死了那可就倒霉了。

    项阳毫不怀疑,如果自己真的被云若雪给弄死了的话,以云飞扬对云若雪的疼爱的程度,最多也就是惩罚一下云若雪而已,自己可就真的是白死了。而且,就算是云飞扬真的将云若雪弄来给自己陪葬又有什么用,人都死了,你陪葬也没啥意义啊。

    “项阳,你没事吧。”

    就在项阳心中无奈郁闷的想哭的时候,火霓裳从远处飞了过来,一下子撞入项阳的怀中,紧紧的抱着项阳,一脸紧张的看着他。

    “呃…啊…没事,没事…”

    项阳微微一愣,火霓裳真是太热情了,娇躯入怀,芳香四溢,这还真是有点儿纠结啊,是抱一下她回应一下好呢,还是不动的好呢?

    火霓裳身为道门药神谷的天骄圣女,身段容颜自然不会差,而且,她的身材火。爆至极,尤其是。酥。胸。高。耸,简直能够让无数女子见了之后怀疑人生然而就这么一个超级大美女投入到怀中,项阳却又觉得非常尴尬,是该抱回去好呢,还是不抱呢,唉“罢了罢了,哥一个天大的好人,既然火霓裳忍不住抱着自己,我总应该回应一下吧。”

    项阳愣了愣之后,鼻端不断的传来火霓裳身上的香味,他顿时有点儿蠢蠢欲动了,稍微安慰了一下自己,就准备将送上门的大美女给抱入怀中的时候,却见云若雪不知道啥时候正绕到自己的身后,小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一样,项阳顿时浑身一凛,所有的想法全都在这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再也顾不上去抱着怀中的火爆大美女了,而是转过头去看着云若雪,警惕的问道,“你干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