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563章 云飞扬的震惊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嘶嘶…”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这结界之处,有一只宛若哈巴狗一样的银色小狼身上缠着一条拇指一般大小半米长左右的小红蛇,它们鬼头鬼脑的出现在这几头大妖的尸体的旁边,当它们见到横贯在荒山之中,体型庞大宛若小山一般的几头大妖的尸体的时候,两兽顿时双眼发出了璀璨的光芒。

    它们不正是离开了项阳进入荒山之中寻找机缘的小红蛇和银狼王吗?

    小红蛇和银狼王进入到无边无际的百万荒山之后,它们就在这边沿处游荡着,想要寻找一些对于它们的修炼有用的天材地宝,或者是实力比较弱的妖兽来欺负一下,没想到的是,它们的运气竟然这么好,直接让它们找到了被斩杀了的这几头大妖的尸体,这对它们来说无异于天上掉下馅饼。

    “嘶嘶…”

    对于妖族而言,同类强者的躯体之中蕴含着的强大的血气之力简直是天大的补品,比那些天材地宝也丝毫不差,两小兽见了之后顿时双眼发光,直接扑上去,但是并不是直接啃咬而是直接吸收这些大妖时候逸散出来的血气能量。

    ……“轰!”

    不说两头小兽在百万荒山的边沿地区占尽了便宜,却说云飞扬带着公孙剑舞直接到了帝都上方的隐门仙府之中。

    “云飞扬,幸亏你来了,要不然的话我可真的要死在里面了。”公孙剑舞脸色苍白,嘴角还带着鲜血,浑身气息不稳,她说话的时候还在轻轻的喘着气,显然是受了非常严重的伤。

    云飞扬背负着双手看向公孙剑舞,不解的问道,“你无缘无故的进入到无边无尽的荒山之中干什么?”

    一想到自己若是去晚了一步的话,公孙剑舞这位堪称绝世的女子就要与群妖同归于尽,饶是云飞扬也不免一阵心惊胆战。

    公孙剑舞可是自己的小师弟表面上的妻子啊,可以想象,如果自己去晚了而没有救到公孙剑舞,项阳定然会发疯了的。

    只是云飞扬弄不明白的是,公孙剑舞明知道百万荒山之中蕴含着大危险,却依然不顾一切的进入荒山,到底是什么事情能够驱使她不要命了呢?

    “还不是帮你那师弟猎取黒蛟王的精血。”公孙剑舞白了他一眼,而后将黒蛟王的那一团精血取出来,叹息着说道,“那家伙实在是太不让人省心了,竟然要用自身千辛万苦修炼而来的精血给他的小朋友铸造一具剑体,却不担心会损坏自己的根基,没办法啊,谁叫他是我的小老公呢,我只能想办法帮他也铸造一具无上宝体,让他拥有无穷无尽的精血来挥霍啊。”

    公孙剑舞说的倒是很轻松,但是云飞扬听了之后却是脸色大变,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公孙剑舞,失声道:“你…你就是为了帮小师弟铸造一具无敌的宝体而不惜冒险进入到荒山之中猎取妖王的精血?你疯了吗?”

    公孙剑舞可是修炼了千年的强者,一身修为达到了分神期巅峰,以她的天资,若无意外的话,甚至渡过天劫成就仙人之位都有可能,然而,这么一个超绝一般的人竟然为了项阳而深入荒山之中冒险,简直是太难以想象了。

    “我疯了吗?呵呵,可能吧,咳咳…”公孙剑舞轻声笑着,然而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咳嗽了起来,嘴角有鲜血不断溢出来,面对那些修为不亚于她的大妖的攻击,虽然她斩杀了一头虎妖,但是也受伤非常严重。

    “你的伤势太重了,在我这隐门之中闭关疗伤吧。”云飞扬见状顿时脸色微变,连忙低声喝道,“若雪过来,带她去疗伤。”

    随着云飞扬的话音落下,云若雪的身影出现在公孙剑舞的身边,她就要伸出手去扶着公孙剑舞的时候,公孙剑舞却是轻轻地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回自己的地方去疗伤就行了。”

    说着的同时,她将那一团黒蛟王的精血送到云飞扬的面前,咬着牙说道,“我现在的状态已经无法帮项阳铸造一具无敌宝体了,你身为他的师兄,这一团精血就交给你了,你帮他铸造一具宝体吧。”

    如果是别人的话,这一团黑蛟王的精血之中蕴含着的强大的力量惊天动地,恐怕没有任何人不动心,但是云飞扬不同,以云飞扬的实力,若是真的想要这等大妖的精血的话,他自己就能够轻易得到,当然最重要的是,他是项阳的师兄,这就让公孙剑舞能够将自己千辛万苦得到的黑蛟王的精血交给云飞扬。

    “好,这件事情交给我就行了,但是你真的不肯在我这里闭关修炼吗?你知道,我是不可能害你的。”云飞扬接过那一团精血,脸上带着严肃之色看向公孙剑舞。

    公孙剑舞现在的情况非常不乐观,不仅仅肉身表面上的伤势眼中,在接二连三的攻击之中,甚至就连她的元神也受到了震荡。她现在的情况,最好是直接在这隐门之中闭关修炼,要不然的话,时间越久,对她的伤势的危害就越大。

    “你是我的小老公的师兄,按理说我也应该叫你一声师兄,你自然不可能害我,但是我这一身伤势留在这里疗伤是没有用的。”公孙剑舞说着的同时,她的身上爆发出淡淡的血色的光芒,而后身形一闪,直接消失在云飞扬的面前。

    “也罢,既然你自己有疗伤的地方,那就由你去了。”云飞扬并没有阻拦公孙剑舞离开,他轻声叹息了一声,而后目光看向手中那一团带着强大的生命精气的精血。

    “公孙剑舞也是修炼了千年的人物了,她的天赋卓绝,年纪轻轻就拥有如此实力,没想到竟然也会陷入到人世间的****之中。”云飞扬轻声叹息着说道。

    公孙剑舞修炼的时间说起来也只是一千多年而已,但是她却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能够与道门巨头相比的程度,她本身的天赋卓绝,少有人能够相比,谁能想象得到,公孙剑舞竟然为了项阳甘愿去冒险?

    别人不知道百万荒山之中的危险,但是云飞扬非常肯定公孙剑舞肯定知道,她自己孤身一人进入无边无际的百万荒山之中,一不小心就有可能丢掉性命,然而,她只为了帮助项阳铸造一具无敌宝体,却毅然决然的进入其中,实在是让人惊叹。

    “父亲,她就是公孙剑舞吗?怎么会受了这么重的伤?”云飞扬的女儿云若雪则是看着公孙剑舞消失的地方愣愣出神。、云若雪本身的年龄其实并不比公孙剑舞小多少,她早就听说过公孙剑舞的名声,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去认识一下公孙剑舞而已,如今,她在见到了公孙剑舞其人的时候,发现公孙剑舞竟然长得如此妖艳,并且一身实力比自己强大这么多,云若雪顿时觉得心中惊叹,但是却对公孙剑舞的伤势更加好奇。

    “她为了你的小时数而深入百万荒山之中猎取一头分神期巅峰的蛟龙的精血,没想到被群妖围攻,如果不是我去的早,恐怕她就要跟群妖同归于尽了。”

    云飞扬轻声叹息着说道,“公孙剑舞在这一方修行界之中也是一个传奇,谁能想得到她竟然会陷入到****之中,而且还是被我那个小师弟给虏获了芳心,这世间的万事还真是奇妙的很呢。”

    说着的同时,云飞扬翻手将那团黒蛟王的精血收起来,背负着双手离开,只留下云若雪呆呆的站在原地。

    “她…她身为一个分神期巅峰并且将要突破到合体期的绝世强者竟然喜欢上了一个二十几岁的少年?”

    “还真的为了对方而去猎取荒山的大妖的精血?”

    “她真的是不想活了吗?或者说这就是真爱?”

    云若雪呆呆的站在原地,低声呢喃着,“难道爱情真的能够让一实力如此强大的人不惜一切吗?这又是何苦呢?她的心里面到底是怎么想的?”

    “那么,到底什么才是爱呢?”

    一想到这里,云若雪顿时皱起了眉头,美丽的脸上带着深深的疑惑。

    “那个家伙又有什么能耐能够让一个分神期巅峰的大修士为之疯狂…”

    一想到项阳那个可恶的家伙的时候,云若雪第一次对项阳产生了浓浓的好奇,就算是上一次知道了项阳那个二十几岁的小家伙是自己的父亲的师弟的时候,云若雪也没有对项阳产生如此浓的好奇之心,而如今,她却因为公孙剑舞为了项阳甘愿深入荒山冒险而对项阳产生了浓浓的好奇。

    “本姑娘倒要看看那个混蛋家伙到底有什么本事。”而后,云若雪嘀咕着,看了一眼已经消失不见的云飞扬,连忙喊道,“父亲等等我,我也要去。”

    说着的同时,她已经施展出瞬间移动之法跟了上去。

    ……与此同时,在白羽的别墅之中,项阳全身血气爆发出来,他自身强大的精血不断的注入到白羽的体内,正强行以自身的精气血之力帮助白羽铸造一具《剑神诀》之中所记载着的无上剑体。

    “轰…”

    项阳全身爆发出一股超绝的剑意,这并不是杀戮之剑的剑意也不是王者之剑的剑意中的任何一种,但是却是极为精纯的,不带有任何属性的剑意,这是杀戮剑意与王者剑意的根源,是没有经过任何属性加持的剑意的根源。

    剑意浩浩,宛若一道滚滚天河一般直接冲入白羽的体内,就好像是在淬炼一把神剑一般正在源源不断的帮助白羽铸造剑体。

    “老大,不要…”

    白羽脸上带着痛苦之色,他双眼通红,眼中有泪水滴下来,疯狂的大喊着想要阻止项阳以这种自残的方法来帮自己修炼,然而却没有用,白羽的修为虽然已经在项阳的帮助下修炼到了先天境界,但是,先天境界对项阳而言实在是太弱了,他在项阳的手中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项阳不断的以自身的精血帮助他修炼。

    “不要…我不要修炼了,我舍不得这个花花世界了,我不要去修炼了…我要留在这世俗界之中,你把你的精血力量全都收回去…快收回去啊…”

    白羽疯狂的呐喊着,他虽然修为不高,但是却知道项阳这种方法将会对项阳造成无法弥补的损伤,他不愿意让项阳这么做,甚至已经后悔说要踏入修行界,跟上项阳的脚步的话了。

    “如果我踏入修炼界需要牺牲老大你自己的气血来帮我的话,我宁愿一生永远不再步入修炼界。”

    “我不要…”

    “闭嘴!”

    项阳虽然由于精血损失了太多而脸色发白,但是却双眼带着璀璨的光芒,由于剑气显露,他整个人就好像是一柄出鞘的神剑一般,目光看向白羽的时候,带着摄人心神的气息。

    “你已经浪费我太多的气血了,如果你还不自己好好配合我修炼的话,你只会让我损伤更多。”项阳冷哼了一声道,“小白,你何时见到过我决定的事情反悔的?我既然决定了要帮你铸造出一具剑体,就不可能停下来,而且已经到了这一地步,就算是想要停下也没有用了,你若是还认我这个老大的话,就配合我,以你自身的剑意烙印在剑体上,要不然的话,若是你这具剑体只是我的剑意在其中,对你而言并不是完美的。”

    白羽听了之后顿时沉默了下来,他知道项阳所说的是实情,到了现在这个程度,如果自己还一味的不主动配合项阳修炼的话,只会对项阳造成更大的损伤。他本意是为了项阳好,不愿意项阳为了他而牺牲自身的气血,但是,如果因为他自己的犹豫不决而让项阳受到更严重的伤势的话,他是更加不肯的。

    “是…老大…我听你的!”最终,白羽叹息了一声,全力配合项阳修炼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