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522章 轰动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混蛋,刘家要与我欧阳家联姻,而它家族的所有人竟然全都跑了,联姻的人呢?”

    帝都最豪华的酒店皇家大酒店之中,一个身穿西装的英俊青年脸上带着愤怒之色。

    他正是此次与刘家联姻的男主角,欧阳世家的少主欧阳少枫,他乃是欧阳家之中年轻一辈最为杰出的一个,年纪轻轻修为却已经达到了先天初期,就算是在夏国的武林界之中,他也算得上是一个高手。

    欧阳少枫本来已经做好了准备与刘家订婚了,虽然他没有见过刘雅倩,但是据说对方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当然,以他的身份自然不缺少美女,但重要的是,他与刘家联姻之后,成为刘家的女婿,以后不管是在欧阳家还是在夏国的武林之中的地位都将会大大的提高。

    然而,欧阳少枫没想到的是,他竟然被刘家摆了一道,他在皇家酒店之中等了许久,他邀请的宾客全都来了,也到了预定的时间了,然而说好的会来到的刘家的人却一个都没有出现,这让他瞬间就气爆了。

    “不是订婚宴吗?为什么没有看到女方?”

    “听说欧阳少枫被刘家耍了,刘家的人一个都没有出现。”

    “啧啧,欧阳少枫真是太惨了。”

    “……”

    前来参加订婚宴的宾客们并不是每个都跟欧阳家关系很好,他们在见到欧阳少枫被耍了之后,一个个全都露出了幸灾乐祸之色,尤其是其他世家的人更是松了一口气。

    帝都各大世家之中,虽然彼此之间真正有深仇大恨的比较少,但是各大世家之间本身就有竞争,他们自然不愿意看着欧阳世家跟刘家这样的大家族联合起来,如今更是乐于见到欧阳少枫被刘家的人耍了。

    “少爷,出大事了。”

    正当欧阳少枫愤怒的大吼着的同时,一个中年男子面带惊骇之色,快步走了过来。

    “怎么了?”欧阳少枫的脸色非常难看想,目光蹬着中年男子,“难道说刘家的人故意给我设下陷阱,他们攻过来了吗?”

    一想到可能出现的这种情况,欧阳少枫顿时有种要赶紧逃离的冲动。

    他虽然对于被刘家耍了一道非常不爽,但是欧阳家毕竟无法与刘家相比,他更怕刘家的人是利用与他联姻为借口要灭杀欧阳家。

    “不,不是刘家杀过来了,而是…刘家…刘家没了。”那个中年男子声音颤抖着说道。

    “你说什么?”听到并不是刘家的人杀过来要对付自己,欧阳少枫明显松了一口气,而后又皱起了眉头,“刘家的人没有来我早就知道了,但你说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少爷,整个刘家全都被灭了。”那个中年男子脸上带着恐惧之色,颤抖着声音说道,“我奉您之命前往刘家去询问情况,没想到的是却见到整个刘家全都没了,诺大的刘家庄全都不见了,在原地只有一个烧焦的大坑出现,其余的什么都没有,刘家的所有人全都不见了,但是…小的又看到了其他人…您猜我看到了谁?”

    中年男子乃是欧阳家的人,他本身也有着不俗的修为,乃是后天巅峰的高手,而且为欧阳家处理里里外外很多事情,可以说是欧阳家的总管家也不为过,他也算是见过不少世面,并不是那种胆小之人,但是,当他想起了在刘家外面见到的那个完全被烧毁了的刘家后,虽然只是想一想,但是却也被吓得额头冒汗,脸色发白。

    “见到谁了?”欧阳少枫不耐烦的看着中年男子,“你倒是一口气将话说完啊,本少爷没有空跟你玩猜谜语的游戏。”

    “是…是项家的人,小的看到项家的家主正指挥项家的人从刘家之中离开,而且,他们一个个兴奋无比,应…应该是,刘家被灭了…”

    说到这句话的时候,中年男子的脸上带着苦笑与颤抖,他去刘家庄本是为了探查这次联姻的情况,没想到的是,竟然会看到如此恐怖的一幕,尤其是,想起了当时项家无数人从他的头顶飞过去的时候,他顿时觉得整颗心都要跳出来了。

    “刘家被灭了?这怎么可能?”欧阳少枫脸上带着不信之色,瞪了中年男子一眼,“虽然刘家与我爽约了,但是你却不能这样乱说,要不然的话就算是我欧阳家也要跟着你倒霉。”

    刘家被灭了,这种话可不能乱说,万一被刘家的人听到了的话,别说这个中年男子要负责人,就连欧阳家也要跟着他倒大霉。

    “封叔,你好歹也在欧阳家干了二十几年了,你不能在这个时候害我欧阳家啊。”

    欧阳少枫非常肯定所谓的刘家被灭了的消息是这家伙骗自己的,这明显是不可能的事情,刘家可是在帝都之中最强大的一个家族之一,就算是与项家争斗多年,却也从未落下风,怎么可能突然间被灭了?

    “少爷,您看我像是说谎骗您的吗?”中年男子苦笑着看着欧阳少枫,“这是确确实实的事情,我已经汇报家主了,家主他老人家现在应该亲自赶过去了吧。”

    “真的吗?”欧阳少枫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的目光看向中年男子,眼中带着惊疑,“可…可是,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刘家可是传承了千年的大家族啊,在夏国之中能够拍在前三的超级家族,怎么会被灭了?就算是项家也不可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灭了刘家吧?”

    “是…是真的被灭了!”中年男子声音都在颤抖着,他虽然没有亲眼见到刘家被灭了的情景,但是,刘家可是传承千年的超级大家族啊,两个小时之前还在筹划着跟欧阳家联姻,如今竟然直接被灭了,怎么能不让他感到震撼。

    “刘家被灭了!”

    “什么?刘家被人灭了,这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情?”

    “……”

    与此同时,前来参加订婚宴的诸多世家的很多人几乎先后接到了关于刘家被灭了的消息,一时之间所有人全都目瞪口呆,震惊不已。

    “项家到底有多强大?竟然能够灭了刘家?”

    当各大世家的人知道了刘家乃是被项家的人灭了的时候,一个个全都惊呆了。

    ……正当刘家被灭了的消息传出去的时候,项阳则是刚刚从隐门之中走出来,脸上则是带着轻松的笑意。

    “原来,我本身所修练的功法走的就与上古练气士的道路相差无几,难怪我上一次要突破到金丹期却是如此的困难。”

    项阳低声呢喃着,他从云飞扬手中的到了关于练气士的一切信息之后,终于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练气士。

    练气士,只是一种普遍的说法,其实是练气与炼体结合,以自身之力洗练肉身,以强悍的肉身承受更加霸道的真元力。

    练气士走的正是肉体与元神同时修炼的道路,但是,与如今的修真者不同的是,练气士并没有经过金丹与元婴这个阶段,而是直接修炼元神!

    与如今的金丹元婴修真者相比,练气士的境界分为:引气入体、练气化精、炼精化神、炼神返虚、炼虚合道这五个境界。

    而如今项阳正是出于练气化精这个境界,但是他却只是处于最初的阶段,只是刚刚步入到古之练气士的第二个阶段的门槛而已,想要很正的达到练气化精,他还需要经过无数次的凝练自身之力,将自身之力凝练到极致才行。

    “喂…”

    正当项阳走着的时候,一道清脆的声音从他的后面响起来,他转过头去一看,就连自己那小师侄女正闷闷的站在后面,脸上带着不悦之色。

    “呃…她怎么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好像我欺负她似得,她可是超越了元婴期的出窍期的超级高手,谁能欺负她…”

    项阳心中嘀咕着,忽然间想起了这丫头的实力后,他顿时脸色一惊,“这丫头不会是要来找我麻烦的吧?”

    “这是我父亲给你的。”

    还好的是,云若雪并不是真的来找项阳麻烦的,而是一抬手,将一个戒指扔向项阳,脸上带着不满,嘟囔着说道,“真是太过分了,这可是极品灵器巅峰的纳神戒啊,人家求了父亲好久他都不肯给我,竟然送给这家伙。”

    云若雪说着的话的时候并没有回避项阳,项阳拿过戒指,就算是他不懂得炼器,也能够感觉到这个戒指上带着一股玄奥之极的气息,显然极为不凡,又听到了云若雪不满的毒囊声后,他微微愣了愣,而后一挥手将戒指再次送到云若雪的面前。

    “这是纳神戒,可是一个极品灵器巅峰的宝贝,是我父亲给你的,你还给我干什么?”云若雪则是气呼呼的瞪了项阳一眼,以为项阳是故意要在自己的面前炫耀,心中对项阳更加不满了。

    “既然是师兄给我的,那就是我的了,现在我将这个戒指送给你,就当作是我这个师叔给你的礼物吧。”项阳笑着说道。

    其实,再送出这个戒指的时候,项阳可是揪着心吗,觉得一阵心疼,但是,他却毅然决然的将这个戒指送给云若雪,正是为了换来这丫头的一个好感而已。

    云若雪可是云飞扬的宝贝女儿,这一点,就算是云飞扬不说项阳也能够看出来。

    项阳非常清楚,云若雪这个小丫头见到云飞扬对自己非常照顾之后,心里肯定觉得不满,就好像是父爱被项阳分走了一半一样,心中对项阳非常不满,如果不是云飞扬在的话,项阳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会被云若雪给暴打一顿。

    虽然知道这个戒指乃是宝贝,但是项阳为了能够让云若雪高兴,只好将刚刚到手的戒指送给云若雪。

    “你真的要将它送给我?”云若雪则是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项阳,“这可是极品灵器啊,而且还是巅峰极品灵器,只要再进一步就是半仙器呢,就算是放到浩瀚的修真界之中也是无上至宝,你怎么舍得将它送给我?”

    “没什么舍不舍得,你可是我的师侄女,如果不是我修为还低,且没有什么东西拿得出手的话,我也不会只给你这么一个戒指,小侄女,师叔答应你,等以后师叔有好东西了,再补上给你的礼物。”

    项阳哈哈笑着,拍了拍手说道,“好了,我先走了。”

    说着的同时,他再次瞥了一眼那个戒指,而后直接转身,数步踏出,施展出‘咫尺天涯’的神通瞬间消失不见。

    “他…竟然真的舍得将这个宝贝给我?”云若雪手中拿着纳神戒,呆呆的站在原地。

    “不愧是我的小师弟,确实是与众不同。”就在这时,云飞扬的身形凭空出现在云若雪的身边,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父亲,那个家伙将纳神戒送给我了?”云若雪目光看向云飞扬,脸上带着不好意思之色,毕竟这个纳神戒可是自己父亲送给项阳的,而如今那家伙竟然要送给自己…“他都说了,那是他身为小师叔送给你的礼物,那你就收下吧。”云飞扬轻声笑着,身形随之消失不见,原地只留下云若雪呆呆的站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