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457章 伤离别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小明月,你跟着你婆婆一起去吧,对于修真者而言,漫漫人生路,有数不尽的岁月,你们有的是时间相聚,而若是你的修为没有提升上来的话,你现在虽然有了金丹期的修为,但是数百年之后,依然要化为一堆白骨,到时候,任凭你是绝世红颜,任凭你天下无双,最终留在人间的也只有一堆黄土罢了。”

    这个时候,出乎项阳意外的是,公孙剑舞竟然开口劝说公孙明月要跟赤雪云一起离开。

    项阳带着狐疑看着公孙剑舞,总感觉这个女人有些不对劲啊,怎么这么希望公孙明月离开呢?按道理说她不是应该舍不得公孙明月离开的吗?

    项阳想了老半天,实在是弄不明白公孙剑舞到底是什么想法,而公孙剑舞看到项阳那疑惑的眼神后,顿时有些心虚,而后则是觉得自己做得都是为了公孙明月好,根本用不着心虚,美眸狠狠地白了项阳一眼。

    “可…可是…”公孙明月已经心动了,但是一想到要跟项阳分开,她就一阵心痛。

    “不要犹豫了,去吧,跟着我母亲还有你的几个姐妹们一起去修真界修炼,我答应你,等我们下次再见面的时候,就算是天仙下凡也无法将我们分开的,到时候,我将会拥有傲视天下的力量,我将能够保护你们生生世世,直到天荒地老,无穷无尽!”项阳并没有闲情去跟公孙剑舞比试谁瞪眼比较厉害,而是带着无限的伤感,最终叹息了一声,轻轻地将公孙明月抱入怀中。

    “可是,我舍不得你…”公孙明月低声呢喃道。

    “我也是啊,但是,我们的实力还很弱,我们要做到无忧无虑的永远在一起,就必须先让自己成长起来,现在的分开,只是为了我们以后能够天长地久永远不分开啊。”项阳轻声叹息着,脸上带着不舍之色,将佳人紧紧的抱着。

    离别苦,最是伤人心。若是可以的话,没有人愿意承受离别的痛苦,然而,天不由人愿,尤其是修行者而言,修为未达到傲视寰宇的程度,遇到这等离别的情况更加令人伤感。

    “好了,既然要离别,那就干脆一点儿,明天天亮我们就出发,要不然的话孙清雅和莫妮卡那两个小妮子就要等哭了。”赤雪云轻声说着打断了两人伤感的氛围。

    “啊…”

    项阳原本带着伤感无比的心情,此刻在听到了赤雪云的话后,顿时瞪大了眼睛,“您是说,那两个小丫头也去了修真界了?”

    难怪,自从上次跟公孙明月相亲的时候,见到孙清雅和莫妮卡两个小丫头后,当时两个小丫头跟着自己母亲走了,后来就再也没有见到两个小丫头的身影,就连道门飘渺宗云韵那里也看不到两个小丫头,原来她们竟然是被自己的母亲带往修真界了。

    赤雪云轻声笑着说道,“那两个小丫头实在是可爱得很,实在是太令我喜欢了,而且她们的天赋之高,简直是举世罕见,等下次再见面的时候,肯定会让你大吃一惊的。”

    “那两小丫头。”

    项阳闻言顿时笑了出来,孙清雅和莫妮卡的资质他非常清楚,简直是达到了妖孽的程度,两个小丫头在自己的母亲的倾力培养下,恐怕再次见面的时候的,当真会让自己大吃一惊。

    “我们走吧,先去找那四个小丫头,你们好好聚一晚,明天就分开了。”

    经过了这一个小插曲后,几人之间悲伤的气氛顿时淡了许多,赤雪云轻声一笑,一挥手,一道光芒笼罩着所有人,直接带着所有人朝着天海市破空而去。

    天海市,血玫瑰组织的玫瑰大厦顶层之中,只有叶婧衣一人在,她站在阳台上,脸上带着伤感之色。

    另外几女都回去跟家人道别,处理家事去了,唯有叶婧衣最为便利,她只是将血玫瑰组织的一些重要的事情交代下去就行了,经过了这段时间的不断漂白发展,如今的血玫瑰组织已经将近转型成功了,一切商业机构都运转起来,就算叶婧衣没有参与在其中也能够自由运转着。

    不过叶婧衣还是将整个血玫瑰转移给了项阳的名下,一纸令书下去后,整个血玫瑰组织所有人全都震惊不已。

    这十来年来,正是夜玫瑰叶婧衣自己一个人将血玫瑰组织拉扯长大,直到现在的地位,而叶婧衣竟然舍得将整个血玫瑰组织拱手送给项阳,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要知道现在的血玫瑰组织商业之路成长起来之后,资产可是足足有数百亿啊,叶婧衣的做法,在别人的眼中看来实在是太傻了,这可是将数百亿的资产白白送给项阳。

    有很多血玫瑰组织的元老心中打着小主意,表面上答应叶婧衣日后要遵循新的老大的意思行事,但是到时候真的如何做却又是另外一番想法了。

    对于有些人肯定会有的小想法,叶婧衣非常清楚,但是她并不在意,因为她是将血玫瑰组织交给项阳,那个无所不能的男人的手中,就算是这群手下再有什么样的想法也翻不起什么波浪。

    “靖衣姐!”

    就在叶婧衣忧伤的目光看向天空的时候,一道低沉而又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紧接着叶婧衣只觉得腰间一紧,自己的娇躯已经落入到一个熟悉的怀抱之中。

    “小老公!”

    叶婧衣低声呢喃着,双手抓在项阳的手上,整个人放松靠在项阳的怀中,脸上带着忧伤之色。

    “你们先去修真界,再过几年我就去找你们,我一定不会让你们等太久的。”项阳紧紧的抱怀中的佳人,低声呢喃着。

    “可是我舍不得你啊。”叶婧衣转过头来正面对着项阳,紧紧的抱着项阳。

    “我也是。”

    项阳低声呢喃着,声音有些颤抖,他是一个铁血男儿,但是对诸女却真情似海,如今竟然要分别,这让他心中非常难受,比一个人拿着刀在他身上砍下去还要难受。

    “吻我!”

    叶婧衣低声呢喃着,眼中含着泪水,却扬起头来看着项阳。

    “嗯…”

    项阳重重的对着这张完美的脸吻了下去,一阵天旋地转的热情之吻后,项阳抱着叶婧衣坐在沙发上,轻声说着软绵绵的情话儿。

    ……“奇怪,这家伙变性子了啊,竟然没有做其他的事情。”与此同时,就在血玫瑰组织附近的一家酒店总统套房之中,一袭睡衣的公孙剑舞脸上脸上露出了意外之色。

    “怎么了?是不是感到很意外啊?或者是说,你非常怀念那种感觉呢?”正在旁边的赤雪云传音调笑道。

    “我哪有。”

    公孙剑舞脸上露出羞红之色,偷偷看了一眼正黯然坐在一边的公孙明月,心中的负罪感更强了,连忙对公孙明月说道,“小明月,你既然觉醒了血脉之力,那么,关于我们公孙世家的修炼法门也应该传给你了。”

    虽然被赤雪云带着一起来到天海市,但是公孙明月非常乖巧的选择了让项阳去跟四女道别,而她则是带着不舍跟在公孙剑舞和赤雪云的身边。

    这是一个乖巧之极的女孩子,她的做法让项阳心中感动的同时,对她更是充满了愧疚,但是他也只能遵从公孙明月的想法,自己去跟四女道别,让公孙明月跟自己的母亲还有公孙剑舞在一起。

    “可…可是我在觉醒血脉之力的时候就已经有一门传承功法主动浮现在我的脑中了。”公孙明月眨了眨眼看着公孙剑舞,好奇的看着公孙剑舞,“难道当年姑姑觉醒血脉之力的时候并没有传承功法吗?”

    “咳咳…时间过得太久了,我忘了。”公孙剑舞轻咳了一声,她哪里知道觉醒公孙家的血脉之力有没有传承功法自动出现啊,她的天命所定的人就是公孙明月的男人啊。

    不过公孙剑舞总不能老老实实的告诉公孙明月自己其实还没有觉醒血脉之力,而且非常巧的是,自己的天命所定的男人跟你是同一个人吧。如果真的这么说的话,公孙剑舞估摸着自己这个乖巧的后辈不知道会多么伤心。

    公孙剑舞连忙转移了话题,对公孙明月说道,“小明月啊,等到了修真界以后,可要好好听你婆婆的话,好好修炼,还要跟你的几个姐妹们搞好关系哈,如果不是真的是天定的姻缘的话,就凭着那小子的风流性,我就不可能同意你们在一起的。”

    “嗯嗯。”公孙明月轻轻点了点头,咬着贝齿,心中则是带着一缕叹息,如果可以的话,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愿意跟其他人分享自己的男人,但是,项阳乃是她天命所定的人,如今经过了双修觉醒血脉之后,她的一颗心都系在项阳的身上,再也不会丝毫的后悔和不满,要不然的话,她就不会主动将临别前这个重要的晚上让给其他几女了。

    “来,这是你姑姑我以前的法宝云缕仙衣,是中品灵器,穿上它以后,以你金丹期的实力,足以抵挡任何元婴期修真者的攻击。”

    “这是赤云靴,也是中品灵器,穿上之后,御空飞行之时,脚下会凭空生出一朵云彩,速度奇快,就算是元婴期的修真者御剑飞行也无法追上你。”

    “这是七色化云簪,也是一件中品灵器……”

    “……”

    也许是因为心中带着对公孙明月的愧疚,公孙剑舞将全套武装的中品灵器都送给了公孙明月,可以说是将公孙明月武装到了牙齿上。

    赤雪云看着这一幕后,忍不住心中发笑,坏笑着传音给公孙剑舞,“小舞啊,好好保护好你的小老公哈。”

    “哼…”

    赤雪云的话刚刚好戳中了公孙剑舞心虚的点,公孙剑舞狠狠地白了赤雪云一眼,但由于公孙明月在这里,她不敢表现出来,心中则是郁闷不已。

    接下来,赤雪云、公孙剑舞、公孙明月三人则是在这里聊着天,说着一些关于项阳小时候的事情,由于赤雪云和公孙剑舞特地引导之下,公孙明月心中的伤感倒也没有持续太久。

    而血玫瑰组织之中,先是陈梦晴回来了,然后则是陆欣然,最终才是秦岚,四女纷纷交代完家里的一切后,纷纷归来,她们的双眼通红,尽皆带着不舍。

    ……第二天,天一大早的时候,赤雪云就带着公孙明月和公孙剑舞来找项阳等人,在浓浓的不舍之中,将‘破云舟’祭出来,化作一座通天仙船,带着五女进入到仙船之内,而后直接驾驭着‘破云舟’破碎虚空而去。

    赤雪云并没有给项阳和五女太多的道别的时间,因为她知道,离别最是困难的,当断不断必受其乱,越是拖着,双方约会难受,倒不如直接离开。

    “儿子,好好保重,修真界再见!”

    伴随着赤雪云带着伤感的声音传过来的是一块罗盘,这是遨游浩瀚宇宙修真界定位用的罗盘,项阳愣愣的看着罗盘上的一个红点,还有一条非常明显的路线,那个红点正是他日后去寻找父母以及众女所在的地方,而这条路线则是从世俗界前往修真界的道路。

    “等我!我很快就能去找你们了…”

    项阳轻声呢喃着,轻轻地抚摸着罗盘,脸上露出坚定之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