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427章 我们是自己人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眼看着对方这一剑丝毫不留情的朝着自己当头斩下来,项阳脸色不变,口中却大呼道,“美女,我跟你无冤无仇,你怎么能随意杀人。”

    “你难道是魔道的修炼者,我的天啊,传说中魔道之中有一个魔女,生性残忍,经常玩弄年轻的帅哥,而且玩过之后还要杀了对方,甚至生吃对方的血肉,那个人不会就是你吧?”

    “你要杀就杀了我,士可杀不可辱,我的清。白绝不能让你破坏了,你一定不能玩。弄。我啊…”

    “嗤…”

    项阳的话音落下的时候,罗玉清的玄冰剑直接停在距离项阳的脑袋只有二十公分的地方,带着无边寒意的剑意让项阳感觉到头皮有些冰凉。

    项阳估摸着,这股寒意不亚于万载玄冰,要不然的话,以他如今的体质,就算是千年级别的寒冰也无法让他感到寒冷,也只有这等万载玄冰的寒意才能够让他有所感觉。

    “还好停住了,要不然的话就有点儿麻烦了。”项阳心中自语着,他早就已经打算好了,如果对方的剑不停下来,要随意斩杀自己的话,那么,自己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毙,到时候一定要擒下对方好好打一顿屁股再说。

    “唉…”项阳心中叹息了一声,眼睛不自觉的瞄向冰山美女的。翘。臀,嗯,翘。挺。浑。圆,如果在世俗界之中,应该能够成为传说中的‘臀。模’吧,如果能有借口打她一顿也是挺不错的。不过,他表面上则是带着笑容,想要看看对方要说啥。

    “哼!”

    罗玉清冷哼了一声,并没有收回手中的玄冰剑,而是瞪着项阳,声音清冷的说道,“我乃罗玉清,飘渺宗的弟子,你若是敢胡说八道,下一剑就不会停下来了。”

    “咦,原来你也是飘渺宗的人啊,好巧啊。”

    项阳一听顿时来了兴趣,轻轻的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将悬浮在自己头顶的玄冰剑给挪开一点点,嘿嘿笑着说道,“玉清妹子,真是好巧啊,咱们既是同门,又如此有缘,能够在这世俗界之中认识,不得不说咱们之间真是太有缘了,说不定我们上一世的关系还非常亲密呢。”

    “哼…”罗玉清冷哼了一声,正想大怒,却听见项阳说他是飘渺宗的人的时候,她顿时不屑的冷哼了一声,脸上带着不屑之色瞥向项阳,“我飘渺宗之内只有女弟子,从未有过男弟子,你莫不是觉得我太好骗了?”

    罗玉清说着的时候脸上带着鄙视,觉得项阳的骗术真是太假了,竟然在一个飘渺宗的弟子面前骗他是飘渺宗的人,简直是太荒唐了,飘渺宗之内只有女人,没有男人,这是整个道门都知道的事情,就算是任意一个道门的人都不会被这家伙骗过去的。

    “玉清妹妹,你本身就是飘渺宗的人,当然对飘渺宗的情况很清楚了,你说我又不傻,想骗你也不可能拿这么简单的事情来骗你,是不是?我呢,就是正正经经的飘渺宗的人,如假包换,信誉保证。”项阳嘿嘿笑着说着,还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不可能,宗主亲定的宗规就是如此,飘渺宗之内,任何人都不得招收男弟子,否则视为背叛宗门。”罗玉清冷哼了一声,“你别想骗我,还有,你若是再乱称呼我为‘玉清妹子’的话,我就把你的舌头割下来。”

    说着的时候,他的脸上带着凶巴巴之色,再配上她那冰冷的脸色,项阳见了竟然觉得有点儿可爱。

    “你不信是吧?”项阳问道。

    “哼。”罗玉清冷哼了一声表示她的答案。

    “我等会儿证明给你看。”项阳顿时大怒,这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啊,他寻思着自己要先酝酿一会儿,把前戏给做足了,让罗玉清一直不信,然后才放出证明,到时候是最有震撼力的。

    “玉清妹子,你先把这个玄冰牢笼给我放开来,我出去后就给你证明…我擦,你干什么?”

    项阳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就见罗玉清突然间大怒,手中的玄冰剑带着一股强大的剑意朝着自己当头劈下来,这可是没有丝毫留手的情况下劈下来的,若是一般人被劈中了,定然要被劈成两半。

    “轰!”

    伴随着一声巨响响起来,罗玉清含怒一击,直接将玄冰牢笼全都斩碎,并且这一剑毫不停留地朝着项阳当头斩下来。

    “你这是玩真的啊。”项阳吓了一大跳,就算是他也不敢空手硬接灵器级别的仙剑斩下来这一剑啊。他身形一闪,瞬间从破碎的玄冰牢笼之中闪身出来,然而,罗玉清就像是预料到项阳会躲避一样,她冷笑了一声,左手一指点出,低喝了一声‘封’,随着话音落下,项阳四方更大的范围之内,一个更强更广的玄冰牢笼凭空生成,直接封住了项阳的路。

    “这下看你怎么跑?”罗玉清冷哼了一声,手中的玄冰剑再度斩下,并且直接化作一头十丈大小的玄冰剑龙朝着项阳围堵而来。

    “又是这一招。”

    项阳嘟囔着,如果不是他已经在飘渺宗的藏经阁看了许多功法,得知飘渺宗内功法如云的话,他还真会怀疑飘渺宗弟子只懂得这一门玄冰剑龙的法诀了。

    “咦,你施展出来的玄冰剑龙比胡艳那个贱人厉害多了。”项阳闪避着的同时,惊讶的发现罗玉清虽然修为上比不上胡艳,但是借助手中的灵器级别的仙剑施展出来的玄冰剑龙竟然栩栩如生,灵动犹如活生生的一条神龙一般。

    这可不是修为境界上的差距所能够弥补的,而是对于这柄玄冰剑所附带着的这一招玄冰剑龙的领悟的差距,很显然,罗玉清虽然修为上不如胡艳,但是她对玄冰剑内附带着的绝招的掌控力却是远超胡艳。

    “你竟然知道胡艳,看来你确实去过飘渺宗,并且与飘渺宗有点儿关系,但是你竟敢调戏本姑娘,该打。”罗玉清冷哼了一声,双手捏着法诀,顿时玄冰剑龙不是对着项阳横冲直撞,而是将项阳团团包围在其中,然后龙身紧缩,竟然是想要凭借着修长的冰龙之身将项阳给活活勒住。

    “厉害。”

    项阳不得不赞叹罗玉清,心中明白了这个女人绝对是与剑尘张凌霜一般的天骄,她其实早就能够突破到金丹期了,只是为了得到天地巨变所带来的机缘才一直压抑着境界不突破而依i。

    很显然,与胡艳这等渣渣相比,罗玉清如果也选择突破金丹期的话,此刻的她说不定已经达到了金丹期巅峰甚至是突破到元婴期也不一定呢。

    “剑尘号称道门第一天骄,我倒想看看你跟他的差别究竟有多大。”项阳淡淡的说着,不闪不避,任凭玄冰剑龙的身躯将自己缠紧,顿时觉得有一股强大的压力不断的勒着自己,好像要将自己给挤压爆了一样。

    玄冰剑龙的威力虽然强横,而且玄冰剑也是灵器级别的法宝,但是由于罗玉清修为还未至金丹期,而且她也没有真的全力出手,这一招倒无法对项阳造成什么伤害,他凭借着肉身的力量就足以轻松抵挡住。

    “不错,就凭你的手段,已经足以和剑尘相比了。”感受着这股力量的强大,项阳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项阳的语气就像是长辈在教训晚辈一样,但是他明明只是一个先天大圆满境界的修炼者,这让罗玉清听了之后觉得有种很荒唐的感觉,见到项阳竟然不躲不避,也不抗拒,任凭玄冰剑龙将他给勒紧,罗玉清心中一软,法诀一引,顿时将玄冰剑龙给收回来,化作玄冰剑被她收入体内。

    “咳咳…多谢玉清妹子手下留情,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杀我的。”项阳嘿嘿笑着说道。

    “你…”项阳的话顿时让罗玉清气的差点儿再度动手,但是一想到项阳刚刚对自己的攻击竟然不反抗的样子,竟然也没有受伤,她顿时明白了这家伙的实力不亚于自己,甚至逼自己更强,心中带着恼怒,对项阳冷哼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但你也不要来招惹我,否则,下一次我就不会手下留情了。”

    “我真的是飘渺宗的人。”项阳笑嘻嘻的说道。

    “不可能…”罗玉清否定的声音还未完全落下,却震惊的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小嘴,仿佛见鬼了一样。

    项阳的手中的储物戒指化作飘渺宗的客卿长老的令牌直接悬浮在身前,他嘿嘿一笑,得意的看着吃惊无比的罗玉清,觉得现在的罗玉清才是挺可爱的,啧啧,原本冰山一般,现在却犹如见鬼了一样的表情,看看那瞪大了的眼睛,那长大了的小嘴,啧啧,还真是可爱得很。

    “你检查一下,这可是宗主大人亲自送给我的客卿长老的令牌,本来我是不想要的,但是宗主大人太热情了,硬是要塞给我,我只好勉为其难收下了。”项阳一挥手,将令牌送到罗玉清的面前,表面上毫不在乎的说着,心中则是暗自发笑。

    “看来这个客卿长老的身份还是不错的,竟然能够让罗小妞这么吃惊,如果我每到了一个宗门都成了他们的客卿长老,平日里不做事,却能够享受着这个身份带来的威慑力那该多好啊。”

    项阳美滋滋的想着,觉得自己以后修为提高了之后,是不是应该去道门的那些大宗门逛一逛,如果可以的话,搞个客卿长老当一当,那真是爽呆了。

    不过项阳知道想要成为一个势力的客卿长老可不是简单的事情,也就飘渺宗的宗主不知道发什么疯,竟然随意将有史以来第一个客卿长老的位置送给自己,别的宗门的掌控者估计就不会看上自己了。

    要知道,项阳现在表现在表面的修为只是先天大圆满罢了,就算是他能够斩杀了金丹中期的胡艳,但是在飘渺宗宗主这等道门巨头的面前根本算不上什么。

    项阳虽然弄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会给自己一个可卿长老的好处,但毕竟有好处在这里,其他的以后再说。

    却说罗玉清接过令牌后,仔细感应了一下,顿时肯定了这个令牌是正确的,因为上面有她的师傅飘渺宗的宗主的气息。

    罗玉清正是飘渺宗的宗主唯一的亲传弟子,她对自己师尊的气息怎么能不清楚,但是,令她郁闷不解的是,已经百年不管理宗门事物的师尊怎么就会将这块令牌送给眼前这个男人呢,难道这个男人的真正实力并不是表面上筑基期巅峰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