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425章 我真是个好人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你别太贪心了,凡事要适可而止…”三长老好心提醒项阳,然而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远处一道流光飞过来,定睛一看正是五长老。

    见到五长老前来,三长老的眼珠子一转,马上就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对项阳说道,“其实你若是能够舍得将这件极品宝器级别的霓裳仙衣等三件法宝全都还给五长老的话,你想要的也不是不可能的。”

    “前辈的意思是?”

    项阳也看到了飞驰而来的那一道流光,他略微思索一下顿时明白了三长老的意思,但是他的脸上却露出迟疑之色,“前辈,不是我不肯啊,我可是知道极品宝器跟上品宝器之间的差距,我如果将这三件极品宝器的法衣拿去卖了的话,应该也能够换的十来件上品宝器级别的法衣吧。”

    “你觉得你能拿的走去卖吗?”三长老若有深意的看着项阳,这次不再是直接告诉项阳,而是传音道,“这里是飘渺宗,你只是刚来的客卿长老,若是真正与五妹对上的话,你觉得你能够占到好处吗?况且,你身上还有其他两件极品宝器,你还可以提出其他要求,话已至此,具体看你如何抉择。”

    项阳一听顿时明白了三长老的意思,自己虽然刚刚得了一个客卿长老的身份,但要真与五长老对上却是没有什么优势可言,想要保住抢到的这三件法宝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既然如此,还不如用它们来换取最大的利益。

    “多谢前辈指导迷津。”

    项阳呵呵一笑,心里已经有了决定,笑眯眯的看着化身长虹而来的五长老,他脸上的笑容就像是老狐狸一样的笑。

    在项阳期盼的目光之中,五长老化作一道长虹落到院子外,三长老一挥手,将院子的守护阵法给打开让她进来。

    “三姐,项客卿。”五长老的脸上带着复杂之色看向项阳,项阳杀了她的亲传徒儿,更是夺走了她借给徒儿的三件法宝,还对自己这一脉的名声大大的损毁了,按道理说自己应该对项阳痛恨无比,一见面就大打出手的,但是如今项阳可是在宗门之中地位不比她低的客卿长老,而且还是宗主亲赐的第一个客卿,这个地位就不一样了,如果她真的敢对项阳怎么样的话,就是公然挑衅宗主,到时候就算是她有千万条性命也不够用。

    “五妹怎么有空来我徒儿这里了?”三长老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看向五长老。

    而项阳则不知道什么时候冷着脸,鸟都不鸟五长老的样子,唯有月舞见了心里暗笑,刚刚项阳的脸上还带着狐狸一般的笑容呢,现在却冷着脸的样子,显然是打算要好好敲一笔竹杠。

    “三姐,咱们师姐妹这么多年,应该不会不知道我所来何事,我直接说了吧,你们要什么条件才能将三件法宝归还给我?”五长老心中叹息了一声,非常直接的开口,她知道,若是不付出点代价是不可能将自己的三件法宝给拿回来的,既然如此,还不如爽快一点儿。

    “这位…五长老是吧。”项阳开口了,他歪着脸看着五长老,“我要纠正一下你的话,第一,那三件法宝不是你的,是我的手下败将胡艳的,第二,生死擂台上,生死自负,胡艳不敌我,被我斩杀了后,她的法宝自然也是我的,怎么变成了你的呢?”

    五长老微微一愣,没想到项阳竟然如此难缠,自己都已经明摆着是要送上门来直接让他宰了,而这家伙显然是不满足,在这个时候,竟然还想要将自己的三件极品宝器给吞了,只是,他莫非以为自己的徒儿输给了他,就连自己这个做师傅的也能够任他揉捏吗?

    想到的此,五长老的脸色逐渐变得冰冷了下来,冷冷的看着项阳,“那三件法宝是我借给我徒儿的。”

    “什么?”项阳仿佛被吓了一大跳一样,不可思议的看着五长老,“五长老你可要慎言啊,我那一场生死决战可是宗主特别关注的呢,宗主要我们两人之间一场公平对决,如果你将法宝借给胡艳,那岂不是说你竟然破坏了公平,哎呀,我受伤了,难怪我会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原来是你…我要去告诉宗主,我要让她给我做主。”

    项阳惨叫着趴在桌上,好像真的受了很重的伤势一样,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项阳这是在装的,而且这也装的太明显了,三长老顿时目瞪口呆,对项阳的无耻有了新的认知,而就算是对项阳如此熟悉的月舞也忍不住捂着嘴暗自偷笑起来。

    “你…你要怎么样?”五长老无力的看着项阳,遇上这么一个无赖,她还真是没有任何办法可言。

    “我还能怎么样?”项阳反而用看白痴异样的眼神看着她,“我得到的东西当然是我的了,难道说要到宗主那里理论一下吗?”

    话这么说着,项阳心中则是暗笑,看你怎么办,是要法宝呢还是要道宗主面前承认一个破坏擂台战公平的罪名呢?

    三长老深深的看着项阳,她这一刻才发觉了这个男人的不简单,竟然能够将五长老说的哑口无言。

    杀伐果断,口齿伶俐,却又无耻至极,简直是一个 可怕至极的对手,幸亏自己不是他的对手。

    三长老心中暗暗庆幸自己和项阳之间还有云韵这一层关系在,要不然的话,自己什么时候被这小子给阴到了还不知道呢。

    五长老铁青着脸坐在那里一声不吭的,她心里愤怒无比,却又不知道应该如何跟项阳讲话,你都已经将话讲的这么绝了我还能怎么样?难道我能说那是你的东西,我拱手让给你,不再跟你计较吗?

    她发觉自己竟然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跟项阳对话,要么承认自己干预了原本应该是公平的擂台生死战,要么承认三件法宝是胡艳的,如今成了项阳的战利品,那就等于是将自己的三件极品宝器拱手让给项阳,这又让她如何能甘心。

    项阳见到五长老不说话了,他顿时心里一突,暗道,“难道这个老女人被我吓到了,竟然不打算要那三件极品宝器了吗?这可是烫手山芋啊,我可不敢拿着,不行,还是换成十几二十几套上品宝器来的划算。”

    “咳咳…”想到这里,项阳忍不住轻咳了几声,对五长老说道,“这个…五长老啊,我知道你爱徒心切,虽然你的徒儿因为想要杀我,反而被我一不小心杀了,但是你想要将她的随身法宝要回去,以解对你徒儿的思念之情,是吧?”

    “啊…对对,就是这样的。”五长老一听顿时高兴了起来,我怎么就没有想过应该这么说呢,这才是最完美的措词啊。

    “这个男人看起来还是一个挺好的人,不过也对,他虽然被宗主看中,但是他初来乍到,怎么敢与我这个老牌的本土的长老对抗呢,这不是自找死路吗?嗯,小伙子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五长老心里面想着,表面上看着项阳的眼神都带着柔和的善意。

    “我能体谅五长老的爱徒之心,但是那是三件法宝是我的啊,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是吧,五长老您想要我的三件极品法宝,直接用着买啊,我要求也不多,十件上品宝器级别的仙衣和十把上品宝器级别的仙剑就行了。”项阳笑眯眯的说道。

    “嗯,应该的,应该的…什么?”五长老刚开始还以为项阳只是要自己支付一点点报酬意思一下呢,没想到项阳竟然狮子大开口要全套的十套上品宝器,她顿时傻眼了。

    “你你你…你这是在抢劫。”五长老愤怒的指着项阳,巨大的反差让她差点儿气爆了,自己竟然天真的以为这小子是个好人,原来这小子所说的那些措词都只是为了引导自己能够更好的让他宰上一刀。

    “小子,我告诉你,那三件极品宝器你是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除非你能一直藏在储物戒指之中,否则,只要一拿出来,我就能够感应到,就能够召回来。”五长老大怒之下,一摆衣袖站起来就要离去。

    “唉唉唉…别急啊,我们这不是在谈生意吗?这个生意人啊就是要有来有往,我开出价格,你可以回价啊,就你这点耐心,你还能怎么得到法宝呢,唉。”项阳一见五长老想要愤怒摆袖离去,吓了一大跳,连忙阻拦她。

    “你当我是在跟你谈生意?”五长老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身上的气息不稳,一脸阴沉的瞪着襄阳,大有直接动手的意思。

    “五妹骚安勿燥,具体事情请听我讲完。”三长老见到五长老被项阳气的要爆炸了的样子,她连忙站了起来安慰着。

    “你说。”五长老冷冷的吐出两个字,充满杀意的眼神瞪着项阳,恨不得吃了项阳一样。

    项阳顿时有些心虚,心里面则是感叹着,这个老女人的心里素质真是太低了,就被自己说着这两句话就受不了,看来是我太高看她了。

    项阳哪能知道,五长老从小就在道门之中长大,一心只知道修炼,虽然活了数百年,但是她的心态如何能够与在红尘之中历练而出来的项阳呢。

    “想必五妹也听说过最近世俗界之中的那一场中外决斗,此战关乎到道门修真界与岛国上层修炼者之间的一个赌斗,但凡道门中人都应该支持夏国这一方,而五妹不知道的是,项客卿就是代表夏国去决战的那个人。”三长老缓缓地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说出来,五长老吃惊的看着项阳。

    “项阳既然出现在我飘渺宗之内,我宗门自然应该给他一些帮助,他担心在决斗的时候身边的人受到什么伤害,因此想要宗门赐予十套上品宝器级别的法宝套装,我想请五妹与我一同前往宗门长老会说道说道,作为报酬,项阳愿意将三件法宝归还给五妹。”

    “好。”三长老的话说完之后,五长老顿时明白了项阳所想,她略微思索了一下就答应了下来,反正她跟着去向宗门讨要东西,并不是她自己出血,而且还能够将自身的三件极品宝器拿到手,对她来说并不会有任何损失,反而是赚到了。

    “这也太便宜这个女人了,不过算了算了,就当小爷做做好人吧,就这么放过她就是了。”

    项阳本来是想连带着在五长老个人身上弄一些好处,但一想似乎有些困难,只好作罢,他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大大的好人,五长老肯定感动极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