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423章 钦定客卿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这件法衣不错,能够自动护住,嗯,收起来的,到时候好好想一想要送给谁,至于这个胡艳的金丹和血肉炼化而成的能量结晶,没啥用。”项阳直接将地上那件绚丽多彩的法衣给收起来,至于那可金丹能量结晶他却看都不看一眼。

    如果是妖兽之类的金丹的能量结晶的话,项阳肯定会收起来,但是这是胡艳,一个人类的金丹和血肉之中提炼出来的,这就让项阳心里怪怪的,虽然知道这颗能量结晶有很大的价值,但还是不肯动它。

    随着项阳手脚麻利的将绚丽多彩的法衣收起来后,全场依然寂静无声。

    “死了。”

    “筑基期斩了金丹期。”

    “这简直是要破了道门千百万年来的记录啊。”

    如果是在这之前,有人说有一个筑基期的修真者能够斩了金丹期的修真者的话,谁都不会相信,但是,从此往后,大家就会相信了,事实就摆在眼前,筑基巅峰非常利索的斩了金丹中期的高手,而且还是在对方全副武装的情况下动的手,没有丝毫作弊的嫌疑,简直是逆天一般的行事。

    所有人都感到震惊不已,飘渺宗的众人知道,从今往后,一个全新的记录将会在飘渺宗之内诞生,但是,对于飘渺宗来说,却不是什么好的事情,因为被斩杀的那个金丹中期的高手是飘渺宗的人。

    “听说有筑基期的世俗之人能够一剑斩了金丹中期的高手耶,而且那个金丹中期的高手还是飘渺宗的人,飘渺宗的人怎么这么弱啊?”

    可以想象,日后若是有人说起这件事情的话,定然会将飘渺宗给无限贬低。

    一想到此,飘渺宗的人全都沉默了下来,甚至看向项阳的眼神带着一股淡淡的杀意。

    “太好了,我就知道你行的。”月舞低声呢喃着,眼中滴下高兴的泪水。

    “不愧是宗主看中的人,不错。”刑罚堂的几大长老见到本宗的人被斩灭,丝毫没有任何愤怒的感觉,反而对着项阳露出了笑容。

    项阳似乎察觉到了一样,抬起头来看向高空之中的几人,当他看到这些人的时候,顿时脸色微变,此刻的他神觉全都开启,能够察觉到这些人的不凡,每一个都是不亚于三长老和五长老的存在,甚至更强。

    “想不到飘渺宗之内竟然有这么多超级高手,可以看出来道门的强大。”项阳心中漠然,再也不敢丝毫小看道门。

    “去。”

    就在这个时候,出乎项阳意料的是,一个黑衣长老竟然伸出手打出一道光芒飞到项阳的面前停了下来,竟然是一块令牌。

    “这是飘渺宗客卿之令,宗主特地命我等送给你,你若愿意接下,从此之后,你就是我飘渺宗的客卿长老。”那个黑衣长老直接说道。

    “什么?宗主亲赐的客卿令牌,而且还是给一个筑基期的人,这怎么可能?”

    “他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够让宗主对他如此厚赐。”

    “我的天啊,宗主大人都为他惊动了,太不可思议了。”

    “……”

    现场起码有数千飘渺宗的门人见到了这一幕,全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这些飘渺宗的弟子,有九层没有见到过宗主,但是却知道宗主乃是神一般的存在,如今,项阳一个筑基期巅峰的男人竟然能够让宗主如此看中,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三长老也震惊的转过头去看向刑罚堂的几个长老,“几位长老?这…”

    “我们只是奉宗主之命行事,你若有任何意见可去问宗主。”其中一个刑罚堂的黑衣女子淡淡的说道。

    “不敢。”三长老顿时低下了头不敢有任何异样表现出来,心中则是震撼不已,轻声呢喃着,“韵儿到底从哪里找来这么一个男人,竟然这么强大,能够让宗主都惊动了的人,实在是太不凡了。”

    在万众瞩目之中,项阳皱着眉头,他并没有马上伸手去接过令牌,而是抬起头看向高空之中的几位长老,抱拳道,“敢问前辈,晚辈若是接下了令牌成为飘渺宗的客卿后,晚辈需要付出什么?”

    “你不需要付出什么,只要不与飘渺宗为敌即可,并且在飘渺宗需要你的时候适当使你的一份力。”那个黑衣长老淡淡的说道。

    “那我能够得到什么?”

    项阳心中一跳,觉得这块令牌来的太古怪了,心中犹豫着自己是不是应该接下来的同时,却又忍不住要问清楚这块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到底有多大,若是大到让自己无法抗拒的话,虽然觉得莫名其妙,那么,还是接下再说。

    “客卿长老的地位与飘渺宗其他长老相当,宗门之内长老所能够享有的一切资源,尽皆与你相同。”

    那个黑衣女长老淡淡的说道。

    “什么?”

    这下就算是其他长老也都面露震惊之色,飘渺宗的长老可都是元婴期高手啊,她们所能够享受的资源可都是足够她们平时修炼之用,而宗主竟然如此大方的给了一个小辈,岂不是说项阳凭着这些资源,在他自己修炼之余,还能够剩余很多?

    一时之间,所有人看向项阳的眼神充满了羡慕之色。

    修真是一项耗费资源的行为,想要有所成,需要有无数资源来辅助修炼,许多人拜入大门派之内,就是为了能够得到更多的修炼资源,但是,正所谓僧多粥少,每个人所能够得到的资源有限,有的甚至根本就对修炼没啥帮助。

    而项阳一个筑基期的修炼者竟然拥有元婴期所需要的资源,简直是让人羡慕嫉妒加恨。

    “他到底是什么身份?”这个时候,所有人心中都在猜想着项阳是什么样的身份,要不然的话,凭什么百年难得一现的宗主也会赐下客卿长老的令牌给项阳。

    要知道如今的飘渺宗之内可是没有客卿长老之说的,也就是说,项阳是如今的飘渺宗的第一个客卿长老,而且还是宗主钦定的,这就不同凡响了。

    “难道他是宗主的私生子吗?”

    甚至有的人在心里冒出这样的想法,但是表面上却绝不敢有丝毫的表露,这句话若是说出来,宗门的门规可是会让她生死不如。

    “与宗门长老同等的资源。”

    项阳轻声呢喃着,脸上顿时绽放出强烈的光芒,当即高声说道,“项阳多谢宗主,多谢前辈,这个客卿长老晚辈接了,日后但凡晚辈有所成就,定然不忘宗主与宗门的栽培。”

    “管他有没有什么陷阱,反正若是要害我的话,以我的实力根本无法反抗,不如先得到这些资源再说。”

    项阳心中自语着,他虽然觉得天上不可能掉下馅饼来,但是当真正掉下来的时候,他不捡也不行了,已经由不得他了。

    “这些修炼资源对我而言虽然不一定有用,但是,我可以给云姐姐她们。”项阳心中打定主意,接下了这个客卿长老的位置后,将身为客卿长老所能够得到的东西全都送给云韵就是了。

    既然已经决定要接受这个客卿长老的位置,项阳直接伸出手将令牌那在手中,然而,看似漆黑的令牌在触碰到项阳的手的同时,直接融化,而后化作一个戒指自动带在项阳的手上。

    与此同时,一股信息传入项阳的脑中,使得他瞬间明白了这枚令牌所化的竟然是一枚储物戒指,不,不仅是储物戒指,更是还有防守的功能,而且还是一枚下品灵器级别的储物戒指,附带着的信息还有这门戒指的使用方法。

    “下品灵器,竟然还是下品的,听起来不咋地,估计防守的功能不咋样,但是空间却比我的戒指高了上百倍,勉勉强强够我使用了。”

    项阳心中嘀咕着,觉得飘渺宗的宗主实在是太抠门了,自己好歹也是飘渺宗的客卿长老,你要送起码也给我送一件极品法宝啊,怎么就给了一件下品灵器。

    如果有人知道了项阳的想法的话,肯定会被他的无知给笑死,修真界之中,法宝的分为:法器、宝器、灵器,三种品级,每种又分为:极品、上品、中品、下品。灵器可是最高等级的法宝,威力强横无比,就算是元婴期的高手也很多没有灵器的。

    飘渺宗之中,也不是每个元婴期的长老都配有灵器,君不见,五长老借给胡艳的那三件法宝其实都不是灵器级别的吗?

    项阳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但是也不能怪他的无知,毕竟他是世俗界之中走出来的,以前就连法宝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更别说是法宝的等级划分了,他直到现在还是头脑发懵。

    “项客卿,你好自为之,希望你不要辜负宗主对你的期望。”刑罚堂的长老淡淡的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前辈,我想进入宗门的藏经阁可以吗?”项阳忽然想到了什么似得,连忙大声喊道。

    “身为宗门客卿长老,你可以进入到藏经阁阅览。”刑罚堂的几个长老的身形微微一顿,而后化作数道长虹直接消失不见。

    “太好了。”

    项阳则是高兴的握起了拳头,在他看来,接受客卿的令牌后,带给他最大的好处并不是这个比自己的储物戒指大了将近百倍空间的下品灵器,而是能够进入到藏经阁阅览经文。

    无论在任何地方,信息与知识才是最为重要的,项阳以前从未来到过道门,他最迫切想要的就是得到关于道门之中的一切信息,想要知道关于修真者的一些基本情况。

    至于藏经阁之中存在着的一些神功秘籍,项阳反倒不在意了,他自身修炼的功法无不是惊天动地的上古神籍,根本就不需要其他功法。

    生死擂台四周的所有人全都用羡慕的眼神看着项阳,这可是客卿长老啊,相当于宗门长老的存在,手中虽然没有多大的权力,但是却能够享有与宗门长老相当的福利,这就让很多人眼红不已了。

    “嗡…”

    就在这时,胡艳死后那颗金丹被生死擂台吸收,生死擂台上的守护光幕随之消失不见。

    决战既然已经过去了,有人身死当场,生死擂台在吸收了胡艳死后留下的金丹,就认定了胡艳的死亡,证明了这一场生死擂台战的结束。

    原本生死擂台是直接吸收死亡一方的血肉以此来判定对方有没有死的,但是,胡艳的血肉全都被项阳一自身的真元之火给烧了,只剩下一颗金丹凝聚而成的能量结晶,还好项阳并没有将胡艳的金丹收起来,要不然的话,生死擂台没有什么可以判定有人死亡的依据,项阳就会莫名其妙的被关在其中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