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420章 震动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宗主,您怎么来了?”

    与此同时,在生死擂台上方高空之中,有一个白衣蒙面女子背负着双手站立着,她浑身有朦胧的气息遮掩着,让人看不出她的具体样子,三长老和五长老感应到了她的到来后,连忙飞身而上,脸上露出恭敬之色。

    她不是别人,正是道门飘渺宗的宗主,一个神秘之极的人物,乃是道门的几大巨头之一。

    平日里,飘渺宗的宗主几乎很少在宗门露面,宗门的事物都是由宗门的长老组成的长老团进行决断,只有遇到与宗门生死危机有关的事物的时候宗主才会出现,她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项阳和胡艳之间的擂台生死战竟然惊动了宗主。

    “那个青年是谁?”飘渺宗的宗主浑身被朦胧的白雾包裹着,无人能够看到她脸上的表情,她开口了,声音嘶哑,竟然也让人分辨不出是男是女。

    “是弟子的徒儿云韵在世俗界的一个小辈,是前来宗门帮弟子的徒孙筑基的。”三长老恭敬的说道。

    她的心中惶恐不安,尽管是元婴期的高手,在道门之中乃是一个实力高强的大修士,但是在飘渺宗的宗主面前,却只是一个小辈。

    “世俗界之人?”宗主的声音似乎带着意外,只听她说道,“百年不入世俗,想不到世俗界之中竟然有这等青年俊才,真是太少见了。”

    “宗主的意思是?”三长老和五长老两个人同时脸色一变,她们的宗主很少夸奖人,前段时间宗门开会的时候,就曾经谈起过如今道门的第一天骄剑尘,宗主对于剑尘都没有什么表示,而如今,竟然夸奖项阳这个世俗之人,难道说项阳真的如此优秀吗?

    她们的这位宗主神秘莫测,可是道门的巨头之一,修为之强,无人知道,整个飘渺宗之内,长老每隔数百年就换人,如今已经换了不知道多少代了,但是宗主却一直是她,她在飘渺宗之内的威名已经达到了巅峰,一言能够决定宗门内任何人的生死,也能够让任何人瞬间地位大增。

    而她夸奖项阳的一句话,使得所有人再也不敢小看项阳,就连一心想要为难项阳的五长老再也不敢对项阳如何。

    “此战过后,不得与那少年为难。”宗主淡淡的说着,身形直接在两人面前消失,当真是来无影去无踪。

    “啊…”飘渺宗的宗主离开了,五长老脸色难看至极,而三长老则是面露惊喜之色,宗主那句话等同于认可了项阳,可以说是给项阳下了一个保护伞也不为过,就算是项阳不敌胡艳,有了宗主这句话,在生死擂台上,在场的几个长老也不敢任凭胡艳杀了项阳。

    “为什么宗主会对他如此关注?”五长老的脸上露出了无奈的叹息,她知道,不管这一战的结局如何,她是输了,而且输的非常彻底。

    三长老则是松了一口气,只要项阳没事,那她就不用担心日后不知道应该如何向自己的徒儿交代了。

    “几位长老也在这。”

    与此同时,高空之中,有数道人影划过,一个个气势玄奥,竟然都是不弱于三长老和五长老的强者。

    “你们怎么来了?”

    当看到那几个人的时候,三长老和五长老目光顿时一凝,因为这几人也同样是宗门的长老,而且还是专门负责管刑罚的,在宗门之中的权力地位比普通的长老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些刑罚堂的长老,手中掌控着生杀大权,就算是宗门的长老犯事也要接受刑罚堂长老的制裁,这才是最可怕的。

    “奉宗主之命,前来维护秩序。”其中一个黑衣中年女子淡淡的说着,虽然面对的是三长老和五长老,但是她们的语气冰冷,全然没有将同为宗门长老的几个人放在眼中。

    听到黑衣女子的话后,三长老和五长老全都心中震惊,刑罚堂在飘渺宗是一个很特殊的部门,可以说是独立于宗门之外,但是却又是宗门之中最强的势力,为了守护宗门而存在,只听宗主一人之命,一般情况下绝不轻易出动,如今宗主竟然为了项阳和胡艳的决战而出动了刑罚堂,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他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何会让宗主也对他如此青睐?”五长老失魂落魄的想着,一想到自己竟然将自身的法宝借给徒弟与项阳挑战,而宗主却如此重视项阳,岂不是说自己是在明摆着跟项阳做对吗?她顿时一阵心慌,恨不得冲下去将法宝从胡艳的手中要回来,但是,下方的决战已经要开始了,就算是她想要回自己的法宝也来不及了。

    “咚…”

    生死擂台上,生死钟敲响,擂台四周有一个阵法光幕升起来,代表着生死擂台战正式开始,而且是不死不休的光景,除非双方有一人魂当场,或者同时死亡,要不然的话,生死擂台的防护阵法绝不开启。

    当然,也曾经有出现过两个人在生死擂台上打着打着突然间和好的情况,于是乎,两人同时没啥事,想要离开生死擂台的时候,却发现被阵法光幕阻挡着根本出不来,无奈之下两人只好在里面盘坐着修炼耗费时间,结果这一修炼就是上千年的时间,直到阵法光幕的能量耗尽才得以出来。

    这就更加说明了宗门生死擂台的特殊性,若是真的上了生死擂台,是真的个生死不由己的情况了。

    台上,项阳和胡艳两人面对面战力着,项阳背负着双手看着胡艳,脸上带着一缕淡淡的笑意,他没有动,但是身上一股强大的剑意逐渐升起来。

    “轰!”

    剑意如虹,气上九天,在项阳的头顶仿佛有一道肉眼看不见的剑意形成的柱子直冲九天一样,他正对着头顶的光幕都在颤抖着。

    “好强的剑意,他难道是天剑宗的弟子吗?”

    “筑基期巅峰就拥有如此强大的剑意,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我曾经见到过天剑宗的剑尘 ,他的剑意也很强,但是我感觉剑尘的剑意比这股剑意还要弱了不止一筹。”

    “……”

    观看的人感受到项阳这股无与伦比的剑意的时候,全都惊呼出声来。

    “这就是他的底气吗?”擂台上空云雾之中,三长老微微皱着眉头,心中虽然为项阳的剑意的强大而感到震惊,但是她非常明白,单纯的剑意的强大是不够的,修为上的差距是无法靠着剑意来弥补的。

    五长老也暗暗心惊,但是此刻的她的脸上却带着无奈之色,项阳可是宗主重点关注的对象,若是项阳在擂台上被胡艳打杀了的话,胡艳固然要受到严厉的惩罚,她这个师傅也逃脱不了干系。

    而若是项阳赢了的话,不仅她这个当师傅的要丢尽脸面,胡艳这个亲传弟子也会被杀死,这也是让她无法接受的。

    左右都不是,这让五长老的心已经乱了,心中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参与进这件事情当中来,竟然就连宗主都被惊动了。

    “你确实是一个人才,一身剑意如此之强,就算是有道门第一天骄之称的剑尘恐怕也不如你,可惜,修为上的差距是无法弥补的,纵使你有什么手段能够毁了我的红菱法宝,但是你的手段能使出多次吗?这一战,注定了你的死亡,代表着我与云韵那个贱人之间的争斗的胜出,可惜,云韵那个贱人竟然没有来,否则的话,定要看到她痛苦欲绝的样子。”胡艳脸上带着自信的冷笑,仿佛胜利的旗帜已经在向她招手了一样。

    此刻的胡艳身上带着无数法宝都是从她师傅手中借来的,她自信能够完虐项阳。

    “嗤…”随着胡艳手掐法诀,灵剑幻化成一道寒冰剑龙在她的身体周围飞舞着,散发着强大的玄冰之意,仿佛要冻结万物,又要撕裂斩碎一切一样。

    “咚咚咚…”

    与此同时,她头顶的小钟也自动敲响着,一层层的光波扩散开来想,所过之处,虚空颤抖着,强大之力毕现无遗。

    “嘶…”

    而后她身上穿着的护体仙衣也绽放出耀眼的光芒,将她牢牢守护着。

    她从她的师傅手中借来的三件品级不低的法宝全都一件接着一件开启,无论是守护或者攻击的威能尽情的绽放出来,强大的力量肆虐着,面对这等气势,就算是修为上超过她的人也不敢小看。

    对于修真者而言,自身修为境界提升上来是基础,但是若是论到战力的话,更多的是需要借助法宝的威力,两个实力相当的人,法宝和术法才是决胜的关键。

    胡艳修为高过项阳,又拥有诸多高级法宝,这一战的结局,在其他人看来却是早就已经决定了。

    “太不要脸了,这还没有开始打呢,面对一个筑基期的小辈,她竟然要将所有的法宝的威能全部开启,这还怎么打啊。”

    当看到胡艳的做法后,所有人全都露出鄙视之色,觉得胡艳的做法还不要脸了。

    胡艳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的同门肯定用鄙视的眼神看着自己,但是她不在乎,她得意的看着项阳,脸上带着得意之色,“身为世俗之人,恐怕你就连什么是法宝都不知道吧?真是太可悲了,没有用过法宝的人,永远不知道法宝的强大,就算是我的修为不如你,凭着这三件法宝足以秒杀你,更别说我的修为远在你之上,你死定了,我要让你在绝望之中死去,我已经让人记录这一战的经过,云韵那个贱人尽管没有来,但是我会将你如何悲惨绝望死去的过程记录下来播放给她看的,哈哈哈。”

    从这里就能够看出胡艳对云韵的怨恨已经达到了一种变态的程度了,她明明自信能够用非常快速的手段将项阳给斩杀了,但是却偏偏不肯,而是打算要将项阳慢慢折磨至死,事后把视频发给云韵看,让云韵伤心绝望。

    “我很好奇,你到底和云姐姐之间有什么恩怨呢,至于如此痛恨她吗?她不可能抢了你的男人,也不可能杀了你父母,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每次你跟她起冲突的时候都是你失败告终,一次次的失败,一次次的不满伤心,让你有了如此变态的心态。”项阳微微眯着眼睛分析着胡艳和云韵之间的关系的来由。

    很显然,胡艳和云韵之间的恩怨本来只是一些小摩擦,只是因为胡艳这个人性格的原因,不断在心里发酵,使得她觉得和云韵的仇怨已经达到了不死不休的程度。

    “真是可悲可叹的人啊。”项阳叹息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