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419章 众所瞩目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无论是世俗界之中还是道门修真界之中都一样,生命不止,争斗不休。飘渺宗身为道门之中的大宗门,门内弟子达到了数万人,为了约束门下弟子,不仅有门规,而且还有解决弟子间争斗的机制。

    ‘生死擂台’正是飘渺宗之内提供给门下弟子用来生死决战的。当门下有弟子之间有什么化不开的仇怨的时候,可以申请上生死擂台决战,两者之间不死不休,而且,决战后,输的一方的亲朋好友不得对赢得一方进行报仇,否则就是对宗门规矩的藐视,要受到门规的惩罚。

    当然,门规规定,除非两个人真正到了难以化解恩怨的程度,否则的话,生死擂台不得轻易开启,生死擂台一经开启,不死不休。

    “咚咚咚…”

    生死钟敲响着,整个飘渺宗的人都听到了急促而又带着杀意的声音,飘渺宗的无数门人从闭关之地飞出,朝着生死擂台之处飞去。

    虽然生死擂台战还没有开始,但是生死擂台的四周已经有无数门人在围观着。

    “记得上一次开启生死擂台已经是十年前吧,当时是一对师姐妹为了抢夺一个男人而上擂台大战,最终的结果是两个人同归于尽,血洒擂台,当真是悲惨至极,时隔十年,生死擂台再次开启,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光景。” 听着急促的钟声,许多人叹息着,看向生死擂台充满了感慨。

    生死擂台对于飘渺宗的人而言是一个死亡之地,若是真的与人发生了无法和解的争斗的话,生死擂台开启,定然有人死亡。

    当然,生死擂台也并不是没有正能量的,由于这是宗门弟子之间解决恩怨的手段,使得许多宗门弟子平日里待人做事不敢太过于嚣张,能够减少很多争端。

    “听说这一次是五长老坐下的弟子那个叫胡艳的跟一个筑基期的男人大战呢。”一个年轻女子的住所刚好就在云韵的旁边,她可以说是全程观看了整个过程,虽然不明白具体事情是怎么回事,却知道了大战双方的身份。

    “什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胡艳可是金丹中期的修为啊,她竟然跟一个筑基期的男人上生死擂台战,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旁边的人听到了之后脸上都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

    “不不,你们不知道的是,这一场生死之战并不是胡艳提出来的,反而是那个男人提出来的呢。”

    “是啊,我当时就在旁边围观,别看那个男人修为只是筑基期巅峰,但是他就算是面对三长老和五长老也怡然不惧,气势如虹,一直逼迫胡艳生死之战呢。”

    “可惜了一个俊朗的男人,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竟然被胡艳逼得要死在她的手上。”

    “……”

    许多人叹息着,在她们看来,一个筑基期巅峰的人跟胡艳这个金丹中期的高手决战,明显是自寻死路,而且是故意要死在胡艳的手中的。

    “决战未开始,双方谁胜谁负还很难说。”有人淡淡的说道。

    “哦,怎么说?难道那个男人的背后有很强的势力,他有很强的底牌在手吗?还是说那个男人是哪一个宗门雪藏起来的天骄,例如剑尘一类的呢?”有人好奇了。

    “我也不知道那个男人是从哪里来的,但是,看他当时自信的样子,明显不将胡艳放在眼中,我觉得他此战必胜。”那个人说道。

    “你还好意思说?我记得上一场生死擂台大战的时候,你还觉得双方最终会和好呢,结果呢,双方同归于尽了。”有人非常不客气的鄙视着说道。

    “那是因为我估计错了人心啊,谁知道她们两个犹如亲姐妹一样的师姐妹竟然会因为一个男人而互相残杀呢,但是这次就不一样了。”那个人顿时脸红的争辩着。

    “怎么不一样了?”

    “那是因为…”

    “有人来了,是五长老跟胡艳。”正当几人正在说着的时候,天空中有两道长虹瞬息划过,正是五长老带着胡艳来到生死擂台上方,胡艳直接落在生死擂台上,脸色淡然的凌空盘坐下来。

    “这个胡艳太不要脸了吧,你看看她身上穿着的那件衣服不正是五长老的法衣吗?据说能够抵挡金丹大圆满强者的攻击呢。”

    “还有,胡艳头顶上的那个小钟也非常不凡,我记得五长老也曾经使用过。”

    “环绕在她身周的那柄灵剑也非常不凡,显然不是她自己的法宝啊。”

    当所有人看到了胡艳的装备后,全全都被吓到了,此刻的胡艳可以说是全副武装不为过,她的身上有各种装备,几乎都是从她的师傅那里借来的,而且都是等级非常高的法宝,可以说是攻守兼备啊,就算是面对金丹期大圆满的高手,凭着她身上的那些法宝,也足够自保了。

    “一个金丹中期的高手对决一个筑基期巅峰的小辈竟然还如此谨慎,当真是不要脸之极。”

    “没啥看头了,那个男人死定了。”

    “唉,本以为能够看到一场逆袭之战呢,没想到胡艳如此不要脸,真是白跑一趟了,没啥热闹可看。”

    许多人都觉得胡艳太过于夸张了,面对一个筑基期巅峰的小辈竟然也要使出如此手段,前来观看这一场生死擂台站的人足足有数千人,却没有一个对项阳有信心的。

    五长老确实对胡艳非常好,为了让自己这个弟子确保万无一失的胜出,她可是不惜将自己的得意法宝借给胡艳使用,若非生怕胡艳用不了更高级的法宝的话,她甚至会将身上最强的法宝给胡艳呢。

    饶是如此,胡艳从她的师傅手中借到的三件法宝,环绕身体周围飞舞着的灵剑乃是主攻击的法宝,头顶的小钟则是攻守兼备的法宝,而身上穿着的那件衣裳则是专注于防守的宝物,以这三件加起来,就算是金丹期巅峰的高手也不一定是她的对手啊。

    “快看,三长老带人来了。”正当许多人打算就此离去的时候,却见另外一边有几道光芒划过天际,正是三长老带着月舞,与项阳一同御空飞来。

    半空之中,项阳背负着双手凌空踏步如履平地,他每一步踏出,都瞬间跨越数百米之远,因此,他虽然看起来速度不快,但是却紧紧的跟在三长老的身边。

    “我现在相信你有可能赢了胡艳了。”三长老看到项阳神出鬼没的步伐的时候,忍不住露出惊讶之色,要知道,这种手段,就算是她这个元婴期的高手也无法施展出来。

    项阳神情淡然,若说他最得意的手段,除了剑道方面的成就外,就是速度方面最强了。

    小时候,他见到了太多的生死,见到了太多人因为跑得慢而被仇人追到杀死,因此,他很小就确立了一个观念,一定要将速度练起来,到时候,若是遇到危险,就算不是对手也能够逃得过。

    月舞被三长老带着,她的眼神却一直没有离开过项阳,当她听到三长老对项阳的夸奖后,忍不住眉毛上挑,露出了一缕得意的笑意,就好像三长老夸奖的人不是项阳而是她一样。

    “你这丫头,还真是的,我夸他,你高兴什么。”见到月舞脸上带着的开心的笑容,三长老无奈的叹息着,知道自己这个徒孙算是彻底沦陷了。

    可惜的是,若是她知道不仅自己的徒孙,就连自己的宝贝徒儿也差点儿和项阳发生点儿那啥的时候,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我…我没有啊。”月舞忍不住羞红着脸低下头去。

    见到一向在自己的面前强势且温柔的小舞姐姐竟然会露出如此害羞的一幕,饶是项阳也不禁感到一阵好笑。

    三人落到生死擂台上,当他们看到胡艳一身的宝贝的时候,三长老忍不住脸色一变,叹息着说道,“没想到五师妹竟然会将她所有得意的宝物都借给胡艳,这下子看来,你想要打败她却是难了。”

    “哦,就是那些法宝吗?看起来确实不凡。”由于胡艳的那些宝物都是找她师傅借的,她并没有完全炼化,因此所有的宝物全都散发着明亮亮的灵光,让人一看就知道是品阶不凡的法宝。

    这是项阳第一次见到修真者的法宝,尤其是胡艳头顶上悬浮着的那个小钟,更是让他感到非常好奇,心中暗道,“不知道那个小钟与自己的山河鼎相比如何?”

    脸上带着好奇之色的同时,项阳却收起了轻视之心,他自身有太阿剑和山河鼎两件法宝,知道法宝的可怕之处,如果胡艳的法宝比自己身上两样宝物更强的话,那就有点儿危险了。

    “不管了,大不了以太阿剑拼死一搏罢了,谁胜谁输还不一定呢。”项阳心中自语着,虽然面露凝重之色,但是他并没有丝毫退缩之意。

    胡艳看到项阳一行人之中并没有她的老对头云韵的时候,脸上顿时露出了失望之色,如今对她来说已经是必胜的一局,她最想要的就是让云韵眼睁睁的看着这个男人被自己斩杀,想让云韵痛苦欲绝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是不是觉得云姐姐没有来感到非常失望?”项阳踏前几步,背负着手看着胡艳,看到她脸上的失望的表情后,他顿时明白了对方的想法。

    “我只恨不能当着她的面斩杀你。”胡艳冷声道。

    “你太自信了,法宝虽好,终究是外物,真正的实力还要依靠自身。”项阳轻声叹息着说道。

    “哈哈哈…”听了项阳的话后,胡艳忍不住哈哈大笑了出来,“我没听错吧,你一个筑基期巅峰的小辈竟然跟我谈什么自身的实力才是最强大的,真是天大的笑话。”

    “原来是一个狂妄之徒,看来这个男人的头脑有问题。”正在围观的人听到了双方的对话后,也同样觉得非常无语,你一个筑基期的小辈跟金丹期的高手说什么自身的实力,你如果没有借助其他力量的话,恐怕金丹期高手随手一指就能够灭杀你吧。

    “笑吧,尽情的笑吧,在你人生最后的时光放肆大笑吧,等会儿,当你魂归地狱的时候,想笑也笑不出来了。”项阳并不在意对方的嘲笑,他的脸上依然带着淡淡的笑容。

    “可惜了一个翩翩公子哥。”

    一个人的气质正是基于他的实力的基础上,如今项阳表现在众人面前的只是筑基期巅峰也就是先天大圆满的实力,对于飘渺宗的众多修真者而言实在是太低了,而他竟然如此淡定的样子,在围观的人看来,项阳不是有自信,而是脑袋有问题,在场的人无不露出惋惜之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