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418章 脚踏祥云来接你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无知小辈,此事你不懂。”三长老深深的看了项阳一眼,知道项阳是为了自己这个徒孙好,因此她的心里倒是没有怎么怪罪项阳。

    “哈哈…好一个我不懂。”项阳哈哈一笑,“我和舞姐姐从小一起长大,小时候我受伤都是她在照顾我,如今,我长大了,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受人一巴掌而无动于衷,我虽然未凝聚金丹,但是这一巴掌自然是要讨回来的。”

    “既然你这个师祖不愿意帮自己的徒孙,那么,这笔账就由我来讨回来!”

    项阳冷笑着与三长老对视着,丝毫没有因为对方是云韵的师傅而畏惧。

    我辈修炼者,修炼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还要保护身边的人不受任何伤害,如果眼睁睁的看着身边的人受人欺凌而无动于衷,那么,修炼有何用?

    项阳之修炼,虽然也为了自己能够逍遥天下无惧一切,但是,更重要的是保护身边的人的安危,若是无法保护自己身边的人,那么,修为再高又有何用。

    “你既然未凝聚金丹,那你还是退下吧,不入金丹,是永远也不知道金丹的强大的。”三长老叹息了一声,本以为项阳只是用特殊手法掩藏了身为金丹期高手的修为,但项阳已经说了为凝聚金丹,那如何是金丹中期的胡艳的对手?

    金丹与筑基,两者之间的差距太大了,正如三长老所言,不入金丹期,永远也无法知道金丹期强者的实力。金丹,并不只是简简单单的修为的增强,而是能够动用各种神通术法。

    术法乃是借用天地之力使出的,岂是人力所能够企及的?

    “金丹又如何,哪怕是不敌我也不惧,唯死而已。”项阳哈哈大笑着猛然间一步踏出,对胡艳喝道,“贱女人,敢不敢应战?”

    “若要战,便生死一战,生死自负。”

    “若不敢战,你向我舞姐姐下跪认错,我就此放过你。”

    “你敢不敢?”

    “战战战…”

    “……”

    项阳接连大喝了几声,他的真元注入声音之中,声音远远的传了出去,使得飘渺宗的很多人都听到了他的声音,于是乎,无数个人影闪烁着,眨眼间就有很多人前来看热闹。

    胡艳眼神闪烁不定,她心里在犹豫着,因为之前项阳毁了她的法宝的做法让她心里惧怕,不知道项阳到底是什么样的修为,尽管如今项阳说还未凝聚金丹,她依然不敢轻易答应这一场大战,因为这是一场生死大战。

    见到胡艳还不答应,项阳觉得自己应该在加一把火,于是,他背负着双手继续开口说道,“我只是世俗界的一个散修,修炼二十余载,达至如今的修为,虽然在世俗界之中算是很不错,但是自从我知道了道门之后,我就知道自己的修为也许能够在世俗界逞一时威风,但是在道门之中却只能算是修为低下的后生晚辈,甚至就连年龄比我小的也可能修为比我高,在我的心中,道门之人应该修为高强,无惧一切,应该是高风亮节,品行高端的高人。”

    “后来认识了道门天剑宗的剑尘与天师道的张凌霜,与他们惺惺相惜,并且结为好友,我从剑尘的身上看到了不屈的剑意,在张凌霜的身上看到了仙女般的灵动气质。管中窥豹,我以为道门的年轻一辈都如他们那般,因此,我向往道门,期待有朝一日能够进入道门。然而,没想到的是,当我真正来到了道门之后,见到的一幕竟然让我如此失望,一个金丹中期的长辈,除了会出手欺凌不敢反抗她的晚辈,就连我这个没有凝结金丹的小辈的挑战都不敢,那你还敢做什么?”

    “你羞不羞?”

    “你难道不觉得有辱飘渺宗吗?”

    “身为道门中人,你还有脸吗?”

    “你还有脸站在这里自称自己是飘渺宗的弟子吗?”

    “啊…”

    “……”

    项阳一段话,说的是慷慨激昂,不仅在几句话之中将整件事情给讲出来了,更是激起了所有人对胡艳的不满。

    所有人听了之后,看着项阳,仿佛看到了一个对于道门仰慕的少年,费尽千辛万苦才进入到道门之中,却在胡艳的身上看不到丝毫自己心目中的道门人应有的表现,心中的失望表露无遗。

    尤其是项阳竟然也认识剑尘和张凌霜的时候,更是让飘渺宗的人觉得被比下去了。

    “胡艳真是丢宗门的脸。”

    “就连一个筑基期巅峰的小辈的挑战都不敢应战,太丢人了。”

    “贪生怕死之徒。”

    有人的地方就有竞争,飘渺宗身为一个大宗门,内部自然有无数的矛盾和竞争,胡艳生性善妒,本就人缘不怎么样,很多原本就跟她有过节的人纷纷低声笑了出来,更有的直接开口讽刺着。

    胡艳听到了之后气的浑身颤抖着,就连五长老也气的脸色铁青,身上有一股强大的杀意在翻滚着,但是五长老却没有马上动手,而是在心中犹豫着,因为项阳说与剑尘、张凌霜认识,这就不是简单的事情了。

    剑尘和张凌霜乃是天剑宗和天师道内定的传人,甚至若是两人愿意的话,能够改变两个宗门许多事情,而若是项阳和两人关系非常好的话,如果她在飘渺宗内杀了项阳,那么,到时候若是剑尘和张凌霜追究起来,恐怕也会惹出不少事,如此,不得不让她谨慎。

    “五妹,既然是小辈们之间的事情,那就让小辈自己去解决吧。”三长老看出了五长老的杀意,她淡淡一笑,直接跨出一步,将气机锁定了五长老。

    “小子,我知道你是韵儿的后辈,你一直想要挑战胡艳,你到底有没有底气能够对付她?”同时,三长老暗暗传音给项阳。

    “前辈放心,晚辈虽然没有凝聚金丹,但是外功方面颇有成就,就算不敌胡艳也不惧。”项阳直接神识传音给三长老。

    “想不到你未入金丹,却已经修炼成不弱的神识,而且对自己的外功如此自信,那么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了,你就放手做吧,该杀的就杀了,至于五妹那边,自有我挡着。”三长老诧异地瞥了项阳一眼,而后直接传音给项阳。

    三长老的话音虽然平淡,但是却带着一股绝然的杀伐之意,这让项阳一阵诧异,在他看来,云韵的师傅应该是一个懦弱胆小之辈才对,要不然的话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徒孙被人欺负而不还手,但是,如今看来,似乎有隐情啊。

    “多谢前辈。”

    有了三长老这个保证之后,等同于给了项阳一把保护伞,项阳再也无所畏惧,他的眼神明亮,身上毫不掩饰的带着一股气势冲上来,对着胡艳喝道,“战或者不战?”

    三番两次被项阳威逼,饶是胡艳心中一直犹豫不决,又听着周围的同门那嘲笑的话,胡艳只觉得一股火冲上来,再也忍不住,眼神冰冷的看着项阳怒吼道,“战就战。”

    “既然如此,那就生死一战,不死不休。”项阳眼神冰冷,若是在没有斩杀一头金丹期的变色龙的经历的话,他绝对不敢如此大放厥词,但是如今他已经确定了自己的修为就算是普通的金丹期高手也不惧,而且刚刚徒手撕裂胡艳的法宝,使得他更加不惧胡艳。

    “不死不休就不死不休。”胡艳身为金丹中期的高手,本身也有高手的脾气,她虽然担心项阳有后手,但是看了一眼她的师傅后,顿时就放下心了,打定主意要让自己的师傅给自己足够的保障,到时候要强势斩杀项阳。

    “云韵你这个贱人,等我杀了这个野男人之后,看你怎么得意。”胡艳的眼神怨毒无比。

    “虽然你不是宗门之人,但是你是云韵带回来的,就按照宗门弟子之间的生死决战处理,上生死擂台决战吧。”五长老带着深意的眼神看着项阳。

    “时间就定在半个小时之后,生死台见。”说完之后,五长老直接一挥手,卷起胡艳消失不见,原地只剩下项阳、月舞和三长老三人,还有围观的那些人。

    “小阳,你…唉,你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月舞紧紧的抓着项阳的胳膊,脸上带着着急之色。

    “我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相信我。”项阳脸上带着自信之色,轻轻地拍了拍月舞的手。

    “那…你一定要小心。”事到如今,双方已经约定了要大战,就已经无法改变了,月舞满心的担心只能化作一句柔柔的关心的话。

    这时,三长老看着项阳,脸色有些复杂,当项阳感到奇怪的时候,她才开口说道,“你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帮助尽管开口,若是我能做到的,尽量满足你。”

    “多谢前辈好意,我自己足以对付她。”项阳淡淡的说着,他心里面本就对云韵的师傅很不爽,如今自然不会给对方好脸色,而且他对自己充满了自信,自然不需要对方的帮助。

    “为了舞丫头,你甘愿以筑基挑战金丹,看来你对她喜欢的紧,既然如此,等次战过后,我便答应你与舞丫头结为道侣吧。”三长老知道项阳看自己不爽,她也没有在意,反而想要促成项阳和月舞。

    “师祖…”月舞听了之后顿时脸上带着羞红之色,瞥了一眼项阳后,害羞的低下头去不敢看项阳了。

    “啊…”项阳闻言顿时愣住了,而后眨了眨眼看着一脸羞红却带着期盼之色的月舞,怎么能不知道这个从小就一直照顾自己的小姐姐的心思,只是,他貌似不久前才跟月舞的师傅云韵差点儿来一场深入的交流,若是马上就跟月舞那啥的话,那像什么样子?

    “你是不愿意吗?”三长老看到项阳愣愣的样子,顿时脸色一寒,冷声道,“舞丫头显然对你情根深种,你若是不愿意的话及早说出来,让她死了这条心罢了。”

    “前辈误会了,我自然不可能不愿意,能够与舞姐姐结为道侣是我最大的幸事,只是,我们都未凝聚金丹,如今结为道侣却是言之过早了,我想等到我的实力足够强大了之后,脚踏祥云来飘渺宗迎接舞姐姐,之前前辈问晚辈有何要求,既然如此,晚辈再补一个,只希望前辈能够保证舞姐姐和云姐姐的安全。”项阳真诚的看着三长老说道。

    项阳觉得若是现在就答应下来的话,恐怕云韵知道消息之后会气的发疯的,他现在能做的也只能先拖一拖,等到时候看看是啥情况再决定。

    “好,这点你放心吧,我是韵儿的师傅自然会保护她这一脉所有人的安全的。”三长老说着,看到项阳的脸上带着不信之色,她顿时无奈,叹息了一声道“之前的事情比较复杂,日后若是有机会自然会让你明白,不过现在你还是先调整好状态吧。”

    看着三长老似乎真的有难言之隐的样子,项阳心中虽然疑惑,但并没有多加追问,而是点了点头。
小说推荐